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一章 骨女  
   
第十一章 骨女

我不能確定很多人跑到青木原樹海自殺的原因是自然形成的,還是人為造成的,但我敢肯定這種情況已經被人利用,並且極有可能是被蘆屋家族的人利用.血里玉說蘆屋千丈曾經在深山中隱居多年,莫非就是這里?

我與中山直樹聊了一會兒,他已經在這兒住了十幾年,見過太多到這兒來自殺的人,但並沒有見到其他特別的東西,最近也沒人來過.據他說在樹林深處有一處廢棄的舊屋,原本是一個富商建造的渡假別墅,後來因為太多人到這兒來自殺,沒人敢住也賣不出去,所以荒廢了.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好看,所以他沒有去過,不知道具體地點.

老頭說不能為我提供修車的服務,但可以留我在這兒過夜,我哪里真的有車壞了?所以感謝過他的好意之後,在他疑惑之極的眼光中離開了.

我記清了小店外面附近的樣子,以便于以後傳送,然後向老頭說的廢棄舊屋方向走去,這也是大多數自殺的人走的方向.

地上有較厚的積雪,不過還是可以分辨出是一條小路,沒走多遠我就看到了一個警示牌,上面是日文,從一鱗半爪的漢字和偏旁勉強可以猜出內中有"珍惜生命,禁止自殺"的意思.在一些積雪沒有覆蓋著的地方,可以看到散落的布料,礦泉水瓶,其中一根樹枝上還掛著一個遮陽帽,估計都是死人留下來的.

再往前走已經沒有小路了,樹木巨大,濃蔭蔽天,古藤垂掛,陰森森非常嚇人.雖說我完全不怕一般的鬼怪,但是這種氣氛還是會影響我,讓我覺得緊張和不安.到了這里就無法分辯出方向了,我拿出羅盤看了一下,還是正常的,曾師祖的這個羅盤能夠不受地磁影響.

我繼續往北方走,沒走多遠小雪就發現了雪地中有一個骷髏頭和少量細碎的骨頭,看上去已經有不少年頭了,卻不知為什麼沒人收走,也沒有身上其他部分的骨頭.

"你看那邊,還真有人上吊呢!"小雪突然叫起來.

我以小雪的視域看到,右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人斜靠在一個大樹上,耷拉著頭,腳離地只有尺許,脖子上掛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系在樹身較高處.

我走過去細看,這人約三十來歲,穿著工作服,因為天冷還沒有腐爛,但皮膚已經變成了青藍色,一張臉疲憊憔悴並且有點脫水,看起來很嚇人.

我有些背上發冷,不是死人的樣子讓我感到害怕,而是他上吊的方式.因為他的腳離地面很近,當他被勒得窒息時,難道就不想用腳惦著地面,或者用腳撐在樹上脫離繩套?在我的印像中,中國人上吊都是懸空掛在很高的地方,套進去了就是反悔也沒有辦法脫離.或許是日本人特別有毅力,能夠臨死都不掙紮吧?可是有這樣的毅力還有什麼事做不成,還要自殺?

小雪說:"有可能他自殺之前已經迷失了心智,不會覺得痛苦."

這個可能性很大,被鬼怪迷惑或是受邪氣影響自尋死路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或者是處于幻覺中認為自己在做非常偉大神聖的事,義無反顧地去死.那麼這麼多自殺的人來自不同的地方,是在外地就受到了影響,還是到了這里才受到影響?這個真的是太奇怪了.

繼續往前走,我們又看到了不少骷髏和尸體,以及許多死者遺物.奇怪的是這麼多人死在這兒,我們卻沒有遇到一個陰魂,森林里只是顯得陰氣比較重而己——這進一步證實了我的猜測,有人充分利用這些"資源",把陰魂拘走了.

"公子,有一件事我們可能疏忽了,以蘆屋光的實力,血里玉勝他都非常勉強,上次是蘆屋光受了重傷才會被血里玉追得很慘.現在蘆屋光的傷可能已經好了,可能還有幫手,你覺得憑我們的實力有幾分勝算?"

我沒有忽略這一點,而是我不能因為敵人強大就退縮,所以我不去想這個問題.至于勝算就真的很難說了,修為,法術雖然是主要指標,影響勝敗的還有時機,地型,環境,策略等等,至少有一點我占了優勢:蘆屋光不知道我直接飛到這里來了,我可以給他一個驚喜.

樹林很茂密,加上大部分地方有積雪很不好走,我雖然提氣奔走,前進速度也不快.走了一個多小時,前方出現一條小河,居然沒有結冰,河水清澈,嫋嫋冒著熱氣.順著小河往上游看時,我真以為我看花眼了.

二十多米外,一個女子坐在小河邊的大樹根上,赤腳泡在水里,正在用一把梳子梳洗著瀑布般的長發,一身雪白的和服白得連冰雪也失去了光彩.她歪著頭,側臉和下巴對著我這邊,雖然沒有看到整張臉,那種溫柔端莊的美麗已經讓我忘記了呼吸.

"啊,好美的女子!"小雪驚呼一聲,緊接著又說,"一定不是人!"

我也立即回過神來,絕對不會有活人半夜三更到這兒來梳頭洗腳,再說她穿得那麼薄,是人的話早已凍得瑟瑟發抖了,怎會如此從容?但是她身上沒有很明顯的陰邪之氣,只有清冷脫俗的感覺,與天地冰雪融為一體,非常和諧,又不像是鬼怪.

那女子轉過頭來,對我微微一笑,那種柔婉之美簡直無法形容,我幾乎要忍不住邁步向前走去.

小雪一閃現身了:"喂,你是人還是鬼,半夜三更在這里做什麼?"

那美女立即變了臉色,她的臉還是那麼美麗,但溫柔已經完全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憤怒,嫉妒,怨恨,指著我快速說了幾句日語,轉身就走.

我沒有聽懂她的話,但不知怎麼聽懂了她的意思,她的意思是:你已經有了別的女人,還來找我做什麼?

我真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我不是來找她的啊,莫非她在等另一個人,把我當成那個人了?

"喂,喂,你去哪里?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小雪大叫著,靈體之身飛過小河,向那女子追去.那女子雙袖飄飄,舉步從容,看起來速度不是特別快,實際上卻比小雪飛得還快,眨眼我就看不到了.

我急忙向前跑,跳往小河中央一塊石頭上,借力再躍到對岸,提氣急追.追出幾百米,不但沒追上那個女子,連小雪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我想要以心靈感應呼叫小雪回來,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我不由驚出一身冷汗來,以前小雪即使離開我到了很遠的地方,我也可以感應到她,一呼即至,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感應不到她了.才這麼一眨眼功夫,她不可能到太遠的地方去,她遇到什麼危險了?那個美麗絕倫的女子又是什麼東西?

我焦急地往前跑,同時觀察和感應四周,突然看到一棵大樹底下有一棟屋子.大樹底下當然不能長出房子來,准確地說是好幾棵像榕樹一樣的巨樹,長著無數大大小小的須根,把一棟很寬大的房子包圍住了,以至于這個房子看起來像是頂著樹根從泥土中鑽出地面一樣.

好詭異的房子!

我停步細看,這是一棟兩層青磚建築,雖然破爛還算完整,看起來有點像古代的教堂,大門和窗戶幾乎被大量樹根和藤條完全封住了,里面一片漆黑,我雖有夜眼也看不太清楚.附近積雪很少,地面有厚厚的落葉,散發出陰郁**的氣息,這附近的地氣比別的地方高.

這棟房子應該不是老頭說的別墅,建造之初應該不是在樹根下的,而是後來幾十年,大樹生長根須把屋子包圍住了.但奇怪的是樹根都沒有往牆里面鑽,全部是貼著牆往下長,所以房子才能這麼完整.

這棟房子必有古怪!我開始凝神感應里面,並且繞著房子向前走.房子里面有很重的陰氣,凝而不散,擺設的東西還算整齊,從窗口看進去地面沒有多少垃圾和落葉,這也顯得很不合理.

走到另一側的後門時,後門居然沒有被樹根封住,並且里面還有閃動的燈光.我非常意外,如果是鬼魂不會使用明火,可是活人又怎會住在這樣的地方?

我正在遲疑著,里面燈火移動,並且傳來"咯咯"的木屐落地聲,一個古裝日本美女提著燈籠走出來.又是美女,但與之前見到的截然相完,這一個妖豔嫵媚,濃裝豔抹,頭上插著許多銀飾,身上穿著緊身大紅底色櫻花圖案的和服,上挺下翹,纖腰一握,走路扭著蛇腰.

我暗頗眉頭,同樣是美女,差別咋就這麼大呢?而且這個身上有明顯的陰邪之氣,絕不是善類,我想不通的是她如果是鬼,怎能提著燈籠穿著木屐?

那女子走到離我三四米停下,輕啟朱唇:"公子一定是迷路了,不要怕,我是好人,我會熱情招待你,等天亮了再走."

她嘴巴雖然在說話,我卻是大腦直接感應到信息,並且有陰邪之氣侵入,想要控制我心智.

我提神聚氣阻擋住邪氣,靈識聚于雙眼一瞪,天眼自開,眼前哪里是什麼美女?分明是一件衣服和一張人皮掛在一副完整骨架上.

那女鬼發覺不妙,驚呼一聲丟下燈籠轉身就跑.我左手掐起陽雷指向前一戳,女鬼慘叫撲倒,黑氣彌漫,等到黑氣散去,只剩一張癟了的人皮包著白骨,衣服,頭發和木屐都是真實的.

上篇:第十章 自殺聖地     下篇:第十二章 秘密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