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二章 奇陣神威  
   
第二十二章 奇陣神威

我變出大量神兵時,東江太郎並不緊張,五個人臉上都很冷靜甚至冷笑,因為他們是不可能靠人多打敗的.但是隨著我心中動念,六十四個神兵穿插走位結成奇門遁甲陣,形成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空間,東江太郎的臉色變了.既有緊張和不安,也有震驚和不敢置信,這個陣法對他來說太複雜,太高檔了.

"你這是什麼陣?"土屬性的東江太郎問.

"你跪下磕三個頭我就告訴你."現在輪到我淡定了.

東江太郎大怒,五人開始走位,同時以法訣發動五種靈氣攻擊我.我心念一動,六十四個神兵位置變動,天盤乙奇,中盤開休生,地盤甲午辛,成云遁之局.五個東江太郎發出的攻擊便像是撞在小山上,震得自己倒退好幾步,卻對我毫無影響.此時他們已經無法溝通自然界的靈氣,我卻能得到陣法的保護和雪姬源源不斷的靈力供應,形勢完全逆轉了,現在就像是我在一個盤子上玩弄五只螞蟻.

東江太郎不服氣,五個一齊向我逼近,想要近身肉搏合擊.我根本不必動手,只需心中念頭一動,陣法再變,天盤乙奇,中盤開門,地盤甲戊己成地遁之局,他們就完全看不到我了.

雪姬見他們撲過來,有些緊張,更加用力地抱緊了我,我感應到了她心中的念頭:也許我能為他擋一下,這樣死也無悔了.

很簡單的念頭,很本能的舉動,但卻深深感動了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除了愛情人間還有很多種情,她把我當成了最值得尊敬和信任的人,願意用生命來維護我;我憐惜她的身世,欣賞她的美麗和聰明,也願意盡我的力量來保護她,這難道不是一種難得可貴的情感?而有些東西是無法完全分清的,我突然發現緊靠在我背上的身軀是那樣溫暖和柔軟,氣息是那樣清幽芬芳,似乎她整個人都像她的靈氣一樣融進了我的身體……

小雪沒有說話,卻有一股酸氣直沖云霄,我急忙收攝心神,以意識告訴雪姬:不必擔心,我已經穩操勝券,看我勝他!

東江太郎發覺不妙,急忙分散開往外逃.我催動陣法,變為天盤六甲直符,地盤六癸,成天之局,無論東江太郎往哪個方向沖擊都受到了巨大的阻力,眾神兵的攻擊有如刀山戟林,令他們寸步難進.不能溝通自然靈氣的東江太郎,只是一個實力與安倍健太差不多的對手,無論比肉搏,比修為,比法術他都不是我的對手,而且他太過自傲,悟道不練法,連個式神都沒有.

"不可能,不可能,這不可能……"東江太郎大吼大叫,五個人聚在一起,結成一個小小的五行陣往外沖,他還是對他的五行陣抱著幻想.

我陣法再變,變成三奇入墓,這是一個沒有出路的死局,不論走哪個方向都要倒黴,只有中間一小圈是安全的.東江太郎偏要像沒頭的蒼蠅往外闖,于是見到各種幻像,受到各種壓制和攻擊.不到兩分鍾,四個分身消失了,只剩下真正的東江太郎,已經渾身是血,衣服襤褸,面孔扭曲眼神渙散.

他還是怪叫著繼續往外沖,也不知道攻擊和防守,以血肉之軀去迎接神兵的劍.一道道劍光落在他身上,血肉飛揚,不一會兒他就變成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倒在地上……

我長長松了一口氣,這是一個真正的勁敵,一個極有潛力的年輕人,如果他有機會學到更多中國玄學知識,只怕真能讓日本陰陽道進入一個新的時代.現在他死了,是否代表日本陰陽道沒有希望了?

雪姬松開了手,以無比敬仰的眼光看著我.我竟然有些不舍她離開,小雪立即吃醋了,閃身出來:"好啊,真的見一個愛一個了?"

我很不服氣:"這跟愛沒有關系,你躺在柔軟的沙發上面也會不想起來,更何況是真皮的……"

"我從來不躺沙發,男人果然都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

我不跟她爭,誰叫我隨身帶著個醋壇子呢!

雪姬應該沒有聽懂我們說什麼,但能猜得出來,有些憂傷地低下了頭,轉過了身.她真的非常聰明,我教她的功法她立即就領悟了,從東江太郎身上她很快就學到了如何聚集自然界的靈氣,察顏觀色就更不用說了,沒什麼能瞞得過她.難怪人們要用"冰雪聰明"來比喻一個人聰明非凡,她就是冰雪的精靈,怎會不聰明?

我是真的很想收下這個徒弟,但她也是一個很多情,很脆弱,很容易受傷的人,該怎麼對她說呢?

剛才血里玉落了下風,往山頂方向跑去了,我得先去支援她!我翻了翻東江太郎破爛不堪的衣服,沒有找到玉符,于是領著六十四個神兵,浩浩蕩蕩向山上跑去.兵強馬壯的感覺真好啊,以後帶著雪姬,只要是在有冰雪和水的地方,我就可以一把把散出泥丸,很快組建一支神兵隊伍,布成奇門遁甲陣無往不利!

往山上跑了幾分鍾,我看到了地上有一具日本人的尸體,頭頂被擊碎,正是之前沒有被毒死的三個高手之一.看樣子血里玉已經壓制住了體內魔氣,采取移動戰術各個擊破,已經獲得主動地位,邪派第一高手可不是白叫的.

之後又見到了另兩個日本高手的尸體,一個全身發黑腫得像水桶,一個肚子炸開海碗大的洞,肚腸流了一地,像是有一只巨大的蟲子從里面鑽出來,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從腳印來看,已經是血里玉在追著蘆屋光了,蘆屋光直線向山頂方向跑去.我有些擔憂,蘆屋光從青木原樹海直奔這兒,一直是在往山頂跑,肯定有什麼目的,血里玉不知道他的詭計,被他引到山頂,只怕有些不妙.

我顧不上神兵打手了,抱住雪姬,發動水遁之法跳躍上山.

富士山山頂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坑,環繞這個大坑的是八個較大的山峰,凹凹凸凸像鋸齒.往山下看則是一條條深溝與山脊,看起來像是一個放射光芒的太陽,此時銀裝素裹,又像是千萬條銀蛇聚集朝聖,無比壯觀,我跳上山頂也被那壯觀的景色震撼了.

血里玉站在一處斷崖上,望著下面一個大洞出神,沒有蘆屋光的影子.我再一次跳躍到了她身邊,放下雪姬:"姐姐,蘆屋光呢?"

"自殺了,他被我追得無處可逃,跳進下面的洞里去了……"血里玉指著下面的深洞說,表情有些疑惑,顯然是在懷疑自己的判斷.

那是一個垂直向下的洞,直徑好幾米,深不見底,形狀不規則,應該是火山噴發時留下的.

雪姬臉色有些難看,以意念告訴我:"他沒有死,而且變強大了,他在吸收可怕的能量."

我把雪姬的話轉述了一遍,血里玉望向雪姬:"好一個冰肌玉骨的女子,若是換了漢服,便是傳說中的姑射仙子了.你從哪里找來這麼個小美女?"

我把雪姬的身世,以及之前在青木原樹海發生的事簡單說了一遍,血里玉眉頭深鎖,臉有憂色:"難怪我覺得他不像自殺,原來他是想到這兒吸收地火能量,化去凡胎成為真魔.這可難辦了,我們下去可能遭他暗算,不下去又怎能殺得了他?"

我突然想到了小時候在鄉下捉田鼠,田鼠躲在深洞里不出來,舀水灌入洞中,它快要淹死憋不住了就會躥出來.蘆屋光既然想吸收地火之力,那就是畏水的,何不以水灌之?

我跳到斷崖下面,站在洞口,發動三昧真火燒冰,附近的冰塊迅速融化成水流入洞內.雪姬和小雪也來幫忙,以法力把附近的冰雪聚攏到洞口,遇到我的三昧真火立即成水灌入洞中,源源不絕.

"妙極,妙極!好弟弟,虧你能這麼快想出如此絕妙的主意!"血里玉鼓掌大笑.

"只不過是頑童捉田鼠的辦法,談不上絕妙."我笑著回答,融化冰雪我只需要使出一成功力便足夠,游刃有余.流水線作業,效率奇高,不一會兒便灌了幾十噸水下去.

地面突然有些震顫起來,我急忙後退一些,以防蘆屋光突然沖出來襲擊我.果然,"轟"的一聲巨響,水浪沖天而起,水浪之中有一條人影如子彈出膛般射出.

"納命來!"血里玉從山崖上躍起,頭上腳下,一掌向那人影打去.

"呯"的一聲響亮,血里玉拋飛出去,灑下一溜鮮血,蘆屋光帶著一身魔火又落進洞內.

我一爪抓出卻抓了個空,他沖出來快,受到血里玉重擊之後掉下去速度更快,完全出乎我的預料.更沒想到血里玉早有防備,從上往下攻居然還吃了大虧,蘆屋光卻不像受傷的樣子,短短時間他已經變強大了很多.

血里玉很快在山崖上出現,臉色有些蒼白,嘴邊和胸前衣服上有血跡,恨恨道:"再灌水,老娘自有辦法對付他!"

我相信她是真有辦法,于是又開始燒冰灌水,血里玉快速攀下來,拿出一個小小竹筒扭碎,丟進了洞內,臉上帶著些殘忍的冷笑:"這是一種蟲卵,見水就孵化成蟲,蟲子雖然不大,卻能極快繁殖,吞食水中一切血食,吃光他全身臭肉只剩下骨架,看他還怎麼蹦跳!"

我一陣毛骨悚然,誰要是得罪了我這個姐姐,真的比得罪了閻王還要慘!

但是事情沒有我們計劃的那麼好,這一次還沒灌進多少水,洞里的水就往外冒了,而且還有黑煙冒出來.水中有可怕的毒蟲,我們哪敢被沾上?連血里玉也變了臉色,急忙後退.

越來越多黑煙冒出,熱氣逼人,地面也在隱隱震動,有可能是火山被引發了.

上篇:第二十一章 兵多力量大     下篇:第二十三章 冰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