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三章 奇門遁甲陣  
   
第二十三章 奇門遁甲陣

浮沙之下是堅硬的夯土,圓木樁深深插入夯土中,大部分只露出地面一尺多高,僅有少數是較高和較低的.我試了一下,所有圓木樁都很牢固,無法拔起來也無法壓下去,應該是在建造之時就弄成這樣.

我真的有些發愁了,這麼大的堅硬封土堆,即使幾十個人使用趁手的工具,也需要十天半個月才有可能挖下去,而且動靜大了就有可能驚動下面的旱魃,後果不堪設想.如果等待陸成山召集大量高手趕來,需要很長時間,萬一下面不是我們要找到旱魃,我就成大罪人了,時間也浪費了,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不能這麼做.

我覺得這個地方可能名義上是精絕國公主的墓,但實際上是呂煜的"練功室",躲在里面煉成旱魃.那麼他應該要出來透透氣,封得這麼嚴密他還能出來麼?也許附近有一條秘道可以出入.

我舉目四望,除了這個大土丘外,其他地方都已經被黃沙埋沒,小雪沒有感應到附近有地下空間.這個大土丘可能經過特別的處理,下面的情形我們完全無法感知,只能感應到地下深處有一團安靜又強大的陽氣.

花了三個小時左右,我們才把所有圓木樁清理出來,中央是五層從小大到鑲套的圓形,最大一圈直徑約十米,再往外是三十二條射線,每條射線有十二根圓木樁,總共有近千根圓木樁.絕大部分圓木樁都是等高的,但是其中有七八十根木樁要高出三寸左右,看不出有什麼規律.

建造墓穴是很嚴肅很嚴謹的事,在路上我們見過的太陽墓,圓木樁高低都是一樣的,很平整.呂煜督造這個大墓必定費了無數心血,這個"圓木太陽陣"是用來吸收陽氣的,至關重要,不可能馬虎行事隨便弄得高低不平,那麼就是有意為之,目的何在?

陸晴雯見我一直盯著木樁看,許久無語,忍不住問:"大高手,在研究什麼呢?"

"依你看,他要是預留一個進出的密道,會在哪兒呢?"

高峰嗤地笑了起來:"墳墓是用來埋死人的,怎麼可能有進出的密道?"

我不知為什麼心情有些煩躁,但給陸晴雯幾分面子,還是耐著性子解釋:"旱魃是僵尸的高級形態,具有生前的記憶,像活人一樣有思想有感情.旱魃繼續修煉會變成犼,犼以龍腦為食,擁有屠神弑魔的能力,最終甚至有可能變成超越諸天神佛的強大存在,所以這也是一種修行方式.呂煜在一些特定條件下選擇了這條路,變成了旱魃還有以前的記憶和思想,那麼他就跟活人一樣想要出來逛逛,需要一條進出的密道."

高峰不服:"那只是和尚們編造的傳說,誰見過犼了?還想吃龍腦呢,根本就沒那東西"

小雪更不服氣,借我的嘴說話:"你怎麼知道沒有人見過?康熙二十五年夏天,平陽縣的海面上有一犼獨斗三蛟二龍,全身火光耀眼,口中噴火達數丈,劇斗三日三夜最後殺一龍二蛟,自己也重傷而死.當時有數以萬計的人目擊,焉能有假?"

高峰愣了一下:"你又沒有親眼見過,你也是道聽途說來的,你怎能確定不是編造的?"

他的話相當令人反感,臉上也是一副欠揍的表情,我怒火上湧,想要沖過去揍他兩拳,陸晴雯急忙道:"都別說了,話題扯太遠了."

我好不容易才壓下心頭的怒氣,心情惡劣,揮了揮手:"你們都去艾美那邊等著,我要一個人安靜想點事."

陸晴雯遲疑了一下:"這事要告訴我爺爺嗎?"

"愛怎麼樣就怎麼樣,隨你的便!"

陸晴雯有些驚詫地看了我幾眼,拉著高峰走了,我還是有些想要打人的沖動.小雪說:"奇怪,剛才我們好像都變得急躁和狂暴了,不會是受了旱魃的影響吧?"

我吃了一驚,確實我和小雪剛才都變得急躁了,高峰的反應也不像平時,只怕真的是不知不覺中受了旱魃邪氣的影響.

我默運靈氣,靜心滌慮,站在土丘頂上繼續觀察研究.旱魃目前應該是處于一種安靜睡眠狀態,對沙漠的影響是緩慢和深遠的,但是從羅布泊湖水曆史上幾次縮小和擴大來看,旱魃曾經出來活動過並且在短時間內造成劇大的影響.還有西域三十六國大多因為干旱和瘟疫消失,也能證明那個時期旱魃曾經肆虐過……這些都證明旱魃曾經出來再進去,他再神通廣大也還是實體之身,不可能直接透過封土堆出來.

想了許久,我的眼光又落到了那些圓木樁上,已經可以確定這是旱魁用來吸收陽氣的一個陣法.既然是陣法,有沒有可能還隱藏著其他作用,走到特定位置就能進入墓室呢?我開始換成不同角度仔細觀察,以看陣法的眼光來看它.

看著看著,我靈光一閃:假如不把這個圓木樁陣當成太陽形狀來看,那麼它就很像奇門遁甲的盤!奇門遁甲有天盤,門盤,地盤,神盤共四層,最里面的圓心是空白的,那麼需要五條線來畫成.現在這個墓頂中間正好就是五圈木樁,與其他太陽墓七層不同.

奇門遁甲盤上面分別標有八卦,八門,九星,八神,以及天干地支四時五方.假如把外面的"射線"也看成是一個盤,三十二條線平分為八份,一條用來作為分割線,還剩三條正好可以形成八卦,這不會是巧合吧?同理八門,九星,八神的信息也可以隱藏在這些木樁之中,而少數較高的木樁則代表了變化……這不僅是一個聚陽陣,同時還是一個奇門遁甲陣!

我興奮得差點跳了起來,同時對呂煜也佩服到了極點,他不僅複制了古人的圓木聚陽陣,略加變化就成了奇門遁甲陣,看似一個簡單的太陽圖案,卻隱藏了非常複雜的信息.既使是同道中人,精熟奇門遁甲,因為有了先入為主之見,也會把它當成簡單的聚陽陣,不會與奇門遁甲聯系起來.

奇門遁甲又是什麼東西?據說黃帝戰蚩尤時,九天玄女授黃帝《天篆文冊》,經風後演繹成兵法十三章,孤虛法十二章,奇門遁甲一千零八十局.可以說奇門遁甲是中華最神秘的奇術,有奪天地造化之力,但是後來經過姜子牙,張良,諸葛亮等人精簡,只剩下一鱗半爪,再流傳到現代變成了基本沒人能看懂的東西,有人說它是預測術,有人說它是法術,有人說它是陣法,反正殘缺不全了,愛怎麼說都可以.

驚喜之後,我又有些發愁了,我對奇門遁甲僅是略有了解,而且是基于現今流傳的殘本.這個陣卻是一千六百年前或更早以前的高手布置的,我哪有可能破開?不過也不是毫無機會,九天玄女是我們陰陽家的神,師父說張良,諸葛亮也是陰陽家的祖師,這是一脈相承的,關于奇門遁甲的基礎知識是一樣的.陣法的基本原理永遠是一樣的,其巧妙之處往往是因地制宜,靈光一閃設定的,如果我的想法剛好與布陣者相同,不必完全弄懂也有可能找到破解之法.

我開始試著把奇門遁甲的信息套進這個陣里,八門生,休,開,驚,死,景,杜,傷;九星任,蓬,心,柱,禽,苪,英,輔,沖;八神螣蛇,直符,九天,九地,朱雀,勾陳,**,太陰.套進去之後,再根據稍高的木樁找出它們的變化,根據變化來對照是什麼奇門遁甲中的哪個局……

這就像在破譯一個非常複雜的密碼,是很耗時間和腦力的,並且越深入越複雜,無法自拔陷進去.我整個人如癡如醉,完全忘了時間,從黑夜變成了白天,又從白天變成了黑夜,沒有吃也沒有睡,身邊的人來了去,去了來,我根本沒注意到是誰.要不是他們對我有盲目的自信,一定會以為我瘋了.

小雪也在跟我一起研究,她不會餓也不會困,就更沒注意到時間過去.

我一邊研究一邊走,來來回回也不知把小土丘走了多少遍,感覺總是差一點點沒有找對,只要再試一次肯定可以,于是就不停地試.

走著走著,我突然感覺眼前一暗,已經置身于一個密閉的地下空間內,光線太暗了,我雖有夜眼也看不太清楚,只能憑感覺是在一個很干燥氣悶的地道內.

小雪拿出夜明珠給我,在夜明珠的幽幽熒光下,可以看到這是一個石砌的通道,高度約兩米,寬度還不到一米,整齊的石板上鑿痕清晰可見,連青苔都沒有,可見一直非常干燥.這里的溫度比地面上要高得多,並且有較強的陽性靈氣……

我猛地想到了一個問題,之前在地面上感應到地下有平靜的陽性靈氣,我以為是旱魃,其實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實際上那些陽性靈氣是太陽之精華通過圓木陣吸入並聚集在地下,因為地下是密封的不容易散逸,我和小雪感應到的只是陽氣不是旱魃.

我不由抹了一把冷汗,幸好我沒有太激動向陸成山報告,否則真有可能鬧大笑話並且勞師動眾.

這時我才感覺到自己很虛弱,很疲勞,以我的修為兩三天不吃不睡本來是沒問題的,大概是用心和用腦過度,我這個"老頭子"有些吃不消了.但我還是決定先到前面探一下,確定旱魃是否在這里,然後再出去休息,決定下一步行動,這樣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上篇:第二十二章 找到旱魃     下篇:第二十四章 被困古墓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