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四章 年味  
   
第四章 年味

回到福州之後,我靜下心來思考阿波丸事件,沒想出一個所以然來,但是我找到了為什麼想要休養兩個月的原因——我潛意識中是不想去的!

每一個人內心深處都有特別畏懼的東西,也許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但卻會不由自主地遠離不敢去碰觸.我也一樣,我最怕的就是潛水,甚至看到深水潭也心怵.不是我不會游泳,而是我童年的時候洪水奪去了我父親的生命,還有什麼打擊比一個孩子失去父親更沉重?這些年來我一直都不願去水比較深的地方.

這種恐懼是很難克服的,另外我也不認為能在沉船下面找到玉符,所以我是不想去的.即使非去不可,我也要先放松一下,陪一陪家人,做好我有去無回的准備……

幾天後我和林梅,凌楓飄,歐陽真菲回我老家了,老林因為女兒還在上學沒來,圓規和黃亦藍想到別處逛逛也沒來,但他們都答應會到我家過年.

回到老家我立即開始按照要求,在特定的時間,特定方位的山上取土,然後在家里樓上布下法壇,每天准時踏步,吸氣,念咒.這個要連續七七四十九天不能中斷,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再三斟酌之後,我把隱身術,混元一氣符,五行遁法教給了凌楓飄和歐陽真菲,但是嚴禁他們使用和賣弄,只有在迫不得已之時才能使用.限制他們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還太年輕,心性浮躁,難免恃術逞強和到處賣弄;教給他們的原因,是希望在危險時他們有自保的能力,有了這三種奇術,打不過總逃得過吧?

另外我把曾師祖和師父留給我的秘笈進行分類整理,增加了我學習和使用的心得,添加了我新學的東西.比如鬼系一些役鬼通靈的咒法,兵系布陣的技法,以及從陸晴雯那兒聽來的一些道門小知識.在整理的同時我也根據凌楓飄和歐陽真菲的特點,進一步傳授他們,督促極嚴,每天都要考核.

本來是想騰出時間好好陪林梅,結果大部分時間用來寫書和教兩人了.

平靜的日子過得快,不知不覺一個多月過去了,眼看就快過年了,卻一點過年的激情都沒有.這一天傍晚考核完凌楓飄和歐陽真菲之後,我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說說,為什麼小時候過年很開心,很期待,氛圍特別好,現在感覺一點意思都沒有?"

凌楓飄立即道:"時代不一樣了嘛!"

歐陽真菲耷拉著腦袋:"天天背口訣,掰手指頭,畫符,打坐,都沒有玩的時間,沒完成任務還要處罰,哪里開心得起來?"

我把臉一板:"認真嚴肅回答,這是今天的考核內容之一,回答不上來,站樁到天亮!"

兩人立即蔫了,急忙絞盡腦汁冥思苦想,不一會兒歐陽真菲舉手:"我知道了,以前平常沒有零食吃,過年才有零食和大魚大肉,所以都期望著過年,每個人都想要過年."

凌楓飄立即道:"對,對,過年有好吃的,有新衣服穿,有壓歲錢,還可以放鞭炮,以前我看到別的孩子都特別羨慕."

我搖頭:"現在過年也可以弄些平常吃不到的東西,也有壓歲錢和新衣服,鞭炮煙花就更不用說了,事實上比以前更熱鬧,但為什麼每個人都覺得過年越來越沒意思了呢?"

歐陽真菲急忙搶答:"我知道了,過年的時候親人可以團聚,過年的時候特別想念親人,每逢佳節倍思親嘛!"

我還是搖頭,但實際上我也說不出為什麼現在沒有年味了.

我奶奶在外面端著一個小盒子念經,耳朵卻在我這邊,突然走過來說:"我知道,現在不像過年,是因為沒有講究了."

我們愕然望向她,都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奶奶說:"以前過年有很多講究,要自己做年糕,白粿,釀酒,殺豬殺雞,不僅自己一家人忙,還要叫親戚朋友來幫忙,多熱鬧啊,現在什麼都用買,沒意思了.以前過年要說吉利的話,不能罵人,不能打小孩,不能掃地不能倒垃圾,不管誰到家里來都要熱情招待,所有人都不要做事情.過年這三天沒有賊,沒有乞丐,不會有人逼債,不會有人報仇,最窮的人這三天都有吃的,都沒有煩惱,對窮人來說,只有這三天是可以安心的啊!"

我有些震驚,沒想到奶奶會說得這麼深刻,也許過年的氣氛,正是在忙碌准備的過程中體現出來.對于過年的期盼,是因為這三天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沒有恩怨仇殺,沒有饑寒交迫,每個人都約束了自己陰暗的一面,表現出善良寬容的一面.

我還記得,有一年大年三十,師父吃完飯就躲進我的房間,關緊了門熄了燈,再三交代我不要告訴別人他在里面.之後很多人來我家找他,我知道是來要錢之後,替師父還了,所以我深知被人逼債的無奈,羞愧和痛苦(在我小的時候我家也常有類似的情況,那時我媽總是特別愁苦).對那時的師父來說,只有過年三天他能像別人一樣面帶笑容昂首挺胸走出去,相信老一輩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曆,那麼還有什麼時候比過年更讓他們期盼?

人們真正期盼的不是過年,而是那種和平安祥,豐衣足食,道德高尚的生活環境.極樂世界和**並不遙遠,古人已經在過年這三天實現,是現代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削尖了腦袋希望能夠實現理想社會和理想世界,結果連本來已經擁有的三天理想世界也弄丟了……

歐陽真菲問:"奶奶,為什麼過年這三天有這麼多講究呢?"

奶奶說:"以前釋迦佛與彌勒佛爭管天下,彌勒佛打賭輸了,于是只管正月初一,初二,初三三天,其他時間是釋迦佛管的."

我啼笑皆非,不知她哪里聽來這種說法,反正老人總有許多這樣的說法.

歐陽真菲和凌楓飄還要再問,卻被我制止了:"關于過年的話題談到這里為止,接下來要進行實施階段,一切按'規矩’辦事.我們自己動手做年糕和白粿,自己釀酒,還有臘肉,香腸,麥牙糖,酥米糕等等全部都自己做,奶奶是總策劃和技術總監.明天先進行全面大掃除……"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呯,呯"兩聲,兩人都倒在沙發上,翻白眼裝死.

接下來幾天,我們真的盡可能按照***要求去做,有她這個技術總監在,做得也像模像樣.小雪也出了不少主意,但每個地方過年都不太一樣,沒辦法複制,只是給我們添亂而己.奶奶說的沒有錯,在忙碌中我們很快樂,很充實,找到了過年的味道,唯一的遺憾是我媽和師父只能在牆上看著我們做了.

我和林梅都在用心學習,有些東西我們要學會,還要教會我們的孩子,一代代傳承下去.也許有些傳統比血統傳承更重要,現在卻在消逝和滅絕,我們更應該去傳承.

圓規和黃亦藍如約而來了,也加入了我們的備戰過年團隊,但是讓人有些掃興的是,老林晚節不保,重色輕友,見色忘義,居然帶著他的便宜女兒跑到他老情人家里過年去了.血里玉說有事要辦不能來,但過幾天可能會來.

我的撚土成兵法恰好在除夕這一天完成,大家都喜氣洋洋忙著貼春聯,請灶神,准備年夜飯和一些供神儀式,我就沒有急著去試測了.

我叔叔,嬸嬸和侄兒也在我家吃年夜飯,大家圍了一大桌,每個人都笑容滿面,互相敬酒,祝福,其間陸成山,陸晴雯,云飛揚,余成書,福州的林先生等等都主動打電話給我問候並祝福,我也給老林,血里玉打電話拜年.後來吳章雅也來湊熱鬧,把年夜飯推向了**,對我們在座的許多人來說,這是一次最豐盛,最開心,最難忘的年夜飯.

我們這里有個習俗,大年初一開大門很重要,要在吉時開門,點上香燭放鞭炮,說一些風調雨順,一年平安,財運亨通的吉利話.我推算的吉時是寅時中,也就是凌晨四點,所以鬧騰到半夜都去睡了.因為我家床鋪不夠,我奶奶和叔叔一家回我叔叔家去了.

忙碌了好幾天,雖然快樂大家也有些累了,又喝了不少酒,所以都睡得比較沉.大約凌晨三點的時候,小雪突然喚醒了我:"不好,有許多人靠近了我們家,前門和後門都有!"

我吃了一驚,急忙從床上坐起來,林梅也同時驚醒了:"怎麼了?"

"可能有敵人!"我連外衣都沒來得及穿,光腳穿上鞋子立即沖出門去,這時我已經聽到了瓦片破碎的聲音,以及灑液體的聲音,有人從外面往我家里拋東西,還有幾個人跳上了我的陽台.房間門一打開,我就聞到了明顯的汽油味,急忙大叫一聲:"快起床,有敵人!"

門縫和狗洞里也有人潑進了汽油,我還沒來得及沖出去,"呼"的一聲火焰已經躥了進來.後門差不多同時起火,並且有人站在陽台和鄰居家的屋頂上繼續向我家里面投擲氣油瓶,屋頂和屋內許多地方也起火了.

外面至少有十個敵人,並且手腳麻利配合默契,從他們靠近我家到起火不過十秒鍾時間,可見不是一般的人.我大驚失色,林梅,圓規和黃亦藍不會避火訣,如何能沖得出去?而且敵人志在必得,我們沖出去必定受他們遠程密集攻擊,可能還有槍械類武器.

我只想過平靜快樂的日子,為什麼連大過年也不放過我!

上篇:第三章 沉船之迷     下篇:第五章 煙煙羅與飛頭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