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三章 魔王降臨  
   
第十三章 魔王降臨

貓妖的攻擊速度非常快,彈跳能力也極好,忽起忽落,躥上跳下.我真要殺它的話,一招就能要了它的命,現在為了示敵以弱,只守不攻,要擋住它的爪子還真有點困難,看起來有點狼狽.

它的身材相當惹火,跳來跳去震顫之際,一對雪峰大幅度晃動,加上妖氣影響,要是普通人立即失魂落魄了.可惜它影響不到我,況且雙耳,雙手還是貓的特征,長著黑毛,還是半個畜牲呢,多看兩眼還覺得惡心了.

地洞中又躥出了兩個幽靈類式神,一個撲向我,一個撲向小雪.我暗中欣喜,因為那個洞很小很深,人很難爬上來,出來的都是式神,那麼我就有機會把敵人的式神一打盡.殺了式神,敵人的陰陽師就等于被斬斷了一條手臂,分開擊破,這簡直是天賜良機.

新出來的幽靈實力並不是很強,基本打不動我,但我還是裝著有些忌憚的樣子.小雪的直接戰斗能力不強,本來就不是蘆屋光的對手,這時有意示弱,就毫不露痕跡地把蘆屋光引向我這邊.

蘆屋光的眼睛一直在瞄我手上的刀,從他認出這把刀開始,獨眼之中就露出了貪婪之色,我料定他會迫不及待地搶奪.

小雪退到了我身邊,貓妖剛好跳到了另一邊,時機到了,我故意轉身背對著蘆屋千丈.

蘆屋千丈果然丟下小雪向我撲來,兩條手臂像長臂羅漢一樣伸長,右拳攻我後腦,左拳攻我後心.

"殺!"

我猛地大吼一聲,已經用上了本經陰符七術之分威法,帶著靈氣的爆發聲浪震得貓妖和幽靈都停滯了一下,蘆屋千丈也難免心神一分.同時我手中閃現一道匹練般的白光,從左下方向右上方橫掃,隨著身體轉動,刀芒幾乎轉過了三百度.

貓妖從右肋至左胸被完全斬斷,左臂也被斬斷,一刀四斷;蘆屋千丈兩條伸長的手臂,包括半個頭頂被削斷,也是一刀四段.貓妖血濺五尺,分離的身體在地上還會跳動,絕對活不成了.蘆屋千丈是靈體,被斬斷只是能量的分離,不會致命,但是這把魔刀帶有冥火和魔骨氣息,又有寒鐵的奇寒冷氣,能對靈體造成嚴重傷害,蘆屋千丈像是真的被砍斷一樣發出了淒厲慘叫.

我完全無視另一個幽靈在我後面攻擊,全力注入靈氣狂砍,蘆屋千丈的身體剛聚合就被我劈開,再聚合又被我劈開……劈開的瞬間他就像是被凍結了一樣,需要大概零點五秒左右才能重新聚合,這點時間足夠我砍一刀了,所以他根本沒有逃開的機會.

被我砍了五刀之後,不可一世的蘆屋千丈已經虛弱得肉眼無法看見,大概是靈體變弱了,受到刀芒冷氣的影響也減弱,終于被他逃開了.但他沒有逃進地洞的機會,小雪已經幻化為巨大九尾狐,把它纏住三下五除二就撕得粉碎.

我有些吃驚,小雪竟然有九條尾巴了,她也沒有跟我說過,最近她好像有很多事情瞞著我啊!

地洞下面傳來怒罵聲,以及野獸發狂般的嚎叫聲,那是蘆屋光發出來的,他最得力的助手,他的親爺爺"死"了,能不嚎嗎?

兩個幽靈見勢不妙,急忙往回逃,我一記陽雷指打出便要了它大半條命,眨眼也被小雪撕碎了.

"轟"的一聲,一個人影像炮彈出膛般從地洞中沖了出來,帶出一大蓬泥土和折斷的樹根.能這麼猛沖出來的只有蘆屋光,我立即向前沖去,沒等他落地便砍.

蘆屋光手中閃現一道刀光,"當"的一聲擋住了我的刀,震得我手臂有些發麻.這是我重鑄魔刀之後,第一次有人擋住了魔刀!

蘆屋光飄後落地,手里有一柄刃長約兩尺的武士刀,刀刃上已經有了一個米粒大的缺口.更讓我驚訝的是他的修為,現在他並沒有魔王附體狀態,實力竟然與我不相上下,靈氣中帶著一股邪性,已經不像是陰陽訣靈氣了.

地洞內又有人往上跳,但地洞並不大,並且很高,下面的人頭部冒出地面時跳躍力量就差不多消失了.小雪及時一爪拍下,把那人拍得一陣暈眩又掉了下去.

密道下面有不少敵人,小雪可能守不了太長時間,而且他們另有出口,很快會從另一個出口出來,所以我必須速戰速決,在更多敵人到達之前解決蘆屋光.

"刀槍不入!"我往胸口拍了一張混元一氣符,揮刀向蘆屋光沖去.

蘆屋光用日語怒罵一聲,收刀于身後也向我沖來,我一刀砍下,他以刀背來擋,並且刀尖略傾,我的刀刃便刮著他的刀背滑開,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中閃出一溜火星.他不僅擋開了我的刀,還卸開了我的力量,並且順勢一刀拖切,刀法極為高明.

蘆屋光的刀被符法效果擋住,當然碰不到我,沒想到一股帶著陰邪氣息的刀勁卻透過混元一氣罩的力場侵入我體內,像是刀割了一般疼痛.我大吃一驚,急忙運功阻止那股邪氣,揮刀把他逼開.

以前我也遇到幾次能發出刀氣的日本高手,都不能對刀槍不入狀態下的我造成傷害,所以我一直以為刀氣也是能擋住的.現在我才明白,以前我遇到的那些用刀高手是日本武士和忍者,他們沒有練高明的內功,發出的刀氣主要是由力量和速度產生的,還是屬于物理攻擊范疇.蘆屋光是陰陽師,現在又走向邪路,他所發出的刀氣,刀芒是用邪功靈氣逼出來的,不屬于物理攻擊范疇——混元一氣符只能擋住物理傷害.

我不能讓他發揮出刀法威力來,雖然蘆屋光的刀氣能傷害到我,傷害是有限的,被他砍中幾次我也沒太多損失,而他被我砍中就得沒命.兩軍相逢勇者勝,我管他什麼刀法不刀法,揮刀狂砍,刀芒縱橫,砍得他手忙腳亂.

這把魔刀(它的本名太長不好記,並且我已經重鑄過了,所以還是稱之為魔刀更方便)尺寸短,所以揮砍起來很快很方便,而刀芒冷氣能射出兩三米外傷人,卻又變成了超長的長刀,威力無窮.

蘆屋光左遮右擋,但我發出的刀氣和刀芒他是擋不住的,不一會兒功夫他身上衣服就多處破裂,皮膚有細長青紫傷痕,像是被鐵絲抽過.他的修為很高,刀芒不能直接把他切開,但是刀芒所帶著的奇寒冷氣和魔氣,以及我發出的陰性靈氣已經侵入他體內,他的臉因痛苦而扭曲了.

我越戰越勇,一刀接一刀狂砍,蘆屋光的速度越來越慢,身上傷痕遍布,帶著白霜和冰屑.他的眼神漸漸不一樣了,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興奮,帶著瘋狂的味道,我甚至產生了這個人不是蘆屋光的念頭.

"錚"的一聲,蘆屋光的刀折斷了.被我砍了好幾刀,他的刀已經有很多缺口並且凍脆了,因此折斷.

我精神大振,全力一刀刺出,刀芒刺入他心髒,但是刀尖還沒有刺進去,被他用手抓住了.他抓的是靠近刀柄護手的地方,所以他的手雖然出血,卻頂在護手上擋住了我的戳刺之力.

我正要絞動刀身把他的手絞斷,他已經大吼一聲,左手掐著一個古怪法訣打出.強大的氣息簡直像一座小山向我砸來,我身不由己後退了三步,甚至有些眩暈.

我大吃一驚,我現在已經達到了陰陽訣第四層,算是人間罕見的高手了,既使練功的年限不長基礎沒有蘆屋光紮實,也絕對不致于被他一個法訣打退啊?

"啊……"蘆屋光震天價地大吼一聲,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之極的氣勢,全身破爛的衣服都炸碎了,只剩一條三角褲.附近的積雪,落葉,泥土形成一股沖擊波也向外炸開,席卷方圓十幾米內,甚至空中的一些樹枝都折斷了.

"第六天魔王的氣息!"小雪驚叫一聲.

蘆屋光整個人的神態氣質都變了,似笑非笑,似怒非怒,面相莊嚴肅穆,眼神卻顯得凶狠殘忍,並帶著某種戲虐嘲弄的味道.而且我可以感應到它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有如火焰環繞著他,與他胸前那個頭頂有日輪,身邊有火焰的第六天魔王紋身極像,與他上次魔王附體後的感覺也很像.

難道是蘆屋光又請天魔附體了?上次他又跳又唱,塗了好多鮮血才請魔王附體成功,這一次並沒有進行這些儀式啊?

蘆屋光並沒有立即攻擊我,呆立原地面孔扭曲,全身顫抖肌肉跳動,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憤怒,身上發出的火焰狀氣息也忽隱忽現.

我突然明白了,他不是請第六天魔王附體,而是被第六天魔王的魔性控制了!

蘆屋光最近一定在練邪功,連靈氣都帶著強烈邪性,剛才我用魔刀一直砍他,刀內蘊含的魔氣和邪氣嚴重影響了他,刺激他體內的魔性大幅提高,影響了他的心智.

其實每一個人都有魔性,當一個人想要做邪惡的事時,魔性就會激增.而對于修行者來說,魔性的影響更可怕,魔性大增時甚至會自動溝通異界的能量,魔力源源而來,但在得到強大的力量的同時也會失去本性,被魔性完全控制,最終變成了一個真正的惡魔.

蘆屋光本來就是一個與魔為伍的人,現在魔性失控,第六天魔王的力量和魔性正在壯大,他正在以最後一點本能與第六天魔王的力量對抗,如果他本性泯滅,就會變成真正的第六天魔王!

不論他是芒屋光,還是第六天魔王,我都要殺了他!

上篇:第十二章 秘密地道     下篇:第十四章 斗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