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三章 驚退強敵  
   
第十三章 驚退強敵

"向我開槍,向我開槍!"

我大聲叫喊,但是兩個司機卻對我的命令產生了懷疑,怕誤傷了我不敢開槍.我的兩個對手非常厲害,一個使兩柄短太刀,雙刀連攻,快如閃電;另一個使一柄較長的武士刀,刀沉力猛,勢如雷霆.

這兩個人的實力,足可與我在仙岩山下遇到的神道流高手和在蛇腸谷遇到的猿飛十三媲美,如果沒有混元一氣符的效果,不出三招我就要傷在他們的刀下.

如果是單挑一個,憑著刀槍不入的效果我有勝算,現在兩人夾攻,每一擊都對我造成巨大的沖擊力,我的刀總是被他們擋住無法發揮出威力,也無法集中精神和力量與他們硬拼,更不要說殺傷他們了.並且我在他們的攻擊下,精神和體力在快速消耗,對我極其不利.

這兩個是真正的高手,而且他們顯然認得我,要不惜一切代價殺我.但他們要放倒我也沒有那麼容易,打不贏不等于頂不住,我現在像重甲坦克一樣能抗!

高峰拿著天蓬尺獨斗一個忍者,被殺得險象環生,連滾帶爬,這個忍者實力之強也不在我的兩個對手之下.敵人是專業的近身搏斗和暗殺高手,而我們擅長的是施法念咒,降妖捉鬼,拿著法器對人家的利器,當然吃虧了.

陸晴雯見勢不妙,丟了狙擊槍從土台上面跳下來,高峰的對手向她一揚手,平射出三枚飛鏢.這三枚飛鏢的投射手法極為歹毒,算計好在陸晴雯落地後舊力已消,新力未生之際,高度在她胸腹之間,左右都封死,後面是土壁,她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

危急時刻才能真正考驗一個人基本功和反應能力,說時遲那時快,陸晴雯強提真氣,腳尖一觸地面立即又跳起來,簡直像是腳下安裝了彈簧,三枚飛鏢都從腳下掠過,沒入後面土壁內.

高峰急忙以天蓬遲砸向對手,阻止他再射飛鏢,但卻砸了個空.忍者靈巧躲過他的攻擊,短刀切向高峰脅下,高峰向後跌退,腰間衣服被劃開了一條大口了,鮮血迸射.

陸晴雯向這邊跑來,忍者揚手又是三枚飛鏢,大概是剛才落空了他不服氣,又是三枚飛鏢成水平一線,比上一次略高.飛鏢的速度奇快,而且陸晴雯是以最快速度向前沖,發現飛鏢射來時已經到了眼前.她急忙一個鐵板橋向後倒,腳在地面一蹬,凌空一個翻身消去了沖擊力.等到她站穩時,外衣從心窩一直到領口都被飛鏢劃破,飛鏢恰好在兩座山峰中間最低處貼衣劃過,要是向左或向右偏一點兒,後果不堪設想……

幸好有深溝!

陸晴雯嚇壞了,一時不敢向前,高峰也在這時離開了對手,兩個司機以為逮到了機會,急忙向他開火.忍者卻已經警覺,就地一滾,躍起時又揚手射出兩枚飛鏢,土坑內立即傳來一驚慘叫.

兩把槍都停止了射擊,卻只發出一聲慘叫,這說明其中一個司機是咽喉中鏢,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幸好這時小雪和白蛇已經殺到了敵人後方,那個俊美又陰柔的小安倍被白蛇追得狼狽逃跑,發出了撤退命令,其中一人發出了長嘯.日本武士有很好的紀律性,對命令絕對服從,三大高手轉身就逃,飛縱跳躍,迅速遠遁.

我暗抹了一把冷汗,要是他們不立即撤退,再過幾秒鍾陸晴雯和高峰怕也要躺下了.

敵人後方總共是五個人,一個是小安倍,四個是剛才役使式神的陰陽師.此刻小安倍剛召喚完伏翼,肯定沒有余力再招別的式神.另四個陰陽師的式神已經受了重創,我敢打睹他們的近身搏斗能力不會太強,現在不欺負他們還等什麼時候?我撤了混元一氣符效果,拿出符紙,默運靈氣,念動咒語,眼視前方空地發動了土遁術.

我感覺微風拂體,身體一虛立即又變實,已經到了數百米外的空地上,緊接著再一次"空間跳躍",突然出現在敵人前面,威風凜凜大吼一聲:"留下腦袋再走!"

眾陰陽師已經嚇破了膽,急忙停步拐向兩側逃命,最後一人腳步略一停,被白蛇追上一口咬住,用力甩上了高空.他手腳亂蹬,驚叫著砸在地上,踉蹌著爬起,沒跑幾步又跌倒在地,實際上他還在眩暈之中.

我向小安倍沖去,三個浮游靈和一個犬神都不敢來攔我,但是巨大的伏翼制造出一股直徑兩三米的龍卷風,挾帶著大量沙塵向我撞來.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旋風,急忙拐向一個土堆後面,龍卷風撞在土堆上面崩散了,但是強勁的風力還是差點把我吹倒.

小雪向小安倍撲去,卻被他一個法訣打退.我趁著龍卷風崩散急忙跳出來,向小安倍追去,只要我擋住他幾秒鍾,白蛇追到就能把他咬住.但是伏翼立即又聚集出龍卷風向我追來,我只能先求自保找土推躲避,否則被卷上天空再砸下來,不死也夠嗆.

小雪連連撲擊,影響了小安倍前進,我終于繞到了他前面,毫不客氣一拳打出.他以掌來迎,呯的一聲,我後退了一步,他倒退了三步.他也是陰陽訣第三層的實力,修為比我稍弱,主要是心慌加上沒有站穩所以招架不住.

我只是停了不到一秒鍾時間,龍卷風又到了,這一次我來不及找地方躲避,只能氣往下沉,拿出站梅花樁的架式和心法,腳下似生了根一般.強勁的風沙打得我皮膚疼痛,不能呼吸不能睜眼,感覺像是連衣服也被完全扯碎了,不過還好,我沒有飛起來.

小雪見我遇險,只好放開小安倍撲向伏翼,完全以她的力量撞散了龍卷風,我這才得以脫困.

白蛇沒有了伏翼阻擾,速度大增,又把一個陰陽師咬住遠遠甩出去,砸了個半死.但是這時兩個忍者和一個武士已經如飛而至,眼看就要與小安倍會合.

我要是繼續追去,敵人三個高手迎面殺來,小安倍和其他陰陽師定下神來在後面指揮式神攻擊我,我絕對有死無生,所以我不能追了.

功虧一簣沒能擊殺小安倍,可惜了!

我暗中命令小雪和白蛇停止追趕,但也沒有後退,我本來就沒指望能全殲他們,只是做出強勢樣子嚇走他們,真要是拼起命來,吃虧的會是我們,因為我們的所有優勢都用光了,敵人的真正實力卻還在,還是比我們強.

小安倍他們逃出百米之外,見我沒有追去,放慢了腳步最終停了下來,低聲議論著什麼.他們來了十九個人,現在只剩八個人,其中還有兩個人重傷,四個式神受到重創,到現在還沒有摸到我有多少牌,也由不得他們不怕.

我跳到了白蛇的頭部,白蛇抬起頭來,把我頂到了近七八米高空,我背著手昂首挺前對著他們,面帶冷笑,一副有膽就放馬過來的囂張模樣.

眾日本人被我鎮住了,我料敵先機讓他們損失慘重,眨眼之間燒傷他們四個式神,擁有刀槍不入的神功,能夠遠距離瞬移,還有一個強大的狐仙和一條超巨大的白蛇,誰能不畏懼三分?此刻白蛇頂著我,居高臨下看著他們,給他們造成的心理壓力是巨大的,我此時不比騎著一條神龍的威風少多少.

他們開始撤退了,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看,走了幾步小安倍忍不住開口了,聲音柔婉帶著磁音:"我,安倍健太,日本安倍家族傳人,一定會再來向你請教!"

"隨時奉陪!"我不帶任何語氣,但卻貫注了靈氣,聲音遠遠傳出去,在空曠的戈壁上顯得特別浩大.

安倍健太想了想又說:"你手里的八卦玉符,是我大日本陰陽家的寶物,現在屬于土禦門神道同門會,我們一定會拿回來了!"

媽的,居然說玉符是他們的,還要不要臉啊?我實在火大,冷冷道:"你為什麼不說日文是從中國偷學的,你們都改學漢字說漢語呢?玉符就在我身上,你敢與我斗法麼?你要是能接我一招,我把玉符雙手奉送,承認日本陰陽道是正統!"

安倍健太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白蛇緩緩把我放下,後面傳來熱烈的鼓掌聲音,陸晴雯領著眾人走過來:"張大哥好威風,好神氣!"

"小張好樣的!""隊長威武!"云飛揚,艾美等人豎起了大拇指.

高峰有些不爽:"你有這個實力,為什麼還放他們走啊?"

我毫不客氣問:"我可以單挑他,你們可以單挑其他人麼?"

高峰立即無語了,他並不傻,明白了我們並不是敵人的對手,是憑著周密的安排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才占了點上風,要是沒有防備,現在我們已經沒有一個人能站著說話了.

眾人都不敢再走過來,很驚奇也很緊張地望著白蛇,我暗中叫小雪把白蛇收了,今天實在是迫不得已才把白蛇在這麼多人面前放出來.

我掃視眾人,卻不有看到兩個司機,不由得心一沉:"兩位司機師父呢?"

眾人立即從興奮變得沮喪和悲痛,陸晴雯黯然道:"一個咽喉被射中,已經犧牲了;另一個肩頭中了飛鏢,飛鏢上有毒,恐怕……"

我急忙向營地那邊跑去,但願受傷的人還有救.

上篇:第十二章 土禦門神道     下篇:第十四章 誰是內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