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章 自殺聖地  
   
第十章 自殺聖地

我的計劃是跟隨旅游團去日本,因為我不會說日語,也不認得日文,打聽消息不方便.不料到福州找了好幾家旅行社,都說春節長假游客暴滿,沒有提前預約的人不收,而且還要辦護照之類,不能立即就走.

這是要逼我用水遁去日本麼?日本離大陸不遠,又是那麼大一個島,我就不信找不到了.到了國外估計手機不能使用了,走之前得給我奶奶和老林打個電話,之前在山上沒有信號,我一直是關機的,這時才掏出來按下了開機鍵.

我一組號碼還沒有撥出去,手機卻震動起來了,一看是陸晴雯的電話.我猶豫著要不要接,直到它停止震動還是沒有接,但是一眨眼又震動起來了.

我只好接下了接聽鍵:"有事嗎?"

"天哪,你終于接了,急死我了!"陸晴雯的聲音透著焦慮,長籲了一口氣,"我打你的手機至少三十次了,都是關機,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在山上沒有信號,關機了."

"我爺爺不讓我離開家,不許我去找你,我一直追問他才說你遇到襲擊了,情緒失控,我打你電話又關機,真是急死我了."

我淡淡道:"我沒有情緒失控,也沒事,多謝你關心."

"你……不論你跟我爺爺發生了什麼爭執,至少我們還是朋友吧?你出事了也不告訴我一聲!你是不是想去日本找仇人?我可以偷偷逃出來,而且我有朋友在日本……"

我打斷了她的話:"不,正是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我不能再讓你遇到危險,你不要出來,我不會帶你一起走的."

說完我就掛了,陸晴雯再打過來,我不接.她撥打了三次之後,發了一條短信過來:你不帶我去也用不著不接我電話啊,到了那邊記得打電話給我,保持聯系,也許我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我有些感動,我明白她的心意,但我不能接受她的心意.最終我沒有給任何人打電話,又關機了.既然我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就不要與正常人走太近,讓他們完全不知道我的消息是為了他們好.

到了晚上,我參照中國地圖上日本的位置,再用羅盤測出角度,駕起土遁直線前進.不一會就到了海邊,我改為駕水遁前進,因為在水多土少的地方,用土遁更耗靈氣.

我全力飛行,不消半個小時茫茫海面上就出現了大片陸地,應該就是日本了.我在一個燈火輝煌的大城市邊緣黑暗處落地,然後步行向前走,不一會兒就看到了許多招牌,廣告牌,上面寫的大多是日文.再往前走進入市區,光怪陸離的霓虹燈中偶然還能看到中文的招牌,不少地方都有"長崎"字樣.

我要去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島根縣,一個是富士山.據血里玉說蘆屋光的家和一個企業在島根縣,但最後她跟蹤蘆屋光,卻是在富士山北側一片茫茫沒有邊際的林海中跟丟了.當時蘆屋光並不知道血里玉在跟蹤,所以那片林海中極有可能有蘆屋家族的秘密據點.

小雪稍使手段,毫不費力就拿到了大量日元,反正是取之于日,用之于日,我也沒想帶回家去,用不著心里不安.我找了一家小小的中餐館,一對中年夫妻經常的,正好沒什麼客人.我先點了幾個菜,然後給了老板娘一疊紙鈔,麻煩他給我買一張中文版的地圖,標注出我要去的兩個地點.

"先生,難道你是要去青木原樹海?"老板娘的筆移動到富士山北側一片綠色的地方停住了,臉上有不安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問.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噢,沒有,沒有……"老板娘的表情更加古怪,但卻努力裝作平靜,並且把我給她的錢放回到桌子上,"這錢……先生還是拿回去吧,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要樂觀地面對生活."

我愕然,這是在唱哪出啊,難道她是一個隱世高人看出了我沒多久好活?

老板娘遲疑了一下又說:"先生你是留學生吧,過來幾年了?"

我嗯了一聲,不置可否,我現在是二十五歲,原本是個教書匠有點文人氣質,過年時頭發又染了一次並修剪過,不顯老態,看起來還真有點像留學生.

老板也走過來在我旁邊坐下,拍了拍我的肩頭:"小兄弟,今天我請客,不收錢.不管是失戀了還是失業了,都要堅強面對,都會過去的.想想父母把你養大不容易,供你讀書也不容易,你還年輕,未來的日子還很長.剛才你一下甩出這麼多錢,神情憂郁,我就看出不對勁了……"

我哭笑不得:"你們在說什麼,我沒想尋短見啊!"

"對,對,你只是想去散散心而已,其實可以去別的地方."

我終于明白了,看來是我要去的地方有問題,讓他們誤會了.我再三解釋沒想自殺,老板夫妻倆哪里肯信?堅決認定我不想活了.反正地圖有了,位置我已經知道了,他們愛信不信,我轉身走人了,那一疊錢還是留給了好心又固執己見的夫妻.

原來我要去的地方叫青木原樹海,在富士山北側,旁邊還有好幾個湖,應該很容易找.我到了沒人的地方,較准向方角度,又駕起土遁向前飛.我心里有些奇怪,那一大片樹林有什麼古怪,為什麼我說要去那里,餐館老板夫婦就那麼緊張,認定我是要自殺?

一路飛馳,約二十多分鍾,前面右側出現了一座錐形的雄偉高峰,時值冬季,整座山峰幾乎都被白雪覆蓋,毫無疑問就是富士山了.從高空望下去,前方有一大片平整的區域,白茫茫沒有邊際,我降低高度仔細一看,白色之中又帶著點綠意,原來是大片被白雪覆蓋的樹林,非常濃密,遠遠看去很平整,不愧為"樹海"二字.

我有些意外,沒想到在日本這樣的小地方,竟然還有這麼大片的原始森林,現在就是在中國也不容易見到這麼大面積的原始森林了.這麼大一片區域,一個人進去簡直像沙子掉進太平洋,難怪血里玉找不到蘆屋光了.

我在這片林海上方繞飛一圈,估計面積有三四千公傾,完全沒有人煙.雖然小雪可以感應到的范圍很大,要把這片樹海全部過一遍也需要好幾天時間,再要是蘆屋光躲在山洞或地下,我們即使從附近經過也未必能發現他.

我發現有一條公路從這片樹海靠南端穿過,公路邊有個地方發出一點昏黃的燈光.有燈光就有人住,蘆屋光在這里躲了很長一段時間,也許憋不住了會跑出來找杯熱咖啡喝,不如去碰碰運氣.

我在有燈光的地方落下,這里有幾棟木屋沿著公路一字排開,屋外掛有招牌,從鬼畫符似的日文來判斷,應該是旅店和商店,但現在都關著門,僅有一家旅店門口亮著一盞燈.在這無邊的黑暗和寒冷中,這昏黃的燈光不僅沒有給人安全感,反而有一種陰森森的鬼店的感覺.

我踩著厚厚的積雪走過去,旅店門口有人走過的腳印,小雪也感應到了里面有一個老年男人在床上.我重重敲門,里面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用日語咒罵,不想起床.我繼續用力拍門,聲音大得在安靜的夜里驚心動魄,屋頂的上浮雪都被震得往下掉.

老頭終于躺不住了,出來開門,他五六十歲的樣子,身材頗為高大,留著花白的絡腮胡子,怒氣沖沖朝我揮舞著拳頭呱呱大叫.

我聳了聳肩:"你能說漢語嗎?"

老頭愣了一下,用還算標准的漢語吼道:"你不想活了就自己去上吊,來吵我做什麼?"

"我沒想上吊啊?"我真是莫名其妙,為什麼今天遇見的人都以為我要自殺,日本人腦子有病麼?

老頭怒吼:"你不帶背包,這個季節單獨一個人到這里來,不是想自殺是做什麼?想死了還要惡作劇,來煩我這個老頭嗎?"

"非常抱歉,我的車壞了,離這里好遠,我是走路過來求援的,能給我點熱水喝嗎?我可以給你錢."

老頭的態度立即變了,連說對不起,請我進去,一邊走一邊解釋.因為這個季節是沒有游客的,孤身來這里不帶行禮或只帶一個小背包的人,幾乎都是來自殺的,所以他誤會了.

看來真的是這個地方有問題,我問:"有許多人到這里自殺嗎?"

老頭一邊給我倒熱水一邊說:"是啊,這里是最好的自殺的地方,往里面走遠一點,死了也沒人能找到遺體.每年下大雪之前都會有警察來搜山,找到的遺體有上百具,沒找到的還有很多."

憑著"職業敏感",我立即想到這個地方有問題,是什麼東西吸引那麼多人來這兒自殺?如此凶邪之地,就沒有高人來整治一下嗎?或許這本來就是某個邪派高人故意弄出來的,大量尸體,怨靈都是邪修的最基本和最重要"材料."

老頭名叫中山直樹,是個很豪爽,很健談的人,以前遇到來自殺的人他都會勸一勸,今天主要是我敲門太粗魯了.他介紹說這片樹海的地下有磁鐵礦,指南針在這里會失效,樹種比較單一,看上去都差不多,所以走進樹林的人很容易迷路最後死在里面.幾十年來,這里像有一股魔力,每年都會吸引數以百計的人到這兒自殺,所以又被稱為"自殺聖地","死亡森林",在日本幾乎無人不知.

上篇:第九章 煉丹密室     下篇:第十一章 骨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