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一章 神秘廢墟  
   
第二十一章 神秘廢墟

前面那片石山占地十幾畝,中間最高峰離地可能還不到十米,附近散布著參差不齊的岩石,整片地勢並不高,實際上稱不上一個"山"字.

在岩石與沙漠交接的地方,露出一些殘牆斷壁,有少數建築還算完整,風格與樓蘭廢墟相似,但沒有佛塔之類的東西.這里所有岩石都是黑褐色的,許多地方像是滲出了暗紅的血跡,殘破的建築也帶著陰森森的氣息,令人極度不安.

靠近之後,我與小雪都感覺這里雖然有陰邪的氣息,卻與我們前兩次遇到的邪物的黑暗氣息不同.看樣子這里的一切都是沙子被吹走之後剛露出地面,並且曾經死過許多人,陰氣大多是因此而來.

有四個日本人在廢墟里躲躲藏藏,但他們走進去的腳印已經出賣了他們,並且小雪已經感應到了他們的位置.

這里應該不是羅明中說的廢墟,也不像是那強大邪物的老巢,所以我大膽地向前走,並且揮手示意後面第二梯隊可以前進.

我站在廢墟邊沿大喝一聲:"里面的人都給我滾出來,你們能在里面躲一輩子麼?"

里面的人猶豫了一兩分鍾,垂頭喪氣走了出來,一個是安倍健太,一個是受了重傷的高手,兩個面無人色的陰陽師.他們距離我約二十米停下了,安倍健太用沙啞的聲音說:"你們已經失去所有物質了,現在應該先想辦法離開這里,我們可以提供幫助……"

"哈哈……"我怒極反笑,"你們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想幫我們,是不是太善良了一些?可惜的是我不需要你們的幫忙,你們也沒有機會等到你們的救援了."

安倍健太本來是一個很俊美,很有貴族氣質的美男子,現在卻灰頭土臉,憔悴而虛弱.召喚白虎已經嚴重透支了他的精神和靈力,他現在虛弱得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但他還是極力保持著平靜,挺直腰杆:"你想怎麼樣?"

我一字一句道:"我不打落水狗,把本來屬于中國人的玉符留下,今天我讓你們離開這兒."

安倍健太的臉抽搐了一下:"我沒有帶在身上,並且我也不可能交給你!"

"那就沒什麼好說了,你們偷渡入境,企圖盜竊中國文物,又襲擊我們,死有余辜,我先殺了你們,然後到日本搶回來,誰敢擋我便殺誰!"

陸晴雯和高峰跑到我身邊停下,陸晴雯道:"不殺他,扣留他為質,用來換玉符!"

"休想!"安倍健太臉很憤怒,面孔扭曲,咬了咬牙拔出腰間一把短刀,猛地向心髒部分刺去,嘶吼道,"東江太郎會為我報仇的!"

我們都愣了一下,想不到他外表俊秀,心性卻如此剛烈.

使單刀的那個高手把刀往地上一插,三兩下撕開了上身早已破爛不堪的上衣.我還以為他是想要拼命,他卻拔出武士刀,朝向可能是東邊的方向跪下,倒轉刀身雙手握住刀刃,刺進了自己腹部,慢慢向下切……

高峰和陸晴雯想要沖過去阻止另兩個陰陽師自殺,被我拉住了,雖然是敵人,但他們的行為卻讓我肅然起敬,不能羞辱他們.

兩個陰陽師也自殺了,但沒有安倍健太那麼絕決,也沒有那個日本武士那麼慘烈,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勇氣和決心.

"可惜了,要是能活捉他,逼他家里人用玉符來換就好了."陸晴雯一臉宛惜樣子.

我搖了搖頭:"他們是高傲的人,不會拿玉符來換的,那樣會逼他們用更可怕的手段來對付我的親人和朋友."

高峰道:"沒有親手殺他們總覺得不解恨."

我掃了他一眼:"反正他們死了,怎麼死的又有什麼區別?"

陸晴雯問:"你怎麼知道安倍健太手里有一塊玉符?"

"那天他伏擊我們,逃走時說玉符是他們的,我就懷疑他手里至少有一塊……東江太郎是誰,日本第一高手嗎?"

陸晴雯和高峰都茫然搖頭.

云飛揚和余成書都氣喘籲籲跑過來了,掃了四個日本人尸體一眼便跑進廢墟內,此刻不要說剛死的尸體了,就是有傾國傾城的美女脫光了衣服,他們估計也沒有興趣多看一眼.對他們來說,還是破銅爛鐵和干尸之類更有吸引力.

雖然安倍健太說玉符沒有在他身上,我還是仔細搜查他全身,找出不少零零碎碎的東西來,其中包括了他用來召喚白虎的東西.那是一塊柔軟古舊的皮革,上面有二十八宿中的西方七宿星圖連成白虎之狀,另外還有五星芒圖,金木水火土五行,還有許多我不認得的文字和圖案.這種西沒有特定的咒語,法訣和運氣方法是無法使用的,我不可能破解,但還是收下了.

安倍健太用來自殺的匕首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手柄上鑲著寶石和精美的花紋,護手上還鏨有幾個古拙的銘文,看起來應該是古物,但卻沒有什麼磨損的痕跡.我拔出一看,長度只有一尺左右,刀的兩側分別鑄有梅紋和竹紋,冷光吞吐,滴血不沾,沒有一個缺口,簡直跟新刀一樣.

沒有找到玉符,除了這兩件東西,其他的我沒興趣,留給他陪葬吧,畢竟是個有能力的人,不好意思讓他空手著去陰間.

確定廢墟里面沒有敵人,野獸和邪物之後,我往回走去找劉平和艾美,收不到信號我實在放心不下.不一會兒我就找到了他們,並且有好消息,離開廢墟遠一點就有信號了.更巧的是林梅在這時打電話過來了,告訴我一切安好,要我放心並注意安全之類.

我這才放下心來,叫劉平和艾美原地守著,我的乾坤袋里有我以前用過的全套野外生活工具,包括帳蓬,鐵鍋,米面,于是"變"出來給他們,先安置一個落腳點.

我走回廢墟.兩個專家正在翻著破爛東西,很興奮的樣子,陸晴雯和高峰則很無聊,因為他們幫不上忙,余成書甚至不讓他們動任何東西.

"大專家,有什麼發現嗎?"

"有,有,你看這個……"余成書從一個壇子里拿出一卷木簡小心翼翼放在地上攤開,上面有些鬼畫符的字跡,我一個都看不懂.

余成書興奮地說:"這是佉盧文,這證明這里是一千多年前的古國之一,或者是某個國家附屬的部族,其實這里的建築風格也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這里以前是有水的……"

我打斷了他的話:"你能認得這些文字嗎?"

"懂一點,但是需要比較多的時間研究."

我歎了一口氣:"考古挖掘和整理可以慢慢再來,現在我需要你以最快的時間確定這個廢墟屬于哪個國家,發生過什麼大事."

余成書露出為難之色,考古是一件嚴謹的事,不可能短時間下結論,但他也知道我們沒有太多時間,最終說:"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我四處走了走,看到了許多干尸和白骨,大多是死在家里,干尸是完整的,附近沒有發現刀槍箭矢.這些人如果不是得了急病死掉,就是饑渴而死.

云飛揚很快解開了信號受干擾之迷,這里的黑色岩石含鐵量極高,可能有較強磁性,影響了電子儀器和信號.那些暗紅色的痕跡其實是氧化鐵,也就是鐵繡.

余成書在通道盡頭最大的那間廢墟里叫了起來:"隊長,隊長,這里有重要信息……天哪,這里才是精絕古國!"

眾所周知精絕古國早已被斯坦因發現,快過去一百年了,余成書曾經給我們講過許多關于精絕國的故事,現在他卻說這里是精絕古國?

我們急忙跑過去,這棟建築可能是官邸或王宮,隱約還可見當年的華麗和輝煌.大廳的地面上有一個石碑,兩個干尸偎依在旁邊,手里還拿著鐵錘和鏨子.余成書正在盯著石碑上的佉盧文看,激動得直搓手.

"不對,不對,我翻譯錯了,應該是這樣的意思:精絕國的人匆匆離開了他們住了很久的家園,來到這里,是為了躲避強大的敵人,這里可以保護他們.中間很遠的地方……不,中原來了一個奇怪的人,長得很神聖,不,是他像神一樣強大,幫助他們打敗了敵人……"

余成書說得很混亂,因為這種文字早已失傳,現代人是根據非常有限的資料加上猜測來解讀,並有些字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叫他先不要急,研究清楚了再完整地說.

等了足有一個小時,余成書才開始講一個很傳奇的故事,事先他聲明石碑上的文字他只能解讀五成左右,有些內容是他根據前後文推測出來的,有些細節是他為了故事的完整性自己添加的.

一千六百多年前,精絕國的居民住在尼雅河畔,他們很重視環境保護,在居住的地方大量種植樹木,生活用水和農田灌溉都有法律規定,浪費水要受到嚴罰.往來的商隊給他們帶來了稅收和精美的貨物,他們過著富足安逸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一隊強悍野蠻的人攻擊了他們,並且打敗了他們,從此這些野蠻人經常向他們索要各種東西,毫無理由地殺他們.就在他們絕望的時候,一個很英俊的中原年輕人跟隨商隊到了這兒,幫助他們一次又一次打敗了野蠻人.但是他們的水源被破壞了,並且也不堪野蠻人的襲擊,于是少年指引他們到另一個地方定居,新的地方野蠻人的巫師神力會受到限制.

上篇:第二十章 大沙暴     下篇:第二十二章 找到旱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