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九章 馭雷術  
   
第二十九章 馭雷術

我只是被一股熱浪掀飛撞在牆上,不是被旱魃直接擊中,所以受傷倒是不嚴重.但是整個房間已經熱得能把人烤熟,我絕對不可能與它硬拼,所以我只能選擇立即逃走,以最快速度沖向不遠的門口.

旱魃立即追來,揚手打出一團直徑足有一米的火球.這火球乃是旱魃吸收太陽精華修煉而成的邪火,至陽至烈又帶著邪毒.我怕陸晴雯來不及躲避被燒著了,急忙取出火鱗甲盾,貫注靈氣往身前一擋.

火鱗甲盾是用火鱗穿山龍的三片"封門"甲制成,堅硬光滑,具有極好的隔絕高溫和各種能量作用.在我的靈氣催動下,火鱗內蘊含的靈力沿著盾面散開有如一把大傘,旱魃發出的邪火撞在盾面上散開,向圓周方向擴散出去,沒有波及到我身上,我僅是被撞退幾步而己.

"快跑,快跑……"我呼叫陸晴雯快跑,迅速後退,又擋住了旱魃第二次攻擊.幸好有了這個盾,要不然我連一下都擋不住.

雖然我擋住了旱魃的正面直接進攻,卻無防禦它的邪氣間接影響.我體內靈氣不受控制地轉化為陽性,並且帶著邪性和煞氣,感覺全身躁熱,血液如熱油,全身血管都快要爆炸開……這種影響比旱魃的直接攻擊更可怕,因為它無影無形,無所不在,修為不足的話根本無法抵抗.

旱魃一邊追趕一邊攻擊,連著攻擊三次無效,突然停下張嘴噴出大量黑煙和毒火,滾滾如潮水.墓室內空間有限,很快就被充滿,哪里還能用盾來擋?幸好它噴黑煙和毒火時停了下來,我們又在飛快地後退,黑煙毒火沒有立即罩住我們,我們逃離了她臥室外的那個小廳,來到了有奇門遁甲陣的那個大廳.

旱魃很快從煙火中突出,但是當它看到奇門遁甲陣時,卻有些發愣沒有立即攻擊我們.我趁機拉著陸晴雯快走,左右穿插,轉了大半圈便被傳送到了大土丘.我一秒鍾都不敢停留,拉著陸晴雯狂奔,沖下了土丘.

旱魃很快在土丘頂上出現,還是有些發愣和茫然的樣子,接著開始往外走,但是它拐來拐去,總是在快要離開奇門遁甲陣時又繞了回去.

我在遠處停下觀看,只見它來來回回不停地走,卻一直走不出來,簡簡單單一個太陽形狀的圓木樁陣,它卻像是面對最複雜的路一樣.

陸晴雯很驚訝地問:"它不懂跳在木樁上面走出來,或者放火燒掉木樁嗎?"

"不,不,在我們看來只是木樁,在她眼中看來可能是萬丈懸崖,無邊大海!"我又驚又喜,這時才明白這個奇門遁甲陣的妙用還要遠超過我之前的想像,"這個陣不僅可以用來吸收太陽精華,可以傳送進入墓室,還能限制旱魃離開,這是呂煜特地用來限制它離開的!"

"可是里面的陣它不是也能通過嗎?"陸晴雯雖然知道了走法,卻不知這兩個陣的奧秘在哪里.

"它之前一定醒來過,看過呂煜留下的信件和陣圖,所以里面的陣她知道走法,外面這個陣她就不知道要怎麼走了.也許呂煜是有意給她出來透透氣的機會,也許是為了真正困住她,當它知道里面的陣是唯一出口後,同樣會以為這個陣也是唯一出口,所以不敢暴力破壞."

陸晴雯連連搖頭:"真要是像你說的那麼神奇,這個呂煜才智心計可以跟諸葛亮比了!"

"以前我們陰陽家中像諸葛亮,劉溫伯之類的高手本來就很多,但是只有少數高手輔佐帝王打江山才廣為人知,大多數高手是不為人知的."

陸晴雯笑了笑,沒有與我爭論,她的性情確實改變了很多.

旱魃轉了一會兒不能出來,暴怒異常,仰天怪嘯,長發飛揚,看起來極其恐怖.我可以感應到附近的地氣在發生變化,陰氣下降,陽氣上升,連溫度也在升高.

我明白了,旱魃會導至千里大旱的真正原因,不是它的修為高到可以控制方圓千萬里,而是它的怒氣會影響地氣變化,地氣變化影響整個大氣候導致千里大旱.而且它的邪氣會導致人們性情大變,瘟疫滋生,這才是它最恐怖的地方.

現在我距離它遠了一些,體內漸漸平複下來,但心中殺機還是要比平時強盛得多:"不論它是有意還是無意,確實影響了很多人,害死了很多人,所以必須除掉它."

陸晴雯訝然望向我:"你有殺它的辦法?"

"可以一試,但是你要保證不告訴任何人,包括你爺爺."

提到陸成山,陸晴雯立即怒氣沖沖:"我恨死他了,絕對不會告訴他!"

其實讓陸成山知道也沒什麼大不了,我也只是想要盡可能保密而己.我立即叫小雪把我施法的行頭拿出來,點上香燭,放幾碟干菜,干果作為供品,擺一個簡單的香案,然後開始布罡踏斗,念咒語,安神位,鎮四方……反正使用**術之前都必須進行這些儀式.

我要使用的是從震卦符中學到的馭雷術,也就是召喚真正的天雷轟擊旱魃,但是以我的修為發動馭雷術是很勉強的,弄不好沒召來天雷反傷了自己,所以我之前多次想要使用都忍住了.

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冒險的時刻,而且旱魃站在那兒不會出來,我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完全集中精神,沒有比這更理想的條件了.

我拿出了陸成山給我的金色符紙和含有紅寶石粉末的特殊朱砂,開始寫畫一道秘箓.這道秘箓是向上天禱告請求給于神雷滅殺妖物,這個步驟就像給上級打審批報告一樣,至關重要,得到上天的准許並給予幫助之後,施法時才容易成功,所以我動用了這張非常珍貴的特殊符紙——大紅燙金的申請報告,總比白紙寫的申請報告要更有誠意,更容易得到上級的關注吧?

同樣的道理,符箓內蘊含的靈氣越強,越容易遞交到神靈手中,所以畫符的過程我盡可以注入靈氣.這種特殊的符紙能夠最大限度的吸收並儲存靈氣,小小一張紙,簡直像個無底洞一樣,幾乎把我的靈氣吸干了.足足花了三分鍾我才把它畫好,感覺都快要虛脫了,不過接下來存想念咒的過程,我可以借助震卦玉符內蘊含的靈力,還是可以堅持的.

沙漠上很空曠,並且陰云密布,這是有利于召雷的;但此時已經進入冬季,卻又是不利于召雷的,能不能成功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了.

靈氣在我體內運轉,幻化,天人感應,天空的風云也湧動聚集,風變大了,云也越聚越厚,天地之間已經明顯有了一種強大的威壓.這時旱魃不知道是感應到了危險,還是發了一會兒脾氣覺得沒意思,突然開始走動,然後消失了.

我傻了眼,它雖然不能逃出來,卻是可以進入墓室的,墓室在很深的封土之下,不太可能用雷電劈進去,我看不到目標也無法控制天雷轟擊.我要是放棄,一段時間之內怕是沒有能力再召天雷了,我不甘心;不停下來既使召來天雷也只是瞎子放炮,花更多精力卻沒有一點效果,假如把圓木樁陣轟壞了,以後想再找到旱魃就千難萬難了.

現在該怎麼辦?

陸晴雯家學淵博,當然立即看出了我的為難之處,咬了咬牙向土丘那邊跑去:"我去引它出來!"

現在旱魃已經暴怒並警覺,可不比上一次了,進去了未必能出來.但除了陸晴雯進去引它出來,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了,此時我無法多說話,更不可能跑過去阻止她,只能由著她去,但我叫小雪拿出了火鱗甲盾向她旋飛過去.

陸晴雯聽到風聲,回身接住了盾,深深望了我一眼,眼神無比絕決,我不由心里一咯噔,她是連命都不想要了麼?

我很想停止施法拉住她,但是我有那麼一點猶豫,我付出了那麼多努力,眼看就要成功了怎能功敗垂成?我落得今天這般地步,不正是因為陸成山和她嗎?她冒險為我做點事也是應該的.

陸晴雯走進去了,我繼續以天人感應之法聚集天地間的能量,這就像是在推動一個巨大的石球上坡,只能一鼓作氣向前推或者放棄,不能半途停下來,否則不僅頂不住還會被巨石壓死,推到了坡頂滾將下去才能把敵人壓死.

天上傳來一陣陣悶雷聲,厚厚的烏云之間有閃電在跳躍,我體內的氣息已經與天上聚集的能量緊密聯系,雷電的攻擊方向可以由我的心意來引導,已經到了快要成功的時候了!

每一秒鍾都感覺特別漫長,大約過了兩分鍾陸晴雯終于出現了,滿臉通紅,頭發散亂焦卷,還好身上的衣服是完整的,這證明她沒有受到嚴重燒傷,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旱魃緊跟著出現了,立即揚手向陸晴雯發出火球,陸晴雯急忙向側面跑,躲過了火球.但是第二個火球又到了,她只能以盾去擋,她修為不夠,激發的火鱗甲的護保面積不夠大,所以有許多散開的火焰從她身邊卷過,非常危險.

這時天上雷電能量已經聚集到了頂點,我可以引動天雷轟下來了.但是陸晴雯與旱魃距離如此之近,她和旱魃都在跑動,要是轟偏了豈不是誤傷了她?

陸晴雯只要直接跑出來就可以,可能是邪氣入體,她也有些糊塗了,竟然不知道走出來,只在陣內跑來跑去,旱魃緊追在她後面,隨時都可能把她燒成飛灰.

上篇:第二十八章 被埋沒的真相     下篇:第三十章 黑暗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