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章 大沙暴  
   
第二十章 大沙暴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安倍健太召喚出來的白虎還不知怎麼對付,神秘的邪物又現身了.

白虎停止了攻擊我,跳在空中張牙舞爪,強大的能量一**往外擴散,瞧那樣子就像是一只公虎遇到了讓它戴綠帽子的另一只公虎,非常憤怒.眾日本人大概以為突然的變化是我們弄出來的,也駭然止步,高峰和陸晴雯已經搖搖晃晃站了起來,趁機往回跑.

我不知道邪物此時是不是針對我來的,但至少已經救了我們三人的命,幫我們渡過了一次危機.

沙暴巨旋直徑數百米,高不知盡頭,我們像掉進了一個巨井一樣.里面的空間目前還算比較平靜,但是巨旋在迅速縮小,所到之處沙塵沖天而起,與後面連成一片黑暗和混沌.面對眼前這一切,我只想到了一個成語:滅頂之災!

留在後方的云飛揚,余成書,艾美,劉平慌慌張張向我這兒跑來,因為他們那邊是沙暴巨旋的邊沿,我這里差不多是中心,只有向我這兒逃才能暫時不被沙暴卷走.我猛然想到了車和物質,小雪急忙向那邊飛去,距離太遠了她不能把東西收進乾坤袋.

可惜已經太遲了,車上的物質像是失去了重力紛紛飛起,卷入沙塵中不見了.小雪知道我最關心的是衛星電話,只來得及搶到接收衛星信號的電台,其他東西都消失在沙暴中.

白虎又叫又跳,非常憤怒,但是在這毀天滅地般的沙暴中,它也顯得很渺小和可憐.無邊的黑暗和沙塵根本不理會它的憤怒,只是急速地旋轉,堅定不移地向中間收縮,我們還沒有被卷進去,精神卻快要崩潰了.

"隊長,隊長……"伙伴們跑到了我身邊,以驚恐和期望的眼光望向我.

現在我應該能自己駕土遁逃走,可是我能丟下伙伴們逃走麼?無論是責任感還是人性,我都不能這麼做!

敵人的敵人有時還是敵人,我們不可能與日本人同舟共濟,即使我們聯手了也沒有可能對抗沙暴.但此時此刻,敵我雙方都在想著自救,倒也沒有趁機攻擊對方,也許是希望對方能做出什麼有效舉動,給自己也帶來一線生機吧?

眼看沙暴已經逼近,只剩下直徑五六十米的空間了,這個空間內氣壓極大,地面的沙粒沒有飛起來,但卻在貼著地面移動,整個沙地像流水一樣移動著也形成了一個漩渦.

白蛇嚇得盤成了一團,我靈機一動,急忙呼叫並揮手,示意伙伴們聚攏擁抱在一起,然後命令白蛇把我們盤在中間.白蛇長達二十米,最粗的地方直徑超過一米,重量估計有上萬斤,而且它的鱗甲很光滑,身體圓滾滾的不容易受風,加上它用力往下紮的話,應該不會被風吹走.

我們迅速靠攏,互相緊緊抱成一團,白蛇巨大的身體轉了過來,一圈圈堆疊把我們"堆"在中間.我們立即像是進入了堅固的保壘,一切平靜下來了,恐怖的呼嘯聲也變弱了,但白虎的嘯叫聲還是直接傳入腦海中,驚心動魄.

通過小雪我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況,白虎發出一陣陣氣流和旋風往外沖撞,想要撞破大沙暴.它發出的氣流和旋風換了是在平時,也算是驚天動地了,但現在卻渺小而脆弱,都消失在沙暴中無影無蹤.它現在就像是一只被困在鐵桶里面的小蟲子,無能為力.

沙暴巨旋上方突然合攏撞向白虎,白虎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浪把沙暴推開,沙暴又再次合攏把白虎的氣息和能量絞碎了許多.如此連續沖擊,每一次沖擊之後白虎的能量就減落了許多……

沙暴巨旋進一步縮小,白蛇和我們被沙暴淹沒了,狂暴的能量影響了我和小雪的感應,我無法看到外面的情況了.盡管白蛇的身體盤得很緊,還是有許多沙塵從它的鱗甲之間灑進來,灑得我們滿頭滿臉.我相信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在祈禱白蛇不要被風吹走,否則我們絕無幸免,生命是那麼珍貴卻又是那麼脆弱,這種時候才能讓人明白活著是多麼可貴,功名富貴都是過眼云煙.

稍定下神來,我才注意到在前面緊緊抱著我的人是艾美,左邊是余成書,右邊是陸平,後面是陸晴雯,高峰在陸晴雯後面緊抱著她,云飛揚則護著余成書和艾美.高峰和云飛揚都是高大強壯的人,顯然不是搶不到里面更安全的位置,而是有意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別人.行為雖然一樣,境界卻有天壤之別,一個是保護心愛的人,一個是舍己為人.

地面在震顫,呼嘯聲有如裂帛,沙土連續不斷地落下,但是白蛇用身體堆成的堡壘非常穩,沒有一絲松動.

白蛇里面的空間其實還是挺大的,其他人都稍放松了一些,只有艾美還是緊緊抱著我,我能感受到她身體的溫暖和柔軟,以及快速跳動的心髒.我覺得她只是想要安全感,沒有太多別的意思,所以也不忍心推開她.卻不料陸晴雯發現了她的小秘密,也加大了擁抱我的力量,把她的身軀毫無保留地貼緊在我背上.

前後夾攻,四座高山頂著我,這,這……下次我還是帶著林梅同行吧!

過了一會兒,陸晴雯太概是氣憤最好位置被艾美搶了,而且我還擁著她,竟然用手掐住了我肋下的軟肉開始旋轉起來.我痛得哆嗦了一下,卻不敢叫出聲來,她大概發現下手太狠了一些,于是又輕輕地揉了起來.這一揉奇癢難當,比痛苦更難忍耐,我身軀不由自主抖動起來……我早已不怕冷不怕熱,所以衣服一向穿得不厚,給她有了可趁之機.

可惡的陸晴雯還要問:"隊長,你一直哆嗦做什麼?"

"呃,呃,有點癢,好幾天沒洗澡了."

……

足足過了十幾分鍾,我們幾乎被漏進來的沙子完全埋住了,可怕的風嘯聲才停了下來,又過了兩三分鍾,外面完全安靜了,白蛇才抖動身體放開我們.我們急忙從沙堆里爬出來,吐沙子,挖耳雜,蹦跳著抖落一身沙土.

天空還是陰沉沉的,冷風刺骨,沙地已經完全變了樣.四周一掃視,我看到了遠處有一輛半埋在沙里的越野車,那是日本人的車子,並且地上還有凌亂的腳印.

日本人一定還沒有逃遠,這次絕對不能放過他們!我立即沿著腳印追去,其他人也跟著我跑.沒跑出多遠,翻越一座沙丘之後,前向幾千米外出現了一片不是很高的黑暗石山,似乎還有些殘破建築的樣子,日本人留下的腳印是向著石山去的.

我停了下來,陸晴雯很快跑到我身邊:"那是我們要找的石山麼?"

"不,那里有很陰邪的氣息,而且還有建築……恐怕是考古隊發現的神秘廢墟!"我的心猛地一沉,這是我們急于尋找,但又害怕靠近的地方.

其他人也到了,議論紛紛,艾美掏出定位儀器擺弄了幾下失望地說:"gps信號接收機的天線部分在車上弄丟了,測不到我們的坐標了."

99年的時候,衛星定位儀器還沒有普及到民用,接收儀器分為兩部分,手持的部分較小,帶著天線的部分較大,一般人也不懂怎麼使用,現在艾美只剩下手持的一部分了.

我叫小雪把電台拿出來,問艾美:"這個有用嗎?"

"這個是接收電話信號的."艾美從隨身小背包里掏出大塊頭的受話器,開始調試,但很快就說:"收不到信號,受干擾了.我們的所有補給都沒了,又聯系不到外面,不知道自己的位置……"

眾人盡皆變色,這簡直像是收到了死刑判決書.緊接著所有人又望向我,眼巴巴看著他們會"變魔術"的隊長.

我平靜地說:"不用太緊張,吃,喝,住的問題我會解決,也一定會帶你們走出去,但是必須盡快恢複衛星電話通信,因為我隨時會接到求救電話.現在你們在這里等著,小心戒備,我到前面的廢墟看看."

眾人不知道我說的求救電話是什麼意思,但得到了我的保證,都放心了許多.陸晴雯說:"日本人有好幾個,我和師兄跟你一起去!"

我不能確定這場大沙暴是因為安倍健太召喚的白虎激怒了邪物,還是邪物有意毀掉我們所有東西,斷絕我們退路,讓我們到它的老巢里送死.但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日本人進去都沒有好果子吃,我進去未必要戰斗.

余成書很激動:"我也要去,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時刻,也許我將發現一段被埋沒的曆史!"

云飛揚道:"我也要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沒有不進去看看的道理,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進去!"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所有人都爭先恐後要去,可能他們覺得跟著我更有安全感.

我沉下臉來:"所有人聽從指揮,我第一個進去,確定沒有大問題之後,高峰和陸晴雯陪著兩位專家進去.艾美和劉平在附近走走,尋找有信號的地方,但不要跑遠了."

我的威信早已建立,沒人敢不聽,而且我的安排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開始大步向前走去,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遲早要面對這個神秘又強大的東西.

上篇:第十九章 安倍的十二式神     下篇:第二十一章 神秘廢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