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八章 仇人相見  
   
第十八章 仇人相見

我向來路奔跑,想要與林梅他們會合,但是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他們都不容易打動銅僵,卻有可能被銅僵所傷,在這麼狹窄凶險的地方,一旦銅僵跳進他們之中,後果不堪設想.

"快停下,不要過來!"我大吼一聲,急忙停下轉身面向銅僵.

由于我突然停下,一個跳起的銅僵正好落在我身邊,我躲避不及,左後肩被它的鋒利指甲刮破了.我旋身左手扣住了它的手臂,右手玄陰尸爪抓中了它側臉,然後用力把它甩出了懸崖,慘叫之聲急速下降.

另兩個銅僵又撲到,我已經中了尸毒,多一點少一點都差不多,關鍵是要迅速解決它們.我豁出去了,迎著它們硬拼,兩個銅僵各中了我一爪,我右手前臂也被一個銅僵抓傷了,更可恨的是第三個僵尸又在這時噴出尸氣,我在狂亂中吸進了一些毒氣,與我近身搏斗的兩個銅僵卻又跳開了.

傷口處有些痛,沒有中毒後的麻癢感覺,吸進的毒氣也只是覺得惡心,沒有造成其它影響.倒是我體內陰氣大盛,本來平衡的靈氣變得不平衡了,我有一種憋著一口氣不吐不快的感覺,也沒多想便把體內靈氣轉換成陰性,沖向噴毒氣的銅僵發出了玄陰尸爪.

銅僵為極陰之體,體內充滿尸毒,即使是洞虛的正宗玄陰尸爪也未必能對它們造成致命傷害.這時我完全是需要發泄體內的陰氣才以陰屬性靈氣發動玄陰尸爪,並沒希望對它造成多大傷害.卻不料一爪抓出,五股冷氣如柱,我的手指還沒有碰到銅僵,它的身上已經出現白霜,動作明顯變慢.

本來我是不能打中它的,因為它的動作變慢打了個正著,五指戳進了它的胸膛,它胸膛內瞬間被凍結了.我福至心靈,左手以梅花拳勁重重一拳打在它胸口,"喀嚓"一聲像是冰塊被敲裂了.

銅僵踉蹌後退,胸口衣服早已破碎,胸膛上有四五條龜裂紋.接著它向後倒下,胸膛真的裂成了好幾塊,白氣騰騰像是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凍肉.堅硬的東西本來就是脆的,加上冰凍就更脆了,所以把僵尸急速冰凍後是可以敲碎的.

我居然能把僵尸冰凍?我著實有些震驚,但再一想也不奇怪,用陽性靈氣發動的玄陰尸爪可以把僵尸的皮肉燒焦,那麼用陰性靈氣發動的玄陰尸爪也就能把僵尸冰凍.

又能冰凍又能燒烤,這個還能叫玄陰尸爪嗎?

更奇妙的是,發出這一爪後,我體內的靈氣恢複平衡了,尸毒被排出去了.看來我的靈氣與洞虛的真氣親密接觸之後,已經對陰氣和尸毒具有很高的免疫力,能把陰氣和尸毒吸收到一起,使用玄陰尸爪排出去.

我大為振奮,向剩下的兩個銅僵沖去,兩個銅僵已經有了頗高的靈智,見勢不妙轉身就逃.我再以陰性靈氣發動玄陰尸爪,可惜距離遠了一點,沒能把它凍住,而且我這一爪威力不如上一次,看來尸毒和陰氣可以增強玄陰尸爪的威力.

兩個銅僵像跳騷一樣跳得又高又遠,我追不上.我已經很疲憊了,這時危險解除,兩條腿就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眼睛發澀,全身酸痛.

林梅飛快跑到我面前,見我臉色很難看,身上又有僵尸抓破的傷口,不由大驚:"大哥,你怎麼樣了?"

"沒事,沒事,就是有點累."我恨不得躺在地上閉上眼睛,但現在還不能休息,也不能在他們面前太虛弱,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危在旦夕,必須立即去救他們.

高峰疑惑地望著我:"你剛才用的是什麼武功?"

我略一遲疑,杜撰了一個響亮的名字:"玄冰真陽爪!"

陸晴雯與高峰面面相覷,當然沒有聽說過,我也不想多解釋,這個功法要說是偷學的也不完全是,要說是我自創的也不完全是,干脆故作神秘.

陸晴雯道:"剛才那四個是傳說中的銅僵啊?"

"是的."

"你居然一個人打敗了四個銅僵?"陸晴雯很驚訝,毫不掩飾她的崇敬,以前我多次看到她以類似的眼神看她的爺爺.

黃亦藍問:"銅僵很厲害嗎?"

"那是當然,這是修道者可以控制的最高級的僵尸,刀槍不入,水火不傷,跳縱如飛,力大無窮,尸毒極為可怕.聽我爺爺說,民國時期出現過一個銅僵,數百高手圍攻,傷亡上百人……

高峰"哼"了一聲:"銅僵也有高級低級之分,未必都很厲害."

陸晴雯皺眉望向高峰:"你最近怎麼老是頂我?"

高峰急忙道:"沒有,沒有,我只是……只是說這里的銅僵未必很強."

陸晴雯還是有些郁悶:"你又沒有與它們交手,你怎麼知道不強?"

"呃,呃……"高峰很尷尬.

林梅沒理會他們,問我:"有小菲和飄飄的消息嗎?"

"我找了好久,沒有找到他們,不過在前面的可能性很大."我轉頭望向高峰和陸晴雯,"我經過多次戰斗,已經很疲勞了,你們兩個走在前面開路可以麼?"

高峰應了一聲"好"就先向前走,他一直沒有表現的機會,感覺風頭被我壓住了,急于向陸晴雯證明他的實力.

陸晴雯卻不急著走:"玄明兄,前面那一大堆僵尸是你燒死的吧?你用的是什麼法術,靈火?

我淡淡道:"那不算什麼,取巧而已."

"你被銅僵抓傷了,真的沒事麼?"

我看了一下手臂上的傷口,並不是太深,血已經凝住,傷口周圍微有一些發紫,但並沒有擴散,沒什麼大礙.林梅已經撕下布條開始為我裹傷,陸晴雯覺得沒趣,走到前面去了.

林梅掃了我一眼,對陸晴雯的過度關心有些不高興,我只能苦笑,陸晴雯要關心我是陸晴雯的事,我不能叫她不要關心吧?

我也有些奇怪,陸晴雯以前是很討厭我,瞧不起我的,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呢?女孩的心事很難猜,像陸晴雯這種女孩的心事我就更猜不透了,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但我還是堅持我的看法,她只是對我有些好感,與情愛無關.

小雪忍不住在我心里開口了:"公子,假如她真的愛上你呢?"

"不可能."我非常肯定.

"我只是說假如."

"你覺得我會喜歡她這樣的女人麼?即使沒有你和林梅,我也不可能喜歡她."

"……"

高峰和陸晴雯走在前面,拉開較遠距離,林梅扶著我走在中間,圓規和黃亦藍緊跟在我們後面.向導陸強沒有跟進來,一方面是害怕,另一方面他沒什麼戰斗力,進來了反而要別人照顧他,所以留在外面等我們.

我低聲把進洞後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關于洞虛的事輕描淡寫一句話帶過.其實洞虛也是一個很可憐的人,實力之強世間罕見,我沒有必要貶低他來彰顯我的厲害和高尚.

馨語化為一團白光罩在我身上,我一邊走一邊運功恢複靈氣,同時也在清除傷口余毒.我感覺有一種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疲憊和虛弱感,以前我曾經比這次更嚴重透支體力和精神,也沒有這種無力感,就像一個人老了,力不從心了,只能衰老不可能再變得強壯.

我老了嗎?

我們沒有再遇到襲擊,走了十幾分鍾,終于到了山谷下面.山谷中有一條整齊的石板路,路邊有照明用的熒石,普通人勉強可以視物.我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放眼四望,我看到了遠處石壁上有一些巨大的符文,還有許多人為堆疊的石牆,石山,可能是一個利用天然地形加上人工修建成的巨大聚陰陣,把地脈陰氣聚集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這里的陰氣和血腥味濃重到了讓人幾乎無法呼吸的程度,圓規低聲念佛號,高峰和陸晴雯也很緊張,放慢了腳步,手持法器凝神戒備.

往前走了不到百米,我看到了血腥味的源頭——一個直徑足有二十米的圓形池子,池里一片觸目驚心的紅,與鮮血無異.池子四周分布著十二個猙獰凶惡的巨大石像,其中有兩個石像上面用鐵鏈綁著兩個人,正是我找了很久的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兩人都耷拉著頭,一只手被鐵鏈吊著向前指,手腕上血液在一滴滴滴落血池中,看那樣子似乎血已經被放光了.

我怒吼一聲,向前飛奔,小雪比我更快向前飛去,但是她還沒有到達血池邊就停下了,給我傳遞一個信息:"小心不要靠近,血池里有可怕的怪物!"

前方黑暗中傳來一個充滿怨毒的聲音:"張玄明,你終于自己送上門來了,貧道等你很久了!"

敵人早已設好了圈套,我雖然焦急萬分,也不能白白去送死,所以我硬生生停下了腳步.高峰,陸晴雯,圓規,黃亦藍也在我身邊停下,緊張地望著前面.

前面幾十米外,一塊巨大的石碑後走出了一個道人,六十來歲的樣子,小眼睛,大眼袋,高顴骨,大耳招風,左耳邊有一顆黃豆大的黑痣,正是當年陳星對我描述的殺害師父的凶手——蒼梧!

我的眼睛紅了,雙拳捏得咯咯響,殺師害母之仇不共戴天,今天得有個了結了!

上篇:第十七章 力敵四銅僵     下篇:第十九章 血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