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六章 血色新年  
   
第六章 血色新年

"破牆!"林梅捂著口鼻含糊不清地說.

我猛然醒悟過來,敵人集中在前門和後門,側面並沒有敵人,而且因為是封火牆從地面連到屋頂不透風,牆邊沒什麼火焰,如果我們推倒圍牆就可以沖出去了.我沒能想到這一點,主要是因為這里是我的家,潛意識中不願意毀掉自己的家,可是燒成這樣子了,毀不毀都一樣了.

土牆厚近兩尺,以我們的力量是很難推倒的,這種體力活當然得白蛇來做.我立即以意念召小雪回來,叫她放出白蛇.白蛇的身體實在太大了,前半截在廚房里,後半截還在客廳.它大概也怕火,一出現就顯得非常急躁,昂起上半身撞破了木板的二樓,再向著土牆一拍.

以白蛇的神力,又是從較高處撞擊,效果是顯著的,這一側的土牆有大約八米長向外倒下,"轟"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沙塵撲面,屋頂許多磚瓦傾落下來.我們在屋內基本沒有被砸到,而且土牆倒下時掀起的大風把煙火吹開了,我們都能喘過氣來了,頓時精神一振,沒等塵土落定便往外沖.

煙火女鬼可能是不甘心我們逃出,竟然又聚起一大團烈火和濃煙向我們追來,首當其沖白蛇的身體被燒到了.白蛇本來就在暴走狀態,被火一燒就更怒了,猛地張嘴噴出一大股玄冰氣,那一團煙火立即收縮,女鬼又散開不見了.

我們剛沖到外面,屋頂上一個敵人便居高臨下投射出了好幾片旋轉飛鏢.這種飛鏢急速旋轉以弧線前進,很難躲避,在夜里其他人又看不太清楚,我怕圓規和黃亦藍被傷著了,顧不上別的,急忙轉身以武士刀拍打磕飛,林梅也急忙拿起一根木棍擋格.

放飛鏢的家伙出手神速,連著打出三波飛鏢,有如穿花蝴蝶亂飛,我左遮右擋,哪里能照顧到所有人?還是歐陽真菲機靈,拖著還沒有丟掉的破棉被一揚,把圓規和黃亦藍都罩住了,好幾枚飛鏢落在棉被上,沒能穿透鑲在棉被上了.

後門的敵人已經繞向這邊跑過來,凌楓飄憋了許久,這時掏出一張符紙往胸口一拍,大叫一聲:"刀槍不入!"向前沖去,腳步還有些不穩.

我吃了一驚,我使用混元一氣符都失敗了,他昨晚喝了不少酒,看樣子酒醉還沒完全清醒,怎麼可能有效?

"飄飄,法術無效!"我大吼一聲.

凌楓飄還是向前狂奔:"來吧,來吧,償償你爺爺的厲害!"

他前面有兩個敵人手中閃現火焰,響起了輕微的連串"噠噠"聲,子彈密集噴射而來,竟然是加裝了消音器的微聲沖鋒槍.凌楓飄猛地止步,然後踉蹌退後,仰天倒下:"小菲,快……跑……"

我驚怒交集,胸膛都快要爆裂開了,揚手把武士刀向屋頂的敵人投去,正好小雪在攻擊他,讓他有些眩暈來不及躲避,武士刀透胸而入.

敵人的槍手打倒了凌楓飄,便向我們這邊掃射,我急忙把林梅撲倒,大叫:"快趴下!"

歐陽真菲,圓規和黃亦藍都曾經經曆過槍戰,反應倒也快,立即伏地,上面還蓋著棉被.歐陽真菲大叫:"飄飄,飄飄,師兄……"

凌楓飄手腳還能抖動,卻已發不出聲音.

"刀!"我在心里發出了一聲咆哮,我要用魔刀,我要大開殺戒!

魔刀出現在我手里,我彎腰向右邊沖出,就地一滾又改向左邊躥,靈敏快速有如一只獵豹.小雪已經向一個槍手撲去,我身邊一陣陰風卷過,卻是金大器飛過來了,大叫:"兄弟,兄弟……你不能死啊,操***,敢打我兄弟,老子跟你拼了!"

小雪和金大器先後撲到了兩個槍手身上,他們的槍還在噴吐火焰和子彈,但已經不是對准我們這邊了.我立即以最快速度向前沖,敵人是訓練有素的高手,小雪和金大器也未必能長時間影響他們,而且敵人之中還有陰陽師.

果然,有一個敵人投射出一股藍色螢光落到金大器身上,金大器立即慘叫一聲,但他還是掐住了槍手的脖子不放,張嘴吸那槍手的陽氣.我飛奔而到,暴怒之下不惜代價注入靈氣,一刀橫掃,刀芒冷氣爆漲遠達三米,把一個槍手從腰部完全斬斷.

我腳步幾乎沒有停,又一刀把另一個槍手斜劈開了.這把刀原本就鋒利之極,重鑄之後冷氣逼人,注入靈氣時發出刀芒冷氣也能傷人,不僅彌補了長度不足,更是無堅不催了.

這時我後面也響起了槍聲,並且有子彈落在我身邊.我大吃一驚,急忙回頭望去,原來是前面的幾個敵人也往這邊跑過來了,其中一人在向我開槍.林梅不知怎麼跳上屋頂了,正在與屋頂上的另一個敵人打斗,一時難分勝負.歐陽真菲見敵人向我射擊,從棉被下面鑽出來,學我剛才的樣子連滾帶跳躲避敵人射擊,向敵人靠近.

我大驚失色,飄飄中槍凶多吉少,再要是歐陽真菲被敵人打中……我顧不上另兩個敵人了,立即回頭狂奔,小雪也立即回頭向那個槍手撲去.

前面不止一個槍手,另一個敵人從拐彎處鑽了出來,舉槍向歐陽真菲掃射.

"轟"一聲,之前土牆只倒了北邊約一半,這時南邊的半堵土牆也倒下了,把那個槍手給壓住了,塵土和煙火之中沖出了白蛇來.原來白蛇恨透了煙火女鬼,推倒圍牆之後在屋里找女鬼沒跟出來,這時知道我們危急,把沒有倒下的半堵牆也掀倒了,正好把敵人一個槍手壓住.另三人雖然驚險逃開,卻也嚇得夠嗆,槍聲停止了.

白蛇用力過猛,不僅把圍牆掀倒,差點把整棟屋子都扯倒下來了.本來木屋結構穩固,與土牆沒有連在一起,土牆倒下不會導致木屋傾倒.但是里面的許多梁柱已經被白蛇巨大的身體擠撞折斷,再加上猛力一掀,整個屋子歪斜,屋頂也傾斜了.屋頂上的林梅和敵人連同大量瓦片掉落下來,危急時刻,林梅顯示出了過人的鎮定和超絕的身手,掉落之際腳在簷條上一蹬,凌空撲向對手,一拳轟在他背上.

林梅的拳勁非同小可,這一拳打得那個日本武士撲跌在地,口吐鮮血.他剛跳起來,我已經沖到了,一刀把他的頭砍了下來,林梅落地立即助跑兩步飛踢,把他還在狂噴鮮血的身體踢飛出去.

其實不需要我補這一刀,他也逃不過林梅的攻擊,但是此刻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噬血**,只想把所有敵人大卸八塊.這把刀殺了旱魃之後,邪性已經減弱了許多,現在飽飲鮮血,邪性又活躍起來,影響到我也變得殘忍好殺.此刻我並不排斥它,還覺得深合我意,這些可恨的人大年初一來襲擊我,燒我房子,傷我兄弟,不見血光難解我心頭之恨!

白蛇從飛揚的塵土中沖出來,把兩個敵人撞倒.小雪撲向最後一個槍手,趁他震驚之下心靈失守瞬間控制了他,把槍丟掉了.

我飛奔而至,一刀劈了槍手,與林梅聯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另兩個敵人放倒.這兩個是陰陽師,近身捕斗能力本來就不算太強,此時又嚇破了膽,當然擋不住我無堅不摧的魔刀.一聲淒曆鬼嘯傳入我腦海,女鬼在屋里現身,聚起一團烈火和濃煙奔我沖來.

它本來是有些畏懼我的,之前在屋里被我打了一拳之後就不敢再靠近我了,但現在它的主人被殺,它不惜一切代價來拼命了.我已經砍順了手,貫注靈氣一記力劈華山,刀芒裂空,女鬼連同煙火被整齊地劈成了兩半,靈體的鬼居然被凍成像實體的人掉落在地,片刻之後才散成黑煙.

我愣了一下,刀芒居然可以直接殺死強大的靈體,這把刀算是法器還是武器?

倒地的碎土牆往上拱,被壓住了的家伙還沒有死透,居然站起來了,我毫不客氣把他也砍成兩斷.

後門方向還有兩個敵人,本來還向我這邊跑,想要前後夾擊我們,但是沒等他們沖到,其他人就全部倒下了,嚇得他們轉身逃跑.

金大器一直在攻擊其中一個敵人,只是那人修為高,金大器奈何不了他.現在敵人開始逃跑,心驚膽戰,意志不堅定,更無意攻擊,金大器就開始顯示出威風來了,緊追在他後面狂攻,打得他磕磕拌拌.小雪追了過去,也絆住了另一個敵人,我飛奔而至,幾招就把他們也殺了.

其實這些敵人並不是太強,搏斗能力最強的是屋頂的兩個,單挑也不一定能勝得過我和林梅.幾個陰陽師修為雖然高,比起安倍健太還是差了一截,兩個式神也只是很古怪,戰斗能力不是很強.致使我們吃了大虧的原因,是他們計劃周密,配合巧妙,而我們完全沒有防備,被大火圍困在屋里慌了,我要保護其他人,又不能使用法術,才陷入絕境之中.

我心中沸騰的殺機還不能平息下來,還想再殺人,這時其他人已經圍著凌楓飄大叫.我心中一凜,急忙以靈氣壓住了刀內躁動的邪氣,封密住刀氣外泄,跑到凌楓飄身邊.

歐陽真菲一邊哭,一邊往凌楓飄身上按止血符,他胸口和腹部有五六個血洞,鮮血染紅了衣服.不必按脈門,我已經可以感應到他沒有呼吸,沒有心跳.

我頓時像是掉進了冰窟窿……

上篇:第五章 煙煙羅與飛頭蠻     下篇:第七章 義鬼舍身 為精忠報國8341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