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三章 冰血  
   
第二十三章 冰血

富士山是一個活火山,現在火山口的深洞內冒出了黑煙,地面在微微震動,我立即聯想到是蘆屋光引發了火山.也許火山不會很快噴發,但是他獲得了他需要的力量,我等凡人只怕是制不住他了.

蘆屋光早已不是人,是具有人身的魔王,具有可怕的力量,當他的人類特征完全消失,就會變成一個活生生的魔王,第一個要找的就是我和血里玉.

我望向血里玉,血里玉也在望著我,都是一臉擔憂和無奈,現在連水也灌不進去了,還能怎麼辦?

血里玉問:"你有一條大蛇,能不能讓它鑽進去把他拽出來?"

我搖頭:"不行,它的修為太低,經不起他一擊,更別說把它拽出來了.還不如我跳下去試試……"

血里玉急忙拉住了我的手臂:"別做傻事,就算是魔王複活,最先完蛋的也是日本人,人死得多了,自然有仙道高人出面,用不著你來冒這個險."

這話也有些道理,不過這個魔王是我間接造成的,我多少有些不安,魔王現世造成的殺戮只怕我也難逃其咎,這個罪名不小啊.

我突然感應到了附近靈氣波動,水屬性靈氣和寒流在向我們集中.我轉頭一看,雪姬閉著雙眼,雙手向前上方伸出作虛抱之狀,一頭長發在寒風中高高飄起,雪白單薄的和服被風吹得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絕美的線條,似要凌風飄去.

血里玉問:"她想要干什麼?"

我也不能確定雪姬在干什麼,大概是想聚集冰雪之精華冰結火山洞口吧?我和小雪都能感應到,方圓幾千米內的冰雪氣息都變得很活潑,有如百川彙海向我們這邊聚集.變化是緩慢的,但氣勢恢弘驚心動魄,感覺天地都為之變色,這是大自然的威力!

雪姬曾在我面前多次使用她的特殊能力:制造幻影,撲滅大火,回避風雪,聚集風雪,聚集靈氣,但都是小范圍的,從來沒有這麼大的聲勢.我的心懸了起來,她那嬌柔的身軀能經得起如此重壓嗎?

靈氣在洞口上方持續不斷地聚集,壓縮,再聚集,再壓縮.我早已寒暑不侵,不畏嚴寒,這時也感覺徹骨奇寒,再不後退血液沒有凝固,皮膚也要被凍脆了.

我和血里玉急忙後退,都看到了希望,現在能制止蘆屋光的,也只有這樣的絕對冰凍了.

火山洞口內的黑煙越來越多,洞外空中的奇寒冰氣也在越聚越多,雪姬的體溫一直在下降,不過我還能感應到她的心髒在跳動,應該不會有大問題吧?大約過了七分鍾,由冰雪之精華聚成的奇寒冰氣開始往洞里面旋入,洞壁上本來有些融化的冰塊瞬間凍結,就連那飄出來的煙氣似乎也凝固了,被逼進了洞內.

寒氣沿著山洞一直向下,超二十米後我就感應不太清晰了,可以確定的是整個地下土層溫度都在迅速下降,也沒有黑煙冒出來了.

地面突然震動了一下,過了一會兒又震動一下,可能是蘆屋光在里面掙紮.雪姬一直閉著眼睛,柔美靈秀的臉上沒有表情,我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奇寒冰氣一直在往洞里鑽,過了好一會兒,雪姬柔弱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我凍不住他,怎麼辦?"

我的心一沉,這樣都凍不住,還能有什麼辦法?雪姬一定已經盡力了,也許天意如此吧?我用意念說:"算了吧,我們離開這里."

"不,我要殺了他!"雪姬的意志很堅決,過了一會兒又說,"我不想離開這座山,這片樹林,這里是我的故鄉,我不能看著它們被火焰和灰土吞沒."

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急忙道:"千萬別做傻事,我們會有辦法對付他的,而且其他地方也有雪山和樹林,還有更美麗的地方!"

"但是不可能找到一個一樣的了……"雪姬睜開了眼睛,深深看了我一眼,縱身便跳向大洞.跳進去之際,她的身體碎了,碎成無數冰晶,與寒流一起旋往洞下深處,僅有一塊紅色的碎冰落在洞外.

我根本來不及阻止她,完全愣住了,那一眼所含的深情溫柔和淒婉哀傷,像是一塊燒紅的烙鐵烙到了我的心髒.只有我能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做,也只有我明白她最後一句話的深意……

"好一個冰清玉潔果敢堅毅的奇女子,唉!"血里玉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寒風還在往洞里鑽,地下深處猛烈震動了一下之後就完全平靜下來了.寒風漸漸停了,附近的冰雪精氣也不再往這邊聚集,天地之間死一般的甯靜,厚厚的陰云壓在頭頂,偶然灑落幾點雨滴,似乎連天也為之落淚.

我低垂下眼光,腳邊的雪地上有一塊鴿蛋大小不規則的紅寶石,那是雪姬碎身之時滾過來的,這是她唯一沒落進洞內的東西.

我俯身,以有點顫抖的手撿了起來,冷得像冰,紅得像鮮血,不規則的表面上閃爍著鑽石一樣的光澤,散發出與雪姬一樣清幽芬芳的氣息.

這是她的心,還是她的血?

我凝神感應,希望能感應到雪姬的魂魄,可惜那塊冰血內僅有一點她的氣息,並沒有魂魄,附近也沒有她的神識.也許她的魂魄也化成了玄冰,凍住了蘆屋光;也許她來于自然歸于自然,芳魂已經與雪山融為一體.

小雪幽幽長歎一聲,心里充滿了傷感和不舍:"真沒想到她會做得這麼決絕,其實她真的很不錯,你該早點告訴她會收她當徒弟,也許她就不會這樣了."

我搖了搖頭,我根本沒有機會說,即使說了也改變不了什麼.雪女是一種對愛情苛求完美,非常專一甚至是固執的生靈,甯為玉碎不為瓦全.雪姬稟承了這種特質,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不是毀滅別人就是毀滅自己,她選擇了後者.不是誰做錯了什麼,也沒有誰對不起誰,造化弄人而己.

我們都沉浸于巨大的傷感和惋惜之中,沉默了好一會兒,血里玉說:"她只能冰住一時,不能長久,將來要是火山噴發了,那個畜生還是會活過來,所以……算了,不要杞人憂天了,我們走吧."

"等等,畢竟相識一場,她幫了我們不少忙,讓我祭奠她一下吧."我說完叫小雪拿出香燭紙錢,干果供品,筆墨朱砂,擺了個簡單的香案,然後提筆開始寫祭文.

相識時間雖短,往事曆曆在目無一件能忘懷,我有很多感慨想說,提起筆來卻不知該怎麼落下,想了想,最後我寫成了一箓表,向上天奏明雪姬的善良貞潔,堅毅勇敢,舍身取義挽救萬民,肯請上界神靈眷顧,封她為雪山女神.

寫完蓋上了我的通靈神木印,外加幾種符法,再念些祝禱類的經文,然後焚化,不論神靈有沒有國界,能不能看懂,我都要盡一點心意.

我站了起來,血里玉似笑非笑地望著我:"你這個多情種,不知傷了多少女人的心呢!"

我急忙道:"你誤會了,我跟她只是朋友,原本我想收她為徒弟的,這是伯樂與千里馬的感情."

血里玉"噗"地笑了起來:"還裝,快拿掉你臉上的冰塊吧!"

我伸手一抹,果然眼睛下面有些冰屑,卻不知是什麼時候留下的.

天空傳來轟鳴聲響,兩架戰斗機從云層中鑽出來,我們急忙跑到一塊被冰封的巨石邊,伏下身體,躲在飛行員看不到的地方.

兩架飛機在上空盤旋了兩圈,原路返回了.血里玉臉色凝重:"你在林海中弄出來的動靜,已經驚動日本人了,剛才這里冒煙又驚動了他們,現在不宜再留在日本,回去吧."

我心里有一股悶氣沒地方發泄,堅決搖頭:"他們最厲害的就是東江太郎,已經死了,其他人不足為慮.我必須找到玉符,並且給土禦門神道的人一點顏色看看,他們燒了我家,差點害死了我師弟."

血里玉道:"我知道,初二傍晚我就知道了,找不到你,我就猜你會到這里來找蘆屋光,所以急忙趕來,但還是遲了一步,只看到大火燒過的痕跡.我追著你們的蹤跡過來的,要不是你們弄出雪崩來,我還沒那麼快找到你們."

"姐姐你知道土禦門神道的核心力量在哪里嗎?"

血里玉露出思索之色,過了一會兒才說:"現在鬧成這樣也未必是壞事,他們知道你來了,並且殺了東江太郎,一定會傾盡高手來這附近找你報仇,那麼老巢必定空虛,我們便直撲他們的老巢.我知道一個地方,他們的玉符極有可能在那兒,平時想殺進去不容易,現在機會來了!"

我精神一振,總算是有希望了,于是立即跟著血里玉一起往山下走.

血里玉受傷頗重,所以我們沒有走太快,她一邊走一邊療傷.她不會五行遁術,用的是神行符,使用之後加上輕功也可以跑得非常快,並且她把神行符教給了我.可惜我用的五行遁術是必須以陰陽訣靈氣發動,教給她也沒有用.

血里玉竟然會說日語,也能認得大部分日文,所以途中休息時,我把從蘆屋光密室中拿來的幾本日記給血里玉看,希望她能找出一點線索.這一看還真看出點線索來了,其中一本舊日記是蘆屋千丈寫的,當年他搶到一塊玉符後並不滿足,卻也怕被中國高手搶回去,于是派親信送回日本,不料船在中途被擊沉……那條船就是阿波丸號,而且當年他曾經在鄭禹家住過一段時間.

我差點噴血了,找了半天,蘆屋千丈搶到的那一塊,就是陸成山說的那一塊,在阿波丸沉船上!

上篇:第二十二章 奇陣神威     下篇:第二十四章 神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