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九章 奸情  
   
第二十九章 奸情

陸晴雯當著我的面給陸成山打電話,一接通就質問:"爺爺,你是不是把張玄明殺了?"

陸成山的聲音很驚訝:"你說什麼?"

"他遇到了伏擊,只有你知道他去火葬場了,並且伏擊者用的是很專業的狙擊槍,難道不是你安排的?"

"啊……他居然死了,這怎麼可能?"

陸成山非常驚訝,明顯帶著某種遺憾,不可能是裝出來的.陸晴雯望了我一眼,說道:"沒死,不過很生氣,他說是你要殺他."

"我為什麼要殺他?你這個丫頭,怎麼說話沒頭沒腦的,我還以為他被人殺了呢!"

"我沒說他已經死了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說清楚."

"你自己跟他說吧."陸晴雯說完把手機遞給了我.

我把事情大體說了一遍,但沒說火葬場的主任徐鑒德暗中賣尸體的事,因為我懷疑有人在嚴密監視我們,或者我們之中有內奸.要是說出徐鑒德有嫌疑,等我找到他時,他可能已經變成尸體了.

最後陸成山說會派人來調查並支援我們,叫我們先按兵不動.玄冥教的勢力遠超過我們的預計,並且涉及了"生化"和違禁武器,這是大忌,陸成山完全有理由調動神秘部門的力量進行干涉,與玄冥教正面戰斗的任務必須要落在他身上了.

陸成山能夠插手進來,並且證實了他是真心在幫我,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的怒氣也基本消除了.可是敵人是如何知道我們的具體行動呢?

我提出了我的疑問,陸晴雯說:"聽說有些養蠱的人能夠養一種飛蛾,通過心靈感應聽到遠處的聲音."

我和林梅都有些緊張起來,轉來轉去找飛蛾,陸晴雯又說:"可能還有其他蠱蟲也有類似效果,說不定有人在我們身上放了蠱蟲,能聽到我們說話."

我頓時覺得背上發毛,我們完全不懂蠱毒之術,天知道有沒有被人下蠱了!不過這僅是陸晴雯的猜測,未必是真的有這樣的蠱.總之敵人已經警覺起來了,完全有可能殺掉徐鑒德滅口,所以我必須立即去找他,一分鍾都不能等.

"我有重要的事情,出去一下,你們守在這里注意安全."我對林梅和陸晴雯說.

林梅知道我要去做什麼,立即道:"我跟你一起去."

我斷然拒絕:"不行,你受傷了,現在需要休息,再說我不會有危險."

陸晴雯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必了,我一個人快去快回."

陸晴雯怒道:"你還是不相信我嗎?"

林梅道:"大哥你不讓我去,就讓她一起去吧,多個人有個照應."

陸晴雯身手不錯,精明能干,她一起去確實是有幫助的,而且林梅開口了,我只好勉強同意.開門出去,高峰正一臉郁悶在門外等著:"你們在里面做什麼?"

陸晴雯道:"有重要的事情,現在沒空多說,等我們回來再說."

高峰立即道:"你們要去哪里,我也去."

陸晴雯道:"張大哥決定吧,我爺爺說過我們要聽你的安排."

這家伙,居然把得罪人的事推到我頭上了.我鄭重地點點頭:"林梅,小菲,飄飄都受傷了,圓規和黃亦藍沒有武功,保護他們的責任重大,高道長身手不凡,法術高明,只有你能擔當這個重任."

陸晴雯也一本正經地說:"是的,這個非常重要."

"又是我留守,我都快變成保姆了!"高峰很不爽,但也只能接受重任.

走出門外,陸晴雯捂著嘴大笑,我莫名其妙:"你笑什麼?"

"哈哈,你剛才對我師兄說話的樣子,我一想就覺得好笑.再說他是保姆,難道不好笑?"

我有點不安:"他這個人可靠嗎?"

"放心吧,他雖然有些小心眼,但絕對忠于我爺爺的.而且我爺爺說得很清楚,我們就是來跟著你磨煉的,必須服從你的安排."

我也覺得高峰雖然有些醋意,還不致于會做出欺師滅祖的事,他不像是一個大奸大惡的人.

雖然已經半夜,路上還是有些出租車,我們攔了一輛車說了地點,司機也沒多問就走了.這個城市很小,路上暢通,不過十分鍾就到了,但是讓我有些意外,徐鑒德家很偏僻,是苗族的吊腳樓.

小雪先進去探查,很快給我信息:大門左邊靠里面房間有兩個老人,右邊靠外面的房間有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樓上共有三個小孩.

看來徐鑒德在家,小雪拔開大門和右邊房間的門閂,我和陸晴雯以輕快的腳步走了進去.床邊的小幾上和地上有凌亂的衣服,脫到這個程度,估計被窩里面的人什麼都沒穿吧?我有些猶豫,卻不料床上的男人突然坐起來了,驚恐但低聲叫道:"誰?"

我怕驚動了其他人,急忙跳向前掐住了他的脖子.不料旁邊的女人也醒了,猛地坐起來,被褥滑下露出光赤的上身,白生生兩團肉直晃蕩.我不及多想,換成左手掐住徐鑒德的脖子,用右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把他們兩個都按回床上,隔著被子把兩人壓住.

我處理得及時,沒有發出太大聲音,卻是陸晴雯"啊"的一聲,滿臉通紅,立即轉過臉去.她哪想到床上兩個人都是全光的?我兩邊手都不能松開,一時之間又不能掐暈他們,一個人哪能壓得住兩個人?兩人死命掙紮,亂抓亂蹬,連大腿也露出來了.

"快來幫忙啊!"我很不滿地轉頭對陸晴雯低喝一聲,換了是林梅早就來幫忙了.

陸晴雯無可奈何,只能飛快跳上床,按住了那個女人,在她肩脖之處戳了一下,女人便不會動了.敢情她還懂點穴,早該出去了.

我松了一口氣,按緊了徐鑒德,低聲道:"你再亂動我就殺了你!"

徐鑒德又掙紮了幾下,發現掙不動,這才點點頭表示同意配合,因為被我掐得太緊,臉已經憋得通紅.我稍松開了一點兒:"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老實說出來,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

"不,咳咳,我該死,我……是她叫我來的."徐鑒德用我幾乎聽不懂的漢語說,並且他的樣子顯然文化程度不高,不像是主任之流.

我愣了一下:"你不是徐鑒德?"

"不,不是."

暈,睡在他家床上的男人居然不是他,那麼就是他老婆偷人了?

我問:"徐鑒德在哪里?"

"他,他……情人……我不知道."

我望向陸晴雯,陸晴雯弄醒了那個女人,很快便從她嘴里知道了主任大人的下落.她因為老公長期在外面養女人不回家,心生怨恨,所以也找男人回來,現在她巴不得徐鑒德吃點苦頭,所以很干脆說出了他的去向.

唉,這是什麼樣的社會啊,亂透了.

我毫不客氣打暈了兩人,就這樣揚長而去,出門時故意弄出點聲音驚醒隔壁的老人,至于接下來的故事就與我無關了.

十幾分鍾後,我和陸晴雯找到了徐鑒德老婆提供的地址,這是市區人民路邊一棟高層建築,下面是商場,上面是高檔住宅樓.徐鑒德金屋藏嬌好幾處,她老婆也僅知道這個地址,有沒有在只能憑運氣了.

小雪打不開新式的防盜鎖,十幾層的高樓我們也沒辦法從窗戶爬進去,只能讓小雪潛進去控制里面的人來開門了.

不過兩分鍾時間,里面的人就迷迷糊湖出來開門了,我和陸晴雯一看之下又很尷尬.這是一個年輕美貌女子,胡亂披了一件睡衣,衣襟沒系好,伸手開門時兩片衣襟蕩開,里面完全是真空的,從上到下一目了然.

我有些著惱,小雪怎麼不讓她穿好衣服,故意要我在陸晴雯面前出糗麼?小雪卻說:"我也是趕時間嘛,誰知道她會把包好的衣服松開了,而且里面那個男的也一絲不掛,以後這種事別叫我做了."

我只能苦笑,這事還真不能怪小雪,早知道就不帶陸晴雯來了.

對這些奸夫淫婦我也不用客氣了,我先沖了進去,拿出武士刀架在那個半睡半醒的男人脖子上:"徐主任,你讓我好找啊."

徐鑒德一個激靈醒來,看到明晃晃的刀,嚇得差點尿在被窩里了:"啊,你,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你要什麼隨便拿!"

我的刀轉了一個方向,慢慢往下拖,割破了他胸口一點皮:"我就問一次,你把尸體賣給誰了?"

徐鑒德喉嚨"咯咯"作響,全身顫抖,好一會兒才發出聲音:"他們很神秘,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是,但是有一次我看到……看到與我接頭的那一輛車開進了眾妙公司."

"眾妙公司?"這個名字我很耳熟.

"眾妙生物制藥有限公司."徐鑒德急忙補充.

我想起來了,那不是黃超傑任職的公司嗎?難道轉了一個大圈,敵人卻是黃超傑?

這個想法很快又被我排除了,也許只是巧合,因為黃超傑是一個普通人,他的所有資料都是真實可信的,他的老家,新家以及他的女朋友,都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不久前我還在懷疑陸成山要殺我,但事實證明我多疑了,所以現在也不能武斷地認為黃超傑是玄冥教的人.但不論是不是他,我都必須再去找他一次.

上篇: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活僵     下篇:第三十章 工廠里有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