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五章 煙煙羅與飛頭蠻  
   
第五章 煙煙羅與飛頭蠻

屋內多處起火,這可是我的家啊!突如其來的襲擊讓我有些懵了,小雪比我更早清醒,並且她是靈體行動快速,立即向屋外沖去.如果她能控制屋外的敵人,打開缺口,我就能護著林梅等人沖出去.

小雪還沒飛出屋外,門口附近的火焰猛地爆漲,烈火之中有一個美豔女子,像是由煙氣凝結成的,赤身無衣,似實還虛,身體隨著煙火升騰變幻不定.此怪一出,整個屋內立即煙氣彌漫,火勢倍增,大門完全被火焰封住了.

我大吃一驚,"這是什麼怪物?"

"好個火鬼,竟敢在我面前呈凶,找死!"小雪怒吼著變成了巨大戰斗法身,向煙火女鬼撲去.

火焰一旋女鬼消失了,小雪撲了個空.屋內到處是黑煙,熱氣逼人,以我的視力也看不清兩米之外,不過短短幾秒鍾時間火勢便已失控.

老鬼金大器也沖出來了,大叫:"哪里來的臭娘們,騷氣沖天,有種出來跟你爺爺單挑!"

小雪急忙使用召風之術,想要把煙氣和火焰吹開,但是屋內是相對密閉的空間,不容易制造出大風,煙火也無法逼出圍牆之外,風力鼓動之下火勢反而更猛了,小雪急忙停下.事情發生得太快,歐陽真菲,圓規等人這時還沒有沖出房間,他們的房間里傳來嗆咳聲和撞翻桌子的聲音,在那個煙火女鬼的影響下,他們連方向都分不清了.

我空有呼風喚雨的法術,卻沒有施法的時間,等我召來大雨房子和我們已經燒成灰了.敵人在外面,前後門都已經被火焰封住,我攻擊不到他們,強沖出去則會被他們迎頭痛擊,形勢萬分危急.

焦急之中我想到了新練成的撚土成兵術,用這個法術變成的傀儡是土屬性的,也許不怕火,不論戰斗力如何,至少可以分散敵人注意力掩護我們沖出去.

小雪知道我的想法,急忙把百寶囊交給我,我迅速抓出幾個土豆,不要命地猛提靈氣注入,念動真言,往大門方向撒去,大喝一聲:"疾!"

土豆落地沒有任何變化.也許是我祭煉方法不對,也許是因為濃煙嗆人我的咒語念得含糊不清,法術沒有成功.這是一個新學的法術,之前沒有測試過,所以我也無法確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眼看房子已經保不住了,救人要緊,我急忙沖向對面房間,一腳踹開了門:"卷上被子,走後門!"

我後面突然有邪氣凝聚,熱量波動,我毫不疑遲立即轉身一拳打出,正中那個煙氣凝結成的女子.我拳頭的力量並沒有對它造成傷害,僅是靈氣沖擊對它造成了一些傷害,它是不怕物理攻擊的,而且立即又散開變成黑煙.散開之後,它就與煙火融為一體,連小雪和金大器也找不到它.

來的十有**是日本人,這個極其古怪的煙火女鬼應該是式神,它的主人在前門,所以我立即以意念命令小雪和金大器到前門外面攻擊煙火女鬼的主人.主人受了威脅,式神必定會回救,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從後門突圍.選擇從後門突圍,那是因為後門在廚房,廚房里有一口大水缸.

說來話長,其實時間很短,凌楓飄睡在樓上,這時才跌跌撞撞沖下來,林梅,歐陽真菲,圓規,黃亦藍也跑出房間來了.他們不能像我一樣進行內循環呼吸,已經被煙氣嗆得咳個不停,眼淚鼻涕一齊下,驚慌失措加上煙火女鬼的影響,他們連方向都分不清了.

我拉攏眾人,帶著他們沖進了廚房,迎面一個巨大凶狠的人頭朝我撞來,發如亂草,闊嘴獠牙,好不凶惡.

以常識而言,活人肯定不會單獨飛出一個頭來咬人,那麼必定是鬼頭,我急忙掐了一個鐵叉指戳了出去.此訣對鬼魂殺傷力極大,不是必要之時一般不會下此重手,現在我當然不會手下留情,即使以金大器的修為吃我這一戳也要去大半條命.

鐵叉指戳出,怪頭居然不受影響,大嘴直接咬向我的手指.我大吃一驚,急忙收手,險些被它咬住,這時我才看到,它後面有一根細長的脖子,因為煙火影響視線,看不出後面在什麼地方,但肯定在三五米之外——世上怎會有這麼長的脖子和這麼古怪的頭?

怪物一咬不中便縮進了黑煙中,呼的一聲又從煙霧中沖了出來.小雪不在我身邊,我拿不到武器,倒是凌楓飄手里有一柄短武士刀,我急忙轉身拔出他的刀,避過怪頭,快如閃電斬斷了怪物的脖子.

我沒有看到鮮血流出,那一顆被砍斷了脖子的頭也沒有掉落在地,兩只耳朵突然變長變大,像一對肉翅撲翅著飛在空中,又向我咬來.我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並且它是在我側後方發起攻擊,我來不及用刀去擋了.

"呯!"的一聲,我後面的林梅出手了,一拳把怪頭打飛出去.

我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今天遇到的怪物太奇怪了,鬼不像鬼,人不像人,竟不知該用什麼方法對付才有效,難道我是在做夢?

"咯咯咯……"響亮清晰的咬牙聲音傳來,那一顆怪頭又從黑煙中飛出來了,這一次它繞過了我,去攻擊我後面的歐陽真菲.歐陽真菲猛地見到一個可怕的人頭朝自己飛來,嚇得什麼法訣都忘了,驚叫著用披在身後的棉被把自己的頭也罩住並蹲了下去,棉被是我叫她帶出來用來防火的.

怪頭一口咬在棉被上,鋒利的獠牙直接把棉被咬破,連布帶棉撕下一大塊來,也不知道咬傷了歐陽真菲沒有.

在怪頭攻擊歐陽真菲的同時,我凝運靈氣,左手一記玄陰爪凌空抓出.以前我使用玄陰爪無法隔空傷人,修為提升之後,可以在兩三米內凌空抓物,爪勁和冷氣也有一定殺傷效果了.

五股爪勁抓中了巨頭,把它抓住並且幾乎凍僵,恰在這時林梅也來救歐陽真菲,心急之下奮力一拳擊出.怪頭一時掙不開我的爪力,被林梅重重擊中,撞飛在牆上然後滾跌在地,八孔流血(斷脖子也算一孔),耳朵和嘴巴恢複到了正常人模樣,卻是一個滿臉皺紋的老頭.

同時門外有人倒地,一片驚呼聲,顯然人頭的身體還在門外,也不知之前是怎麼伸進來的.呼叫聲和叫罵聲是日語,果然是日本人!

小雪和金大器在前門外並沒有討到好處.前面敵人共六個,都戴著像是青銅制成的猙獰鬼面具,我曾經在某一部古裝日本電影中看到過類似的面具.這六個人中有三個會施法,一個手拿法輪,一個手持降魔杵,一個拿著桃木劍,攻擊之時發出一**強大的靈氣,小雪和金大器一時之間傷不了他們,反而被他們轟得有些忙亂,這三人的修為非同小可!

另兩個在屋頂的敵人察覺到我們往後逃,從屋頂上向後跑來,腳步輕盈,踏瓦不碎,顯然也是高手.後門外按我的感應,原本是五個人,現在剩四個,氣場波動也很強烈.要是等到屋頂兩人到了後面,我們就更加不容易沖出去,前面火勢猛烈,也不可能再往前門沖了.

我迅速抱起了裝滿水的大水缸,奮力向後門擲去,"呯"的一聲炸響,水缸破碎,足有三百斤水瞬間潑灑開來,火焰大幅減弱.我給自己施加了一張混元一氣符,准備強沖出去,不料符法竟然沒有生效!

我猛然想起,畫符念咒是有禁忌的,師父收我入門之初便對我講過十忌八戒,施展重要的法術之前十二個小時不能飲酒吃葷,避婦女經血之類汙穢,還要沐浴淨身,涮口,念各種咒語,否則就有可能失效.昨晚大吃大喝,到現在才過幾個小時,滿嘴葷氣一身酒味,難怪連著兩次施法都失效了.

通常情況下,遇到這種情況涮口淨手,念些淨口咒,淨身咒之類,以我的修為還是可以施法的.但現在屋里濃煙密布,連呼吸都困難,簡單幾個字還可以勉強念出來,哪里有辦法念頗長的淨口咒和淨身咒?敵人必定也熟知這些禁忌,料定了我們過年毫無防備會大吃大喝,再加上煙火圍攻,等于是禁止了我們施法能力!

沒有刀槍不入的神功,如果敵人有槍,我沖出去就會被打得全身是洞;不沖出去大家很快就會被熏死,燒死,這可如何是好?

我只是略一遲疑,煙火女鬼又現身了,後門處剛減弱的火焰又猛地轉盛,烈焰逼人,不會避火訣的人往外沖必定被燒傷.廚房里也有一個小天井,高有六米左右,除了林梅有可能借力跳上去,其他人都不可能,而且兩個日本武士已經沿著風火牆跑過來了,現在爬上去正好被他們攔住,也是凶多吉少.

真沒想到在自己家里竟然陷入了絕境,時代不一樣了,連大年初一也有人殺人放火了!

上篇:第四章 年味     下篇:第六章 血色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