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八章 在沙暴中偶遇  
   
第十八章 在沙暴中偶遇

第二天一大早刁爺就往回走了,我們也乘車上路繼續前進.出發時是十個人,現在只剩下七個人,多少有些讓人傷感的味道和不祥的預兆.

這一次我們直接往考古隊失蹤的坐標駛去,兩輛沙漠車很給力,在松軟起伏的沙地走跑得很順暢,不出意外兩天時間就能到達.

艾美能隨時測出我們所在的經緯度,不用怕迷路,車上有充足的水和食物,可供我們十幾生活.而且天氣很好,晴空萬里,上午的陽光也不是太熱,要不是之前遇到了許多凶險,這簡直就是一次瀟灑寫意的旅游.

陽光能驅散一切恐懼和不安,大家的心情都好轉了些,開始說說笑笑.

我和小雪都覺得昨晚的邪物不像是旱魃,旱魃是至陽邪物,出現必定熱浪逼人,陽氣十足,昨晚卻是非常陰暗的感覺.一山不容二虎,如果不是旱魃,這里又怎會有一個如此強大的邪物,羅布泊出現的許多靈異事件是否與它有關?

我猜到了一種可能性,白天沙漠中溫度很高,很干燥,陽盛陰衰,可能是屬于旱魃活躍的時候;晚上很冷,陰氣大盛,可能旱魃去睡覺了,換成了另一個邪物活躍.只要找到這個邪物的位置,弄清它是什麼樣的存在,我相信總有辦法對付它.至于旱魃,現在還完全沒有頭緒,但願它跟那個邪物有些聯系吧.

我沒有對日本人放松警惕,小雪時刻在偵察著我們四周十里之內,我相信軍方已經在搜索他們了,他們也會所有顧忌,白天不太可能出現.

這一天平靜地過去了,眼看到了傍晚,我們找不到理想的紮營地點.我可不敢在沒有任何遮擋的地方過夜,日本人來襲擊的話我們會無險可守,而且松軟的沙地上無法布陣防禦邪物,大風一次法器和符箓隨著沙土移動,陣法就不攻自破了.

其他人也想到了這一點,都有些焦急不安地望著我,我在心里迅速盤算了一下,笑道:"就在這里紮營,早吃飯早睡覺,晚上十點就起來繼續前進!"

陸晴雯立即道:"好主意,不論是哪方面的敵人都不會太早來攻擊我們,半夜之後我們在移動,敵人不容易包圍我們,我們也便于逃走.更妙的是敵人想不到我們會改變作息時間,如果原來有什麼詭計就會落空了."

"隊長有統帥之才!"艾美毫不掩飾地拍馬屁.

"優秀的人不管做什麼都優秀."余成書拍的馬屁更響.

云飛揚更直接:"可惜隊長已經結婚了,我女兒也還沒長大……"

余成書掃了兩個大美女一眼:"還想當隊長的岳父,你想得美,沒結婚也輪不到你女兒."

陸晴雯怒道:"你眼睛古古怪怪地往我身上瞟做什麼?"

余成書呵呵笑道:"小陸長得這麼漂亮還怕人家看麼?"

一向沉默寡言的劉平也開口了:"專家,你女兒可以考慮我不?我未婚."

"哈哈……"眾人皆笑,一邊說笑一邊忙碌著紮營,准備晚餐.這里沒有草木可以生火,只能用汽油爐燒點熱水泡方便面,配著壓縮餅干吃.

吃完飯大家先後躲進了自己的帳蓬,抓緊時間休息,特殊時段,我也不練功了,有小雪在放哨我可以安心睡覺.

不知道是這幾天心理壓力大,還是我的身體開始衰老了,最近老是容易覺得累和困,躺下不一會兒就睡著了.不過我還是沒到十點鍾就准時醒了,正想起身,卻感應到陸晴雯和高峰在說話.兩人在營地外較遠的地方,我是通過小雪聽到的.

高峰:"……我就真的想不通,他給你灌了什麼**湯,他都已經結婚了,你還不死心."

陸晴雯:"什麼不死心,他已經結婚了,我還能怎麼著?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是我害他變成現在這樣,他只剩下幾年時間了,我關心他一下,幫他一下也不行嗎?"

高峰:"……"

陸晴雯:"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整理東西准備啟程吧."

高峰:"好吧,不說他,你跟劉平又是怎麼一回事?"

陸晴雯的聲音提高了一些:"你什麼意思?"

高峰:"我早就看出來了,去年第一次同行,他就一直在偷偷看你,後來總是找機會接近你,約你出去玩,這一次更是各方面特殊照顧,你對他也越來越好……"

陸晴雯怒了:"我對誰好是我的事,你管得著嗎?"

高峰:"我……"

談話到此結束,陸晴雯氣鼓鼓回來了,高峰過了幾分鍾才垂頭喪氣回來.小雪在我心里偷笑:"高峰這小子比女人還會吃醋,而且太沒道理,人家又不是他情侶,輪得著他來管嗎?再說別人對她有好感,她也不能叫別人不要對她有好感吧?"

"呵呵,戀愛中的人是沒有道理可說的."我打了個哈哈,心里即欣慰又傷感,欣慰的是陸晴雯很理智,雖然對我有好感和幻想,卻很清楚各自的立場和位置,不會陷進去;傷感的是我的人生很快就要走到盡頭了,改變命運的機會卻是那麼渺茫.

半個小時後我們繼續前進,因為月光很明亮,不需要開車燈也能駕駛汽車,反正沒有路也沒坑,只要不往特別高的沙丘上跑就行了.沙漠中一片死寂,在清冷的月光下顯得特別白,頗有"大漠沙如雪"的意境,讓我這個還沒有老的老人心生無數感慨和淒涼.

陸晴雯因為與高峰鬧過之後心情不好,也比較沉默,不過高峰在貨車上,我們在越里車里.

也許是我們改變了行軍計劃讓敵人所料不及,一路上風平浪靜,直到天色微亮我們才停下來休息.休息了一個小時我們繼續上路,現在離考古隊失蹤的地點已經不太遠了,估計午後兩三點就能到達.

上午十點左右,天氣突然變了,也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陰云蓋住了整個天空,陰沉沉讓人心慌.風變大了,地面一層細沙在隨風而走,漫天飛灑,打在擋風玻璃上不停沙沙地響,能見度大幅降低.

我們不敢開門出去,要是停在原地久了,怕車會被沙子陷住,只能放慢速度繼續前進.雖然在車里,我們也可以感覺明顯變冷了,外面氣溫估計已經降到了零度以下.

幸好各種電子儀器都是正常的,這證明這是正常的天氣變化,不是妖邪作怪,艾美也說是北方強冷空氣南移引起的.刁爺走了,我們都沒什麼經驗,不知道風會不會再變大,該怎麼處置.

負責開車的劉平突然說:"我看過考古隊的宗卷,他們出事之前曾經到過一片戈壁和石山,好像離這里不是很遠."

他這一說我也想起來了,其實大家都是看過的.艾美急忙翻出一個小筆記本查看,很快找到那片石山的坐標,離我們只有十幾公里.這種情況下,能找個地方避一下當然最好,萬一刮起大沙暴停在這些松軟的會移動的沙地上是非常危險的,所以我決定改變方向那石山那邊走.

駛出約五六公里,風更大了,在大風的吹動下,整個沙漠的表面都在移動.有的地方本來是較深的坑,被沙子填埋之後特別松軟,貨車突然陷進浮沙里動不了了.

我們急忙下車去幫忙,發現貨車左側的兩個輪子都深深陷住了,原地打轉上不來.我們試圖挖開沙子,但是大風吹來大量沙子,我們挖掘的速度還沒有風沙填埋的速度快.無奈只能找出一條鋼絲繩,分別綁在越里車後面和貨車前面,利用越野車的力量來拉.

試了一會兒沒有拉動,越野車反而被聚集的沙子陷住了.車身擋風,大風遇到車子停下,沙子也就跟著停下,這樣下去不用多久,兩輛車就有可能被完全埋住.

我正想放出白蛇來幫忙推車,小雪突然道:"那邊有車來了,兩輛車……哎呀不好,是上次我們遇到的日本人!"

我吃了一驚,急忙呼叫大家准備戰斗,拿出四支沖鋒槍分給艾美,劉平,余成書,云飛揚,叫他們躲在汽車後面,聽到我命令時朝大約方向掃射就行了.陸晴雯和高峰站在我旁邊,准備使用混元一氣符擋住敵人高手沖鋒,小雪的任務是盡可能擋住敵人的式神,不能讓它們控制了我們的持槍伙伴.

我就不信在這風沙令人幾乎無法視物和呼吸的情況下,亂槍掃射會打不死他們!

日本人有式神偵察四周,也發現了我們,兩輛車停下十幾秒鍾,然後改變方向朝我們這邊沖來.我們都戴了防霧防沙的眼鏡,但是幾米外就看不清,我是靠小雪的感知力才知道敵人的大體位置.但既使是小雪,此時可以感知的范圍也大幅下降,無法知道敵人的數量和武器情況.

距離我們約兩百米,他們的一輛車也陷住了,有人從車上跳了下來,接著另一輛車也停下了,車上的人跳了下來,靠在車子旁邊不敢向前.

環境對我們不利,但同樣對敵人也不利,現在他們的高手很難發揮出戰斗力,也無法招喚強大的式神,這正是殺他們的最好機會.我咬了咬牙,往陸晴雯和高峰身上各啪了一張混元一氣符:"刀槍不入!"

兩人多次見過混元一氣符的效果,但從來沒有試過,難得有這機會,興奮地大吼一聲:"刀槍不入!"沒等我叫沖鋒就沖出去了.

我對自己也使用了一張,跟著沖了出去.

上篇:第十七章 佛塔     下篇:第十九章 安倍的十二式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