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章 黑暗鬼城  
   
第三十章 黑暗鬼城

我雖然能引導天雷轟擊目標,卻也只是引導,無法像控制自己的靈氣那樣靈活和精確,現在旱魁在追著陸晴雯跑,落下來的天雷極有可能產生偏差把陸晴雯也轟倒了.

我相信天雷有自主攻擊邪惡目標的特性,說是神性也好,說是陰陽相吸也好,總之這一點是肯定存在的,我就曾親眼看到天雷擊毀了大樟樹.現在陸晴雯體內也有很重的邪氣,引動天雷之後,天雷會不會把她和旱魃一起轟殺?

我想到了前一晚陸晴雯神智不清時說的許多話,想到了剛才她那深情又堅決的眼神,我遲疑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剛才讓她冒險去引旱魃我已經覺得良心不安,現在要是把她當炮灰轟死了,我一輩子都不得安心.

就這麼一猶豫,我失去了與天雷的緊密感應,無法控制了,天上的閃電接二連三落將下來,有的還沒有到地面就消失,有的落在很遠的地方,有的落在圓木陣附近,把一些木樁轟沒了,就是沒有一道閃電准確落在旱魃身上.

旱魃也害怕了,迅速收斂邪性,直線沖出失去了效果的圓木陣,快得像是一道影子絕塵而去.

閃電亂劈一通之後,不再往下劈了,只在天空亂閃,大雨傾盆而下.

雖然天雷的威力沒有真正發揮出來,卻還是把我和陸晴雯震得一愣一愣的,等到我們從驚惶中緩過神來,旱魃已經不知去向了.

陸晴雯在大雨中慢慢走過來,神情黯然疲憊,與我對視了好一會兒才問:"是不是我影響了你施法?"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是天不絕它,否則閃電怎不往它頭上落,只落在它旁邊,任由它逃走?"

陸晴雯沉默了一會兒問:"現在該怎麼辦?"

"你先去車里換一身衣服,別凍病了."

陸晴雯向車子那邊走去,她沒有多說什麼,但以她的聰明,已經知道我是因為顧及她沒有發動天雷.

小雪很郁悶:"哼,哼,真會憐香惜玉啊,不知道林梅妹子知道了有何感想?"

我很平靜地說:"你可以如實告訴她."

小雪更生氣:"你的意思是她會理解你支持你,我不理解你支持你了?現在旱魃跑了,離卦玉符沒了,你,你……"

我歎了一口氣:"剛才旱魃就在眼前,天雷也落下來了,卻不往它身上落,這就說明它還不該死,天不殺它,我又怎能殺得了它?既使我強引天雷轟它,也未必能把它轟死."

"狡辯!"小雪氣呼呼地說.

也許是經曆的事多了,我漸漸看淡了生死,反而是小雪更懊惱和失望.其實我要向林梅學習,學會知足和感恩,比起呂煜和公主,我其實已經很幸運了,要知足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已經盡最大努力了,我不能踩著別人的尸體達到我的目的.

陸晴雯推開車窗叫我,她已經換好衣服了,于是我也回到車上,她坐在駕駛座上,我在後面換衣服.換好了衣服,我叫她開車去後精絕國廢墟,也許高峰和兩個專家會回來,如果沒有回來的話,我們就回家.至于之後我要不要獨自進沙漠找旱魃,就需要再看情況而定了.

我坐在車廂里,運功驅除寒氣和邪氣,這些不利的東西要及時清除,否則時間久了就會生病.我的身體和精神是大不如前了,人老了就要更懂得自己愛惜身體.

我唯一沒有衰退的,大概只有陰陽訣的修為了,其實各門各派的內修功法,達到一定程度之後都會停滯不前,努力的作用變得越來越微弱,甚至越努力越停滯不前.這個時候影響修煉的不是苦功,而是心性的修養,對天道,對人生,對萬物的感悟.許多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往往放棄了一切,去做最普通的凡人,為的就是感悟人生的真蒂.

挫折和磨難是洗滌心靈的最好藥劑,我沒有刻意去追求,但實際上我的心性和人生觀已經有了許多變化,許多原本放不開的東西也變淡了.這種變化是悄然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只到此時我才意識到我的身體在衰退,經常感到非常疲憊和力不從心,靈氣卻更精純了.

我有一種預感,我的陰陽訣已經達到了第三層的頂點,快要突然到第四層了!這是連曾師祖都沒能達到,幾百年來罕有人達到的境界,足以讓人自傲和興奮.可是對于一個沒有幾年可活的人,對于一個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命運的人來說,又有什麼好值得興奮呢?

曆代祖師爺都沒有達到這個境界,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突破,也許需要一個鍥機吧?反正我現在也不急,因為實力提高一些我還是抓不住旱魃,也沒多少機會打贏它.

一個多小時候後,我們到達了應該是後精絕國廢墟的地方,但奇怪的是我們沒有看到石山和廢墟.難道是走偏了?陸晴雯駕著車在附近轉圍尋找,繞了好幾圈,加上小雪的遠程偵測我們已經搜索了方圓幾十里還是沒有石山的影子.

這條路線我們已經來往好幾次,有羅盤指向不可能偏離太遠,那麼石山和廢墟哪里去了?剛才雖然打雷下雨,風力卻不是特別大,不太可能把整個石山都蓋住了.

我們是被沙暴巨旋吹到這里來的,兩個專家據說在這里發瘋了,包括高峰也是在附近失蹤了,現在石山和廢墟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詭異的事一件接著一件.

我和陸晴雯面面相覷,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不安.兩個專家可能真的是在廢墟中呆久了發瘋,陸平也有可能是受到了某種影響心里陰暗邪惡的一面暴露放大.還有之前的考古隊也是在這附近失蹤,這片區域太不正常了.

"我們往回去,直線往南走!"我堅決地對陸晴雯說.

"好."陸晴雯發動了車子,想了想回頭說,"回去修整之後,我再陪你去找旱魃!"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長路漫漫,我們必須輪流休息,所以我靠在坐位上睡覺,我的精神和體力又一次嚴重透支了,必須好好睡一覺才能恢複.

沒過多久我就感應到車子停下了,立即驚醒過來,恰好陸晴雯回頭望向我:"汽油用完了."

"我還有."我立即下車,叫小雪拿一桶汽油出來往油箱里加.一桶汽車還沒灌進去,我突然聽到了極遠的地方傳來一些聲音,像是有人在唱歌,但又有一種深入骨髓的悲傷,所以感覺像是在哭.

我望向陸晴雯,陸晴雯也在很緊張地在側耳傾聽,顯然她也聽到了一樣的聲音.

聽了一會兒,我聽出來了,這個聲音與我們之前在樓蘭廢墟聽到的聲音同一個"人"發出來的,雖然哭或笑的內容不同,卻有著類似的腔調和音韻.

我敢肯定,考古隊就是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之後才消失的,在樓蘭廢墟出現的是這個邪物,制造大沙暴的這也是這個邪物,兩個專家和高峰失蹤也有可能是這個邪物,極有可能它就是這片沙漠包括羅布泊靈異事件的源頭!

"我們去看看."我對陸晴雯說.

陸晴雯急忙說:"我爺爺交代過,不要靠近那個地方,我們的真正目的是找旱魃……"

我沉聲道:"我必須要去,如果我猜得沒錯,它與旱魃有一定關系,也許旱魃會到那里去."

陸晴雯眼睛一亮:"對,當年威脅精絕國的怪物,出動之時黑氣騰騰,我們在樓蘭廢墟也見到它制造的陰霾和黑暗了.是它害了精絕國,害了公主和呂煜,所以公主變成的旱魃遲早會去找它報仇!"

我點了點頭,其實我還有更深一層的猜測,但是沒有足夠的證據,反正是必須去找它的,見到它就知道了.那邪物在這時發出聲音,極有可能是要引我們過去,但是我沒有別的選擇,為了已經死去的人和可能還活著的人,我都必須面對它!

我們上車,仔細分辨聲音的來源之後,向聲音的大致方向駛去.我,陸晴雯和小雪都很緊張,這個邪物極有可能比旱魃更加可怕,我們曾親眼見到它制造的沙暴巨旋,那是毀天滅地的能量.

聲音越來越清晰,這一次不是大腦感應到聲音,而是耳朵直接聽到,現在我可以確定那是哭聲.是一種類似于召魂咒法,或者類似于古代詩歌的內容,通過特定的音節唱出來,也許這是古代的一種"哭喪"吧?

遠方地平線上出現了一片黑暗的建築,我的視力很好,所以也就看得特別清楚.那是一個殘破的小城,城牆多處倒塌但還可以看出輪廓,里面的建築都顯得特別古老,感覺比樓蘭廢墟和精絕廢墟更古老,風格也不同.

廢墟本身大多數地方並不是黑色的,但是卻給人非常黑暗的感覺,連那片區域的天和地感覺都是黑色的.它就像是剛從無底深淵升上來的巨獸,凝聚著最陰最暗的氣息,但同時它又給人以無比神秘的感覺,明知危險也想要進去看看看.

距離漸漸拉近,我看到了城牆下有大量骷髏,城內的許多木樁上掛著干尸或人類枯骨,所有骷髏都是深黑色的.

上篇:第二十九章 馭雷術     下篇:第三十一章 瘋鬼的心思 為第六天魔王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