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八章 向羅布泊前進  
   
第八章 向羅布泊前進

我怕破壞了快樂的氣氛,沒敢對林梅說出我自己去沙漠的決定,直到結婚三天之後,眼看就要離開了,才不得不告訴她.

新婚才過三天就分別,任誰都受不了,林梅沉默了一會兒說:"我知道你的決定總是有道理的,也是體貼我,怕我有危險和吃苦,但是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再苦再累我也不怕."

我很感動,擁抱著她,在她耳邊低聲說:"我已經學會了一個新的法術,可以瞬間飛到千萬里之外,所以這一次能比你們更早到家.到了沙漠之後,我還是可以回來看你的,萬一遇到危險,我隨時可以逃回來,要是你跟我一起去,我就無法逃生了."

林梅很震驚,然後懂事地點頭同意了.

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早已知道將要去沙漠,已經迫不及待了,完全沒有想到我會不帶他們去.所以我一說,他們就激動加憤怒,抗議加反對,但最終還是敵不過掌門大師兄的威嚴和充足的理由,不得不同意.

"那這段時間我做什麼呢?"凌楓飄很郁悶.

"是啊,我們天天呆在家里太無聊了."歐陽真菲也附和.

我也有些頭痛,讓他們和林梅住在家里,可能又會有人來尋仇滋事,不讓他們住在家里,卻又不知該讓他們住到哪里去.

我猶豫了好一會兒無計可施,剛好老林帶著他的便宜女兒來向我告辭了,說要回福州去.他在福州的老家拆遷了,zf補償了兩套房子給他,他要把女兒帶回福州居住方便上學.我靈機一動:"二師父,你可不能有了親女兒就忘了干女兒啊,讓林梅也跟你一起去福州住吧?"

老林大喜:"好啊,我正愁把我女兒一個人丟在家里,我想出門走不開呢,你們肯跟她一起住最好了,什麼時候走?"

"明天就走!"

"好,你這臭小子,這幾年第一回做了讓我爽快的事!"

歐陽真菲聞聲跑過來:"去福州嗎?太好了,那我也回家住一段時間,隨時可以去找大嫂玩."

凌楓飄愁眉苦臉:"我怎麼辦呢?可憐我這沒爹沒媽的孤兒,沒家可以回啊!"

黃亦藍道:"你不是老想著裝道士騙錢麼?不如我們也結伴去福州玩,看看你裝神弄鬼的本事."

凌楓飄大喜,他今非昔比,實力大幅提升了,又有金大器這個強力助手,早想出去抖一抖威風了,而且在福州容易見到歐陽真菲和林梅,正是一舉兩得.他一把抓住圓規:"和尚你也去,咱們一僧一道一異人,必定能斬妖伏魔,滌蕩宇內,闖出一番名頭來!不過我們得先取一個響亮的名號,某某組合,某某團隊之類……"

歐陽真菲道:"還有我呢,昨天還在說願意永遠當我的跟班,今天就把我忘了,男人的話果然不能信……"

我還是閃吧,免得躺著中槍了.

城里人煙密集,治安良好,並且老林的新家目前沒人知道,相對于我老家來說要安全多了.而且朋友們能夠繼續聚在一起,互相關照,即使有不長眼的家伙來了,他們也有一戰之力.我這次與別人組團去沙漠肯定瞞不了有心人,想要報仇或奪寶的人只會被我引到沙漠中去,所以他們的危險系數並不是很高.

分別在即,這一夜更是柔情萬種,抵死纏綿……

老林帶著女兒先走了,我安排林梅等人分別離開,只帶了很少的行李,以免引人注目,到了福州再聚集起來.我不願我奶奶住在我家里,但我拗不過她,只能由著她去了,但願我能早點忙完自己的事,了結恩怨,陪她安渡晚年.

我到了下午才乘車離開家鄉,到了縣城已經天黑,轉悠到一個偏僻無人的角落,發動土遁之法,眨眼之間便到了北京陸成山的院子里.

屋里快步走出一個人,正是陸成山,驚訝地望著我:"小張,你什麼時候到的?"

"剛從牆外跳進來啊."我知道他問的是什麼時候到北京,故意偷換概念,含糊應付.這些年經曆了這麼多事,我深深明白做人要低調的道理,面子,個人榮譽都是浮云,還有可能帶來殺身之禍,我讓別人眼紅的東西已經太多了.

陸成山早已等得焦急萬分,見我到了明顯松了一口氣,所以也沒再追問,叫我進屋.桌子上放著一個黑布包裹,一個旅行箱,陸沉山先打開黑布包裹,正是用火鱗穿山龍肛門口最好的三片鱗甲制成的小盾.

小盾直徑還差一點兒不到兩尺,正面用三片鱗甲交疊拼接而成,嚴絲合縫,紅似姻脂,溫潤光潔,在燈光之下有明顯的輝光閃爍,非常漂亮.後面墊有一層薄薄的合金,中央有個握柄,剛好可以用一只手握著.

我有些疑惑,五行火克金,怎麼用金屬來做後墊,遇火即使不熔化也燙手啊?

陸成山看出了我的疑惑:"放心吧,這是一種特殊合金,很輕很厚,高溫不會軟化.鱗甲本身就是最好的隔熱材質,與合金之間還有一層極薄的隔熱材料,既使是遇到幾千度的高溫,短時間內也不會燙手."

原來如此,果然是出自名家之手,我很滿意.陸成山又打開旅行箱,拿出一把手槍和兩排子彈,共二十發.子彈的彈頭是銀白色的,上面刻有細小的金色符文,我可以感應到里面有靈力波動,正是他之前對我說過的能傷害鬼怪邪物的特殊彈頭.

"這種子彈對陰邪活物殺傷力較好,對靈體也有一定效果,但實際使用時效果不是很穩定,目前還在測試改進階段,只是給你備用,不能過度依賴.同行的人中有幾個會用槍,要是開槍方面有疑難可以問他們."

我點點頭,陸成山又從旅行箱中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里面是兩張金色的符紙和一小疊大約五六張銀色的符紙,以及兩個小瓷瓶.

"銀色的符紙用帶有靈玉粉末的朱砂來畫,金色的符紙用帶有紅寶石粉末的朱砂來畫,會做這種符紙和朱砂的人已經很少了,材料也很難找,我只能拿到這些了."

這一次也算是在幫他做事,所以客氣幾句我就全收下了,然後陸成山立即叫人送我去飛機場,再不走就跟不上飛機了,其他隊員已經在羅布泊等我了.

去烏魯木齊的飛機票早已買好了,剛好趕上了八點的飛機,半夜到達地窩堡機場,也有人接機,連夜上路往若羌縣方向疾駛.沿著公路跑了大半天,第二天上午換了一輛車和司機,沿著一條小路前進,到後來連小路都不見了,放眼都是沙漠和荒地,幾乎看不到植物,非常干燥和荒涼.

顛簸了一整天,顛得我全身骨頭散了架,天黑後車子才在一大片建築前停了下來.最初我以為是一個小鎮,再一看卻都是規劃整齊卻殘破倒塌的農場,勉強可以看到"某某兵團建設"字樣,僅有一個地方發出昏黃的燈光.看樣子這是六七十年代開設的,早已廢棄了.

汽車停了下來,司機按了幾下喇叭,很快有人跑了出來,我一看不由愣住了.這人修長玉立,明眸皓齒,氣質高貴,不是陸晴雯還有誰?前幾天陸成山跟我說陸晴雯受傷了,所以這一次行動她沒有參加,可是她現在卻出現在這兒.

陸晴雯笑盈盈道:"愣什麼,幾天不見,不認得了麼?咦,你的新娘子和跟班沒來嗎?"

"沒來,就我一個人來.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你爺爺說沒讓你參加這此行動啊?"

陸晴雯氣色不錯,心情也不錯:"呵呵,那是前幾天的事了,後來我傷勢恢複得好,堅持要來,他也同意了.倒是你,怎麼舍得丟下新娘子啊!"

"呃,舍不得也要舍啊……"

後面又有幾個人走出來,一個是高峰,一個是以前與陸成山一起出現過的劉平.我一眼就認出了是他,但實際上他的容貌已經與上次不一樣,上一次看起來非常普通,這次卻挺帥氣的——莫非整容過?

更多人走了出來,陸晴雯給我一一介紹:向導刁爺,一個四十多歲又黑又瘦的當地人,戴著新疆人的帽子,留著小胡子,看起來精明干練;測繪和通訊員艾美,二十五六歲的大姑娘,出身于特種部隊,英氣勃勃,矯健敏捷;地質學家云飛揚,四十來歲,山東大漢,高大威猛,笑容爽朗;考古學家余成書,四十五歲左右,長得白淨秀氣還戴著眼鏡,氣質儒雅,卻有一副好體形,應該有長期段煉身體;兩個司機都是部隊出身,三十來歲,屬于赤手空拳也能生擒虎狼的勇士.

這一次的冒險隊員顯然是精心挑選出來的,都比較年輕,身體素質都很好.我們面臨的是極端惡劣的環境,是被稱為"死亡之海"的羅布泊,所以身體肯定要硬朗,專業方面差一點倒是無所謂,畢竟我們這次不是來考古和研究地質的.

最後陸晴雯對我說:"你是隊長,所有人都聽你指揮."

"我當隊長?"我愣了一下,我早就做好了有危險就逃跑的計劃,怎能當他們的隊長?但是掃視眾人,他們都是專業型的人,高峰和陸晴雯太年輕也當不了隊長,這個隊長舍我其誰?

身為隊長,帶著他們進去就要帶著他們出來,責任重大,再說陸晴雯在其中,我也不能把她丟在沙漠里啊.

唉,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上篇:第七章 洞房花燭夜     下篇:第九章 專業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