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七章 義鬼舍身 為精忠報國8341加更  
   
第七章 義鬼舍身 為精忠報國8341加更

猶記得一年多以前,我在西禪寺門口與凌楓飄巧遇,這個"一身匪氣"的江湖小騙子曾讓我很頭痛,好吃懶做,不講衛生,好狠斗勇,見錢眼開.他一身都是小毛病,但是他很仗義,很肝膽,對待朋友從來不含糊,小節不拘大節不虧.他跟著我經曆過多次險死生還,並肩戰斗,面對敵人時他勇敢地沖在前面,多次幫了我大忙甚至是救了我的命.雖然他和小菲經常搗蛋讓我頭痛,但是大事從來沒有違逆,他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師弟,傳承的重任還在他身上的,可是現在他沒有了呼吸.

我憤怒,自責,懊惱,如果不是他到我家來過年,就不會有這樣的事;如果昨晚我叫他少喝些酒,他也不會糊里糊塗往前沖被人打中了;如果我多一點警惕防備之心,也不會被敵人算計落到如此被動的局面;如果沒有把金大器派到前門去,他即使喝醉了也不會這麼糊塗……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命不長久,把傳承的希望放在他和小菲身上,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先我而去了.我的眼睛紅了,淚水忍不住滾落下來,歐陽真菲更是號啕大哭,凌楓飄臨死前還在牽掛著她,叫她快跑.

金大器也在大哭:"賊老天瞎了眼,老子殺人越貨無惡不作,早就該死了,你要我的命拿去就是,為什麼要害我兄弟?他還那麼小,還沒有活夠啊!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陪我喝酒他不會醉得這麼厲害……"

原來昨晚散席之後,凌楓飄在樓上又跟金大器喝酒——金大器並不是真的喝,只是聞聞酒香而己,實際上都是凌楓飄喝進去了.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從發現敵人到起火只有不到十秒鍾,到現在總共還不到三分鍾,凌楓飄死了,牆倒了,房子陷入烈火之中,滿地都是死人和鮮血,這一切讓我們恍如夢中,這都是真的嗎?

鄰居們被驚動了,已經有人開門出來,大叫:"著火了!""燒屋了!"

我驚醒過來,要是被人看到許多尸體在這兒,麻煩就大了.白蛇肚皮雖大,卻也沒辦法一口氣吞下十一個人,而且吃太多東西後它要長時間睡眠,難免又誤事.小雪收了白蛇,我迅速抓起旁邊的尸體投進火里,林梅也來幫忙,很快把所有尸休集中在一個地方,然後我噴出靈火助燃,兩種火焰夾雜在一起轉了幾下,所有尸體都變成了飛灰.

我留下了敵人的兩個面具和幾件法器,我需要以這個為線索找到其他敵人,報仇血恨並且杜絕後患.憑直覺這些人是土禦門神道的成員,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我,這一次更是燒了我的房子,殺了我的兄弟,不殺他們個血流成河誓不為人!

許多村民拿著水桶,臉盆,竹竿跑過來了.火勢大太,已經沒有滅火的希望,但是要阻止火勢漫延到鄰居家里,以免造成更大災難.

我家另一側與徐鑒茂家緊相連,前面隔了一條小路離我師父的弟弟家只有兩米多,很容易燒到他們家里.遇到這樣的情況,要盡量把相鄰房屋的瓦片通破,讓煙火往上沖,煙火向上升了就不會橫向亂躥.以前在鄉下往往因為救火的人沒有經驗,也沒有強力滅火設備,木屋又連在一起,一燒就是一大片.

幸虧了白蛇一通亂折騰,我的整個房子已經被扯歪向我們這邊,燃燒了一會兒之後就向這邊倒下,基本不會燒到徐家.前面畢竟隔了兩米遠,又有不少人守著,問題也不大.但是村民們看到了我一身都是血,也看到了倒地不動全身是血的凌楓飄——實際上還有人看到了我往火堆人扔死人.

大年初一凌晨發生了這樣的事,村民們都非常緊張和驚懼,有許多人打電話報警或報火警,救火的人也遠離我們,怕我們的災難會波及到他們身上.

"大師兄,你救救他吧,救救他吧?"歐陽真菲淚流滿面望向我,林梅,黃亦藍也用期待的眼光望向我,他們以為我是無所不能的,但實際上我只是一個會點法術的凡人,不是神仙.即使是神仙同意救人,也未必能救活,當年煮石道人奉命來救我媽也沒能救活.

我站著沒有動,圓規閉目合掌念著往生經,小雪歎息了一聲:"從他的相來看,眼光暴,顴骨高,下巴尖,喉結突,本來就有孤貧早夭之相,加上性情急躁,好狠斗勇,難免……這就是命吧."

小雪不是對大家說的,所以只有我和金大器能聽到,正在悲拗的金大器突然大叫起來:"不,不,我能救他,我能救他,是我害死了他,我要救他!"

金大器被洞虛制成鬼奴,在神秘的玄冥教待了幾百年,熟知玄冥教的秘法,而玄冥教研究的就是生死之道,最擅長把死人弄"活",難道金大器是想把凌楓飄變成像洞虛一樣半人半僵尸的怪物?

我急忙以意念問:"真的還有救?怎麼救?"

金大器道:"他的魂魄還沒離體,只是散亂了,內腑傷損也不是很嚴重,我願舍棄一身修為,助他重聚魂魄,再續心脈.快找個安靜的地方,趁著他軀體尚溫,你把他體內的鐵丸逼出來,我自有辦法……媽的,和尚你別念了,吵死人了,萬一他魂魄離體被超渡就救不了了!"

金大器最後一聲吼是對圓規說的,圓規吃了一驚,急忙住嘴.我聽說還有救,急忙分開眾人,抱起凌楓飄狂奔,往村外跑去,伙伴們急忙跟了上來.

跑到村外沒人的地方,我放下凌楓飄,雙手按在他心髒附近的彈孔處,注入靈氣探查,很快感應到彈頭的位置,卡在骨頭之間不深,沒有打到心髒也沒有破碎.

原來凌楓飄昨晚喝醉了,連外衣都沒有脫,他早年到處流浪,習慣了穿大量衣服,外面一件厚棉衣,中間有兩件毛衣和馬夾,里面還有內衣,厚厚的衣服像防彈衣一樣抵消了許多沖擊力和旋轉力.他本身修為也不錯,遇到攻擊靈氣自動護體也有一定緩沖作用,而敵人用的是小巧的微聲沖鋒槍,子彈的射程和威力與手槍差不多,經過兩重緩沖之後沒有對內髒造成嚴重破傷.

我雙手的靈氣聚集在彈頭上,一陰一陽產生旋轉力和吸力,子彈慢慢旋轉著退了出來..第二顆子彈已入內腔,打傷了肺葉,但同樣是強弩之末,沒有造成可怕的震碎性傷害.腹部三處傷口,一淺二深,最嚴重的一顆差點穿透了身體,內髒多處受傷,幸運的是重要器官都沒有造成粉碎性傷破損.肩頭一顆子彈也是到骨頭而止,大腿一顆子彈擦著骨頭穿過,是唯一穿透身體的子彈.

凌楓飄的身體還有余溫,之前歐陽真菲往他的傷口按止血符,有效阻止了血液過度流失,所以我現在逼出子彈之後還會流血.我看到了希望,逼出子彈立即給他止血,同時小雪也放出了玉兔,化為一團小小的白光罩在他身上,防止傷口惡化.

其他人都一臉悲嗆和擔憂,被打中了七槍,還有可能救活嗎?

金大器對我們拱手:"老大,各位朋友,很高興認識大家,就此別過了."說完就撲到了凌楓飄身上不見了."

歐陽真菲急忙問:"怎麼回事,他,他要借尸還魂嗎?"

其實我也有一點擔心這個,因為以金大器的實力,是能夠借尸還魂的,如果活過來的是金大器,我們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那麼凌楓飄身體雖然還活著,也等于是死了.

"應該不會,他雖然是個凶人,卻是個講道理重義氣的人,他說是救飄飄,那就是救飄飄."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凌楓飄一直沒有動靜,不過我和小雪可以感應到他身體里面有一陣陣能量波動.足足過了三分鍾,凌楓飄的心髒突然開始跳動了,開始很微弱,漸漸變強,全身血液恢複流動,氣海穴內靈氣開始聚集,但是還是沒有呼吸.

又等了幾分鍾,凌楓飄還是沒有呼吸,但是心髒是跳動的,只是比正常人慢,氣海穴內靈氣也一直在聚集,並且沿著十二經脈運轉.看樣子是有救了,可是為什麼一直沒有呼吸呢?

雖說凌楓飄受到的槍傷都不是毀滅性的傷害,但畢竟是中了七槍,傷勢還是非常嚴重的,必須進行治療.我想到了煮石道人,他精通藥理並且能煉制"還魂丹"之類的神奇丹藥,現在只能去找他看看了.而且我們一身是血,狼狽不堪,大過年的去別人家不合適,去醫院的話會引來大麻煩,因為有人看到了我毀尸滅跡,說得不好聽一點現在我是個殺人犯,也只能到煮石那兒去暫避一下了.

我從小雪的乾坤袋里拿出毛毯,把凌楓飄包起來,抱著他往仙岩方向快步走去.我沒敢走大路,怕會被人知道我們去了仙岩,給煮石帶來麻煩,所以從田野中繞過村莊再上路.

身後火光沖天,人聲隱隱,我的家從此沒了,連師父和母親的靈牌,遺像都沒了,我心里面的火焰也在熊熊燃燒.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我一定要給這些混蛋一些厲害看看!

上篇:第六章 血色新年     下篇:第八章 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