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九章 煉丹密室  
   
第九章 煉丹密室

陸成山說完他調查的情況之後,我說:"陸道長,麻煩你幫我打聽一下土禦門神道的人在什麼地方,最好有重要人物的名單和具體資料."

"這個……小張啊,以殺止殺,實為下策,你現在需要先冷靜一下."

"陸道長,要是換了你處于我的位置又如何?什麼是上策?"

陸成山為之語塞,過了一會兒才說:"情況比你想像的要複雜,土禦門神道就像我們的正一教一樣,是一個古老悠久的教派,又吸收了許多小門派形成一個綜合性的教派,你不可能把土禦門神道的人都殺了吧?再說我們很難找到他們真正主事的人,就比如說我們龍虎山吧,住在龍虎山的未必是真正重要人物,更多的是祈誠修道的人,那麼你跑到龍虎山去大開殺戒,不僅達不到目的,反而給自己惹來一身殺孽.現在是法制社會,各國修真者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你要是殺了許多無關的人,引發公憤,只怕連中國的高手都要圍捕你了."

我非常憤怒:"那麼他們已經襲擊我四五次了,殺人放火,拿著槍械,沒有引發公憤麼?沒有觸范規矩麼?你們不主持公道嗎?"

陸成山的聲音提高了許多:"上次你們在沙漠遇到襲擊,我們已經在對他們施加壓力了,雖說他們先襲擊你,你每次也殺光了他們的人,我們也不能再叫他們交出凶手啊.可要是你去攻擊他們,我不能讓你被別人殺了啊!"

這簡直就是強詞奪理,別人一而再,再而三欺負我,我就得忍了,我去報仇就不行,換了是他陸成山被人一再襲擊,燒了房子殺了親人,他還能說得這麼好聽麼?

自從我與陸成山盡棄前嫌,他答應幫我找玉符之後,我們之間一直維持著客氣和友善,這是第一次出現沖突.我突然意識到,陸成山還是以前那個陸成山,固執,功利,自傲,一切都是為他的集團和勢力服務,不會因為與我友善一點就改變了.他不是不理解我的委屈和仇恨,而是怕我引發兩國修真者大沖突.

陸成山打著個"為國為民"的幌子什麼都可以干,血里玉實力超強也沒人敢把她怎麼樣,所以什麼狗屁規矩約定都是用來約束我這樣的人的,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我越想越怒,正要掐了電話,陸成山已經放緩了聲音說:"小張啊,你要知道我一直很欣賞你,把你當成弟子晚輩一樣來對待,我肯定不能看著你被人欺負.但是這事真的要從長計劃,你先休息一段時間,安心去調查阿波丸號,等我這邊安排好了再行動.要是擔心你妻子和朋友們的安全,可以先住到我這里來……"

"不必了!"我冷聲拒絕,"這是我的私仇,本來不該麻煩你.你可以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不會讓你為難."

說完我就掛斷了,我就不信沒有了陸成山,我就寸步難行了.本來我是計劃打電話向血里玉打聽消息的,現在也不打了,我的仇不能假手別人,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來解決!

土禦門神道的情況我雖然不了解,蘆屋光的情況我卻已經知道了,都是我的仇人,都有我必須拿到的玉符,那麼我就先從蘆屋光下手.蘆屋家族與土禦門神道一直有爭端和嫌隙,那麼蘆屋光必定非常了解土禦門神道的情況,也許能從蘆屋光那兒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還有阿波丸號是日本人的船,說不定能從日本找到線索,這一趟可謂一舉三得.

這一次必須我一個人去,才能機動靈活神出鬼沒,可是林梅和凌楓飄等人住到哪里去才安全呢?我不能讓他們住在仙岩,仙岩也不安全,還有可能拖累了煮石道人,同樣道理老林家也是不能去的,天下之大,竟然沒有一個地方是我們可以安心住下的.

要是能找到傳說中的鬼谷秘境就好了,可惜無從找起,唯一的線索就是在云霧很多的深山中,而我所知的云霧多的地方就是云頂山,現在地氣變化,云霧也變少了,即使真有鬼谷秘境也不會在云頂山上.

我突然想到了太行山深處小雪的舊窩,那兒安靜隱密,物產豐富,是最適合隱居的地方.普通人很少會到那兒去,鬧騰了一段時間後,也不會有人去那兒尋寶了,既使知道那個山洞的人也想不到我們會再回到那兒去住.

小雪立即贊同我的想法,不過還有一個小問題,凌楓飄受傷很重,恐怕要等不少時間才能正常行動.

轉眼三天過去了,凌楓飄傷勢大有好轉,脫離了危險期.圓規向我道別,說出來游曆很長時間了,想回廟里去看看.黃亦藍也說要進城去找工作,這樣無所事是也不是個辦法,趁著剛過完年好找工作.

我知道他們的意思,他們現在幫不上什麼忙,遇到危險反而要我分心照顧他們,不想拖累我所以想要離開.其實我也怕他們跟在我身邊會受到傷害,他們願意離開一段時間也好.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好在現在交通比較便捷,通訊更方便,很容易就可以用電話聯系上.

初四早上送走了兩人,我也有些開始焦急起來,十天半個月內凌楓飄都還不方便遠行,我卻不可能等那麼長時間.如今經常有人上山來向煮石道人求藥,看到我們在這兒是會給煮石道人帶來麻煩的.

站在懸崖邊望著遠方,我心事重重,不由輕歎了一聲.

煮石道人從小廟門口走過來:"賢侄可是擔憂有人尋仇?"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說實話:"我們是不祥之人,怕給道長這清淨之地帶來血光,想走卻又不便行動,也不知該往哪里去,還請道長指點迷津!"

煮石道長點了點頭:"你一身殺氣,確實不便留在此地,其他人倒是可以留下……這片山崖下有一處秘洞,是我師父當年煉丹的地方,頗為寬大,你夫人和師弟師妹可以暫時住在里面."

"啊,那就太感謝道長了."我大喜過望,我早就懷疑他有一個秘密煉丹地點了,果然如此.現在他不僅把秘密告訴了我,還把這麼重要的地方讓給林梅他們住,讓我非常感動.

煮石道人笑了笑,示意我跟他走.小廟是在山頂最高處,面積不過兩畝地,三面都是懸崖絕壁,最高的一邊超過百米.煮石道人帶著我從小路下去,再拐進樹林里,來到最高那片懸崖之下.這兒古樹成蔭,空氣濕潤,岩石上布滿青苔,鳥鳴之聲不絕于耳,實是一個清幽好地方.

"大膽跟著我走."煮石道人說著大步向前,直接向懸崖的石壁走去,整個人消失在石壁上.

我看直了眼睛,連小雪也嘖嘖稱奇,以我們的眼力和感知力,居然完全看不出這兒是個山洞,這個障眼術太高明了!

我硬著頭皮去撞石壁,卻沒有碰到任何東西,眼前出現了一個頗為寬大的山洞.這個山洞像是天然生成的,但地面和四周都很平整,一眼就可以看到中央有一個古鼎,石壁的一些小凹洞內放著些竹簡和瓶瓶罐罐,兩邊還各有一個石室.正前方的石壁上有一縷清泉泄下,不僅帶來了濕潤氣息,也帶來了濃郁的靈氣.

"哇,這里簡直就是神仙洞府啊!"小雪感歎不已,這里雖然小了一點兒,氣息格調卻遠勝她的老巢,主要是那一股仙靈之氣不是一般地方能夠擁有的,這座仙山的仙氣都凝聚在這兒了.

我到兩邊石室看了一下,完全可以住得下三個人,而且這地方的靈氣有助于凌楓飄養傷和三人練功.很快我的眼光落到了古鼎上面,高約八十公分,直徑六十公分左右,三足無耳有蓋,黑中帶紫,紋飾古樸獰厲,顯然是一個古董,卻不知是怎麼使用的,因為下面並沒有煙火的痕跡.

"咳,咳……"煮石道人干咳幾聲,"賢侄,你夫人我是放心的,你那兩個師弟師妹可要叮囑他們不要亂動."

我急忙道:"道長放心,你對我們的恩情天高地厚,我一定嚴令他們不得亂動.另外你上次說想要布陣聚集靈氣,就是在這兒吧?正好前不久我學會一個聚靈陣法可以用得上,也算是我的一點小心意."

煮石道人很也高興,他其他方面都可有可無,唯獨研究藥物和煉丹特別執著和入迷,我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趁著左右無人,我把凌楓飄抱進了煉丹室,林梅和歐陽真菲也轉移到了里面.我再三告誡三人不能亂動,做人要懂得感恩和自重,煮石道人把這麼重要的地方都讓給我們暫住了,無論如何不能亂碰他的東西.

安頓好三人,我只說去調查日本人的情況,沒有說去日本.離開之前我以煉丹爐為中心布了一個從玄冥教學來的聚靈陣,並且把我的五塊玉符用上了.目前這五塊玉符最重要的作用是借用靈力,我修為提升之後其實可以不需要依賴玉符了,不必時刻帶在身上.

煮石道人多次幫過我的忙,真正是恩重如山,我必須有所回報.而且玉符留在這里,萬一我有什麼不測,玉符也不致于落到日本人手里,我要做到萬無一失.

臨別前煮石道人又送了我三種丹藥:一種是辟谷丹,普通人吃一丸可以三天不用吃其他東西,我本來就可以辟谷,有了辟谷丹可以幾個月不食人間煙火了;一種是活血丹,可以活血化淤,主要治內傷;一種是以前吃過的聚元丹,藥性溫和了一些,身本滋補藥果更好,是用我送給煮石道人的珍貴藥材煉成的.身在江湖,帶著點有備無患.

上篇:第八章 深仇     下篇:第十章 自殺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