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章 怪病  
   
第二章 怪病

陸成山見我猶豫的樣子,笑道:"你不想去的話我不勉強,如果你願意去,我會提供最大的幫助,包括專業的人員和工具.通常情況下我是無法這樣幫你的,借著這次事件,對外說是去找失蹤的人,實際上是找旱魃,你只要沿途留意一下失蹤的人的線索就可以了."

我還是猶豫,猜踱著他到底是真的幫我,還是在騙我給他做事.陸成山又說:"只要你找到旱魃,就會有人來幫你,不會讓你孤軍奮戰,必要時我會親自帶人去幫忙.要是能擊殺旱魃,緩解那片區域的旱情,獲千萬傾良田,造福子孫萬代,實是無量功德……"

我淡淡道:"理想是遙遠的,現實是殘酷的,我先要能活下去才能談理想,離卦玉符在旱魃手里僅是推測,要是我在沙漠里轉了幾年,找到了旱魃自己卻沒命了,我覺得我沒有這麼偉大,我只是一介草民."

陸成山歎息一聲:"關于你壽元將盡的問題,我也會盡量想辦法,看能不能找一些古方或良藥.離卦玉符在旱魃手里雖然是猜測,卻也是有佐證的,可能性極大."

"什麼佐證?"

"七十年代未,有考古學家在那片區域發現了數十座奇怪的墓穴,命名為'太陽墓’,圍繞墓穴的是一層套一層共七層由細而粗的圓木樁.木樁由內而外,粗細有序,圈外又有呈放射狀展開的列木,整個形體便是放射光芒的太陽,占地近兩千平米,巍為壯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是用來收集日精月華的陣法,在更早以前就有人試圖人為制造旱魃.假如有內行的人制造類似的墓穴,再加上離卦玉符,必定能養成旱魃."

如果真是人為的,有離卦玉符的可能性就大幅上升了.

我有些意動了,只要線索是可靠的,無論多大的困難我都要去努力,況且陸成山還答應大力幫忙,雖然他是有私心的,對我卻也是有利的.

小雪很討厭陸成山,所以有陸成山在場她都不說話,這時忍不住對我說:"我們就跟他去北京,把他手上那一塊玉符先拿到手再說,要是他說的事情可靠我們就去找,要是不可靠我們就不干."

我轉頭望了林梅一眼,林梅表情漠然.不論我去哪里,她都會跟著我的,但我知道她不願意與陸成山同行.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聽說可以去北京,都有些興奮,眼巴巴地望著我.

"我跟陸道長去北京,小菲和飄飄跟林梅一起回我家,布置新房,准備請客.圓規和黃大哥要是沒有別的事,也去我家等著喝喜酒吧?"

"好的,好的."圓規和黃亦藍都連連點頭,歐陽真菲和凌楓飄雖然有些失望,也欣然接受了.

陸成山笑道:"原來你要結婚了,很好.你跟我去北京之後,即使有成行,也需要較長時間准備,你可以先回家舉行婚禮.貧道先在此預祝兩位喜結良緣,同心同德,早生貴子."

"多謝道長的祝福."

林梅假裝沒有聽到,小雪卻氣鼓鼓地說:"老奸賊,他怎麼就不說百年好合,白頭偕老?擺明了就是心里有鬼!"

我無語,心里有那麼點陰影,我真的時日無多了麼?

事情就這麼定了,我們收拾一翻便上路,我和陸成山,陸晴雯,高魁以及幾個他們的隨行人員坐車去張家界,直飛北京,其他人按我們來時的路線回家.

一路上行止自有陸成山安排,不需要**心.陸晴雯雖然受傷頗重,但傷在肩頭,行動基本不受影響,大衣一穿也看不出來,只是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大概是被陸成山罵過,所以她一直都是低眉垂目很少說話.

下了飛機,早已有車在等著,只有我和陸成山上車,其他人與我們告別後坐別的車走了.車子載著我們一路飛駛,並沒有進市中心,過了約四十分鍾,來到一個掛著某某軍區陸軍後勤部的大院子,地方比較偏僻,門口有兩個軍人站崗值勤,看過陸成山的證件後才讓我們進去.

經過好幾層守衛,來了一棟大樓的地下二層,這里的房間看起來像是病房,里面有許多醫療器械.最後我們走到盡頭,來到一個完全密閉的病房外面,透過玻璃可以看到有一個人躺在床上,大量儀器對著他或與他連接,整個臉被罩住了看不清楚.可以看到他的手和腳露在床單外,用寬皮帶牢牢固定在鐵床上,手腕和腳祼上都有明顯的勒痕,顯然他曾經多次大力掙紮過.

病房里有一個醫生,居然穿著全套防化服,截著像宇航員似的大頭盔.我著實有些吃驚,陸成山只說那個道士瘋了,沒說攜帶病毒,看這樣子不是一般的傳染病啊!

陸成山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望著里面,顯得有些黯然.

里面的醫生注意到了我們,又檢查了一遍儀器的數據之後,走到隔離間消毒,然後換了衣服出來,卻是個四十來歲的婦女,嫻雅中帶著嚴肅,舉止有度,一看就是有學識又很敬業的人.

"這位是鄭醫生,傳染病方面的專家.這位是我的朋友小張."陸成山簡單介紹.

我與鄭醫生互相點頭說了聲你好,我沒敢主動與她握手,能不握還是不要握的好.

陸成山問:"這幾天怎麼樣?"

鄭醫生輕歎了一口氣:"病情還算是穩定,但是生理機能一直在衰弱,要是沒有什麼轉機,最多只能再撐一個星期左右."

"有說過什麼嗎?"

"清醒時有一些含糊不清的話……到我辦公室再說吧."

我們跟隨鄭醫生到了隔壁,她請我們坐下,給我們各倒了一杯水,然後打開電腦調取監控錄相,開始播放.畫面中出現病房內的病人,是從正面高處拍攝的.

畫面是靜止的,只是顯示時間的數字在跳動.過了一會兒,病人醒了,開始用力掙紮,發出沉悶的吼聲,像是在叫喊什麼,又像是野獸在咆哮,根本不像是人的聲音.雖然我早有心理准備,還是被嚇了一跳,這聲音實在是太磣人.

很快兩個穿防護服的人進來,盡力安撫,但病人像是發狂了一樣,歇斯底里的掙紮和吼叫……我很難形容那揪心的場面,小雪在我心里給了一句評語:發狂的野獸.

醫生迅速給病人打了一針,病人漸漸安靜下去了.畫面跳了一下,顯示的已經是另一段時間,最初也是安靜的,突然病人開始掙紮,嘶吼,比上一次更劇烈.強力掙紮之下,套在他臉上的面罩和頭上的儀器都掉落了,露出了一張赤紅的瘦臉,睛眼瞪大到了可怕的程度,眼珠子幾乎就要掉出來.他的眼白布滿了紅絲,看起來倒像是紅的,眼瞳卻帶著像貓一樣似藍又似綠的感覺,邪惡而狂瘋,僅管是從視頻中看到,我還是一陣陣背上發冷

更加可怕是的他張大的嘴里可以看到四根尖牙已經明顯變長,只有僵尸,吸血鬼或食肉野獸才有這樣的獠牙,正常人類絕對沒有.他的神情極其恐怖,那是一種痛苦或絕望到了極致,想要把自己也毀滅的瘋狂,既使是面對一只瘋狂的野獸,也不會讓人產生這麼可怕的感覺.

鄭醫生見我和陸成山臉色很難看,停止了播放,調出另一個音頻文件:"這是經過專業人員處理過濾後的聲音,可以聽到一些簡單的意思."

聲音開始播放,我集中精神側耳細聽,只能從吼叫聲中勉強分辯出一些意思:"又來了,又來了","快跑……跑……""遠古的詛咒""水,水".其實有許多地方是連貫清晰的聲音,但我完全聽不懂是什麼,小雪也聽不懂是什麼,像是一種我們完全沒有聽過的語言.

音頻文件反複播放了三遍,聽了十幾分鍾,我沒有聽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反而被那可怕的吼聲弄得快要精神崩潰.

陸成山示意不要再放了,眼睛有些發紅:"好像他在說一種我們聽不懂的語言?"

鄭醫生臉上露出很不安的神色:"是的,已經找專業人員分析過,懷疑他說的是印歐語系的吐火羅語,那是……那是已經滅絕的樓蘭一帶的語言,現在已經沒人能聽懂."

陸成山的臉色更難看了,望向了我.我攤了攤手:"我也聽不懂,而且到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樣."

陸成山道:"我會跟你詳細說,現在你先去看看他有沒有被邪物附體的可能."

我覺得有些好笑,要是有邪物附體陸成山會看不出來?

陸成山有些老臉發紅:"我們研究過,他沒有被邪物附體,就是染上了一種未知的病毒,但是從症狀來看又極似被邪物控制了.再說病毒又怎會讓人變成這樣,連古代語言都會說了?你學的東西與我們有些不同,所以想看看你的診斷結果."

堂堂"禦用真人"居然來求我,我這是該榮幸呢,還是該悲哀?不過不論是病毒還是邪物影響,我都有殺手锏可以試試.

看樣子病人是陸成山的親友,他要處理許多疑難怪症,這次還丟下重要病人親自跑到湘西幫我,我也該幫幫他,所以點了點頭:"好吧,先去看看."

上篇:第一章 神秘地帶     下篇:第三章 他為什麼不想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