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四章 神宮  
   
第二十四章 神宮

血里玉帶著我往西南方向走,路上走走停停並不是很急,像是在游山玩水.我因為雪姬香消玉隕頗為傷感,對血里玉也很放心,所以沒問她到底是去哪兒,只管跟著她.

兩天後我們到達一個非常大也非常密集的城市,房屋連著房屋一眼望不到邊,剛來日本時我在天空飛過就曾被日本城市建築的密集驚倒,現在身臨其境深入城內,就更加讓我感歎不己了.一句話,人滿為患啊,難怪他們總是想要往外擴張.

我終于忍不住了,問血里玉:"我們要去的地方在大城市里?"

"嗯,我正想問你是高調行事還是低調行事呢."血里玉頭也不回地說.

"怎麼個高調,又怎麼個低調?"

"高調的話,見人殺人,見寶搶寶,見到房子就燒了,三光政策;低調的話,能不殺就不殺,能不拿就不拿,盡量不驚動別人,只找我們要的東西."

我覺得高調行事有點極端了,低調卻又達不到我的目的,我必須給土禦門神道一點顏色看看.我問:"到底是在哪里,是土禦門神道的總部嗎?"

血里玉停步回身望著我:"我知道你心善手軟,不想大開殺戒,那就我來殺人,你找寶物."

我不由微皺眉頭,血里玉笑道:"我們要去的地方是一個很古老很著名的神宮,相當于是中國的皇家寺廟.那里不僅有天皇的妹妹在當主持,收藏著幾千件珍貴寶物,還藏著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的一把寶劍.據我所知土禦門有一群神秘高手,一直在守護著天皇和幾件重要寶物,如果我們去搶那把寶劍,他們必定現身,你要找的玉符極有可能在這隊人的最高首領身上.退一步來說,即使沒有找到玉符,我們拿到那把劍,你想要什麼他們都得乖乖給你,這樣也足以震懾他們以後不敢來惹你了."

血里玉就是血里玉,也只有她才能想出這麼大膽,強硬和有效的方法.我問:"那群神秘高手,就是戴面具襲擊我的人?"

"是的.你也知道,什麼會長,社長,教主之類,都只是欺世盜名之輩,只是個傀儡,真正有本事的人在幕後,是不為人所知的,只有對他們動真格的才能逼他們現身."

"姐姐高招!"我由衷贊歎,要不是她來幫我,我哪能擊中敵人要害?難怪陸成山要阻止我來日本,因為我大鬧那個神宮的話,就等于是日本人殺進北京故宮,造成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我們不燒房子,只殺面具人和阻止我們的人,只拿那把寶劍和屬于中國的東西."我對血里玉說,畢竟我跟血里玉不一樣,不能肆無忌憚亂來.

血里玉笑嘻嘻望著我:"是陸成山交代的吧?你倒是很聽他的話啊,而且他孫女對你不錯,有沒有考慮做他們家的乘龍快婿呢?"

我急忙道:"不,不,跟他沒關系,他根本不知道我來日本.姐姐你已經喝過我的喜酒了,怎能再跟我開這種玩笑?"

"開開玩笑又怎麼了?"血里玉白了我一眼,轉身繼續往前走.這時才晚上九點多,城里正熱鬧,她可能是在消磨時間,扭著腰肢,高根鞋踩得山響,引來路邊無數眼光,倒像是我在跟蹤她一樣.

走了一會兒,我們前面出現了一大片圍牆包圍著的樹林,全都是數百年樹齡的茂盛大樹,樹林中隱現一角古香古色的屋簷.在這高樓林立,鋼筋水泥建築密集得插針難入的繁華都市中,這麼一大片樹林簡直就像大海中的島嶼,沙漠中的綠州,讓人眼前一亮.

我看到了**神宮的名字,街邊有許多建築和標識都是冠以這個名字,**神宮入口,**神宮學院,**神宮圖書館之類,果然是曆史悠久的皇家寺廟,影響深遠,氣勢不凡,毫無疑問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

我正在東張西望,忽然看到一個很眼熟的人向我走來,再定睛一看,那不是陸晴雯麼?她臉上帶著焦急和驚喜,幾乎是用跑過來.

血里玉也看到了她,朝我連連搖頭:"你看,你看,說曹操,曹操就到,才離開幾天就追到這里來了,還不承認!"

我有點老臉發紅,我完全沒有想到陸晴雯會跑到這里來啊.陸晴雯跑到我面前,聽到了血里玉的話本來想說什麼,看了血里玉一眼又不敢說了,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她怕的人,那絕對是血里玉.

"你怎麼來了?"我先開口問.

"我爺爺也來了."陸晴雯低聲說.

陸成山居然也來了!我很意外,望向血里玉,血里玉也有些意外,但卻撇了撇嘴:"不用管他,你沒想當他的孫女婿的話,用不著看他的臉色行事."

我有些尷尬,陸晴雯臉也紅了,但她不敢得罪血里玉,只能假裝沒聽到,對我說:"我爺爺就在那邊不遠的酒店里,他說見到你務必請你過去,他有些事要對你說."

血里玉立即道:"你要是跟她去,我就撒手不管了.

我頭大如斗,血里玉的方法是絕對行之有效的,但陸成山一定不答應,現在還有一塊玉符不知下落,我不便與陸成山撕破臉皮,再說我也不能讓陸晴雯太難堪.這兩個姑奶奶,是要讓我變成風箱里的老鼠麼?

我急中生智:"原來姐姐怕陸成山啊,那就算了,我不去就是了."

血里玉大怒:"誰怕誰啊,小丫頭,我在這里等著,去叫你爺爺來見我!"

陸晴雯不安地望向我,我點了點頭,她急忙走到一邊,掏出電話撥打.

血里玉四周一掃視,毫不客氣挽起我的手臂,並肩走向一間咖啡館.我哭笑不得,這是在鬧哪樣啊?別人不知道還把我們當成情侶了.

在咖啡館包間內坐了不久,陸晴雯就帶著陸成山進來了.陸成山戴著墨鏡和口罩,穿著高領風雪衣,頭上還有一個大氈帽,幾乎把整張臉都遮住了.

我見到他這副樣子,著實意外,急忙站了起來.陸成山掃視包間內幾眼之後,關好門才脫掉帽子和口罩,口稱道兄,向血里玉稽首問好.血里玉卻大模大樣坐著,悠閑地吹著咖啡:"裝神弄鬼,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麼?"

陸成山苦笑:"怕人家看到道士跟美女進咖啡館惹閑話啊."

血里玉很不給面子:"哼,別裝幽默了,你來這里干什麼?"

陸成山陪著笑臉:"小張是我孫女的朋友,他有困難我得幫忙啊,沒想到道兄也在這兒,那就最好不過了."

"哦,那麼你是要幫正忙呢,還是幫倒忙?"血里玉繼續吹著咖啡,斜著眼問,風情萬種.

"當然是幫正忙."陸成山自己拉過椅子坐了下來,用很低的聲音直接傳入我和血里玉耳中,"東西沒有在寶物館里面,而是在某處地下密室里.寶物館里面有最先進的電子防盜系統,要是貿然闖進去,就會留下影像,驚動守衛,不僅找不到你們要找的東西和人,還會有些小麻煩……畢竟是人家的地盤,只宜巧取不宜硬搶啊."

血里玉也用"傳音入密"說:"這麼說你剛好知道密室的入口,並且非常關心我們的安危,准備跟我們一起動手?"

陸成山臉上有些尷尬:"我不便陪兩位進去,立即就要動身回去,至于密道入口只有一個大概位置,里面情況完全不知道,兩位好自為之."

血里玉把手一伸:"拿來!"

陸成山猶豫了一下,還是掏出了一張折疊的紙張,放進血里玉手里,然後對我和血里玉點點頭,又戴上了口罩和墨鏡.他這樣低聲下氣,又專程送地圖來,就是怕我們大鬧神宮以至無法收拾,看在他這麼熱情的份上,血里玉多少要給他一點面子.

陸晴雯不想走,被陸成山狠狠瞪了一眼,才萬分不情願地走了,一步三回頭,委屈得快要掉眼淚.

血里玉攤開紙,有兩尺來長,是一張複印的地圖,一面是整個神宮的地形,上面標有各處建築的名稱,安保的狀況,電子探頭的位置等等.另一面是一棟建築的內部結構圖,也詳細標注有電子監控情況,報警器位置,可以通行的位置,密道入口位置等等,所有標注都是手工添加的,但並不像是陸成山的筆跡.

這份地圖的作用是巨大的,隱藏在密林中的建築多達二十多處,要是我們一個個找過去,得花好幾天時間.如果直闖寶物館,99.99%要被人發現,引來的可能不是戴面具的神高手,而是大量拿著先進武器的警察,弄不好被專業的狙擊手爆頭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來回看了幾遍,血里玉道:"看在姓陸的這麼識趣的分上,就按你說的辦,不燒房子,只殺面具人和阻止我們的人,至于那把劍,等我們出來時再看看能不能順手牽羊,帶回去玩玩."

我有些奇怪血里玉為什麼念念不忘那把劍,忍不住問:"那把劍真的有這麼重要?"

"那是當然,那是日本三大神器之一,也是日本第一神劍,象征著皇權,要是我們拿走這把劍,哈哈,你說日本人會有什麼反應?"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原來是這麼重要的東西,拿了這把劍就等于是捅了馬蜂窩,陸成山那邊……

血里玉冷笑一聲:"別以為他是個好東西,你最需要提防的人就是他!"

我知道血里玉很討厭陸成山,所以只能沉默.血里玉突然又笑了起來:"那個小丫頭是真喜歡你啊,其實跟她談談感情也沒有壞處."

"呃……我們走吧."我實在招架不住這個"邪道第一女魔頭",只好催促她快走,我的目的達到之後,硬拉也要把她拉走,不能讓她去偷劍.

上篇:第二十三章 冰血     下篇:第二十五章 地下有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