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七章 洞房花燭夜  
   
第七章 洞房花燭夜

金大器附體在范柳花身上,控制著她橫沖直撞無人可擋,最後追著她帶來的那群人,以及大量看熱鬧的村民跑遠了.換了是別人可能還會手下留情,金大器是什麼樣的人啊?曾經打劫的綠林好漢金一桶,玄冥教高手養了幾百年的厲鬼,下手絕對不會溫柔.

凌楓飄處理得及時又妥當,沒有影響到我家里面,也沒有留下話柄.范柳花發狂之前沒有別人碰過她一指頭,她出了任何事都不能怪到我身上,她的花圈沒能送進我家,當然也就沒有什麼黴頭可言.事後村民們都說她是心眼太壞遭到報應了,跟當年她媽和她哥一樣,一脈相承.又說我家里有神仙保佑,百邪不侵,想害我的人不會有好下場……

兩個想要襲擊我的人和三個道士被抓住拖走了,之後沒有再出現過,帶走他們的人正是持槍的神秘人.後來我才知道,持槍的兩個神秘人,以及另兩個陌生人都是陸成山請來的朋友,以防止有人向我尋仇滋事;三個道士是范柳花請來對付我的,她知道我會法術,所以花大價錢請了三個道士想要與我斗法;兩個想要襲擊我的男人則是因為親人失蹤,懷疑在太行山被我殺了,來找我報仇.

混亂的時間其實很短,並且都發生在門外,儀式基本沒有受到影響,滿圓結束.結束之後送玉鐲的那一對年輕人向我坦白,他們陸晴雯的朋友,是代替陸晴雯來祝賀的,本來想保密,因為怕誤會才說出來.他們並不認識陸成山派來的人,當時總共四伙各不相識的人跑到我家來,難怪我被他們弄得暈頭轉向,幸好沒有造成大混亂.

但是危險真的解除了嗎?煮石道人把丹藥丟進井里和水缸里是什麼意思?今晚有沒有人來"鬧洞房"?

我實在放心不下,找了個機會把煮石道人拉到一邊:"前輩,我家的井水能飲用麼?"

煮石道人眨了眨眼:"你平時可以喝,現在當然也可以喝."

"哦,不知還有沒有'貴客’沒到?"

"哈哈,辦喜事嘛,人多熱鬧."

煮石道人顯然是在裝糊塗,他不肯說我也不好直接問,繼續警惕就是了.我這是什麼命啊,結個婚都不得安心!

下午發生混亂時,幾個在我家附近游蕩的乞丐並沒有離去,晚宴時他們還在,但是吃完飯後消失了.我懷疑乞丐之中有人會放蠱,在我家動了什麼手腳,煮石道人應該是預知了會有危險,先在水中放入解藥之類,那些人見蠱毒無效,我們已經有了准備,只好知難而退.

晚宴之後本來是要鬧洞房的,但我的朋友少,林梅也沒有什麼朋友,只是親友們笑鬧一翻,沒玩得太過火.之後賓客們漸漸散去,連煮石道人也連夜走了,我終于松了一口氣,我最怕的就是人多時大亂,不僅是丟面子問題,還有可能造成大量傷亡,現在這一關算是過去了.

廚師給我們做了宵夜,幾碟精致鹵味,雞蛋煮線面,紅棗,花生,桂圓,榛子之類干果以及糯米紅酒.這些東西都是有講究的,白頭偕老,早生貴子,富貴平安之類的意思.這是要喝交杯酒的節奏,我跟小雪在幻境中結婚時,也曾有過這樣的場面,不過沒有這麼多講究.

我想起了煮石道人送的酒,于是拿出來,倒了兩小杯,點上紅燭,關了電燈.我本來想說幾句體貼的話,與林梅四目相對卻發現說不出來,我們都從對臉上看到了幸福和快樂,根本不是語言所能表達,說了反而顯得粗俗.

我們神奇地認識,經曆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遇到了很多危險和困難,愛對方更勝于愛自己,在互相關心和幫助中渡過了難關,生死相隨終于走到今天,一路走來是多麼的不易.我們曾不止一次以為失去了對方,黯然神傷,度日如年,然後才知道對方的不可缺失,更加懂得珍惜和感恩.也許上天沒有給我們多少相守的時間,但有這一刻已經足矣,若是深愛瞬間便是永,若是無愛百年相守也抵不過一瞬間.

我舉起了酒杯,小雪突然以人形跳了出來:"喂喂,還有我呢!不跟我拜天地我也認了,喝交杯酒可不能少了我?"

我愕然,喝交杯酒還能三人一起喝麼?那門窗上的雙喜要剪成三個喜字連在一起了!

林梅也吃了一驚:"哎呀,以前我們說過你跟大哥先結婚的,然後才輪到我,現在……"

我瞪了小雪一眼:"她是老實人,你好意思欺負她?"

小雪誇張地叫起來:"你看,你看,真的是有了新人忘了舊人,你們還沒有上床呢,就把我踢到一邊去了,你就開始護著她了.我不依,我不依,我早就說你們洞房的時候我要湊一腳,今天絕對不放過你們!"

我和林梅都有些難堪,上回她給了我們機會,我們沒有成魚水之歡,現在確實不能把她一腳踢開了,卻也不能讓她在一邊看熱鬧啊!

"呵呵……"小雪得意大笑,"跟你們鬧著玩的,這麼緊張干什麼?妹子你別在意,其實我跟他在幻境里已經拜過天地入過洞房了,而且還有師父和婆婆給我們證婚,不比你這個規模差.我沒有肉身,本來就是不能真的嫁給他的,能在幻境中有一個像真的一樣的婚禮,已經心滿意足了.你的新郎沒人能搶走的,一百個放心吧."

林梅急忙向她行禮:"多謝姐姐關愛和成全."

"**一夜值千金,你們繼續,我到外面去給你們站崗放風,保證沒有貓啊狗啊跑進來."

小雪說著便一閃從門縫鑽出去了.

我只能苦笑,今晚哪有心思親熱?要是脫光了衣服卻有強敵來犯,我穿著短褲沖出去迎敵豈不尷尬?無論如何等過了今晚再說.

交杯酒還是要喝的,喝了才發現這酒帶著水果和某種中藥的香氣,初入口微帶酸味和苦味,咽下之後嘴里卻是甘甜生津,回味無窮,而且酒精度很低,不像是酒更像是一種飲料.

我們都很滿意,這酒就像我們的人生,表面是苦中帶酸,過後體會才是甜的,苦是短暫的,甜卻讓人無法忘懷.我們多喝了幾杯,我夾菜喂林梅吃,林梅也夾菜喂我吃,洞房內的恩愛不足為外人道,就不再一一細說了.

我們只脫了外套上床,本來沒有准備太親密,卻不知是這酒有助興的作用,還是兩人情意濃了自然產生**,摟摟抱抱唇舌交戰之後竟然情難以自禁,互相寬衣解帶,盡解束縛.

林梅的骨骼較纖細,所以看起來苗條實際上現在並不瘦,由于長年練武從未停過,她身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脂肪,皮膚緊崩彈性極好,與小雪的豐腴之美完全不同,抱在懷里的感覺自然也完全不同.

她一直保持著用綿布裹胸的習慣,穿上外衣很難看出真實尺碼,我也曾多次好奇過,直到此刻才見到了廬山真面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正好用手能握住,像她身上其他地方一樣,結實緊崩有彈性,卻也不失柔軟滑膩.雖然我們已經吹熄了蠟燭,還用被子罩住了,可是我有夜視能力啊,還是看得清清楚楚,這不就是維納斯那一對麼?而且山頂那兩粒葡萄是粉紅色的,紅白相映,活色生香,又怎是那冷冰冰的石雕能比?

我也算是有經驗的人了,所以雖然心急卻也沒有直奔主題,輕憐蜜愛,愛撫溫存.這方面是人的本性,不需要人教,林梅初時因為緊張不敢亂動,漸漸也有了本能的反應,身軀顫抖,氣息急促,不自覺發出壓抑的聲音.

我自以為有經驗,實際卻不是那麼回事,當我們想要開始合為一體時,卻發現沒那麼容易進去,幻境與現實還是有區別的.可能是蓋著被子太累了,也有可能第一次都不容易,我累出了一身大汗才完全進入那個誕生生命的神聖區域.我憐惜林梅是第一次,怕她疼痛沒敢太用力,她卻很快適應了,勇敢的迎合著我.

愛一個人,不是想要占有和索取,而是為對方的愉悅而努力,當兩人都從這一點出發時,自然一切都很默契,很合諧,身心無比舒暢,其中秒趣,不足為外人道也.

一場大戰,戰斗到了激烈處誰還怕被人聽到?房間里面傳出了各種特有的,兒童不宜的聲音……

我敢肯定煮石道人的酒里面有助興的成分,而且是對我和林梅都有效果,否則林梅是比較拘謹內斂的人,第一次不會這麼放得開,我們兩個也不會這麼興奮和持久.真沒想到煮石道人會送這樣的酒,太出人意料了,不過我很喜歡,相信也不會損害身體,老道好人哪!

小雪一夜未歸,天亮後才回來,告訴我凌楓飄和歐陽真菲也一夜沒睡,凌楓標在前門守著,歐陽真菲在後門守著,防止有人來搗亂——我真沒白疼這兩個師弟師妹.

第二天起床,凌楓飄對我擠眉弄眼,悄悄問:"大師兄,是不是有什麼秘法咒語啊?"

我不明所以:"什麼秘法咒語?"

"昨晚我離你房間很遠都聽到了,床鋪響了一整夜啊,現在大嫂還爬不起來,可見你有多神勇,這個……能指點指點嗎?"

"教了你你往哪兒去用?"我想要給他一個爆栗,但看在他給我守夜守了一個晚上,最終沒有敲下去.

上篇:第六章 緊張的婚禮 為馨語晴聞加更     下篇:第八章 向羅布泊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