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六章 玄陰尸爪  
   
第十六章 玄陰尸爪

洞虛全身僵硬坐在那兒,臉上還保持像是得意又像是驚訝的表情,眼睛又變回了死魚眼.此刻是他僵化最嚴重狀態,我一秒鍾都沒有遲疑,收回屬于自己的靈氣,拔出腰間的小小毒刺匕首,刺向他的丹田.

我躺在地面上,角度正好刺向他的丹田,且丹田為修道之人的真氣總樞杻,受到重創就會真氣全失,乃是最要緊之處.

這柄角質小匕首是五步蛇妖的尾刺制成,所含陽性劇毒對僵尸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能夠輕易破入堅硬的僵尸體內.這一次也不例外,"噗"的一聲如入朽木,匕首完整沒入,同時我全力摧動靈氣,把匕首上面的陽性劇毒逼入洞虛體內.

洞虛還是可以動的,只是突然變成了僵尸之身動作變慢,意外的變化也讓他驚呆了.他低頭向下看,我已經抽出匕首,傷口處大量黑氣和少量黑血往外噴.

"嗷……"

洞虛發出根本不像人的怪叫,伸爪來抓我,我早已往外滾,跳起來以最快速度往石室外跑.

後面沒有傳來洞虛的隔空抓力,丹田被刺破,他像是被紮了一個洞的氣球,真氣已經提不起來,一動用真氣,毒性發作得更快.

洞虛怪叫著追了出來,但是腳步踉蹌沉重,哪里能追得上我?我回頭望去,他腹部的傷口像是遇到高溫被燒化了,迅速擴大,傷口越大,噴出的黑氣和黑血就越多,黑氣消散越多,他就越虛弱.此時他九成九的真氣都轉化成了尸氣和陰氣,陽毒消融的其實就是他的修為!

洞虛越追越慢,追了不過十幾米就停了下來,倒在地上嘶吼,全身都在冒黑氣並抽搐,因為動用真氣和奔跑,陽毒已經擴散到他全身了.他的皮肉在以看得見的速度腐化潰爛,像是腐尸再用火燒過,惡臭彌漫,慘不忍睹.

他的心髒和一部分器官是**,不受陽毒影響,所以沒那麼快死去,在地上來回打滾,掙紮.雖然知道他是一個邪惡又變態的人,我還是有些不忍心,撿起武士刀,把他的頭砍了下來,給他一個痛快.

我又一次從鬼門關回來了,不過有些可惜,毒刺匕首的毒性幾乎完全耗盡了.

洞虛一死,他施放在小雪身上的法術便自動解除了,小雪飛了出來,撲進我懷里大哭,我擁著她柔聲安慰:"沒事了,沒事了,我命硬,死不了……"

我突然發現,擁著她竟然像擁著一個真的人,並不完全是虛的.我從來沒有在現實中跟她的靈體擁抱過,現在才知道她的靈體已經有了如此真實的感覺——其實我早該想到了,她的靈體要是沒有強大到一定程度,怎能拿動繩子,點燃火柴?

"公子,你沒事吧?"小雪離開了我的身體,一臉關切,緊接著露出不安之色,"你的靈氣似乎有些不一樣了,有尸氣."

我凝神內視,果然發現陰陽二氣之中的陰氣微有不同了,似乎帶著陰冷死亡的氣息.難道真的沾了尸氣?我有些緊張,急忙走到離洞虛遠一點的地方,盤腿坐下,調運靈氣游走十二正經,進行靈氣煉化.

靈氣一遍又一遍在經脈中游走,我把陰陽兩種靈氣進行融合再分離,陰陽逆轉互換,但是那種陰冷死氣依舊存在.我不能確定這股死氣是我的靈氣在洞虛體內沾染來的,還是洞虛的真氣在我體內長時間過濾形成的,還好對我沒有什麼不良影響,至少目前沒有發現不良影響.

我本來不准備再進入洞虛那個臭烘烘的石室,小雪說她剛才待的地方石壁上刻有一些字跡,像是武功或法術,于是我又進去看看.果然在角落的石壁上刻有許多拇指頭大小的字,因為已經有了灰土和苔蘚,光線也不好,所以我之前沒有發現.

我用刀把苔蘚和泥土刮落,拿出夜明珠湊近細看,有的地方是較大的篆字,有的地方是較小的繁體字,風格完全不同.

我先看繁體字部分,文言頗為晦澀,但勉強還能看懂,大意是洞虛為玄冥教立了許多功勞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後來變得半死不活更沒人理會,他很不甘心,字里行間透出極大的不滿的逆反情緒.接著是他對本教功法的一些獨到見解和心得,另外還自創一種介于法術和武功之間的玄陰尸爪,勁氣可以伸縮自如虛空抓物,攻擊時可以無堅不摧破開護體真氣,還帶有可怕的尸毒……

我一時好奇,便接著往下看,把相關心法和調運氣息的路線看了一遍.看完之後才想起這麼陰毒的功法不能學,可是有七八成已經記住並了解了.我有些懊惱,小雪卻笑道:"法術武功本無罪,還是看應用的人,用來殺該殺的人有何不可?你靈氣里面好像帶有尸氣,也許可以使用這玄陰尸爪呢."

這話很有道理,要是能學會,以後用來對付罪大惡極的人豈不痛快?于是我又看了一遍,在心里揣摩了一會兒.玄陰尸爪是一種基于武功的法術,需要強大的內氣作為基礎,通過特定的心法使威力變大.其實這類功法並非洞虛首創或獨家所有,陸成山的裂風掌也屬于這一類,但論陰狠毒辣,烈風掌就遠不如玄陰尸爪了,洞虛此人雖然狂妄,倒也真是個人才.

篆字我只能認得一部分,不過小雪能全部認識,她讀給我聽.這是一種煉內功的方法,叫做玄冥真經,是玄冥教的功法總綱,但是非常深奧難懂,並且殘缺不全.我絕對不可能改練別的功法,也沒有偉大的情操把這門有些邪氣的功法傳播出去發揚光大,所以聽了一部分就叫小雪不要讀了.

我找了一塊石頭,把玄陰尸爪那一部分關鍵處砸毀,這種功法太陰狠毒辣,與玄冥真經在一起必定培養出一個邪魔來,不能留著.至于玄冥真經,屬于旁門修真方法,本身並不邪惡,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能在我的手上毀去.

准備往外走時,我的眼光落到了石台的包裹上,我厭惡洞虛,就連同他的東西也厭惡,但萬一我要找的玉符就在里面呢?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幾乎半朽的布包打開了,里面有筆墨紙硯,召魂鈴,小銅鑼,火石火鐮,小旗小幡之類和一個小鐵盒,所有東西都已經嚴重腐朽鏽蝕,大概是三百年前洞虛走江湖時的家當吧?不管當年是什麼寶貝,現在都成垃圾了.

那個鐵盒長寬各一尺左右,高約八寸,完全可以放進玉符.我用刀尖撬開鏽在一起的小鎖扣,再把上蓋撬開.蓋子打開的一瞬間,我感應到了強烈的陰氣溢出,那是屬于很強大的鬼物才有的氣息.

"咦,里面有一個厲鬼呢!"小雪低呼一聲.

鐵盒里面還有一個木盒,木盒上有符印,一股陰森凶戾之氣卻透過木盒迫人而來,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凶厲之鬼.小雪隔著木盒已經看到了里面的東西,是一塊不到巴掌大的"拘魂令",養鬼用的法器.

我暗皺眉頭,毀了它吧,我跟它無冤無仇,有點說不過去;不毀了它吧,如此凶靈要是逃出去,要害了不少人.我現在沒空處理這個,不如先收起來,等圓規到了,看他有沒有辦法超渡,于是我又合上鐵盒,叫小雪收進了乾坤袋內.

我沿著山洞繼續往前探索,前面只有兩間空石室,之前跑進來的鐵尸不知哪里去了.救人如救火,我不能在這里多磨蹭,立即回到大洞窟,探索其它山洞.

玄冥教可能在這里經營了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所以這里面地形複雜,功能齊全.煉制僵尸和養鬼只是玄冥教的人練功和戰斗的輔助手段,他們也有正常人的生活,臥室,廚房,廁所一應俱全,巧妙利用一些透氣孔,地下水把煙氣和汙穢排到外面.

轉了好久我沒有找到凌楓飄和歐陽真菲,也沒遇到襲擊,我實在想不通,敵人抓走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到底是什麼目的?為什麼任由我在這里面亂跑,明明有殺我的機會也不出現?

到處走的同時,我心里在揣摩著玄陰尸爪的使用方法.因為洞虛創造的這個功法,是以玄冥真氣和半個僵尸之身作為基礎,我是正常人,靈氣與玄冥真氣也明顯不同,所以無法正常發揮出來.可是別人能自創絕招,我為什麼不能在他的基礎上這行修改?就是照著葫蘆畫瓢我也要把它弄出來!

進入第六個山洞,沒走多遠我就發現有一個石門,石門上面有一個看起來很礙眼的大銅環.我小心拉了一下銅環,沒有動靜,再推還是沒有動靜,試著順時針轉了一圈,石門就"轟隆隆"向一邊縮,露出大半條通道來.

石門一開,陰邪之氣就撲面而來,隱約還有血腥味.我暗暗心驚,這次應該找到關鍵地方了,但是前面究竟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呢?

這個山洞一直傾斜向下,越往下空間越大,到後來已經不像是山洞,而是巨大的不規則地下空間,石階沿著一片石壁盤旋向下.

沿途雖然有些照明用的熒石,但因為空間太大,太遠的地方我也看不太清楚.越往下走,血腥氣越重,就像附近剛進行過大屠殺.同時陰氣也很重,陰冷的感覺已經超過了云頂山冷洞的深處,那種邪惡氣息更是冷洞所沒有的.

上篇:第十五章 陰陽逆轉     下篇:第十七章 力敵四銅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