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一章 瘋鬼的心思 為第六天魔王加更  
   
第三十一章 瘋鬼的心思 為第六天魔王加更

我們接近古城後,哭聲消失了,它就像是傳說中的海妖,故意發出聲音來吸引附近的人靠近,然後一口吞噬.

距離古城二十多米陸晴雯停了車,她的視力不如我好看不清城里的情況,但已經可以看到城外的累累黑骨了,就連我們停車的地方也有些散亂的黑色骷髏.沒有誰的骨頭天生是黑色的,只有中了劇毒或長期吸收毒氣才會變得這麼黑,由此可知這里凶險異常.

我正在掃視城內的時候,小雪突然說:"你看那邊的尸體,像是刁爺嗎?"

小雪指的是一處已經崩塌的城牆,有一具干尸頭朝內腳朝外,臉部向下紮在土坑里,以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大半截腿,小雪在空中才可以看到整個身體,果然衣服與刁爺離去時穿的一樣.

刁爺是在樓蘭廢墟離隊回家的,距離這里好遠,難道他離開後沒有往回走,跑到這里來了?

我快步走過去,拿出武士刀連鞘把尸體翻了過來,果然是刁爺!他臉色發黑,嘴唇干裂,深陷的雙眼已經變得蒼白,依舊圓睜凝視前方,像是絕望又像是狂喜,說不出的詭異.

我和陸晴雯都不由自主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面面相覷,小雪道:"他是干渴致死的,死前出現幻覺以為前面有水,可是又差一點喝不到,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這就更不可思議了,我明明給了他足夠的水和食物,他怎會沒有水喝?從樓蘭往回走的路並不難找,作為經驗豐富的向導沒有理由迷路往相向的方向走,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已經被邪物控制了,不吃不喝往這邊走過來送死.

那麼我們何嘗不是自己送上門來?難道我們所有人都已經那邪物的魔掌中,進了沙漠就不可能回去了?

城牆表面是一種大塊的土磚,中間是泥土和沙子,已經崩塌嚴重.城內殘存的建築簡陋而粗獷,帶著原始味道,與樓蘭,精絕廢墟風格完全不同,再加上到處是骷髏,干尸,黑暗氣息彌漫,有一種特別恐怖的氣氛.

這里不僅有大量人類的骷髏,還有駱駝,狼,野羊的骨骼,多到無法計數.刁爺曾說過附近沒有動物,連狼也沒有,怕是都死在這里了.

有一匹駱駝骸骨旁邊散開的包裹露出了還帶著光澤的絲綢,證明它曾經是古代的商隊.另外一個死前還緊緊握著老式步槍的干尸,則有可能是幾十年前的軍人或土匪……可能千百年來在附近迷路的商人,流寇,探險家都死在這里了.

我腦海中響起了羅明中道士的警告:"永遠不要靠近那個鬼地方!"雖然他沒有說那個地方是什麼樣子,但無疑就是指這里,他可能是唯一逃出來的人,卻最終難免一死.

"你在這里等我."我轉頭對陸晴雯說.

陸晴雯慘然一笑:"你覺得我在外面等就會沒事嗎?只怕我一個人在外面更糟糕,兩個人一起走還有個照應."

這話也有道理,除非那邪物不想殺我們,否則我們都逃不了.

我朝著古城內大喊一聲:"我們來了,你現身吧!"

現身吧……現身吧……

聲音遠遠擴散出去,不知在哪里產生了回音,像是有許多人在多個方向呼叫,但是古城內卻沒有一點動靜.

我拿出了火鱗穿山龍內丹,隨時准備放火,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走去.陸晴雯緊跟在我後面,也做好了戰斗准備.

剛走過城牆缺口,陸晴雯突然道:"爺爺,你怎麼來了?"

我急忙轉頭,朝她看的方向看去,果然是陸成山,左手抓著林梅,另一手拿著一柄劍架在林梅的脖子上.

我驚呆了,陸成山怎麼會在這里?林梅又怎會落在他手上?他想干什麼?我立即產生一股無法抑制的暴怒,想要沖過去把陸成山砍成碎片.但是同時我心里也有一些疑惑和抗拒,這不可能是真的,應該是幻覺.

"爺爺,殺了她,快殺了她!"陸晴雯大叫,這時她的臉也變成凶狠惡毒,像個潑婦,我從來沒見過她這種樣子.難道她以為殺了林梅我就會受上她?我霎時把她恨到了極點,立即就想要抽出刀來把她的頭砍下.

"是幻覺,是幻覺……"小雪不停地說,但她看到的與我看到的一樣.

我的懷疑和抗拒念頭並沒有消失,所以強忍心中的憤怒和厭惡問陸晴雯:"你看到什麼了?"

"旱魃啊,太好了,我爺爺抓住了旱魃了!"

我一個激靈立即清醒過來,再定睛一看,哪里有什麼陸成山和林梅?只是一團黑霧而己!我急忙拉住了想要往前走的陸成雯:"小心,那是幻覺!"

陸晴雯掙紮了幾下,看到了我堅定的眼光,也清醒過來,然後我們都驚恐後怕不己.其實我們兩個都是屬于意志堅定,貪念很少的人,否則可能早就迷失了.

我終于明白羅明中為什麼會自殺了,可能他到了這里之後,因為幻覺殺了同伴;還有可能最後他清醒了,還是分不清曾經發生過的事是現實還是幻覺,以為做過罪大惡極的事而無法原諒自己.

我們正在震驚之時,前方黑暗中走出一個年輕人來,身穿儒生長衫,頭上梳著道髻,臉如冠玉目似朗星,悠閑而瀟灑.本來是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可是他的身上卻在不停地散發出絲絲縷縷黑暗氣息,面對他就像是面對著一個巨大漩渦中心一樣.

這人與旱魃抓住我時腦海中出現的呂煜極為相似,也與我們想像中的呂煜一樣英俊有型,毫無疑問他就是呂煜,但也絕對不可能是活人.

呂煜陰沉沉地問:"汝二人見過吾妻否?為何不帶她來此?"

我愣住了,他什麼時候叫我帶他老婆過來了?不過再一想,從樓蘭廢墟遇到陰霾黑氣,他就已經在"呼喚"我們過來,沙暴巨旋把我們吹到了後精絕國廢墟和公主墓附近,並把這兩個地方吹出地面,目的不就是想要我把公主弄出來嗎?可是這樣的迷我又怎能猜得透?即使我猜透了,又哪里有能力把已經變成了旱魃的公主帶過來?

"我……她已經醒了,離開那個地方了."我一頭冷汗,幸好沒有用天雷轟死旱魃,否則我們所有人都必死無疑.

呂煜卻面了臉色,一臉殺機,身上散發怒潮一般的黑氣:"可惡,吾視汝為知己,故托以重任,汝竟視為兒戲,該殺,該殺!"

知己?我明白了,我們與日本人第一次大戰,我展現的一些能力驚動了呂煜,可能他認出了我是一個陰陽家,與他同根同源的,所以想要把心願托付給我.第二天晚上在樓蘭過夜時,他想要托夢給我,可能是距離遠了或者是我的防備之心太強,他沒能完全傳達他的意思,而我則以為是一個預兆,以為是林梅有危險.

呂煜托夢不成,只好興師動眾,發動大片陰霾和黑氣跑到樓蘭廢墟.當時他突破了小雪和馨語的防護罩想要與我交流,卻被我身上的舍利子和佛塔影響不得不退去,所以無法把他的意思完整傳達給我……

我心中念頭急轉,正想解釋幾句,呂煜卻不給我解釋的機會,雙手張開往中間虛合,無邊黑暗立即如同百米高的海浪合攏,我和陸晴雯渺小得如同一只螞蟻.

我又明白了另一件事,呂煜已經神智失常,是一個瘋鬼,所以不能把他的意思完全傳達給我.

瘋子都是無法講道理的,更何況是一個瘋了一千多年的瘋鬼!我不能坐以待斃,時間緊迫也來不及施展其他法術,只能立即運集靈氣從口鼻之間噴吐靈火注入火鱗穿山龍內丹.虛靈之火爆漲,形成一只巨獸模樣,身軀圍成一圈罩住了我和陸晴雯,昂首朝天夷然不懼.黑氣也在這時罩下來了,霎時整個世界變得無比黑暗,但是黑氣遇到了火焰便如輕紗入火,立即焚化,無法逼近我們.

"嗷……"

我聽到了一聲怒嘯,如狼似虎,就是不像是人發出的.隨著這聲長嘯,無邊黑暗中出現了許多高達兩米多的黑影,巨大的武器,粗劣的鎧甲,紅眼獠牙,長毛突吻,有如怒潮般向我沖來.這些怪物是靈體,但卻有如實物般可以看到,比四周的黑暗更加黑暗,那種黑暗已經是直接影響心靈的黑暗和恐懼,而不僅是用眼睛看到的.

這些暗影怪人連續不斷地向我沖擊,對我造成了極大的壓力,火龍的范圍縮小了,但它們同樣無法與我的靈火相抗,遇火即化,點滴不留.

"我的天哪!"陸晴雯驚呼,卻不知是在感歎敵人的可怕,還是感歎我的靈火威力太強.

看起來我很威風,實際上卻不如表面那麼樂觀,我發動靈火是非常耗費靈氣和精神的,燃燒的可都是精氣神啊.而呂煜發出的黑氣和暗影怪人卻無有窮盡,我絕對無法與他長時間對抗.

陸晴雯也是明白這一點的,但是她幫不上忙,敵人太強大了,我們現在就像是掉進大海里,除了我的靈火外能支撐一下,一般法訣根本不起作用,她能保持清醒不陷入幻覺中就算不錯了.

不過半分鍾時間,我就有了被抽空的感覺,靈氣有些供應不上了.我稍縮小了靈火的范圍,咬了咬牙,把煮石道人送給我的最後一顆聚元丹丟進了嘴里.

上篇:第三十章 黑暗鬼城     下篇:第三十二章 五行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