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四章 不死之軀  
   
第十四章 不死之軀

前面慢慢走出來的人語音帶著古意,動作有些僵硬,並且散發出強大的邪氣,讓我產生了極度不安的感覺,這是一個強大的,不正常的存在!

"半人半僵尸?腐爛的人?"小雪也很驚訝,因為她可以"看"到拐彎之後的東西.

很快我也看到了,從石室內走出來的人一頭黑發極長極亂,像打繩結一樣胡亂紮在頭頂.左半邊臉已經沒有皮肉露出白骨,左眼只剩一個大黑洞,左耳和一部分頭皮也沒了,半邊牙床都露了出來,偏偏牙齒還整齊雪白,更顯得嚇人.他的右半邊臉雖然有皮肉,卻僵硬干枯,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右眼珠灰白色,冷冰冰像死魚.多看兩眼,會發現他的右臉比左臉更可怕.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眼光往下移,只見他上半身沒有穿衣服,肩頭和胸口一片血肉模糊,既有腐爛流膿的爛肉,也有新生的鮮紅嫩肉.他的雙臂和臉上情況相似,左手幾乎是白骨,僅有一些皮,筋連著,右邊有血肉卻顯得干枯僵硬,類似僵尸.

怪人也在盯著我,死魚眼突然變得活潑了,可能是驚訝和興奮:"陰陽訣?觀汝不過而立之年,居然達到四象化生之境……汝便是闖進本教之人?"

這個人太古怪了,修為深不可測,我不願與他沖突,委婉地說:"我有兩個同伴在附近走失,我是來找人的."

"很好,很好,哈哈……"怪人大笑,左半邊臉像骷髏一樣不可能有表情了,右半邊臉也沒有半點笑容,只有嘴巴在動,那感覺怪異之極,"待貧道吸了汝之精血和修為,便能調和陰陽,恢複舊容,永生不死,哈哈哈……"

這怪物半人半僵尸,估計是練一種魔功陰陽不能調和造成,所以要吸我精血和修為不是開玩笑,我不由得一陣毛骨悚然.

怪人得意地說:"吾道號洞虛,乃是本教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因重傷瀕危,不得己將軀體僵化,卻又憑自身修為保住心脈,已得永生,實為千古第一人!貧道苦心鑽研三百余年,已獲回春之法,陰極生陽,太陰之中有少陽,與汝陰陽訣四象化生有異曲同工之妙.汝今日到此,可助貧道陰陽調和,少花數十年時間,豈非天意?"

居然是活了三四百年的老怪物,而且自詡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千古第一人",心智絕對不正常.我沒有信心與他硬拼,講道理對這種人也是沒有意義的,那麼只能三十六計之上計,我轉身就跑.

換了小雪的英魄之後,我的速度就比別人快得多,加上陰陽訣靈氣的輔助效果遠非一般人能及,我就不信他的僵尸腳步能追得上我.不料才跑出五六步,後面就有幾股巨大的吸扯力傳來,像一只無形巨爪把我抓住往後扯.

虛空牽引?

我急忙伸手鉤住了洞壁突出的岩石,這才定住身體沒有被扯回去,然而後面風聲呼嘯,洞虛腳不沾地撞向我,雞爪般的右手向我後脖子抓來.我彎腰縮頭,轉身一拳向他腹部打去,"呯"的一聲,感覺像是打在彈簧牆上,我身不由己向後跌退,他卻只是晃了一下.

好硬的身板,足可與銅僵媲美,並且他不是純粹的僵尸,體內有陽氣,我的靈氣無法對他造成克制效果——事實上我的靈氣根本沒有破開他的護體真氣.

洞虛腳不彎身不動,離地半尺又飛撞向我,小雪及時把武士刀塞進了我手里,我雙手握刀刺向他.洞虛左爪直接抓住刀刃往外拔,右爪抓向我手腕,我急忙收手,右腳及時踢出,踢在他大腿上,這才借著反彈之力倒退回來.

"嗬嗬……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華?"洞虛怪笑著又向我撲來.

人家會"飛",我絕對逃不了,那麼只能拼了!我迅速取出一張混元一氣符,往胸口一拍,大喝一聲:"刀槍不入!"

洞虛略有些驚訝,但還是向我抓來,我完全無視他的爪子,體內靈氣動念之際轉為純陽,注入右拳向前擊出.雖然時間緊迫我沒來得及運足本經陰符七術的心法,但命懸一線之際潛力暴發,實際上各種心法的威力都有一部分發揮作用,這一拳威力非同小可.

洞虛的爪子抓到了我左胸,但連衣服都沒有碰到就被符法效果擋住了,下一瞬間我氣勢驚人的一拳已經轟在他心窩處."呯"的一聲震響,他向後跌退三步,被我打中的地方膿血飛濺,腐肉和嫩肉更加糊成一片.

洞虛怒吼一聲,顯然是被我打痛了,我精神大振,他身上大部分地方像鋼鐵一樣堅硬,但是胸口新肉和腐肉夾生的地方卻是軟弱可以傷害的,那麼我就有可能殺死他.我勇氣倍增,改為右手握刀,左手握拳,大步迎了上去.

我一拳打出,洞虛一掌迎來,拳掌並沒有真正相碰,我已經像是受了巨錘撞擊,雙腿離開地面向後飛去,護體混元一氣強烈波動,幾乎破散.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雖然混元一氣符為我抵消了一大部分沖擊力,我還是遠遠無法與他硬撼.

洞虛如影隨形又追到,我急忙一刀刺出,此時身體還沒站穩,一口氣還沒有順過來,哪能有多少力氣?武士刀被他左爪抓住扯走,他的右掌又向我打來.

我勉強再出拳,這一次更慘,我的手臂又麻又痛,像是骨骼全碎了,身體更是向後飛出五六米砸在石壁上.巨大力量撞擊之下,混元一氣符的效果消失了,我感到了極度虛弱和疲憊.

僅兩招就把我的混元一氣符效果打沒了,如果沒有符法效果,我連他一招都接不住.我嚴重低估了洞虛的實力,三百年以上的修為,又半人半僵尸,早已超出了人類范籌和極限,哪里是我可以硬拼的?即使是血里玉,圓通這樣的超級高手,在他面前也是小巫見大巫,這是一個真正的老妖怪!

我頭暈氣悶,手臂和後背都疼痛異常,還沒有跳起來,洞虛又飄到了我身邊,一指點在我胸口膻中穴,一股陰冷氣息透體而入,瞬間截斷了我十二條正經的氣息.他熟知陰陽訣的運功路線,都是在關鍵的地方截斷並壓制住,我無法再調用靈氣了.接著他又虛點幾下,封住我幾處穴道,完全不能動了.

"嗬嗬……"洞虛得意大笑,"小子,將汝之符法傳予貧道,再交出小妖狐,貧道可饒汝一死,只吸靈氣不吸精血."

白癡都知道他說的是假話,我當然不會相信,同時我也絕望到了極點.以前遇到其他敵人時,即使我死了,小雪還能逃走,還有可能活下去,這一次怕是連小雪都逃不掉了.

從洞虛出現開始,小雪就一直很不安,這時突然現身出來,笑嘻嘻道:"道長要是肯放他走,我就認道長為主人,供道長役使."

洞虛冷笑:"汝二人生死皆在貧道掌握之中,翻手之間便能令汝二人魂飛魄散,竟敢向貧道提條件?哼!"

小雪強作鎮定道:"我與他畢竟有些香火情,還請道長放過他,以後我用心侍候道長,不敢有二心.道長要是不肯,把他殺了,我雖然只能屈服,卻怎能比得上心甘情願服侍來得體貼入微?"

我明白小雪的心意,只要我還活著,就有報仇的機會,有救回她的機會,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現在必須忍辱,必須放棄.可是我怎能用小雪來換自己苟活?我大聲道:"你放她走,我傳你符法,任你宰割,否則你休想學到我的符法!"

"哼哼……"洞虛很生氣,右手掐訣一指,一道黑氣射向小雪,小雪瞬間消失,緊接著在我另一邊閃現,身上已經被鎖鏈般的黑氣纏住,臉上有驚駭和痛苦之色.

洞虛道:"汝之法術,小妖狐盡知,待貧道吸干汝之精血修為,再慢慢逼迫小妖狐,不怕它不說!"

我心里一陣怒罵,這老妖怪真是太狡滑,太厲害了!而且他弄成這樣子,肯定有點心理不正常,我們在他面前"秀恩愛",不是正好激怒了他麼?

洞虛雙手虛抓,分別把我和小雪吸近抓在手里,快如一陣風回到石室內.我敢肯定他三百多年沒有洗過澡了,身上有一種難聞的怪味和腐臭味,比之前遇到的鐵僵還要臭得多.石室內只有一個石台,上面放著許多瓶瓶罐罐和一個布包,沒有別的東西了,但同樣也是臭氣熏人.

洞虛其實是一個很務實的人,一句廢話都不說,把我們兩人往石室角落一丟,盤腿坐好,五心朝上,開始調息運氣.

我和小雪都非常沮喪,這一次沒人能救得了我們了,即使陸成山和血里玉同時來了也沒有用.林梅他們不來還好,來了也是白白送死,誰能想到山洞里有一個如此恐怖的怪物?

小雪望著我幽幽道:"好幾次我都以為要死了,結果都沒死成,能夠活到今天已經很不錯了,又有公子你陪著,我已知足."

我不能坐以待斃,老怪物肯定不會殺小雪的,那麼只要我能夠暫時不死,總會有機會,死了真的完了.我不需要假裝很自然地說:"小雪,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短,但是生死相隨,同甘共苦,生同體,死同穴,比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活一千年也要強百倍!"

洞虛怪笑一聲:"貧道豈能順了汝等心意?偏要留汝殘命不死,變為貧道這般身軀,鎖在此地受萬萬年痛苦.貧道恢複容貌,攜汝佳人逍遙天下,甚不妙哉?"

上篇:第十三章 火燒跳尸     下篇:第十五章 陰陽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