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三章 一張磁卡  
   
第二十三章 一張磁卡

所有人都沉默了,顯然不是好兆頭.我強露笑容:"看來我成熟了很多啊,到底白了多少頭發?"

其他人都不說話,最後還是圓規說:"還好,才白了三成左右.阿彌陀佛."

他們才幾個小時沒見到我,我的頭發就白了三成,難怪如此震驚,也只有圓規這麼灑脫的人才能說出"還好"兩個字.

陸晴雯問:"你不會是中了什麼詛咒法術吧?"

我想到了洞虛,他半人半僵尸,曾經吸走了我九成以上靈氣,又用我的身體過濾死氣,恐怕是因此受了影響.

小雪在我心里說:"不,是因為你壽元將盡,又連續過度疲勞,心力交瘁導致了白發.你只剩下不到四年時間,從先天元氣的殘余量來看,相當于是一個……六十歲以上的人了."

"什麼?"我大吃一驚,沒想到我已經到了這麼嚴重的程度,難怪今天體力和精力耗盡之後很難恢複過來,總是覺得力不從心,特別虛弱,我原來已經相當于六十歲以上的人了!

眾人紛紛問我:"怎麼了?"

我苦笑搖頭:"如果不出現奇跡,我只能活不到四年時間,現在我相當于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所以……呃,至少我外表看起來還沒有那麼老,還算是好事."

林梅緊緊握住了我的手,我感覺她的手在微微顫抖,圓規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其他人都沒有說話.

小雪在我心里說:"公子,不能太樂觀了,你現在身體雖然還強壯年輕,卻像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以後會快速老化.每一次體力,心力過度使用都會加劇你的衰老,即使保養得好,也會日漸衰竭,所以有的事你要早做准備."

我一時之間沒理解她說的早做准備是什麼意思,小雪歎息了一聲:"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如果你想要留下一點骨血就要趁早,再遲一些,你想生個一男半女只怕也生不出來了."

我又愣住了,其實這個問題我也有想過,但沒有想到這麼迫切,所以一直在盡力回避不願去觸及.我從小在農村長大,接受的是傳統教育,結婚生子的觀念還是頗重的,當然希望香火能夠傳承下去.可是找到八塊玉符的希望很渺茫,很可能三四年時間我就死去,我又怎忍心丟下孤兒寡母在世間受苦?

我從來不想傷害無辜的人,更不願傷害愛我和我愛的人,明知有死無生,卻利用林梅來生孩子,這事我怎能做得到?但是不生,就有可能到了我垂死之際什麼都沒有剩下,林梅也沒有再活下去的希望……

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陸晴雯見我在發愣,以為我是怕死,奮然道:"你放心,我們一定能在四年內找齊八塊玉符,把你送到年輕的時候!"

我不想對她多說,干澀地笑了笑:"有力氣的人都動手,把尸體集中到一起燒了,然後離開這里."

陸晴雯望了遠處蒼梧的尸體一眼:"找到玉符了沒有?"

"沒在他身上.你看看這個是什麼?"我說著掏出磁卡遞了過去.

陸晴雯接過去細看,其他人也紛紛湊過來看,但除了知道是磁卡外,沒有別的高見了.陸晴雯疑惑地說:"這應該是門卡,在一些高科技的重要部門,或者高保密的部門需要這類門卡才能進去,在讀卡器里劃一下就能把門打開.還有可能是某種保險櫃的鑰匙卡,必須這個才能打開."

我暗皺眉頭:"你是說銀行的保管箱?"

"不,我沒聽說哪個銀行的保管箱使用這樣的磁卡開鎖,只有一些很高端的地方才有使用……這里沒有電力,肯定不會用這個東西,回到城里我聯系專業人士鑒別一下."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沒想到曆盡艱辛,九死一生,沒有找到我想要的東西,連可靠的線索都沒有,再加上衰老的陰影,讓我沮喪到了極點.

吃了高峰給的藥丸並休息了一會兒之後,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能憑自己力氣走路了.圓規和黃亦藍早已穿好了衣服,圓規身上毫發無傷,黃亦藍掉光了頭發和汗毛,連眉毛也沒了,但皮膚有些紅腫.

我很驚訝,問圓規:"為什麼你的衣服都被血水腐蝕了,你完全沒事?"

圓規也一臉疑惑,摸了摸光頭,笑道:"當然是佛祖在保佑我了."

這個答案是萬能的,可以解釋任何疑難雜症,我只能無語,轉頭問黃亦藍:"你沒事吧?"

黃亦藍看了看自己手腳:"還好,就像被熱水燙了,有些火辣辣的."

小雪在我心里說:"佛門神通也能水火不傷,萬毒不侵,圓規當時狀態很好,可能血水無法沾到他的肉身;黃亦藍應該是具有某種抵抗能力,不怕血水腐蝕.幸好被噴中的是他們兩個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暗抹了一把冷汗,要是我們之中一個死在這里,我怎能心安?以後可不能把他們帶到太危險的地方去了.

"唉,本來不想當和尚的,沒想到還是變成和尚了."黃亦藍有些怨念,不時摸一摸光頭.

圓規笑道:"這說明你與我佛有緣,你就從了貧僧吧."

"去去去,你要敢收了我,我破盡一切戒律,會把你的佛祖氣得從神龕上跳下來!"

"阿彌陀佛……"

處理完尸體,我們聚在一起討論何去何從.綜合線索,大家一致認為這兒已經被玄冥教廢棄,只有洞虛和玄冥尊者不便帶走留在這里.蒼梧為了對付我,重新啟用了這里,四個銅僵和二十多個鐵僵可能是原來就留在這里的守衛,也有可能是蒼梧使喚的打手.

那麼玄冥教新的踞點在哪里?他們的教主又是誰?為什麼放棄了已經經營數百年的老巢另起爐灶?太多疑問難以解釋.

我想到了黃家村的沐云老巫婆,不過她的巫術與玄冥教的功法明顯不同,她只保護村子不管外面的事,不太可能是玄冥教的教主.這附近的村子可能與玄冥教有些瓜葛,但絕對不會是玄冥教的主力,玄冥教應該是遷移到了很遠的地方,否則我們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他們早已趕來支援了.

即然是已經廢棄的地方,就不值得我們浪費時間搜索了.我們開始往回走,走到高處往下看,我確定山谷中是一個半天然經過人工修建而成的聚陰陣,但現在陰氣已經沒有進來時那麼重.這說明血池和附近的陰氣被淨化之後沒有得到及時補充,進而說明地脈陰氣已經衰弱甚至枯竭,也許這是玄冥教放棄了這兒的最大原因.

俗話說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龍脈是會轉移的,幾百年時間足以讓山川變易,地脈靈氣轉移,所以這兒的地脈陰氣枯竭了也不奇怪.

一路平靜走出洞外,天還沒有亮,萬賴俱寂,連夜蟲的聲音都很少,也沒看到陸強的人影.不過很快小雪就找到了他躲在一棵大樹上睡覺,平安無事,我們這才松了一口氣.

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失血過多,身體虛弱,急需補充營養,而我們所帶的干糧談不上什麼營養,附近的村子不又肯接納外人,我們只能選擇先回城.玄冥教的線索,我只能寄托在那張不明來曆的磁卡上面了.

往回走的路上我們一直很小心,怕會遇到強大的敵人,結果沒有遇到任何危險.走到被巨石砸塌的地方時,已經有人在修路了,正好有一輛運送工人和機械的貨車要回城,我們給司機一些錢,搭車回到了吉首.

車子還沒有進城,陸強就堅決下車離開了,我知道他是怕被人看到與我們在一起,但是他離開就安全了嗎?對此我很擔心,但是我們不可能一直保護他,事實上我們根本不知道敵人在哪里,連自己的安危都無法保證,又怎能保證他的安全?只能讓他走了.

我們在一家比較偏辟的客店住下,陸晴雯和高峰帶著磁卡走了,沒有說去哪里,也沒有說要去多久.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大魚大肉,食補,藥補雙管齊下,吃飽了就長時間睡覺.黃亦藍兩天後皮膚紅腫現象已經消失,但能不能再長出頭發和眉毛還是未知數,他因此悶悶不樂,整天盯著電視找生發廣告.

我的精神和體力基本恢複了,但確實感覺沒有以前狀態那麼好,頭發白了許多,許別是兩鬢已經半白,像個五十六歲的人,不過還好臉上沒有出現皺紋,肌肉也還堅硬,似乎沒有小雪說的那麼可怕.

林梅把舍利子項鏈戴到了我身上,幾乎是寸步不離跟在我身邊,像是怕我會突然消失了,但是她怕同伴們笑話,晚上還是與我分開睡.

回城的第二天晚上,林梅走後,我正准備打坐練功,小雪突然說:"公子,這一次幸虧你學到了玄陰真陽爪,否則我們都回不來了,但是玄陰真陽爪很耗靈氣,對付靈體也沒什麼明顯效果,你該煉制一個對付陰邪之物有強大效果的法器."

"怎麼煉?"

"你忘了火鱗穿山龍的內丹了?以前你實力不夠無法煉制,現在你已經可以煉制了,只是你一直很忙沒空煉化,現在要是沒有別的事,可以試一試."

我這才想起火鱗穿山龍的鱗甲和內丹,放在小雪的乾坤袋里時間太久居然忘了.最近感覺腦袋有點不靈光,再加上健忘,莫非是真的老了?

上篇:第二十二章 未老先衰     下篇:請假(本章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