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八章 決斗不二神山  
   
第十八章 決斗不二神山

富士山原本就很陡峭險峻,大部分地方都無法攀爬,到了冬天大量冰雪覆蓋就更危險了,所以要封山不許游人上山.

我抱著雪姬利用水遁之法"移形換位"前進,只要看到落腳點就行,地形對我的影響不是很大,所以前進速度非常快.但這樣也是比較耗靈氣的,連著跳躍六七次後,我開始感到有一點兒靈氣供應不上.

追上蘆屋光之後必定有一場劇斗,所以不宜過度消耗靈氣,我正想放慢速度,卻發現雪姬身上傳來清幽活潑的水屬性靈氣,與我的靈氣很相近,能與我的靈氣相融相通.雖然她的修為不是很精純,卻有明顯的水屬性特征,這樣一來等于她本身已經是水屬性的,我不必用靈氣嚴密保護她就可以進行水遁了,當然輕松了許多.

略一思索我就明白了,她一定從蘆屋千丈或蘆屋光那兒偷學了日本的陰陽訣,因為她母親是冰雪中的精靈,她有她母親的特性,本身就是水屬性的,所以她煉出來的陰陽訣靈氣直接就是純粹的水屬性.她可能永遠無法煉到一氣化五行的境界,但是她在第一層時靈氣就有了水屬性,使用水屬性的法術威力會很強大,這是別人絕對無法達到的.

我的手臂攬著她的腰,離她氣海穴很近,稍分出靈氣探查,便清楚明了她體內的靈氣狀況.果然她的靈氣與我見過的日本陰陽師一樣,現在還只是第一層太極混沌的境界,但是已經有了非常明顯的水屬性特點,正常人在沒有達到第四層之前絕對無法把靈氣轉化成這樣.

如果我稍加指點,並且助她進一步煉化靈氣,她現在就能使用水遁這樣的高級法術,控制暴風雨的能力會直線上升……

小雪在我心里笑了起來:"怎麼,想收徒弟了?雖然是人才,但是不要忘了她是日本的妖怪,是蘆屋千丈的女兒."

我確實有些愛才之心,當即反駁:"妖怪好像不分國界吧?至于蘆屋千丈就更沒有關系了,她視他為禽畜."

"那隨你的便吧,我也覺得你這個掌門大師兄當得太孤單了,就是這麼漂亮的徒弟,不知道當師父的能不能坐懷不亂?"

我沒有理會小雪的挪揄,以意念感應之法把練陰陽訣第一層的正確功法和練功心得告訴了雪姬.即使我沒有收她為徒或者師妹,教她這些也沒有關系,這一點也與她的身世和美貌無關,如果遇到另一個同樣有天賦的,本性善良的人,我也會給予指點.

意念感應比語言交流方便得多,要用語言把自己練功的經驗和感悟說出來很不容易,甚至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意念感應能讓她直接知道我的想法,所以瞬間雪姬就明白了.她嬌軀一震,我感覺到了她的意念在不停地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雖然是直接傳授功法和經驗,也需要聰明的人才能體會,雪姬就是個絕頂聰明的人,而且她還是個心思單純的人.思想單純的人修煉功法更快見效,我想信她這瞬間的感悟已經是一個飛躍,只要堅持正確練法,自然而然能突破到下一層,再假以時日,某些方面甚至要超過我.

思想交流和傳授功法不到一分鍾就完成了,我繼續攬著她的腰飛躍,已經不需要費太大力氣了.不一會就到了半山腰,雪姬突然告訴我:"他在前面,快追上了!"

山上高處反而沒有下雪,再兩次跳躍之後,我果然看到前方有一個人在冰崖上快速上升.他的手每一次都深深插入冰層內,雙手交替,手腳並且,簡直比猿猴還要靈敏,而且它幾乎是全裸的,不是蘆屋光還有誰?

我再一次遠程跳躍,直接到了冰崖之上,反超到了他前面,低頭望向他.蘆屋光動作停止了,仰頭望向我,這時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距離太遠我無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無邊的憤怒和可怕的黑暗氣息,他確實變成魔王了.

"後退,我制造雪崩壓死他!"雪姬傳達了一個信息給我.

我放開了她,立即後退,雪姬也在後退,同時身上散發出強大的靈氣波動,感覺她的氣息已經與冰雪融為一體.腳下傳來連續不斷的冰層破裂聲,一條條龜裂紋出現,迅速延長,擴大.輕微的震動很快變成了令人驚心動魄的震動和巨響,一整片冰崖開始碎裂,向下滑落,帶動了更多冰雪分裂滾動.

蘆屋光還在飛快地向上爬,冰塊碎裂了,他就在碎冰塊上面跳躍,每次都是腳尖一觸冰塊就高高躍起,所以他並沒有被冰雪沖下去,也沒有被埋沒.

我迅速掰斷一根大冰刺,運集靈氣向下面的蘆屋光投去,可惜被他避開了.小雪現身開始制造狂風,卷著冰雪向下沖,雪姬也開始用她的特殊能力制造暴風雪,兩人的效果合在一起,無數碎冰和雪花在狂風鼓動之下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巨大冰風暴,像一個巨大的輪鋸切割著蘆屋光.

蘆屋光腳下是滾動的冰雪,無法停留,強大的風力和冰屑沖擊讓他無法在空中穩住,掙紮了一會兒終于跌落入滾滾冰雪之中,轉眼消失不見了.

雪崩聲勢浩大,一路向下帶動了更多冰雪,聲勢越來越大,真正是山崩地裂,驚心動魄.蘆屋光魔化之後再逆天,也是血肉之軀,被千萬噸冰雪沖擊覆蓋,也不可能活命了吧?

有此二女,可抵千軍萬馬!可惜沒能活捉蘆屋光逼問玉符的下落,他這一死我就完全斷了線索了.

雪崩一落數千米,漸漸停下,又有幾次小規模的雪崩發生,好一會兒才完全平靜下來.我望向身邊沉默肅穆的雪姬:"能感應到他嗎?"

雪姬搖了搖頭:"他沒有死,但是他的氣息變得很弱了,我不能確定在哪里."

看樣子蘆屋光已經受了重傷,並且被埋在很深的地方了.這時天也微亮了,附近已經完全平靜下來,我開始往下尋找,如果能找到蘆屋光的位置,我得把他挖出來.

雪姬赤著腳,輕盈地在冰雪之中跳躍,尋找蘆屋光的下落.突然她停了下來,凝望山下方向,我向山下看去,卻沒看到什麼東西.

"有很多人來了,當中有一個人非常可怕,我看到他的時候,他也看到了我."雪姬有些不安地告訴我.

我也有些緊張起來,這個人在很遙遠的地方就可以感應到雪姬的在觀察他,可見他的靈識非常高,靈識非常高的人也必定能力極強.還有可能是他已經修煉到了天人一體的境界,才能感應到雪姬在這麼遠窺探他,至少我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我問雪姬:"他是日本人嗎?"

雪姬有些疑惑地望著我:"怎麼分辯是不是日本人?"

我只好再問:"他們什麼模樣?"

我腦海中閃現十幾個人往雪山上飛奔的場面,大多是日本忍者打扮,當中走在最前面的一個年輕人有一種很特殊的氣質,看向他時我(其實上雪姬的感覺)打了個寒戰,似乎被他看透了一切.

不妙,這是一個真正的高手!我萌生了退意,敵人太強不宜硬拼,應該先避其鋒芒,然後找機會分頭擊破.

"不好……"雪姬突然驚呼.

我也感應到了,在我左邊不遠的地方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正是魔化後的蘆屋光的氣息.我立即轉身,凝神聚氣……

"轟"的一聲,一大團冰雪炸散開,同時一個人影從冰雪中沖天而起,在空中一個翻身,頭上腳下凌空向我撲來.他不僅沒有死,還比明天強大了很多!

我早已運集靈氣,站穩腳步,以梅花拳心法穩穩一拳迎出.內外合一,一氣貫通,我相信即使是林梅也打不出這麼有力量的一拳,蘆屋光在空中,我在地面,我就不信硬拼會拼不過他.

拳掌相交,發出一聲氣爆震響,蘆屋光像一個球一樣倒飛出去,我則整個人下沉,雙腿沒入雪中深達大腿,拳頭一陣火辣辣疼痛,一股讓我很不舒服的煞氣撞進了我體內,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化掉.

我急忙從深雪中躍出,蘆屋光又沖過來了,他面目扭曲,雙眼血紅,頭頂突出一對寸許長的角,胸肌和臂肌幾乎比昨天增大了一倍,一塊塊有如鐵鑄的一般.天已黎明,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像是黑夜籠罩過來一樣.

"呯!呯!呯!"

我與他硬碰三拳,每一次我都在後退,並且每一次都有煞氣侵入我體內,讓我心神不甯氣血不順.我知道不能再與他硬碰,但是他的速度非常快,力量又大得驚人,我根本沒有施法的機會.

小雪和雪姬見我吃虧,都向蘆屋光撲去,蘆屋光看都不看她們一眼,雙手一分,兩人便驚叫著跌飛出去,根本不是一個級數的.現在的蘆屋光比以前天魔附體時的蘆屋光更加可怕,他本身就已經是魔,不僅具有恐怖的力量,還具有可怕的摧毀意志的能力.

我暗叫苦也,眼前這個魔王已經吃不消了,又有絕頂高手帶著大量人馬趕來,大大的不妙啊.但是現在我想甩下他也不容易,有可能我上了他的當了,他故意把我往這邊引,同時通知他的幫手趕來.

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擺平蘆屋光,即使不能擺平他,也要行險一搏重創他,然後趁其他人沒有趕到之前撤退.

"來吧,有本事就跟我再對十拳!"我大叫著沖向蘆屋光.

ps:日本人也稱富士山為不二神山,我覺得這個名字本身就很二……

上篇:第十七章 攜美追凶     下篇:第十九章 東江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