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七章 佛塔  
   
第十七章 佛塔

當年在猛鬼山寨,我親眼目睹"大師兄"制造出許多可怕的幻像,陸成山等人拼命攻擊都是白費力氣.所以我很清楚現在出手沒有用,必須冷靜等待.當怪物的一切幻像都影響不了我時,肯定會現身的.

各種可怕的聲音直接鑽入腦海,無數暗影從各個方向朝我們撲來,我們有如怒海中的一片孤舟.我還能保持清醒和平靜,其他人卻開始有些失控了,艾美突然拉住了我大叫救命,余成書怪笑著往外跑,劉平突然拔出匕首刺向高峰.幸好高峰是清醒的,躲過匕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怒喝道:"你干什麼?"

高峰一臉殺機,他在不知不覺中精神也受到受影響了.

我急忙結了一個不動明王印,快速念了幾句咒語,大喝一聲:"臨!"此為九字真言第一字,能使人堅定意志,不被外邪迷惑,眾人聞聲立即驚醒過來.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唯道獨尊……"陸晴雯開始念金光神咒,此咒是道門很強大的咒法,其本意是像仙人一樣發動內煉金光元神護體,能驅除魔障,護身辟邪等許多妙用.

高峰也開始念咒,念的是淨天地咒,不管是不是對症下藥,念一念多少有些效果,讓隊友們稍微清醒一點.

我開始有些焦急起來,只怕等不到邪物現身,我們就要支撐不住,要不要試一試馭雷術?也許可以把邪物嚇退……

突然之間,一股冰冷黑暗的氣息破開了小雪和馨語的防護罩,單獨沖我而來.我急忙運功相抗,這時掛在我胸口的舍利子突然變亮了,散發出柔和的白光,帶著溫暖詳和的氣息,加上我的靈氣抵禦,黑暗氣息無法侵入我體內,只停留了不到兩秒鍾就退了回去.

侵入護罩內的只是一種意識或者氣息,看不見摸不著,所以其他人都沒有感應到.但是我胸前的舍利子卻越來越亮,溫暖聖潔的氣息越來越強,影響的范圍甚至超過了小雪和馨語形成的保護罩,這個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又一次驚訝地望向我.

這顆舍利子是圓規送給我的,是澤善大師火化後遺留下來的,以前也曾經激發能量保護過我,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大放光芒,影響巨大.

我聽到了某種縹渺又宏大的梵音,像是有一群和尚在念經,各種鑽入腦海的雜音變弱了,就連那輔天蓋地的黑暗似乎也減弱了一些.

"有和尚在念經?"陸晴雯驚訝地問,她已經念完咒語了.

"我也聽到了."云飛揚說.

小雪接著驚呼:"公子,你看那佛塔!"

佛塔離我們只有不到十米,但是被陰霾和黑暗籠罩早已看不見,現在卻又可以看到了.它本身並沒有發出光芒,但是附近的陰霾和黑暗被驅散了許多,所以感覺變明亮了,而且那種若有若無的經唱聲也像是從佛塔那兒傳來.

這……難道是某個佛祖顯靈了?我和陸晴雯,高峰面面相覷.刁爺先跪下磕頭,接著余成書,艾美,云飛揚,劉平都先後跪下向著佛塔磕頭.除了刁爺外,其他人應該都不是佛教信徒,可能還是無神論者,但是此情此景,他們只有跪下磕頭才能表達心中的驚怖和感恩.

無數暗影改變了目標,向佛塔湧去,有如千萬兵馬發動沖殺,比剛才沖擊我們時更強幾倍.但是陰霾和暗影一靠近佛塔就分散了,消失了,無法靠近它.

沒有光芒萬丈的佛祖現身,也沒有天花亂墜佛光普照,只有那似有似無的梵唱聲,像是幾千年高僧們的念唱殘留在斷壁殘垣中,現在絲絲縷縷發散出來,但卻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無論那些陰霾和暗影如何沖擊都不能靠近.

不知道是佛塔散發出來的神秘力量激發了我身上的舍利子,還是我身上的舍利子觸動了佛塔的神秘力量,舍利子一直保持著大放光明之狀.小雪收了靈氣護罩,把馨語也收了起來,僅靠舍利子的能量已經足以保護我們.

我們都不由自主向佛塔那邊靠近了一些,更覺得眼前變亮,心情舒暢,像是在怒海中找到了一座可以容身的島嶼.我們又驚又喜,緊張地觀望著,相持了約五分鍾左右,暗影開始消散,陰霾開始退去,眨眼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天空明朗,新月高掛.

陰霾退去之時,我和小雪的神識緊跟著它,直到十幾里外小雪無法再感應到,沒能找到它的發源地.我和小雪都很震驚,那邪物竟然是從非常遙遠的地方控制著陰霾,需要多強大的力量才能影響到這麼遠?如果距離近,我們還能擋得住嗎?

陰霾退去之後,佛塔還是一個大土堆,與之前沒什麼兩樣,我的舍利子也不再發光.隊友們並不知道是舍利子的功勞,以為是我使用了什麼法術,對我更加崇拜,艾美興奮地說:"隊長,莫非你就是傳說中的神仙?"

"哈,我要是神仙,就不會讓你們嚇個半死了,早把妖魔鬼怪趕跑了,是這個佛塔很靈異."

云飛揚連連搖頭:"眼見為實,這世界上果然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

余成書道:"是啊,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議了!其實我是相信有神秘力量的,只是從來沒有親自遇到過,所以總是不太相信."

陸晴雯和高峰都有些失落的樣子,危急時刻道教的神仙沒有出來救他們,反而是佛教的廢墟顯靈了,多少讓他們有點難堪和失落.

我沒有理會他們的感慨和議論,心里想著那邪物為什麼來驚擾我們,難道是知道了我們對它不懷好意,所以先給我們一個下馬威?它為什麼躲在遠處不肯現身,如果它真的想要對我們不利,直接過來以更強大的力量對付我們,只怕佛塔顯靈也救不了我們.

我們再繼續前進就沒有佛塔了,那個邪物要是再來攻擊我們怎麼辦?而且我們隨時可能受到日本人襲擊,危機重重,可謂九死一生,不適合再帶其他人往前走.但是我也不能不帶他們同行,因為我需要他們的專業知識和能力,如果艾美不在,儀器出了故障,我就可能接不到林梅的急救電話,找不到該去的坐標……

我沒有時間回去再重來,不能讓林梅遇到可能的危險,卻也不能讓別人陪我去送死,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我的心情很沉重,猶豫了一會兒對眾人說:"各位,繼續前進的話,我無法保證你們的安全了,我希望大家能夠回去."

陸晴雯立即問:"那你呢?"

我嚴肅地說:"我沒有別的選擇,必須繼續前進,而你們是有選擇的,沒有必要冒險.不論你們是自願來的,還是上級安排你們來的,走到這里都算是完成了任務,現在是我讓你們回去."

艾美立即道:"我的任務是一直跟著你找到失蹤的人,除非你回頭了我才回去."

云飛揚道:"是啊,我們出發時,都接到上級的指示,必須一直跟著你,服從你的安排.之前看你很年輕,有些不信任,但現在我絕對相信你,不論多危險我都跟你去."

陸晴雯搶著說:"我們不是在幫你做事情,而是在做自己分內的事,所以不論多危險和困難我們都不能退避.你是隊長不是保鏢,我們的安全不能全賴在你身上,你只要團結我們,在需要的時候做出正確的決定,你就已經盡到隊長的責任了,用不著什麼都往你身上扛."

"是啊,是啊!"眾人紛紛附和,但許多人語氣中都有些猶豫成分.

我頗為感動,陸晴雯顯然是在幫我,但話又說得合情合理,可謂用心良苦.我掃視眾人:"話雖這麼說,但繼續前進真的很危險,性命攸關,非同兒戲,希望大家慎重考慮."

所有人都沉默了,過了一會兒刁爺說:"我想回去,只要給我一些水和食物,我能自己走回去."

陸晴雯和艾美立即露出鄙夷之色,只差沒有直接說膽小鬼.我笑了笑:"好,還有其他人願意回去嗎?我是真心希望大家不要跟我去冒險,生命只有一次!"

陸晴雯和艾美是非常堅決要跟著我的,高峰和劉平唯陸晴雯馬首是瞻——即使沒有陸晴雯他們也會繼續前進,他們都不是普通人,必須服從陸成山的安排.云飛揚和余成書雖然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不回去,他們是小有名氣的人,半路逃回去以後就沒臉見人了.而且作為考古和地質方面的專家,他們平時也容易遇到危險,有著比一般人更強的冒險精神和奉獻精神,這一次我們極有可能發現新的廢墟,那將是極大的榮譽和成就,這種機會他們不肯放過.

"我們絕對不能讓日本人偷走了文物!"余成書說.

我叫劉平分給刁爺足夠的水和食物,然後拿出四張銀色符紙和帶有靈玉粉末的朱砂,盡我最大的能力畫了四張平安符,送給云飛揚,余成書,艾美和劉平.

雖然只是常見的平安符,以我的修為全力來畫,使用的又是珍貴的特殊符紙和朱砂,效果還是非常強的.這就好比一道家常菜,由名廚來主刀,用的又是珍貴的材料,可能比名菜名湯更讓人叫絕.我不敢說這張符能百邪不侵,但至少一般的鬼邪不能為害,還能增強氣運,趨吉避凶.

陸成山總共只給了我五張銀色符紙,現在只剩下一張,但我覺得這個是值得的.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跟著我,我又怎能舍不得幾張符紙?換個角度說,保護隊友也是在保護我自己!

上篇:第十六章 陰霾     下篇:第十八章 在沙暴中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