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四章 誰是內奸?  
   
第十四章 誰是內奸?

飛鏢射中了司機的左鎖骨處,創口並不算嚴重,但是飛鏢上面有毒,傷口接近脖子的大動脈,毒氣很快蔓延到了頭部,他的臉已經發青,有些神智不清了.

我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讓馨語出來,化為一團白光罩在他身上,然後拔出毒鏢,用礦泉水沖洗傷口,再由艾美給他的傷口做常規消毒,包紮,能不能撿回一條命就看他的造化了.

高峰腰間的傷口頗長,但不是很深,止住血敷上刀傷藥後問題不是很大,也在旁邊借光療傷.

另一個司機已經完全斷絕了生機,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永遠消逝了,所以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沉重,為他默哀.我更覺得愧疚,因為敵人是沖著我來的,傷亡的人完全是受我拖累,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我必須面對一個事實,我們隊伍之中有內奸!

敵人的衛星再厲害,也不可能跟蹤著我從我老家一直到這兒,安倍健太等人也不可能直接從天上跳下來.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敵人早已知道我們的沙漠之行,我還沒有進入沙漠之前,他們就已經來到中國,並且在這附近聚集,很有可能敵人早已知道我們的行軍計劃,衛星只是用來確定我們的行走路線和安營地點.

第一個值得懷疑的人是刁爺,此人一臉精明樣,卻不多說話,行為與性格有些沖突,而且紮營地點都是他定的,昨天傍晚我改變宿營地點時,他還建議我繼續前進.

第二個值得懷疑的是陸晴雯和高峰,我們的沙漠之行只有他們兩個最早知道,他們最有條件出賣我.但是他們已經多次經受住考驗,以他們的身份,個性也不可能為日本人賣命.

第三個值得懷疑的是艾美,因為她負責通信與聯絡,只有她能與外人聯系……

云飛揚突然問:"小……隊長,你怎麼知道有人要來攻擊我們?"

我沉默了一會兒說:"前天晚上的怪嘯聲聽起來很恐怖,卻沒有陰邪之氣,也沒有真正讓人頭皮發麻心髒收縮的感覺,所以極有可能是人為的.並且我們發現了人類的腳印,這證明是有人在扮鬼,目的是要引我們出去各個擊破,或者嚇得我們一夜睡不好,等到昨晚我們精神疲憊睡得很沉時再出手.還有,連續三天晚上,我都感應到有人在窺視我,最初我不知道來自何方,但昨晚我發現了,那是來自頭頂上的衛星!"

"你說有衛星在跟蹤我們?"艾美驚訝之極,她是搞通訊聯絡的,當然知道要調用衛生不容易.

"連衛星掃描你也能感應到?"陸晴雯也非常驚訝.

所有人都抬頭看天,既驚訝又不安.我說:"衛星是人制造和利用的,那麼要對我們不利的必定是人,不是鬼怪."

我沒有說算卦的事,保留一點神秘感是有必要的,事實上在敵人還沒有出現之前,我已經知道來的是日本人了.這算是一個巧合,我在看師父的秘笈時,上面有一句"因錄已驗之卦爻為決當今之倭寇".這句話的意思是:因此記下已經應驗准確的卦用來回避倭寇之亂.明朝,清朝年間,浙江和福建一帶常受倭寇襲擊,所以有許多人求測避亂,避亂一章是有很強針對性的.正是"倭寇"二字給了我靈感,想到了與我勢不兩立的日本人有可能來襲擊我,沒有人煙的地方他們可以放手攻擊,然後再回想各種可疑之處,自然猜了個**不離十了.

余成書說:"幸好你料事如神,早做安排,否則他們突然襲擊,我們都在劫難逃了."

"敵人早已知道我們的行走路線和紮營地點,昨晚要不是我臨時改變紮營地點,就正好送進他們的埋伏圈了."

我說這話時留意觀察眾人,陸晴雯最先反應過來,又驚又怒,然後是劉平和高峰,其他人好一會兒才回過味來,看上去反應都很正常,竟然沒有一個人像內奸.

陸晴雯很生氣:"是誰出賣了我們,我把他大卸八塊!"

眾人的眼光先後落到了刁爺身上,刁爺連連搖手:"不,不是我,不是我,我和日本人沒有關系,進羅布泊的人大部分是走這樣的路線……"

這話也有道理,我說:"刁爺不用緊張,我也沒說你出賣我們,也許敵人只是剛好猜到了我們的行走路線,再加上衛星掃描就完全清楚了."

陸晴雯的眼光在眾人身上轉來轉去,顯然還是相信有內奸.

受傷的司機哼哼幾聲,清醒過來了,臉色已經好看了一些.我們急忙上前問候,陸晴雯正在氣頭上,厲聲道:"剛才隊長叫你開槍,你為什麼不執行命令?"

"我,我……"司機一時之間還沒有緩過神來,不知道該怎麼說.

陸晴雯更加嚴厲:"那時你們兩個要是肯開槍,只要打傷或打死一個敵人,隊長就能騰出手來打倒另一個敵人.那麼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們不會有傷亡,還能全殲敵人!還有,以那個忍者的手法和准頭,不可能偏了,他不殺你,這就說明你是內奸!"

司機又驚又怒:"你胡說!我,我不是內奸,我是怕誤傷了隊長才沒開槍!"

陸晴雯鳳眼圓睜,殺氣騰騰:"你親眼看到敵人的刀砍在他身上他不會受傷,怎會不知道他刀槍不入?再說隊長早已說得非常清楚,每個人都要絕對服從他的安排,你做到了麼?"

司機本來就不是一個擅長言辭的人,越是焦急越說不出話來,急怒之下拔出小腿上的匕首便向心髒部位刺去.

我急忙抓住了司機的手,瞪了陸晴雯一眼:"你怎麼還是這麼心浮氣躁?"

陸晴雯臉紅了,但還是不服氣,氣鼓鼓轉到了一邊去.

我安慰司機:"大哥你別放在心上,她只是個小女孩,說話不知分寸,我是相信你的.今天不能全殲敵人不是誰的錯,而是敵人太強大,氣數未盡,但是他們逃不了的,即使他們逃回了日本,我也必定追到日本殺了他們!"

眾人都默然點頭,劉平道:"敵人確實很強大,人數是我們兩倍,我們犧牲一個,他們死了十一個,已經是一場了不起的大勝戰了!"

我在心里暗歎一聲,要是兩個司機有及時開槍,或者林梅有在這里,我們真有可能全殲敵人.但是世間沒有那麼多如果,事實已經發生,我們已經盡力了.再從昨晚算的卦來看,我們也是不可能全殲敵人的,能夠以很小的代價重創他們,把他們嚇走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我還沒有下命令,陸晴雯已經叫艾美聯系後方駐軍,報告我們這里發生的事,請求直升機來接傷員和遺體.同時她也用衛星電話與陸成山通話,把經過說了一遍,陸成山很憤怒,說會調查日本人入境的情況,並且追捕他們,至于這邊的事由我全權決定,需要增援的話他可以派人來.

我不需要什麼增援,我只想自己前進,其他人全部回去.但我這個提議立即遭到了司機以外的全部人反對.云飛揚,余成書,艾美,刁爺現在都把我當成了活神仙,認為只要聽我的安排就不會有危險,無論如何要跟著我去;陸晴雯是現在最不把我當成隊長的一個了,可能是跟我混熟了,又顯露出她刁蠻任性的一面,死活要跟著我,我罵了沒有用,打又打不得,還能把她怎麼樣?至于高峰和劉平,完全就是陸晴雯的跟屁蟲和應聲蟲,當然是支持她的決定.

其實隊伍中的每個人對我來說都是有作用的,要不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我也不願意趕他們走,最後我只好妥協了:"好吧,暫時帶著你們,但必須無條件聽從指揮,並且隨時都有可能叫你們回頭."

"是,隊長!"眾人齊聲應答,竟然都有些興奮和期待.

天亮後就會有軍方直升機過來,所以我沒有打掃戰場,留給他們來處理.不過我還是到各處尸體查看了一番,搜了搜他們身上,總共有四支新式微聲沖鋒槍,長短刀好幾把,各類鉤索,暗器若干,但沒有任何可以證明他們身份的東西.

屬于我的三枝狙擊槍總共只有)發子彈,都用完了,這種槍是外國產的,子彈是特制的,很難得到補充,于是這三枝槍算是廢了.四支微沖都有子彈,我也就不客氣收入乾坤袋了.

陸晴雯趁著左右無人向司機道謙:"對不起,剛才是我太沖動了."

司機苦笑著搖了搖頭:"算了,不懷疑我就好."

"我也沒說不懷疑你,我只是對我剛才的態度道謙,所有人都還有嫌疑!"陸晴雯發現我在遠處看著她,于是向我走過來,"你覺得誰是內奸?"

"我覺得每個人都像內奸."

陸晴雯氣得嘟起了嘴,跺了一下腳:"我跟你說認真的!"

我嚴肅地說:"我也是在說認真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內奸,也有可能根本沒有內奸.對了,劉平這個人可靠嗎?他原來是做什麼工作的?"

"他在我爺爺那個部門做事,我爺爺挺信任和重視他的,聽說是出身特種部隊,是個多面手,擅長化妝,有個外號叫'千面’.不過我看他的化妝術也不過而而,我化妝技術都要比他高明一點."

我哦了一聲,陸成山信得過的人,應該不會有問題.

"你懷疑他?"

"不,隨便問問而己.食物和水都是他管制的,如果他是內奸,只要在食物或水里做點手腳,我們全倒下了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所以他最不可能是內奸."

那麼誰是內奸?

上篇:第十三章 驚退強敵     下篇:第十五章 精絕古國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