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八章 被埋沒的真相  
   
第二十八章 被埋沒的真相

我無法確定云飛揚和余成書是真的瘋了,還是被劉平害死了.從道理上來說,劉平去找我之時並不知道我已經"失蹤",那麼他對陸晴雯,高峰和艾美說兩個專家發瘋的消息應該是真的.但此人深沉狡詐,也不排除是他計劃好了一切,害死了兩個專家再去騙我,准備支走了我之後再對其他人下手.

兩個專家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而且高峰去找他們離開已經快五個小時了,如果不是遇到意外早該回來了,難道是劉平還有其他詭計?

來時十個人,信心滿滿,熱熱鬧鬧,現在只剩下我和陸晴雯,孤單淒涼.我感到極度疲憊,渾身無力,頹然坐在沙地上.

我真的累了,這段時間我精神一直高度緊張,步步小心,可是還是出問題了.而且這幾天研究陣法耗費了我大量精力,剛才救陸晴雯又是費力費氣費神,我的身體在明顯衰弱老化,現在經不起折騰了.

"你怎麼了,臉色很難看啊?"陸晴雯緊張又不安地問.

我不能說累,隊友們下落不明,也許正在等我救援,我還不能休息.我說:"艾美被他殺了,其他人也有可能遭了他的毒手……"

"啊?"陸晴雯驚呆了,接著不顧形像破口大罵,什麼禽獸畜生卑鄙無恥全罵了.她真的暴走了,如果劉平只是因愛生恨騙了她,現在劉平已死,她還能自己騙自己當成是我,可是劉平居然殺了艾美,還有可能殺了其他人,她不能再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了.

劉平是陸成山派來的,幸好陸成山此時不在這里,否則我敢打賭陸晴雯會把他的所有胡子都拔下來.陸晴雯拿出手機,卻沒電也沒有信號,氣憤摔在地上,掩臉號陶大哭.

我知道她心里很郁悶和痛苦,哭一哭發泄一下也好,于是就任由她哭了.這時我才想起小雪不知哪里去了,她離開我有好一會兒了,這個地方也透著詭異氣氛,不會她也出事了吧?

我開始以心靈感應呼喚小雪,還好小雪很快有了反應,不到半分鍾她就飛回來了,一回來就怪叫:"公子,你下手太狠了吧,把她弄得這麼慘?"

"胡說什麼呢,你到哪里去了?"

小雪有些得意:"你在享豔福,在卻跑斷了腿,我把十里之內都找遍了,沒有兩個專家的影子,但是我找到了車子,高峰沒有在車上."

我的心弦又崩緊了,高峰為什麼棄車而走,為什麼不回來?我顧不上別的了,叫陸晴雯別哭跟我走,按小雪指示的方向快步走去.我一邊走一邊說,把我進入墓室的經過說了一遍,包括我的推測都說了.

陸晴雯連連歎息,為呂煜和公主有緣無份,相愛不能相守而惋惜難過,再想到她自己,又怎能不歎息?

走出了約七八里,果然找到了車子,車頭朝向我們這邊,車子是完好的,附近沒有打斗過的痕跡.陸晴雯檢查了一下,汽油已經用完了,高峰可能是因此棄車步行,回去的途中偏離了方向迷路了.可惜下半夜風大,已經看不出他的腳印了.

小雪的乾坤袋里還有幾桶汽油,我拿出一桶加進油箱,然後陸晴雯駕車開始找高峰,我趁機靠在座位上小睡一下.睡覺之前我把曾師祖那個特殊的羅盤借給了陸晴雯,有了這個羅盤才不會迷路.

我很快就睡著了,但是睡得很不安穩,感覺車子在動,又感覺像是在與什麼人惡斗,找不到什麼東西心慌慌.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刺眼的陽光驚醒,發現車子已經停下了,陸晴雯正趴在方向盤上,肩膀在微微聳動著,她在無聲地哭.

"咳……"我假咳一聲.

陸晴雯抬頭,但並沒有轉身:"你醒了……已經繞了好幾圈了,沒找到我師兄."

"以他的武功和法術,不論是遇到人還是鬼怪都應該有些自保之力,應該沒事的."我盡可能地安慰她,但實際上我不這麼認為,考古隊就是在附近失蹤的,羅明中的修為絕對比高峰深厚,最終也沒能逃過.

陸晴雯抹了一把臉發動了車子:"這里不可能找到他們了,再找也是浪費時間,我們去拿了玉符立即回去."

我默然,我不想放棄,但是我不得不放棄,在沙漠里找幾個人,與大海撈針沒什麼兩樣,再在這里耗下去,有可能我們兩個也迷路或發狂,以後找不到廢墟和公主墳,我們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我們帶上了艾美的遺體,直奔公主墳,一個半小時後到達,停好車我立即帶陸晴雯進陣.只剩下最後一個伙伴,我不敢再讓她離開一步,而且陸晴雯非常想看看公主,無論如何要進去的.

為了避免把她弄丟,我拉住了她的手,按順序走到特定的位置,我們被傳送進了墓室內,然後來到公主睡覺的地方,一切還與我離開之時一模一樣.

陸晴雯不敢開口,指了指公主,再豎起拇指頂了頂,表示真的很漂亮.我則指了指門口,並起兩根手指朝下做出走路的樣子,叫她站在門口隨時准備逃走.

陸晴雯依言走到我後面,伸長脖子看著.我屏住了呼吸,收斂體內靈氣,慢慢靠近木床,慢慢伸手去掀起錦被.我的心懸到了嗓子眼,這可是旱魃啊,從旱魃手里偷東西,比老虎嘴里拔牙不知要危險了幾百倍,要是驚動了她能來得及逃走嗎?

絲綢的錦繡被子絲滑柔順,顏色鮮豔,一千多年過去了也沒太多變化,正如床上活生生的美女.絲被一點點掀開,露出了下面很高挑的身段,我低垂下眼光不敢直視她的身體,因為眼神專注時容易精氣外泄,可能會驚醒了她.

我的手很穩,沒有絲毫顫抖,不過我的心真的有一點點顫抖.終于,她的雙手露出來了,手指潔白修長有如春蔥一般,她穿的居然是露臍裝,腹部露在衣服外面,雙掌交疊壓在肚皮上,隱約可見手掌下面有鮮紅色的玉塊,厚度和弧線都與我手中的玉符很相似.

這可有些難辦了,不移開她的手我是不可能拿到玉符的,要移開她的手就必須碰到她的肌膚,能夠不驚醒她嗎?

事到如今,只能賭一把了,我輕輕放下錦被,調節體內靈氣使體溫下降,然後輕輕扶起她的一只手移開,再輕輕扶起另一只手移開,露出了玉符.

我伸出左手去拿玉符,突然一只手伸過來扣住了我的手腕,正是那牛奶一樣潔白,手指像春蔥一樣纖細渾圓的手——公主手!同時她睜開了眼睛,體內的溫度急速升高,熾熱狂暴帶著強烈煞氣的真陽氣息從抓握之處狂湧而來.

我這一驚非同小可,急忙運功抵抗並掙紮,但是她的手就像鐵鉗一樣,哪里能掙得脫?並且我的右手來不及縮回,也被她扣住了.

早已非常緊張的小雪和陸晴雯都忍不住發出了尖叫聲:"啊……"

我雙臂如被烈火焚燒,只能奮力運攻抵抗,此時不僅是被她握住的地方傳來熱流,她的身體也在升溫,整個石室都在急速升溫.

"你們是誰?"我腦海中響起了一個聲音,這是直接的思想交流,沒有語音障礙,但依然可以感覺到女子特有的柔婉和外族人特有的語氣.

我無法抵抗她強大如瀑布沖擊的火熱陽氣,若是激怒她片刻之間就會變成一堆灰燼,我只能以意念回答:"我是呂煜呂耀之的朋友."

"呂耀之……"公主露出思索之狀,顯然對這個名字有印像,但又不能完全記得,不過她發出的狂爆真陽氣息還是減弱了許多.

我腦海中快如閃電閃過許多片斷和殘影,有的是沙漠綠洲中人們載歌載舞歡慶的場面,有的是"我"與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花前月下恩愛異常的情景.幻像有很多,其中最清晰的是那個很英俊很瀟灑的男子仗劍出城,殺敵如砍瓜切菜斬殺大量騎士.但是大量黑氣滾滾而來,黑氣中許多紅眼獠牙,渾身長毛的敵人來了.男子走著禹步,念念有詞,揮手之間放出大片火焰,焚燒黑氣,砍殺敵人,場面慘烈.敵人源源而來無有窮盡,黑氣遮天蔽地,土城里的人驚惶之極,"我"請求國王派兵支援,國王不肯,並且下令關門,"我"苦苦哀求卻沒有用,最後男子消逝于黑暗中……

這一定是公主生前的記憶,因為她情緒強烈波動以致于我也感應到了.原來廢墟石碑上面的記載不是完全真實的,國王見死不救導致呂煜險入危險,公主以為他死了,羞憤加悲痛而自殺.呂煜回來後憤恨國王無情,又心痛公主香消玉殞,所以無視這些"背信棄義"的人生死,想要以逆天之法複活公主.

看來考古得到的證據也是靠不住的,曆史都是經過美化的.

公主回憶往事心情激蕩,抓著我的手不知不覺松開了,我急忙收回來.只見她臉色越來越凶狠,越來越猙獰,眼睛變得血紅,唇內突出獠牙,之前的美麗已經蕩然無存,狀如魔女.她體內發出的熱量和煞氣越來越重,片刻之間便像火爐一樣熱浪逼人,更加可怕的是我體內的靈氣也不受控制地轉化成陽性,帶著暴戾氣息.

我暗叫不妙,她雖然有記憶,卻無法控制自己,只怕馬上就要暴走了.到了這個地步,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冒險向跌落在床上的離卦玉符抓去,想要搶了就跑.可是我的手還沒有碰到玉符,一股熱浪撞來,我身不由己向後飛起,直撞在牆壁才停下來.

"啊……"

公主怒吼,滿頭長發炸起,整個房間內熾熱如同熔爐,錦被,紗帳等等都冒煙起火.

上篇:第二十七 舍身救人     下篇:第二十九章 馭雷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