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七章 專業的伏擊  
   
第二十七章 專業的伏擊

我通過小雪的視域,也能看到房間里面的情況,值班的老頭五六十歲,身材高大,頭發半白,濃眉方臉,看上去雖然有些病容,仍是一副威猛剛毅之相,手里還拿著一柄彎刀,難怪膽大包天.

小雪使用妖力,溫度徒然下降了幾分,電力不穩定了,燈光忽明忽暗,電視機屏幕變成了雪花,並且她半虛半實的身體飄離地面,氣氛非常嚇人.再膽大的人,看見真的鬼魂出現也會嚇壞了,老頭丟了刀,"撲通"一聲跪下:"我不是壞人,我不是壞人,只要我能幫得上的,一定幫忙,我……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是為了生活,我也不干這工作啊!"

小雪一副淒淒慘慘的樣子:"我找不到我的身體了,你知道不知道在哪里?"

老頭一臉驚恐跪在那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小雪說:"我的身體沒有火化,但是不見了,你一定知道在哪里,快說!"

"不,不,我只看門和守夜,其它事都不知道.這事要問徐主任,這事……冤有頭債有主,你去找他吧!"老頭嚇得連連磕頭求饒.

老頭顯然話里還有話,小雪聰明伶利,根本不用我教,立即問:"徐主任是誰?"

"他叫徐鑒德,是這里的主任,尸體接收和火化都要經過他."

小雪道:"你們當官的就喜歡推來推去,等我去找他時,他又說你最清楚,一客不煩二主,你不說我就附到你身上,整得你家破人亡!"

老頭嚇壞了,又連連求饒:"我是看門的不是當官的啊,真的跟我無關,這事我是有聽說過一些,我都說出來,求小姐你放過我."

"嗯,快說!"

"是是,聽說小徐好賭,在外面欠了很多錢,又包養了兩個女人,一點工資根本不夠花,可能把一些無主的尸體偷偷賣掉了."

小雪急忙問:"尸體還可以賣錢?都賣給誰了?"

老頭苦著臉:"我是真的不知道賣給誰,這種事能讓我知道嗎?可能有些醫院需器官,或者讓新醫生練習開刀吧?"

小雪問:"好多尸體弄丟了,就沒人鬧事嗎?"

"這……是這樣的,有些凶殺案,車禍等送來的尸體,或者暫時存放在這里,時間久了就沒人問了;或者是沒有家屬在場,警方要求火化,直接給一個裝土的骨灰盒就行了.實際上進爐子時家屬是看不到的,就是有家屬在場,隨便找一具尸體塞進去,燒完也沒人能認得出來了.這事你千萬不能對別人說……"

其實每個行業都有些貓膩,偏遠地區的新興行業監管不到位,出現這種狀況很正常,我能理解.這個徐主任非常可疑,即使不是玄冥教的人,也一定與玄冥教有關!

小雪又問:"有一次有一個死人從這兒跑了,又是怎麼回事?"

老頭大驚:"你,你怎麼知道?"

"嘿嘿……我是鬼,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我只是要試試你有沒有說真話,快說!"

小雪說的話已經前後矛盾,但老頭在驚恐之中也沒有發現,急忙道:"是,是,那一次是徐主任帶了兩個人一起來,我不知道他們在里面做什麼,後來突然亂了,有一個人跑出來了,那個人已經死了兩三天……他們追了出去,後來有沒有找到我也不知道,徐主任給我了一千塊錢,叫我說什麼都不知道.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看來老頭是真的不知道,該說的差不多都說出來了,小雪問他有沒有停尸間的鑰匙,老頭說沒有,只有徐鑒德才能進去,並說出了徐鑒德的住址.

"好吧,看在你還老實的分上,我也不為難你,我找徐主任去."小雪說完一閃消失了,燈光恢複了正常,老頭還被嚇得癱軟在地上站不起來.

線索在徐鑒德身上,這里沒什麼可找了,我們開始往回走.說來也巧,我鄰居叫徐鑒茂,有個弟弟叫徐鑒德,這里也有個徐鑒德,這算是他鄉遇知音麼?

我們一邊走一邊討論著種種可能性,沒走出多遠,小雪突然道:"前面有人,不是正常人!"

我立即緊覺起來,叫小雪把"百寶囊"取出來系在身上,做好戰斗准備,然後我從小雪的角度看到了前面有三個人,一個站在路中間,兩個躲在左右兩邊草叢里,都蒙著臉.這三個絕對是活人,但發出的氣場與眾不同,感覺像是對著野獸而不是人.

這三個人一定是針對我們來的,在這兒等我們,那麼他們怎能知道我來這里了?時間掌握得如此精確並且緊跟著我們到了,這說明敵人非常清楚我的行動,估計我出城時敵人就已經知道並做出了安排.

同時我心里也有些激動,敵人現身對付我,這證明我調查的方向正確,已經威脅到敵人了!

我捏了捏林梅的手,做了一個拐彎側擊的手勢,林梅立即明白,輕靈地拐進了路邊半人高的草叢中,向敵人靠近.敵人也許知道我們有兩個人,卻不知道我們能在這麼遠就警覺,現在不是他們在伏擊我,是我們在伏擊他們.

小雪從另一邊飄了出去,靠近一些偵察.吃一塹長一智,我們已經多次受到了敵人的陷阱攻擊,可見敵人喜歡用陷阱害人,不能不防.

這是兩山之間的平坦地帶,路邊沒有樹木,只有不少枯萎的野草,高度不到胸口.這樣的地方便于逃走,水,火,落石之類都不可能湊效,毒蜂敵人已經用過一次了,應該不會再用,那麼敵人的殺招就是三個有著野獸般氣息的打手?

"小雪,偵察更遠的地方有沒有人."我給小雪傳達了一個信息.

"好的."

在空曠的地方,小雪刻意偵察時,幾千米外一只小蟲子的動靜也能發現.很快小雪就傳達一個意思給我:東邊還有兩個人,距離三百米左右,我去看看.

我很驚訝,如果是敵人同伙,為什麼埋伏在那麼遠的地方?我沒有動手之前,林梅潛伏在暗處不會先動手的,所以我也不急.

不到兩分鍾小雪就回到了我面前,一臉震驚之色:"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遠處那兩個是我們的熟人?"

"不,是陌生人,他們有最新的武器."

最新的武器?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小雪直接把她看的影像展示在我腦海中,我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兩個人相距五六米趴伏在草叢中的石頭上,手里端著長長的槍,這種槍現實中我沒有見過,影視劇中卻不止一次看到——那是加裝了瞄准鏡的狙擊槍,另外還配了可能是夜視儀器或激光瞄准器之類的東西,我不能確定是什麼,總之非常專業.

這種東西普通人只能在電影,電視和電腦游戲中才能見到,現實生活中國內大概只有軍隊和特警才有,現在居然有人用這麼專業的器材來對付我!

陸成山!

我和小雪同時想到了陸成山,是陸成山引導我到這兒來的,所以只有他能精確掌握我的行動,也只有他才能夠調用如此專業人員和器材,這兩點已經足以證明一切!可是陸成山為什麼要以這樣的方式來殺我呢?我捏到了他的什麼痛處非要致我于死地?

我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可能性,玄冥教是陸成山在控制的,可能正在進行某種可怕的陰謀,而我現在快要揭開他們的真面目了!難怪我一直找不到玄冥教的人,難怪他說玄冥教已經沒有人了,難怪他慷慨大方說願意把他手里的玉符給我……太多太多疑點了!

"通知林梅不要動,我去殺了那兩個人!"我非常憤怒,殺機如潮.一個修道的人居然動用狙擊手來殺我,我怎能不怒?要不是我小心又小心,被暴頭了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小雪直接以心靈感應通知林梅,然後帶著我繞路去兩個狙擊手那兒,因為有大量枯草,行動之時容易發出聲音,所以我前進得很慢,花了近十分鍾才繞到一個狙擊手後面.

這個人穿著合體的運動服,寬背細腰,雖然趴著一動不動,卻給人一種很強壯很敏捷的感覺,是一個受過嚴格訓練的人.在他身邊放著一個大皮箱,正是裝狙擊槍和配件用的.

我屏住了呼吸,以最輕的腳步慢慢向前進,離他還有三米左右,他便警覺起來了,猛地轉頭.我立即如出弦之箭向前沖,靈氣貫注于手腳,他剛抬起上半身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我已經一拳轟在他太陽穴上.他撲倒在地,我迅速抓住他的頭用力一扭,扭斷了他的脖子.

另一個狙擊手也被驚動了,但是小雪已經向他撲去,對他頭部連續重擊,妖氣侵入他體內讓他產生眩暈和麻木感.經過訓練的人,意志堅定,小雪很難直接控制他,但讓他短時間能暈頭轉向還是不難的.

我飛快趕到,重重兩拳打在他的致命部位,把他也斃了.

我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但是幾百米外的三個敵人卻驚動了,飛快地向這邊跑來,跳躍如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我暗暗吃驚,這三個絕對是高手,感知力,跳躍能力都強得驚人,足以當我們的對手,敵人大概是怕我的隱身術和刀槍不入難以對付,所以才派了兩個狙擊手來.

林梅大概是擔心我這邊吃緊,所以跟著三個蒙面人追來,不料三個蒙面人很快發現了她,先後回頭向她迎去.

上篇:第二十六章 夜探火葬場     下篇: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活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