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二章 未老先衰  
   
第二十二章 未老先衰

血池中汽油燃燒的火焰與我的靈火混合在一起,兩種火雖然不同,但都是至陽之物,有極高的溫度,所以可以互增威勢.小雪也出手了,制造旋風帶動火焰旋轉,讓火焰威力數倍提升.

玄冥尊者被黃亦藍限制了施法能力,搏斗能力又不如林梅,無法沖到血池內.隨著血池內的血水被淨化,它的實力也明顯弱化,被林梅打得連連後退,但它的身體就像是鋼筋鐵骨,還是無損分毫.

白蛇高高昂起了頭,嘴里白氣吞吐,但是還是不敢發動攻擊,可能是怕傷到了林梅,也有可能憑它的能力還凍不住玄冥尊者.

"呦……哎喲,泥馬這是要活烤你爺爺……"凌楓飄被高溫烤醒了,煙火迷眼,一時分不清狀況,還以為是蒼梧在燒他.

很好,兩個小家伙都沒死!

陸晴雯和高峰燒光了符箓,念咒語的淨化效果不好,又沒能力使用靈火,見林梅打玄冥尊者打得痛快,也向那邊跑.

玄冥尊者突然仰頭發出一聲尖銳高吭的長嘯,嘯聲震耳欲聾,攝人心魄.我一陣頭暈目眩,急忙集中精神對抗,無法再分心控制靈火,靈火消失了,此時血池中的血水估計只淨化了三分之二.

黃亦藍抱著頭倒下,林梅也抱著頭倒下,緊接著圓規,高峰和陸晴雯也倒下了.白蛇噴出了白氣,玄冥尊者身上立即結了一層薄冰,但薄冰很快炸碎落下.白蛇繼續噴,玄冥尊者身上再結冰,然後又破碎……白蛇無法完全冰凍它,僅是讓它行動變慢了.

我急忙向那邊跑去,還沒有到達,玄冥尊者彈了一下手指,白蛇立即像受了雷擊,摔在地上不動了.玄冥尊者小嘴伸長一吸,白蛇身上便有縷縷不斷的白氣,黑氣,紅氣冒出投入它的嘴里.

吸精奪魄?

我奮不顧身沖了過去,從它側面靠近,左手真陽爪向它肩頭抓去.真陽爪屬于半武功半法術,有比較複雜的內息變化和存思,第一次發動比較慢,玄冥尊者閃身避過,嘴里還在吸白蛇的精血魂魄.我右手真陽爪又出,雖說是個怪物,我也不能往它小花蕾似的胸膛上抓,所以放低了角度,取它右肋處.

玄冥尊者不肯放棄大補的白蛇,閃避之後很難立即再避,右肋被我抓中.我僅是四根手指戳進了它的皮膚半寸深,就無法深入了,而且可怕的陰氣有如洪水猛獸沿著手臂沖進了我的體內,它竟然想要直接用強大的陰氣震死我.

這股陰氣如果攻入心脈,我會立即經脈寸斷,五髒碎裂,神仙也救不了.可是我又擋不住它,生死只在零點幾秒之內,撤手都來不及,哪里還有時間想辦法?

敵強我弱,敵陰我陽,好比江河之水沖擊燈燭之火,豈能不滅?若是敵陰我也陰,順勢導之,好比打開渠道引流而過,便不會造成大破壞……人的思維才是最快的,我潛意識中想到了這個道理,心中動念時體內陽氣已經轉換成了陰氣,引導著侵入體內的陰氣沖向左手,真陽爪自然變成了玄陰爪,抓向玄冥尊者的心窩.

這一擊好比神來之筆,快如電花石火,不僅轉移了玄冥尊者侵入我體內的恐怖的陰氣,還加上了我的力量,我的五根手指幾乎完全插入玄冥尊者體內,震散了它體內的氣息,瞬間把它冰凍.

假如是在遇到洞虛之前,我即使能"以彼之力還施彼身",也會被玄冥尊者陰氣中所帶的可怕尸氣,怨氣毒殺,但現在不良氣息都轉移到玄陰爪中,反而大幅提高了玄陰爪的破壞力和冰凍能力,對我幾乎沒有傷害.

我等于是借洞虛之手,讓玄冥尊者自己重擊自己,我敢說剛才這一爪的威力比洞虛親自發出的玄陰尸爪還要強幾倍,也只有玄冥尊者自己的力量才能毀滅它自己……這樣的結果,算是蒼天不佑,自作孽不可活麼?

玄冥尊者不能動了,當然更不能再吸白蛇的精血魂魄,我毫不客氣重重一拳擊出,"喀嚓"一聲脆響,它宛如白瓷般的胸膛四分五裂.

破裂的尸身中沖出了一股黑氣,投向血池,但沒有落入血池就被一團白光擋住了,白光散開,乃是身軀巨大如牛,後有六尾的巨大白狐——小雪!此刻她沒有一點小狐的萌態,而是像洪荒巨獸般凶惡勇猛.

黑氣虛空凝結,還是玄冥尊者的形體,但已經是靈體,通體黑色,面目可憎,充滿了怨念和煞氣,再也不是之前那種瓷娃的樣子.

小雪六尾巴急速變長,有如捆仙繩般一條條向玄冥尊者纏去,玄冥尊者揮手攻擊,黑氣噴湧,把白尾接連擊散.小雪卻像是有無數的長尾,一條消失又生一條,此消彼長,無有窮盡,已占了上風.

我身邊玄冥尊者的尸體不過片刻之間就發黑,腐爛,沒有威脅了.我三兩步跑到林梅身邊抱起她上半身,她臉色蒼白,不過呼吸正常,看來只是被玄冥尊者的驚魂嘯聲震昏了.我以手按她頭頂,注入一絲靈氣輕震她腦部神經,她很快睜開了眼睛,發現在我懷里,臉上騰起了紅云,急忙掙紮著起來:"我沒事."

白蛇奄奄一息,鱗甲黯淡無光,命是撿回來了,但修為損失也不少.

這時遠處傳來"呯呯"的僵尸跳躍落地聲,不止是一個,我有些吃驚,急忙把圓規,黃亦藍,陸晴雯,高峰拍醒過來.這鬼地方誰知道有多少僵尸和高手?玄冥尊者剛才那一下怪叫,估計已經把所有山洞內的人和僵尸驚動,吸引過來了.

"你們去救人,我和林梅去阻擋僵尸!"我對陸晴雯和高峰說.

兩人如逢大赦,急忙去救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我和林梅向一先一後跳過來的僵尸迎去.這兩個僵尸身上都有許多小洞,赫然是之前被我痛揍的銅僵,一個是從這兒逃走的,另一個臉上和耳朵邊有洞,是被我扔下懸崖的那一個,居然還沒有摔死.

沒有什麼懸念,我兩記玄陰爪凍住,林梅加上一拳頭就打碎了一個,後面那個半死不活,更是輕易解決.後面還有兩個鐵僵,更是輕松搞定,看樣子這里沒有更厲害的東西了.

回到血池邊,小雪已經咬住了玄冥尊者按在地上,占據絕對優勢.擁有肉身的生物,靈體剛離開肉身時都是虛弱的,而且玄冥尊者失去肉身時已經受了重創,小雪卻是以靈體修煉了很久,此時非常強勢.

林梅氣憤不過,沖過去以拳勁暴打玄冥尊者的靈體,她的梅花拳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拳勁也是精氣神凝成,攻擊靈體效果相當明顯.幾拳之後,玄冥尊者的靈體肉眼看不到了,林梅才停手沒打,但小雪還在咬它,嘶它,最終完全消失.

我精神松懈下來,感覺極度疲憊,幾乎無法站立.林梅及時扶住了我,我一邊手勾著她的肩頭,指了一下遠處蒼梧的尸體,連話都沒有力氣說.我有某種不詳的感覺,我的身體機能出問題了,衰老的陰影已經降臨到了我身上.

我和林梅,小雪來到蒼梧的尸體邊,開始掏摸他身上,如果不出意外他身上至少有一塊玉符.這死鬼的東西不少,各類道符,筆墨朱砂,龜殼,銅錢,銀行卡,玉如意,香煙,打火機……

沒有玉符,我不甘心,再掏摸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玉符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在他身上我一定可以找出來.那麼他把玉符藏到哪里去了呢?

我拿起銀行卡細看,背面與銀行卡差不多,正面是淡藍色的,有數字序號和一組複雜線條織成的圖案,卻沒有銀行的名字和標識,應該不是銀行卡.

如果不是銀行卡,一個老道身上怎會有這麼高科技的東西?而且蒼梧說過,他是玄冥教的護法之一,既然是"之一",那麼就還有別的護法,如果不出意外應該還有教主,那麼教主和其他教眾哪里去了?

歐陽真菲和凌楓飄相繼被救了下來,失血過多很虛弱,走路都有困難.高峰掏出一個小盒子,倒出六顆小藥丸,給他們每人三顆吞下.

我走過去問:"你們有聽蒼梧說過關于玉符的事嗎?"

兩人都搖頭,凌楓飄斷斷續續把經過說了一遍.他們去村子附近潛伏了很久,沒有收獲,回來時才被襲擊,動手沒幾招就被打暈了,醒來就被綁在石像上面.蒼梧問他們關于我的事,他們當然是不說的,反而大罵,蒼梧便開始放血,吹噓玄冥尊者如何厲害,我們必死無疑之類.血池中的血水,是玄冥教曆代弟子捐獻,所有僵尸在生前血液也是被放到了這個池子中.

林梅突然以異樣的眼光盯著我,像是我頭上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我急忙用手摸頭:"怎麼了?"

林梅很不安地說:"大哥,你,你……你頭發變白了!"

我的頭發變白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今天之前我基本沒有白頭發啊.其他人互相望來望去,視力不好看不太清楚,小雪卻發出了一聲極其傷感的歎息.

林梅摸出打火機點亮,借著火光其他人都一臉驚詫地望著我,顯然我是真的一天時間內頭發變白了.

上篇:第二十一章 裸衣斗魔女     下篇:第二十三章 一張磁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