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二章 一槍斃命  
   
第三十二章 一槍斃命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靈體極為強大,聚氣成形,肉眼就可以直接看到.四十來歲的樣子,穿著古代的黑色武士勁裝,五大三粗,高大威猛,四方臉上長著濃眉,大鼻,闊口,再加上半尺來長的絡腮大胡,顯得非常威風和霸氣.

我們都有些意外,沒想到里面的惡鬼是這樣一個大漢,那大漢竟然也不怕我們,仰天狂笑:"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那個老不死的老烏龜居然死了,蒼天有眼哪,蒼天有眼哪!"

我問:"你是誰,怎麼會被洞虛道人收在里面?"

"關你什麼事?"大漢怒目瞪向我,殺氣逼人,"我知道是你殺了那個老烏龜,那又怎麼樣,想要以此來要挾老子麼?老子天不怕地不怕,早就死了更不怕死,我做鬼也只是想報仇而己!"

只是一個莽漢,我才不會跟這種人計較,所以笑道:"我沒有想要挾你,也沒想要叫你怕我,現在你仇人死了,你有什麼打算?"

大漢愣了一下,接著便大哭起來,雖然他只是直接感應我們的大腦發出哭聲,卻悲切無比,臉上也有淚水.如此威猛的大塊頭,哭得這麼淒慘實屬罕見,不過我們都沒偷笑,一個猛鬼要不是有很大的傷心事,怎會哭成這樣?

大漢邊哭另訴,我們大體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本是一個綠林惡盜,有一次看走了眼想要打劫洞虛,結果反被洞虛生擒活抓.洞虛沒有直接殺他,而是到了他家,把他一家人無論老幼都以極其慘忍的手段慢慢折磨至死,讓他在一邊看著,最後才以很可怕的方式把他弄死……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使他的怨恨和痛苦達到極點,怨氣越重,變成厲鬼能力也就越強.

圓規念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想過沒有,那些被你搶了財物,被你殺了的人也同樣怨恨和傷心.萬事皆有因果,施主搶劫殺人是因,受洞虛之害是果;洞虛對你一家下毒手,結果自己也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幾百年死不了,受的苦……"

大漢大怒:"閉上你的鳥嘴,老子從來不劫普通百姓,殺人一刀砍了,干脆利索,從來沒有折磨過人,要是有因果報應,他也應該一刀殺了我.他害死了我一家人,要是有因果報應,老子也要把他所有親人一樣折磨死!"

"阿彌陀佛,冤冤相報何時了!"

大漢道:"把他的親人朋友全部殺光就了了."

圓規還想再說,被我阻止了,我說:"你如果不受約束,我們只能毀了你,灰飛煙滅;如果你不願意消失,就得受到一定的約束,不能亂來.當然我們只是以朋友的關系相處,患難與共,一起修煉,希望你將來能以鬼道修成正果."

大漢想了想:"正果歪果我還沒想過,只要老烏龜的徒子徒孫還沒有死絕,我就不能死,我看你這個人挺講義氣的,只要規矩不太多我就跟了你."

我說:"我練的功法跟你不合洽,你還是跟我這位師弟,對你們兩個將來修煉都有好處."

凌楓飄急忙丟下手里的符箓,拱手道:"大哥,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了,有酒一起喝,有架一起打!"

大漢對著凌楓飄上看下看,突然大笑起來:"好,好,有酒一起喝,有架一起打,我就跟你了!"

"不知大哥怎麼稱呼?"

"哈哈,我叫金大器,金子的金,必成大器的大器,江湖人稱金一桶."

我們大眼瞪小眼,這名字和外號……我強忍笑意沒笑出來,歐陽真菲卻忍不住捂著嘴大笑,笑得彎下了腰.

金大器怒道:"我的名字很好笑麼?"

歐陽真菲急忙道:"不,不,這名字很好,是金子總會發光,將來必成大器."

我把鐵盒連同木盒遞給了凌楓飄,裝在里面的是一個縮小了的頭骨,應該就是金大器生前的頭骨.有了這個東西在手,凌楓飄就可以在必要時制約金大器,當然,兩者能和諧相處是最好的,比強制役使的厲鬼要強了無數倍.

養鬼是很不容易的,一般人養鬼需要找到死了一年以上不散的陰魂,找到其尸骨,取來一些遺骨,寫上名字畫上符文,置於六甲壇下,每日早,午,晚供酒食,念咒作法燒符箓,經過很長時間之後這個鬼才能役使,非常麻煩,鬼的能力還很有限.像洞虛那樣制造厲鬼有傷天和,容易被反噬,結果洞虛後來也受到"報應"了,現在凌楓飄能得到實力強悍的金大器,實在是拾到寶了.

金大器雖猛,實力應該還不如小雪,更沒小雪可愛,所以小雪才是無價之寶.

沒多久陸晴雯和高峰回來了,陸晴雯說陸成山已經派人在來這兒的路上了,相關部門已經答應協助,但還沒有布署到位,所以現在不宜亂動.

我們已經查過眾妙制藥公司,"無功"而返,所以玄冥教應該放松警惕了,不會立即轉移.再說他們的根據地要轉移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們似乎也不用太急.

凌楓飄和金大器躲在房間里不知干什麼勾當,我們都在養精蓄銳.昨夜到處奔婆,一整夜沒合眼,我也累了,上床睡覺.

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黃超傑說會請我們吃飯,所以我們都空著肚子等他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天就黑了,黃超傑還沒有出現,我撥他的手機卻是關機狀態.我開始感覺不安,黃超傑會不會被滅口了,或者潛逃了?當然也有可能他有事耽擱了,剛好手機沒電.

陸晴雯不讓我去找黃超傑,我只好耐著性子再等等,眼看就晚上七點半了,黃超傑還是沒有出現.我再也忍不住了,獨自出門打車去黃超傑住的小區,保安不讓我進去,我便翻牆跳了進去,結果他家里沒人.小雪進去看了一下,里面東西井然有序,不像是棄家潛逃的樣子.

我急忙回到住處,與陸晴雯商量.我們不能再等了,必須立即行動,可是"特派員"還沒有到,陸晴雯無權調動兵馬,陸成山還是不讓我們行動.老陸說:"在中國只要敵人露出了尾巴,就一定跑不了,你放心睡覺去吧."

我哪里能放得下心來?玄冥教神出鬼沒,至今沒有發現他們的主力,玉符有沒有在他們手里也是未知數.我的時間有限,只許成功不能失敗,萬一被敵人逃走了,再想找到他們無異于大海撈針.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可能什麼地方出批漏了,但是仔細回憶,我沒什麼地方露出馬腳啊,黃超傑為什麼不來赴約?

九點左右,金大器突然在我面前閃現,很激動的樣子:"老大,有一個小烏龜在隔壁,我們快去殺了他!"

"你是說玄冥教的人?

"對,他們的臭氣就是隔了十里我也能聞出來!"

小雪立即集中精神搜索金大器指點的方向,與我們隔了一家的第三家客店里有一個人,正在朝窗外張望.等到那人轉過臉來時,我和小雪都低呼一聲:"竟然是他!"

那人赫然是以前跟隨陸成山去猛鬼山寨的鄭三符,現在剪短了頭發,戴了一副角質眼鏡,穿上了西裝,要不是特意觀察,在街上擦肩而過我也不一定能認得出來.

我猛然想到問題出在哪里了,鄭三符曾經與陸成山同事過,必定認識那個部門的一些人,陸成山調動人馬,消息就有可能傳到鄭三符耳里,已經驚動他們了!我在這兒表演得再好也沒有用,我們在這兒傻等,敵人早就逃遠了!

批漏居然是出在陸成山那邊,我很憤怒,叫凌楓飄和金大器稍等不要亂動,立即沖到陸晴雯房間,告訴陸晴雯鄭三符就在不遠的地方.

陸晴雯也愣住了,以她的聰明機靈,當然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她急忙掏出手機,我沒好氣道:"現在打電話還有什麼用,如果他們是下午得到消息,要逃的人早已逃遠了,黃超傑沒有赴約就是這個原因!現在鄭三符出現在隔壁,像是在等人,很有可能是准備對我們發動襲擊,立即撤離!"

"對,快撤!"

林梅和高峰已經跑了過來,我急忙叫他們通知圓規和黃亦藍,所有人集合.因為敵人極有可能安排了狙擊手,所以我不敢從正門出去,打開臨河這邊的窗戶,先用繩索綁在圓規腰上,把他放下去,然後是黃亦藍,其他人就更容易下去了.

我們悄無聲息落進河里,涉水從沿岸的吊腳樓下方走,走到石拱橋下方.這時鄭三符還在窗戶邊往外瞄,不知道我們已經跑了.

陸晴雯恨得直咬牙:"張大哥,你的槍能借我用一下嗎?"

我有些驚訝:"你會用狙擊槍?"

"大部分槍械我都練習過,可以試試."

我師父和母親的死,都是因為鄭三符引起的,現在又是他壞了我們的計劃,所以我也恨不得立即殺了他.但是現在靠近他有危險,不斃了他以後可能就找不到他了,所以我叫小雪拿出了一把狙擊槍,交給了陸晴雯.

陸晴雯檢查了一下,槍是早就組裝好的,子彈已經上膛.她扛著槍從橋洞下方涉水到了對岸,爬到較高的地方,架好槍開始瞄准.

幾分鍾後,"呯"的一聲脆響,鄭三符應聲倒地,我的夜視能力極好,看到他向後拋飛時一只眼睛變成了血洞,後腦炸開一朵紅白相間的血花,可能整個後腦勺都炸碎了.

還真看不出陸晴雯連這麼專業的槍也能用,還是現代化的火器厲害啊,殺人于百米之外,敵人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

槍聲不是太響,但是卻有火光閃過,陸晴雯剛站起來,立即又向後跌倒,同時遠方傳來一聲槍響.

陸晴雯被打中了,敵人果然有狙擊手!

上篇:第三十一章 特殊禮物     下篇:第三十三章 強悍的強盜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