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五章 旱魃  
   
第二十五章 旱魃

在這樣怪異的古墓里,無論看到什麼樣的鬼怪和尸體都在預料之中,我都不會太意外,可是我現在看到的卻是一個有呼吸有心跳的美女!

不可能有活人住在這里面,所以眼前這個必定就是旱魃!

我們一直推測旱魃是呂煜,並且我一直無法擺脫旱魃是從僵尸進化來的觀念,認定旱魃是青面獠牙渾身惡臭的.因為旱魃能導至赤地千里,潛意識中我就認為它渾身火紅,眼一瞪能夠生煙,嘴一張能吐火.所以我想像中的旱魃是一個紅發紅臉,英俊中透著邪氣,長有一對獠牙的年輕男子,哪曾想到是這般千嬌百媚吐氣如蘭的少女?

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厲害,呂煜不是把自己變成了旱魃,而是把公主變成了旱魃.旱魃是一種很高級的存在,已經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所以恢複到了最初本來的面目,也就是生前的樣子.

這個真不能怪我孤陋寡聞,實是是旱魃太難見到了,連活了快一千年的小雪都沒有親眼見過,此刻都驚呆了.

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之後,我想到的是殺了她,為民除害並尋找離卦玉符.但是我立即想到了石碑上的故事,呂煜把她變成旱魃一定是為了救活她,也許她從來沒有主動害過別人,我這樣把她殺了是不是太殘忍……

小雪道:"公子你可不要看見美女就心軟啊,打開天眼你就能看到她身上發出的光芒是跟活人不一樣的.而且她現在處于沉睡中,邪氣內斂了,一旦清醒過來邪氣外放,就會變得很可怕."

"這不是美女丑女的問題,而是她沒有威脅到我,我也沒有看到她的惡行,還有她和呂煜之間的愛情太感人了,設身處地想一想,怎麼下得了手啊!"

小雪是妖,更能體會異類生存的艱難,長長歎息了一聲:"為了玉符,有些事不得不做……"

我突然對我一直堅持並努力的目標產生了動搖,假如我為了自己的幸福,去扼殺別人的幸福甚至生命,那麼我與那些搶劫,詐騙,盜竊的人有什麼區別?同樣是為了自己的**和需求把痛苦強加在別人身上,人要是沒有了自己的原則和底線,活著也等于是死了.

小雪有些急了:"公子,現在可不是偉大的時候啊!"

我從來都不偉大,但我是善良的,所以我還是猶豫,即使撕掉了所有虛偽的外衣,即使我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我也不忍心殺了她.她和呂煜之間的生死不渝的愛深深感動了我,她為了呂煜自殺,呂煜為了救活她不惜逆天行事,現在要我去充當破壞者,我無論如何做不到.

如果旱魃主動做過很多壞事,早有天雷滅之,不會存活到現在,即然天道沒有滅她,就說明她沒有主動做過很多壞事啊.

我在說服小雪,同時也是在說服我自己:"以我的能力,是不可能破解陣法回到地面的,那麼唯一知道出去方法的人就是她,我要是殺了她就等于是活埋了自己.所以我們現在先要確定離卦玉符有沒有在她身上,有沒有其他出去的路,弄清了這些才能決定怎麼做."

"好!"小雪有些感動,不過我不能確定她是為了呂煜與公主之間的真情感動,還是為我的堅持原則感動.

我不敢靠近床上的人,怕驚醒了她,小雪小心翼翼以神識探查被子里面的情況.旱魃雖然在沉睡中,幾乎沒有邪氣波動,但實際上是有影響的,在這里小雪的感知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並且小雪怕驚動了她,不敢產生太強的妖力,意識不敢碰觸到她的身體,所以只能很模糊感應到被子里面的情況:旱魃雙手交疊放于腹部丹田上,雙手下面壓著一塊東西,從形狀來看很像八塊玉符之一.

我有九成把握,這一塊是離卦玉符.

接下來我們要找到離開這里的辦法,轉頭四顧,我的注意力很快落到梳壯台上,那里有一疊粗糙的紙張.我走過去伸手拿起,不料一碰之下全碎了,這些紙已經放一千多年,雖然很干燥也已經完全酥脆了.

我愣在那兒,畢竟不是考古出身的,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碎紙片中可以看到一些毛筆寫的繁體隸書漢字,字跡酋勁卻不失飄逸,不必多說這是呂煜寫的.

我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呂煜哪里去了?他把公主弄成旱魃,那是希望能與公主再相聚,那麼他應該沒有死.可是人類能夠活一千多年嗎?真要是一千多年不死,已經是神仙了!

我試著還原碎片,但是這些碎片都是酥脆的,輕輕一碰就碎成更小碎片了,拼湊了許久也沒一句完整的話.內中有"吾妻","肝腸寸斷""罪孽"等字眼,應該是呂煜寫給公主的信件.

把碎片拂去之後,我發現最下面有一頁因為貼在桌面上,被我碰過之後雖然破損,有字的地方卻還算比較完整,上面有幾行小字和一幅完整的奇門遁甲盤圖案.

上面的字跡是:吾自知命不久矣心憂身後之事自卜一卦千年之後當有同道高人進得此間一念仁慈必不傷吾妻軀骸故留出路賜以陣圖吾恃才傲物一意孤行逆天行事造無窮殺孽必不得善終呂耀之絕筆

我嚇出了一身冷汗,心髒呯呯狂跳."耀之"應該是呂煜的字,古人除了名外還有字,煜字就有照耀的意思,所以這些信件確定是呂煜寫的.他竟然算到了千年之後我會進來,沒有傷毀他妻子的軀骸,所以給我一條生路,這是多麼驚人的推算能力!如果我剛才心生惡念,動手攻擊旱魃,未必能一下殺死,劇斗之下所有紙張成灰,只怕我永遠都出不去了.

小雪也長長舒了一口氣:"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這才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千年前的古人也不能欺負啊!

"他寫的是'軀骸’,那麼他死的時候,公主還沒有變成旱魃……"

我和小雪都黯然沉默,很同情呂煜,他明知道這樣做是逆天行事造無窮殺孽,出于深情還是做了,結果卻沒能等到公主醒來,造化弄人,一至于斯!換了我是他,我會為了愛人這樣義無反顧麼?

沉默許久,小雪問:"那我們還要拿離卦玉符嗎?"

我長長呼吸幾次,盡可能冷靜下來:"我們先出去,安頓好了其他人,了解更多情況後再決定怎麼做.她現在應該不需要玉符了,如果它不會害人,我們拿了玉符走人不殺她;如果她真的有很大危害,就交給陸成山來處理,這叫謀定而後動."

"好主意,陸成山一定喜歡做這些,說得好聽是衛道士,說得不好聽就是劊子手!"

"……"

奇門遁甲盤上有標注走法,這東西我現在已經熟悉無比,看一遍就牢牢記住了,輕輕一吹把紙張吹成無數碎片.

往外走時我頭腦還是一片混亂,呂煜最後怎麼樣了?那個陰暗的邪物是否與他有關?旱魃為什麼沉睡不醒,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況?呂煜能算到我的到來,那麼也應該能算到她的未來和結局啊,應該有所安排啊,太多疑問了.

另外兩個石室里面看起來像墓室,都是陪葬品,我沒有動任何東西,回到大廳按照圖譜上的走法開始走.走了一遍,眼前一晃便已出現在土丘頂上,清新的空氣迎面而來,這時是晚上,天依舊陰沉無星無月.

我和小雪都真正地松了一口氣,終于出來了!

土丘附近的沙地上面有很多凌亂的腳印,但是一個人都沒有.我的心很快又懸起來了,隊友們應該發現我不見了來尋找過,腳印是他們留下的,但是他們知道我是在這兒消失的,至少要留一個人在這里等我啊,發生什麼大事了?

我急忙向艾美等我的地方跑去,遠遠就看到了我的帳蓬倒在地上,東西亂七八糟一片凌亂,沒看到人影,越野車也不在.

"有血腥味!"小雪先飛了過去,很快驚叫,"不好,艾美死了!"

"什麼?"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了,一路狂奔過去,看到了有一只腳露出帳蓬之外,穿的正是艾美的鞋子,同時也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

我急忙掀起倒下的帳蓬,艾美側躺在沙地上,雙眼圓睜,蒼白的臉上帶著憤怒的表情.她胸口衣服上有一個小洞,鮮血染紅了半邊身體,沙地上卻不多,那是因為滲入沙子下面了.

她的身軀已經冰冷!

一個風華正茂熱情活潑的可愛少女,就這樣永遠消逝了,我又驚又怒,悲痛莫名,是誰用槍殺了她?陸晴雯和高峰到哪里去了?

接受衛生信號的電台就在旁邊,但已經被人砸壞了,水和食物已經蕩然無存,顯然是有人故意殺了她,毀壞了電台,帶走了食物和水.凶手一定是艾美認識得人,所以她中槍之後極度憤怒,死不瞑目.

內奸!

我心里一陣陣發冷,一定是有內奸潛伏在我們隊伍之中,之前畏懼我的實力一直不敢動手,知道我失蹤了才露出猙獰面目,那麼其他人也有可能已經遭了毒手……

"王八蛋!"我仰天怒吼,憤怒得胸膛都差點要爆炸了.

上篇:第二十四章 被困古墓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     下篇:第二十六章 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