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八章 值日功曹  
   
第八章 值日功曹

來這里之前,我不知道敵人如此難纏,以為是正面的斗法,圓規和黃亦藍可能會幫得上大忙,所以把人都帶來了.現在才知道情況遠比我們想象的複雜,敵暗我明,人太多驚動了敵人暴露了自己,實是失策.

一個小時後,我們繼續上路向風響嶺的長生觀前進.玄冥教就像一個隱形人,沒人知道他們在哪里,但是現在他們已經露出了馬腳,長生觀很有可能是他們的據點之一,這是難得的機會!

我們被馬蜂蟄過的地方紅腫基本消退,但都留下了小紅斑,特別是陸晴雯和歐陽真菲,細皮嫩肉過敏又嚴重,被蟄的地方還留下一個個硬幣大小的小腫塊,可能要幾天後才能完全消失.值得慶幸的是玉兔及時為我們拔毒療傷,又敷了草藥,皮膚沒有壞死,應該不會留下明顯傷疤.

前進的途中我們再也不敢掉以輕心,時刻戒備.陸強邊走邊說,把他聽說過的一些事情都說出來,但大多是許多年前的傳說,比如說有人看到整群的尸體行走,有人因為無意得罪了某人全家暴斃或失蹤.

這些傳說很難考證是真是假,也無法確定是玄冥教的人所為,當地人對于這個神秘組織的恐懼是祖祖輩輩遺留下來的.陸強雖然生活在這里,因為不是圈子里面的人,連玄冥教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只知道是一個神秘的組織.

昨天客店門口的標識並不是屬于玄冥教的,而是養蠱的人對本族人的警告,所以陸強能夠認得.

敵人已經知道我們來了,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所以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向長生觀前進,路上遇到一個小寨子沒有進入,也很少遇到人.

風響嶺是一座很高的山峰,山頂中央像是被神人砍了一刀,有一條很深很直的裂縫,山頭幾乎是一分為二,山風從裂縫中吹過時,會發出明顯的"轟轟"的聲響,所以被稱為風響嶺.

到達風響嶺時是傍晚,陸強也不知道長生觀的具體位置,找了好久沒找到,結果到了天黑站在高處看到一點兒火光,才發現是在一片石崖下.

其他人夜晚不便行動,在原地安營等待,只有我和林梅去偵查.

我和林梅都是身手敏捷,行動快速,不到一個小時就找到了長生觀.我發現有三條路從不同方向通往長生觀前,石板小路都有明顯的磨損並且很光滑,這證明這三條路是很多年前修築的,曾經有大量人往來行走,現在還是有不少人走動.

道觀在山崖下的一個小山坳里,周圍都是古木森林,站在山門外目測,占地約五六畝.我爬上一棵大樹往里面看,總體建築都不高,白牆黑瓦,普通的木制牌匾,看起來很普通並且有了較久的年頭.

再次掃視一遍,我發現正殿里有一排巨大的石柱,地面有整齊的石板,並且有幾塊氣勢不凡的石碑,這是古代的舊觀留下來的,可見這里曾經輝煌過.

正殿內燈火較亮,有誦經的聲音傳出,估計有十幾個人.趁著道士們在做晚課,正好溜進去找找,如果他們是玄冥教的人,肯定能找出些不正常的地方.

我下樹,叫林梅在圍牆外面接應我,因為她不能使用隱身符,我自己進去萬一驚動了道士們,還可以隱身離開,不會打草驚蛇.

站在圍牆外,小雪先開始偵查里面的情況,這時道觀內突然有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息波動,我通過小雪"看"到了大殿上方閃現一個全身發光的巨大神人,頭挽道髻,身穿華麗長袍,手持笏板,似古代朝臣打扮,但又像是道士.

我們大吃一驚,那神人以手指向我們,聲如雷霆:"勿那小妖,竟敢偷窺本教道場,還不速速離去!"

小雪有些恐慌,但還是硬著頭皮問:"敢問尊神大名?"

"吾乃值日功曹是也,汝卻欲何為?"

我居然見到神了!雖然只是一個值班跑腿送報表的毛神,可畢竟是能上得了天界的正神啊,這證明神仙真的存在,怎不讓人激動?

在道教的護法神之中有四值功曹,分別是值年,值月,值日,值時功曹,其職責分別為管理一年,一月,一天,一個時辰發生的大事件,登記在冊上奏天廷.另外他們也負責把各種道場中的箓表送達相關神仙手中(快遞?),所以說他們是值班跑腿的名至實歸.

激動之余我也有些驚訝,玄冥教屬于邪教,作為正神的值日功曹怎會在這里給他們看家?

小雪說:"我主人的師父被這個道觀的蒼梧道人殺了,他們蓄養怨魂,煉制僵尸,橫行鄉里,所以我們來查一查."

值日功曹以手撫須,略一沉吟:"蒼梧不在此地,觀內也無冤鬼僵尸,你們往別處尋去."

小雪不敢與值日功曹對頂,我卻忍不住了,以強大的意念力說:"尊神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煩請指點蒼梧道人去向,以及玄冥教藏汙納垢之處."

值日功曹有不悅之色:"本尊不理個人恩仇,只管今日之事,汝既為法師,當約束汝之役使妖狐勿要亂闖."

我愣了一下,玄冥教明明是邪教,他在玄冥教所屬的道觀里面出現,居然撇得干乾淨淨,指點一下也不肯.而且言下之意玄冥教做什麼他不管,我要是進長生觀他就要管了,這算哪門子道理?

我這麼一愣神,值日功曹就消失不見了,剛才的一切就像幻覺一樣.

我很憤怒,以值日功曹的能力,應該能很清楚知道蒼梧道人的去向,也能查到玄冥教不合法的事情,指點一下有那麼難麼?他明明就是在偏袒道觀里面的人!

小雪歎了一口氣:"這個道觀曆史悠久,各路神仙受了他們多年供奉,當然要偏向他們."

我更加氣憤:"還真的是吃人家的嘴軟,難道受了供奉,就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連他們做非法的事情也視而不見?"

"好像養鬼和煉僵尸也不算是非法,其他門派也有人做這些.公子你想想,神仙本來就不管各種孤魂野鬼和尸體,那麼只要養鬼和煉制僵尸的人沒有利用這些做出太過分的事,神仙就不管.用我們現代的話來說,這是三不管地帶,可以打打擦邊球.再說殊途同歸,邪教之中肯定也有人成了正果,他們當然要庇護自己的徒子徒孫,向其他神仙打個招呼:嗨,哥們,某處是我的老家,某人是我子弟,關照一下哈……總之神仙也是人做的,也有人情世故,這水深得很呢!"

我不生氣了,但非常郁悶.朝里有人好做官,別人有神仙,祖宗罩著,我卻沒有,人間如此,想不到仙界也是如此,我能斗得過人,還能斗得過神麼?

小雪道:"也沒這麼嚴重,他們最多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作不知道,也不能阻止我們向玄冥教尋仇.值日功曹不讓我們進去也是有道理的,因為我是妖."

這麼說我是不能進去了,其實也沒有進去的必要,值日功曹即使偏袒他們,也不至于說假話,那麼這里沒有鬼怪僵尸,長生觀是一個合法的道教宮觀.

本來以為長生觀是一個突破口,沒想到這里一點線索都沒有,玄冥教實在是太隱密,太狡猾了,難怪連陸成山也說玄冥教非常神秘.

林梅見我站著好一會兒沒動,忍不住低聲問:"怎麼了?"

我輕歎一聲:"里面有神仙,不讓我和小雪進去."

"什麼,真的有神仙?"

"嗯,是值日功曹……"我把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林梅也很郁悶:"原來神仙也跟凡人一樣,我還以為神仙都是公正無私的呢!"

小雪同時對我們兩個人說:"你們看各種神話傳說,神魔小說,戲曲雜劇,神仙之間的關系都是很複雜的,都是講人情的."

林梅問我:"其他門派都有神仙庇護,你們陰陽家的神仙為什麼不顯靈?"

我愣住了,是啊,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到專屬于陰陽家的神仙顯靈?師父說過曆史上很多名人都屬于陰陽家,上古時期的遠祖就不說了,春秋戰國開始的鬼谷子,蘇秦,張儀,水鏡,諸葛亮,袁天罡,劉伯溫等等,難道就沒有一個成了仙,沒有一個肯出來保佑徒子徒孫?陰陽家衰弱到了如今的地步,也許正是因為祖宗不給力,難道是氣數已盡?

我們回到宿營的地方,眾人紛紛問我事情怎麼樣了,我只好把事情大略說了一遍.陸晴雯和高峰也很驚訝,龍虎山天師道是中國道教之中最正宗,曆史最悠久的門派,他們兩個在龍虎山祖庭也沒見過真正的神人出現過.雖然這不代表龍虎山沒有神仙光顧,也許神仙來看看就走了,沒有必要現身,但由此也可以看出神仙是絕對不會輕易現身的.

高峰說:"也許只是剛好他們在進行某種法事,把值日功曹請到,正好你們撞上了,其實我們設壇施法時,也是有各路神仙駕臨的."

陸晴雯說:"可能他們有一些特殊的方法,可以讓巡視人間的小神小仙特別關照他們."

汗,這不就是賄賂麼?我有一種很不恭敬的想法,神仙都被邪派的人賄賂了,只保佑邪派的人不保佑正派的人了,所以世間道消魔長.那麼我們追查下去,會不會牽扯出一大串神仙來,把天捅一個窟隆?

上篇:第七章 看不見的敵人     下篇:第九章 老巫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