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六章 陰霾  
   
第十六章 陰霾

我們在大佛塔旁邊一處背風的斷牆下搭起帳蓬,准備過夜.雖然我有信心日本人不會這麼快又來襲擊,還是做了充分准備,觀測好埋伏的位置和萬一遇險逃跑的路線,兩人一班輪流守夜,小雪整夜戒備.

從走進樓蘭廢墟開始,我就感到很壓抑,情緒低落,可能是這兒殘破淒涼的景色產生的影響吧?但其他人興致卻很高,跑來跑去看稀奇,特別是余成書,說古道今,指點"江山",某處遺跡曾經是什麼樣的,某某建築很有學術價值之類.比如那個高達十米已經變成一個土堆的大佛塔,他硬要說是印度佛教傳入中國的第一座犍陀羅佛塔,具有無與倫比的意義和價值……

考古學家的審美觀點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很快我們都乏味了,只有云飛揚與他一唱一和,眉飛色舞說個不停,太專業了我們也聽不懂.

因為心神不甯,煩燥壓抑,我沒有像往常一樣練功,躺在帳蓬里用手枕著頭閉目養神,同時猜測著是什麼原因導至我情緒這麼低落.莫非我真老了,進入更年期了?

不知不覺我睡著了,進入一種似夢非夢的狀態,感覺非常傷心和絕望,有一個我深愛的人永遠離開我了,無論我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那種感覺就像是心被撕成了兩半,另一半被帶走了,我憤怒,絕望,力不從心,向無底深淵跌落下去……

"啊!"

我驚呼一聲挺身坐起,這才發現是在帳蓬里,頭上,背上都是冷汗.雖然知道剛才是做夢,但夢里的感覺還是很清晰,就像我真的失去了最愛的人一樣.仔細回憶,卻又想不起夢里為什麼傷心,為誰而傷心.

夢大多是因為心神不甯而起,或感外邪而起,我練功多年,已經很久沒有做過這樣恍恍惚惚的夢了.

這會不會是一種預兆?

我突然想到了林梅,急忙沖出帳蓬,發現大家都沒睡,艾美正在擺弄她的儀器,于是我向她借來衛星電話,撥打凌楓飄的手機號碼.因為那天走得急,沒來得及給林梅買手機,我只能聯系凌楓飄.

很快凌楓飄的聲音就傳來了:"誰啊?本大師現在很忙,有什麼需要直接說,不論什麼疑難雜證都能百分百解決,專業品質,服務周到……"

"好大的口氣!"

"啊?大師兄是你呀,我,我……你怎麼換了電話了?"

"你大嫂在哪里,還好吧?"

"在在,就在我眼前,你跟她說吧."凌楓飄急忙把手機遞給了林梅.

我稍松了一口氣:"梅,你還好吧?"

"嗯,好著呢.干爹家很好,吃的也好,什麼都方便."

"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跟蹤你或者不對勁的事?"

林梅想了想:"沒有,城里的人很奇怪,對面屋子里的人見到了都不打招呼,只管自己的事,沒人在意我們.你在沙漠里還好麼?"

我把這幾天的事簡單說了一遍,然後說:"我擔心日本人在我這里吃了虧,會對你不利,你要提高警惕.我告訴你一個新的電話號碼,明天你就去買個新手機,發現有不對勁的事立即打這個電話給我."

"好."

我向艾美要來衛星電話的號碼,報給了林梅,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她住的地方我不清楚具體位置,找她還需要很多時間.于是我叫她連夜搬到歐陽真菲家去住,與歐陽真菲睡在一起,萬一有危險立即打電話給我.歐陽真菲家前面有一片空地,附近地形我記憶猶新,使用土遁只要幾秒鍾就能出現在她家門口.

互道珍重之後掛了電話,我還是有些不放心,精神恍惚.艾美笑道:"隊長的夫人很漂吧?離開幾天就牽腸掛肚了,好羨慕你們啊!"

"哈,不用羨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幸福."

"可是我還沒找到啊,要不你給我算一算……咦,怎麼信號受到干擾了?"

我正要探頭過去看,小雪突然回到我體內:"公子,有些不對勁啊!"

我緊接著也感應到了,有一種強大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湧來,就像暴風雨來臨前烏云聚攏,只不過這種變化是肉眼看不到的.

艾美驚訝地說:"隊長,你剛才打電話不是好好的嗎?怎麼突然所有儀器都失靈了,收不到信號了?"

我大叫一聲:"快,所有人集中,做好戰斗准備,找好躲藏的地方!"

眾人大驚,拿出刀槍,慌張奔走尋找掩體藏身,許多人問:"隊長,發生了什麼事?"

最初我以為是日本人在玩什麼花樣,但很快排除了這個可能,因為那種變化不像是人力可以弄出來的.陸晴雯和高峰很快也感應到了,臉色大變,丟了刀槍拿出法器來.

不過兩三分鍾時間,陰暗氣息已經像是幾十米高的海浪洶湧而來,從四面八方逼近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感覺到天突然變黑了——天本來就是黑的,但現在的黑與自然的天黑不同,就像是整個天空被罩住了,讓人透不過氣來.

"有大風暴?"云飛揚緊張地問刁爺.

刁爺驚恐地搖頭:"不,不像,但也有可能是……"

不需要我多說,所有人都集中到了我身邊,把目光投到了我身上.對于這突如其來的,不明來曆的變化,我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辦,由于我的感覺比別人敏銳,所以我受到的壓力和恐懼更強烈,我甚至可以感應到陰暗氣息中有無數看不見的人馬在呼喊奔跑.

如此陰暗的氣息,絕對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如此可怕的聲勢,也不是一般的鬼怪能弄出來的,難道是……旱魃找上門來了?

高峰和陸晴雯手忙腳亂在我們周圍貼符箓,布置防禦陣法,我站著沒有動,倉促布置的簡單陣法,絕對不可能擋住這令天地也為之變色的威勢,我要用珍貴的時間來想辦法脫困和逃生.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好辦,直接飛回城去,現在要保護隊友們,我當然不能自己逃了,只能想辦法渡過難關.

"小雪,能看出對方是什麼東西嗎?"

"看不出來,也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是我能感應到非常強大的怨念和無邊無際的力量,這是一個可怕之極的邪物,比蛇腸谷的大師兄還要強大!"

"試著與它取得聯系,與它交流."

"我試試看."

到這兒之後,我們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觸怒這個邪物,那麼這個邪物並不是因為我們在這兒過夜遷怒我們.此時四周已經是一片黑暗,沖出去是不明智的,只能在這兒堅守了.

最初是看不見的陰暗氣息,現在肉眼就能清晰看到,那是一種非霧非氣,似實還虛的陰暗,且稱它為陰霾吧.這時陰霾已經逼近到了距離我們不到十米的地方,氣流變化形成了一道道旋風,揚起了風沙,看過去像是有許多怪物在黑暗中來回奔走嘯叫.

必須先找出這個邪物在什麼位置,否則我有再強的法術也是放空炮,打不到它.但是小雪還是感應不到邪物的位置,方圓數十里內都是這樣的陰霾,無從尋找,也無法與它交流,它像是處于無意識狀態,小雪和我發出的詢問意念都沒有回應.

陰霾堅定不移地壓了過來,像是萬丈海浪合擾,陸晴雯和高峰布置的陣法沒有產生效果,旋風一卷符箓都被吹走了.倒也不是他們布的陣太垃圾,而是邪物的本體根本沒有出現,效果作用不到它身上,旋風是自然界的氣流變化產生的,並且從各個方向沖到,把符紙吹走了,陣法不攻自破.

小雪急忙以她的靈力形成一個護罩,罩住了我們所有人,緊接著玉兔馨語也化為一團清光冷輝罩住了我們.兩種防護罩像一個倒扣的巨大玻璃球,把陰霾隔絕在外,外面陰森黑暗,旋風亂卷,里面還比較平靜並且一片光明,像是兩個世界.

眾人都已經嚇得面無人色,反應過來之後紛紛歡呼:"哇,隊長好厲害!""嚇死我了,隊長有辦法也不先說一聲!""哈哈,我就知道隊長一定有辦法!"

我極力保持表面平靜:"大家不要太緊張,保持鎮定,我會想辦法脫困的."

其實不需要我多說,所有人都對我有盲目的信心,雖驚卻不亂.最擔憂的反而是我,因為小雪需要消耗大量靈氣(妖氣)才能形成這樣的護罩,無法持久,她要是撐不住了,單憑馨語的光芒只怕護不住我們.

外面的陰霾越來越重,小雪的壓力越來越大,那不僅是來自陰霾的壓力,還有邪物所產生的無形的威壓.我能清楚感應到她的壓力,急忙調動我的靈氣助她一臂之力.

不知從哪里傳來了像哭又像是笑的聲音,與我們前幾天聽到的完全不同,這聲音是直接在腦海中響起,扣人心弦,讓人想要跟著哭或者笑.我敢肯定,這一定是上次考古隊聽到的聲音,沒想到我們還沒去找它,它先找上門來了,並且如此強大.

不僅有哭聲,外面黑暗中暗影一陣陣湧動,有戰鼓聲,有狼嘯聲,有馬蹄聲,像是千軍萬馬在沖鋒撕殺.聲音也許是幻覺,眼前的暗影卻不像是幻覺,正在漸漸實體化,變成人和獸的形狀,殺氣騰騰向我們沖來.

上篇:第十五章 精絕古國的傳說     下篇:第十七章 佛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