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四章 生孩子計劃  
   
第二十四章 生孩子計劃

火鱗穿山龍的內丹出現在我的手上,最初我得到它時,它是紅豔豔的,里面有氣霧似的東西在變幻不定.後來經過簡單的符咒和靈力壓制使靈力不會散逸,存放到現在顏色已經變成暗紅,像是一個堅硬的瑪瑙球,但沒有什麼光澤也不怎麼通透.

我心神集中在內丹上,立即感應到了里面狂暴的陽性靈力和妖氣.它蘊含著火鱗穿山龍這只異獸約六百年的修為,靈力之強非同小可,但同時它也帶著火鱗穿山龍的一些意識和妖氣,所以它會抗拒我.在我沒有進行北斗七星接命**力大增之前,是無法把它的妖氣煉化的,現在我可以利用靈火來煉化妖氣,妖氣除盡,應該它的殘存意識也就不存在了.

祭煉法器之火,不是用法術形成的五行靈火,那樣把寶物燒成了灰燼還有什麼用?煉器用的是本命修為,是心之火,這樣才能化去自己不想要的雜質,並與法器形成親密無間的感應,氣息相通,為我所用.

道門煉內丹的人,也是用類似的內火來淬丹,所以也稱為丹火,達到金丹大成之時,這火便可以稱之為三昧真火了.陰陽訣達到第三層,就相當于道門結出內丹,以我現在的實力發出靈火並不難.

我把體內靈氣轉換成陽性,經過特定的方式從嘴里噴出來,以肉眼也可以看到我噴出如氣如火的東西,顏色很淡接近透明.

火鱗穿山龍內丹在我的意念牽引下浮起,在靈火中緩緩轉動,里面的妖氣,戾氣被一點點煉化.它里面也是陽火,除去雜質之後,逐漸變得與我的靈火性質相近.

這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小雪突然說:"我好無聊啊,出去逛逛,你自己慢慢煉吧."說完就離開我走了.

我有些詫異,小雪從來不會離開我亂跑,今天怎麼突然跑出去了?而且明顯是趁我在煉器不能分心,不能質問她跑了,有趁機離開的味道.

小雪肯定不會逃走,也不會做害我的事,所以我雖然有點疑惑,還是繼續專心煉我的法器.煉化雜質只是第一步,還可以在里面布下靈力陣法,鑲入符文秘箓等,使法器具有更強的攻擊力和針對性.不過我這一系並不擅長煉制法器,我知道的不多,先煉掉雜質可以使用,以後再慢慢溫養和進一步強化.

也不知燒了多久,內丹中的妖氣和不良氣息基本消失了,但是我感應到里面還是有火鱗穿山龍的意識,感覺整個內丹就是火鱗穿山龍,不過它不排斥我,也沒明顯的想法和意圖.

難道是火鱗穿山龍的殘魂留在里面?我收功想要找小雪問問,睜開眼睛卻看到林梅坐在離我不遠的椅子上,也不知什麼時候來的.

林梅臉上帶著淡淡的憂郁,以一種有些異樣的眼光望著我,門窗是關著的,小雪不在,我甚至感應不到她在哪里.

"你還沒睡啊?"我問林梅,這時已經過了午夜了.

"嗯……我睡不著."林梅低垂下眼光,聲音非常小.

我站起來走到她身邊,摸了摸她的頭頂:"怎麼了?"

林梅把頭靠在我腹部,好一會兒沒說話,突然抬起頭來堅定地說:"我要給你生一個孩子!"

"什麼?"我愣住了,然後立即想到了小雪的神秘消失,"是不是小雪蠱惑你的?"

"不,不,我願意,這是我自己決定的!"

"她到底跟你說什麼了?"

林梅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來:"她問我願意不願意為你生孩子,如果願意就要趁早,要是你老了就,就……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想法了,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苦笑搖頭:"這事比你想象的還要複雜."

林梅道:"不複雜,不需要結婚,不需要名份,也不需你操心,你讓我懷上就行了."

"……"

我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我很感動,但她如此對我,我就更不能亂來,我還是搖頭:"你想過沒有,即使我們找到了玉符,可能只有我一個人能回到過去,那麼你怎麼辦?還有可能……"

我說不下去了,其實我並沒有把握找齊八塊玉符,對穿越時空這件事也存在很大的疑慮,但這是我的唯一希望,我不能沒有希望作為支柱,所以不願意往壞的方面想.

林梅道:"其實我不太相信能回到過去,不如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快快樂樂過剩下的日子,過一天是一天,不要到處找玉符了."

我心中一陣陣刺痛和淒苦,這麼短的時間哪里夠?而且很快我就會衰老,她守著一個老頭子,一天天看著我衰老並死去,哪里有快樂可言?我丟下她和孩子死了,死也難以瞑目啊!我絕對不能放棄,一定要找齊玉符,血里玉去日本了,應該能打聽到確切的消息,即使這條路走不通,我也要竭盡全力,不能放棄.

人生有很多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不是因為運氣好,而是一直在堅持,堅持就有可能出現轉機,放棄了永遠不可能出現奇跡.也許人生的成功並不在于得到了多少,達到了目標沒有,而是在這個堅持和努力的過程.如放棄了努力,就會頹廢,沉淪,絕望,人還沒有死心就先死了.

因為林梅無私的愛,我更不能放棄,我只能成功不許失敗!我沒有急著與她結婚,同房,表面上是怕辜負了她,實際上是要以此作為鞭策自己的動力.

"我一定能改變現狀,然後娶你!"我堅定地說.

林梅愣在那兒,她當然不能說我改變不了,想了一會兒才說:"那也可以先生孩子啊,現在不是流行先生孩子後結婚麼?

汗,這幾年在農村確實有許多人先生孩子後結婚,但也不能算是流行.這事我真的需要鄭重考慮,既不能辜負了她,也不能讓她一生淒苦……

斟酌了一會兒我說:"我知道你的心意和想法,但是我們也不能在客店里這麼隨便啊,等我們找到玄冥教拿到玉符就回家,我們去領結婚證,正式結婚."

林梅露出欣喜之狀,但很快臉上又帶上了陰云:"可我們根本不知道玄冥教在哪里啊,狐仙姐姐說你不能等了."

我笑了笑:"放心,不爭這幾天,很快會有結果的,我們不去找玄冥教,玄冥教也會來找我們,因為有兩塊玉符在我手里.我們得先解決了敵人和潛在的威脅才能安心去結婚生孩子啊!"

林梅臉紅了,靠在我身上抱著我沒有再說話,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

是的,我有一種預感,玄冥教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隨時會出現.如果我連他們手里的玉符都拿不到,就更別談其它玉符了,干脆放棄;如果能拿到他們手里的玉符,這就證明了我具有找齊八塊玉符的實力,同時也解決了一個巨大的威脅,所以必須等這件事有著落之後我才能與林梅結婚.

林梅沒有走,與我躺在一張床上睡.她睡著了,我卻難以入眠,仔細回憶最近經曆的事,推敲敵人的意圖和可能存在的陰謀.設置陷阱害我們的人不像是蒼梧,那麼會是誰?還有黃超傑這個人有些可疑,是誰攢助了他去國外留學?他在救我之前並不了解我,卻肯替我和林梅擔保,這個有些不太合常理.

我倒不是懷疑黃超傑的身份,他是黃家村的人無疑,因為村民都對他很熟悉;留學歸來應該也是真的,一看他就是一個博學的人,並且村民們很重視他;回家祭母也是真的,他家里早已擺了靈位……他的一切都是真實可信的,可疑的是他對我太友好了,所以他可能對我懷有某種目的,那麼他就可能與玄冥教有關,明天得去拜訪他一下.

快天亮時小雪才從門縫里進來,鬼頭鬼腦的樣子,然後悄無聲息躲進了我身體.我冷冷地問:"你上哪里去了?"

小雪吞吞吐吐:"喔,喔,隨便逛逛.那個……你們成就好事了嗎?"

我沒好氣道:"你看我們像**之後嗎?"

"啊,難道你已經不行了?"

我大怒:"難道你不知道我行不行?這事我自有安排,用不著你摻和,以後不許自做主張給我添亂."

小雪很郁悶:"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以後我才不管了,我在外面躲躲藏藏,心像油煎豆腐似的難受,結果回來還挨罵了,我這是為哪般啊!"

"呃……"我原諒她了,她都是為了我好啊.

小雪卻不肯罷休:"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以後我不回避了,坐看你們洞房花燭!"

我才不怕她的威脅:"要不你也來,三人同床,你就知道我行不行了!"

"你還想左擁右抱啊,想都別想!"

"哈哈……"

第二天早上吃完飯,我撥通了黃超傑的手機,剛好今天是星期天,他在家休息,熱情地邀請我去他家做客,我當然順水推舟就答應了.

我再三交代凌楓飄和歐陽真菲不要出門,怕有人會對他們不利,讓林梅也留下照顧他們.剛走到門外就遇到了陸晴雯和高峰回來了,不過沒什麼好消息,磁卡鑒定還沒有結果,但有他們回家守著,我就更放心了.不料陸晴雯知道我要去見黃超傑,死活要跟我同去,沒辦法,只能讓她跟著去了.

高峰雖然很不爽,但陸晴雯叫他不要去,他也不敢啰嗦.保護林梅,歐陽真菲和凌楓飄的責任就落到高峰身上了,因為他是男人,還是高人,當然要他來擔當了.

上篇:請假(本章免費)     下篇:第二十五章 陸晴雯的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