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章 神秘的怪嘯  
   
第十章 神秘的怪嘯

我們紮營的地方是非常陰森的廢墟,又是在這完全沒有人煙的地域,所以聽到怪嘯聲專家和司機們都一臉驚駭,非常緊張.高峰和陸晴雯本來要跑出去,被我叫住了:"沒有弄清情況之前任何人都不許單獨走開,所有人做好戰斗准備,看好我們的補給!"

眾人見我很鎮定,稍安心了一些,紛紛拿出武器,刁爺用彎刀,艾美和兩個司機用手槍,劉平用一把小巧的沖鋒槍,連云飛揚和余成書都拿出了一柄匕首.

怪嘯聲突然又消失了,陸晴雯望向我:"難道是敵人?"

我沒有回答他,而是問刁爺:"這附近有狼群嗎?"

刁爺搖頭:"沒有,一個狼都沒有,從前有野羊,現在沒有了."

我說:"不管是人還是獸,他要襲擊我們肯定會過來,現在他只在遠處怪叫不過來,顯然是要引我們過去或者分散,我們要是過去就上當了."

專家們望向我的眼光立即不一樣了,帶著些驚奇和敬意,顯然他們剛才只顧了驚慌沒有想到這一點.艾美問:"那要是有人遇到危險在求救呢?"

"我們必須先保證自己安全."我很不客氣地說,她的假設是不成立的,沒有人會用這樣的聲音求救,更不會從截然相反的地方發出聲音.

艾美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但也沒有頂嘴,現實就是這麼殘酷,要是自己都活不了,又怎能救別人?

小雪回來了,不過只有陸晴雯和高峰知道,其他人感應不到.小雪有些郁悶,因為她沒有發現任何鬼怪,人類或野獸,發出聲音的地方附近幾千米內都沒有生物.因為怪嘯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持續的時間並不長,范圍比較大,她也不能確定發出聲音的具體地點.

陸晴雯以詢問的眼色望向我,意思是我們聽到的聲音,會不會是上一次考古隊聽到的聲音?我微微搖頭,同樣的道理,那個神秘的東西如果要引我們過去,必定在固定的方向持續傳來聲音,不會這樣一會兒東,一會兒西.

我們剛放松了一些,怪嘯聲突然又起,這次更清晰了一些,像是一個人在尖著嗓子拖長聲音怪笑,也像是花旦在拖著聲音唱京劇,當然也有點像是在哭.

這一次我也有些沉不住氣了,這個極有可能就是考古隊聽到的"夜半歌聲",現在只要沿著聲音找去,就有可能找到那個神秘的廢墟,解開一切迷團.但是我立即想到了羅明中道士的可怕樣子,他臨死前的警告還在耳邊,千萬不要進入那個廢墟!

雖然我相對于現代的修真者而言也算是一個高手了,但是在神秘現象和力量之前,我是渺小的,我憑什麼一定能戰勝那神秘的存在?知己不知彼,不宜輕舉妄動.

余成書臉色大變:"我聽說考古隊就是聽到像……像唱歌又像是哭的聲音,然後失蹤的,難道,難道……"

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陸晴雯和高峰躍躍欲試,希望我能派他們去偵察一下.

我猶豫了一下,沉聲道:"在這沒有人煙的地方,半夜有些怪聲音也在情理之中,這里離他們失蹤的地方還很遠,未必有聯系.現在我們完全不知道潛在的危險是什麼,所以不能輕率行動,等天亮之後再搜索附近,見怪不怪,其怪自敗,由著它去吧."

沒有人提反對意見,事實上除了我和陸晴雯,高峰外,別人也沒有膽量出去.

遠處的怪嘯聲持續了兩三分鍾就消失了,我們聚在一起,點起了篝火講一些笑話來排解壓力.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怪嘯聲又響起,專家們更加膽戰心驚,我和小雪則有些憤怒,這分明就是在向我示威啊!

如果我不是隊長,我一定會忍不住跑過去,但現在我是隊長,我就必須以隊長的角度來考慮問題,一切以安全和穩妥為第一,所以我特別能沉得住氣.

這一次聲音還是持續兩三分鍾就消失了,之後沒有再響起,但是所有人都沒有睡意,繼續圍在火堆邊說說笑笑,絕口不提怪嘯聲和失蹤的考古隊.

我突然又有了被人暗中盯著的感覺,但是無法確定這種感覺來源于何處,而且小雪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應.她的感知力一向比我強,她這兩天的狀態是正常的,她沒有感應到,那麼有可能是我太緊張出現幻覺了.

直到凌晨三點後,眾人才陸續去睡覺,因為司機白天要開車很辛苦,所以由我和高峰看守著車輛和物質.

這一夜感覺特別慢長,但總算是平安過去了.天色大亮之後,我們分為三隊,一隊人守著車輛,兩隊人分頭往昨夜發出怪嘯聲的方向搜索.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搜索,除了幾個模糊不清的腳印外,沒有找到任何特別的東西.

我請刁爺看過腳印,他說是最近留下來的,但不能確定是昨晚有人留下.現在有些探險愛好者深入羅布泊探險,在我們宿營的地方就有篝火余燼,煙頭,方便面袋子,所以有幾個腳印也不奇怪.

八點左右我們繼續上路,每個人的精神都不太好,越野車內兩個美女和兩個專家很快哈欠連天.我表面看上去還正常,其實也感到有些疲憊,精神有些恍惚.

我有些不安,我是有深厚內功修為的人,以前連續幾天完全不睡都不覺得累,現在才一夜沒睡就變成這樣,難道我真的老了?

車子搖搖晃晃,更讓人昏昏欲睡,余成書清了清喉嚨說:"你們是不是都想睡了?我給你們講幾件靈異事件,讓你們提提神可好?"

兩個美女果然來了精神,促催快說,于是余成書便講起了著名地質學家彭加木在羅布泊失蹤的經過,也就是歐陽真菲曾經提到過的"雙魚玉佩"事件.不過歐陽真菲只是道聽途說來的,完全不知道細節,余成書卻把當時科考隊幾次進入羅布泊的經過,以及彭加木失蹤和後來搜救的經過都說得很詳細.

在余成書口中說來,事情沒有那麼神秘,但確實有很多疑點.比如彭加木失蹤之前已經向附近的駐軍求援,得到了肯定的答複很快就會送來水和物質,他完全沒有必要外出找水,更沒有必要他親自外出找水.但是他卻一聲不吭,悄悄留下一張紙條獨自走了,找水顯然是一個不高明的借口.他失蹤之後,曾經出動了大量車隊,飛機大規模搜救,規模空前絕後,幾年之後還在找,顯然不是失蹤一個科學家那麼簡單.不過余成書也不知道有沒有"雙魚玉佩"存在,彭加木為什麼失蹤.

余成書講故事時,艾美不時提問幾句,云飛揚有時會補充一些聽來的說法或是推測,連司機也會插上一兩句,只有陸晴雯一言不發,顯然她知道的更多,但不便說出來.

余成書講完了,意猶未盡:"原子彈試爆了幾次之後,這片區域才平靜下來,但是前幾年又發生了一件有些靈異的事.余純順知道麼?他可以說是現代中國最著名的徒步冒險家,八年行程四萬多里,走過中國的最東端,最北端和最西端,是第一個孤身徒步走完西藏的人.96年他走進羅布泊,當時有電視台和旅游局的車隊為他提供保障,並且事先開車載著他走了一遍,每隔幾公里就埋下礦泉水和食物,一大群人帶著先進設備跟著他.這就是一次做秀,拍電視,他只要沿著車輪痕跡走一百公里左右就行了,不用擔心補給問題,但是最後他渴死餓死了,離埋水的地方只有不到兩百米……"

我立即想到了一個專用名詞:鬼打牆!

余成書歎息了一聲說:"對外說是起了沙塵暴他迷路了,但實際上那里都是鹽殼,沙子不多,車輪印很清晰,他一個經驗那麼豐富的人,順著車輪印走怎麼可能迷路?兩百米完全可以看到他自己做的標記,他卻用刀子挖地找水,這不奇怪麼?他死亡的地方離彭加木失蹤的地方只有一百多公里,不可否認,這片區域存在著神秘力量……"

云飛揚有些不高興了:"老余干嘛呢,擺烏龍嚇唬人啊,別說了,別說了."

艾美也道:"就是,還是講別的地方的故事吧."

"好吧,那我講樓蘭女尸的故事."

……

我心情沉重,其實從第一晚感應到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我就知道麻煩來了.但問題是我完全不知道危險來自于何方,是什麼樣的東西,所以無法做出應對的辦法,如果不能改變這個局面,就會變得很被動.

下午路過一片突兀聳立的土丘時,我突然改變了主意,借口大家都很疲勞,提早紮營,在這兒過夜.

刁爺跑過來找我,說繼續前進可以在天黑前到達預定地點,比在野外安全,但是被我拒絕了.既然這里沒有狼群野獸,這個季節也不容易遇到大風,那麼在野外紮營與在廢墟里紮營是差不多的.假如有敵人要對我們不利,以為我們是在廢墟紮營,就會撲空,我們才有可能從被動變為主動……

這片區域是連綿起伏的高大土堆,形態各異,有的像人,有的像獸,有的像石筍,矮的不到一米,高的有四五米,地面是堅硬的鹽殼,非常壯觀.我選擇了幾個很靠近的高大土堆之下作為安營地點,加上兩輛車作為屏蔽,已經很有安全感,並且站在土堆頂上可以看到較遠的地方,便于防守.

云飛揚說這種土堆是因為浮土和沙子被風力吹走,只留下粘土性岩層形成的,叫做雅丹地貌,再往前還有更壯觀的地方,稱為龍城雅丹.

上篇:第九章 專業的隊伍     下篇:第十一章 意外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