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六章 百鬼之王 為馨語睛聞加更  
   
第二十六章 百鬼之王 為馨語睛聞加更

眨眼之間殺了十幾個人,血里玉身不沾血,臉上表情毫不動容,對我笑道:"走吧,既然被人家知道了,就不用躲躲藏藏了,光明正大往前走,見一個殺一個."

"姐姐,下次你能留一個讓我動手麼?"

"呵呵……下一個就留給你!"血里玉大笑.

這條通道漸漸向下,前面竟然是一個非常高非常大的空間,放眼都是沒有樹葉的巨大枯樹.每一棵樹都要兩三個人才能合抱過來,枝條如鐵虯曲交錯,觸目驚心.有一條小路進入這片枯樹林中,隱約可見是通往一棟黑沉沉的殿堂,那殿堂粗獷厚重,黑黝黝冰冷冷像是鐵鑄的,陰森邪惡之氣撲面而來.

地下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空間,並且與之前的建築風格炯然不同?我凝神一看,立即分辨出所有東西都是假的,這種情況就像是人造花一樣,做得再逼真它也沒有那種生機和活力,認真看就能分辨出來.只是此時我心情平靜,精神旺盛意志堅定,不可能被外邪所迷,怎會看到一大片幻景?

我望向血里玉,她也有些驚訝和疑惑地望著我,小雪道:"眼前的東西確實是假的,但不是你們受到影響才看到,而是有邪物以**力擬物成真變出來的,所以不管心神有沒有受到影響,都會看到這些影物."

我和血里玉更加吃驚,絕大多數鬼邪都是影響人們的大腦制造幻覺,只有實力非常強的邪物才能擬物成形.要變得這麼細致,這麼有真實感就更不容易了,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牛逼又這麼細心的邪物.

小雪道:"其實我也能擬物成真,但很耗力氣就是了,誰吃飽了撐的變出這玩意來?"

"見怪不怪,其怪自敗!"血里玉哼了一聲,先向前走去.

進入樹林的小路,更覺得陰森恐怖,冷氣迫人肌膚.其實這種場景是有用的,修為低的人或者意志不堅定的人,走進去心情一定經受到影響,久而久之被控制了還不知道.不過要影響我和血里玉,還差得遠呢.

不一會兒我們就來到了那棟建築前面,看起來像是古代宮殿,也像是城堡,丑陋但非常堅固,果然是以鐵鑄成,僅有一個大門進去,沒有任何窗戶.血里玉僅是略一停步,便向大門走去,我急忙快步跟上,凝神戒備做好戰斗准備.

大門進去就是一個大廳,里面有一個穿白袍的人背對著我們,正在吃著什麼東西.他前面地上躺著一個少女,一頭凌亂黑發,面容秀美但蒼白,閉著眼睛不動,上衣已經被扒開了,因為被那人擋住視線看不太清楚具體情況.大廳內散落著大量骷髏頭和白骨,地上有老鼠蟑螂在跑,空中有蝙蝠在飛,空氣中帶著血腥味和腐臭味.

其他東西都是幻化的,但是坐在地上的人和躺著的少女卻是真的,少女已經沒有生命特征,坐著的人可能正在吃掏出來的人心……

那人緩緩站起,轉過身來,我本以為是個青面獠牙的家伙,卻不料他臉容白嫩俊美,目似朗星,唇紅齒白,氣質溫文高雅.我立即想到了"才如子建,貌似潘安"這句話,但這句話不足以形容他,他不僅美,還有一種高僧才具備的空靈和聖潔氣質.

血里玉猛地停步,愣住了,這個少年對女性的殺傷力,絕對不比雪姬對男性的殺傷力低.異性相吸,同性則相斥,所以我並沒有震驚于他的"美麗",反而覺得他絕世容貌之中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不和諧,那種貌似聖潔的氣質其實是一種邪性.

美少年把手上一件東西放進嘴里咬了一口,嘴角沾了些血跡,用另一只"纖纖玉手"很優雅地擦了一下.這時我的眼光才落到他的手里,那一團東西已經被他咬掉了一小半,依舊可以看到非常好的曲線和弧度,本來應該是世上最美好的東西,這時卻讓人感到毛骨悚然,殘忍到了極點,惡心到了極點.

他手中赫然是年輕女子胸前的玉峰!

我有些不敢相信,眼光落到地面躺著的少女身上,她的上衣已經被完全扯開,露出雪白的胸膛,一邊比富士山還要高傲飽滿地挺立著,堪稱完美,另一邊只剩下海碗大的一個傷口,鮮血淋漓.

我一陣反胃差點吐出來,世上居然有如此殘忍邪惡的人,而且地上的女子穿著白色長袍,與之前攻擊我們的人一樣,顯然是他們自己人,正值妙齡,他怎能下得了手?

"你,你,你……"血里玉無比震驚地指著美少年,"你是酒吞童子,你不是早就死了嗎,怎麼可能還活著?"

酒吞童子?這個名字我是聽說過的,據說他是日本最強悍的鬼怪,統領百鬼鑄造鋼鐵宮殿自立為王,他有著絕美的容顏,專門勾引處#女,將她們折磨致死並割下乳#房做食物.後來鬧得太過分了,一再對王公貴族的女兒下手,一條天皇驚怖,命令當時最擅長斬妖除魔的源賴光率領屬下四大天王前去斬殺.源賴光得到仙人的幫助,設計灌醉了酒吞童子和眾鬼怪,盡數斬殺,他的寶刀"安綱"因此被稱為"童子切安綱"……這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那是安倍晴明還活著的時代.

"我就是酒吞童子."美少年微笑著用日語說,眼光盯著血里玉胸前,其用意昭然若揭.血里玉此時沒有穿大衣,一件內衣和一件羊毛衫都比較薄並且很合體,傲人雙峰的尺碼還是大體能看得出來的.

換了是別人這樣被酒吞酒子盯著,早已羞怒交加了,血里玉卻完全不在乎,故意挺了挺胸,用日語說了幾句,頗有挑釁之意.大概在說:看什麼看,沒見過你媽這麼好的身材麼,有種就放馬過來……

小雪突然道:"他不是真身,有人以那少女活祭召喚了酒吞童子靈體並且合體了."

原來如此,我和血里玉恍然大悟,不過現在他也具有酒吞童子的能力和心性,稱為酒吞童子也不為過.血里玉又以日語說了幾句,極盡挑釁和篾視,酒吞童子果然大怒,手上突然出現一把武士刀,震開了刀鞘.

這把刀長約七八十公分,線條優美,充滿力量感,刀身上刻有龍形圖案和文字.刀一出鞘,一股陰寒氣息立即迫人而來,那不僅是鋒芒所致,刀內還蘊含有強大的氣息.

"妖刀村正!"血里玉驚呼一聲.

這個名字我也是聽說過的,村正是最有名的日本刀之一.村正本是一群刀工鑄刀時留下的標記(刀銘),做工優良,鋒利之極,因為德川家康祖孫好幾代都是死于村正之下,並且不是被敵人所殺,就像是中了詛咒一樣,所以妖刀村正之名傳揚開來.此時酒吞童子手里的村正邪氣逼人,只怕是一把名至實歸的真正妖刀!

血里玉修為雖高,最厲害的還是放蠱放毒,近身搏斗不是她的強項,此刻敵人手中又有鋒利無比的妖刀,她要吃虧的.我急忙向前兩步,拔出了魔刀:"姐姐,剛才你說過了,這一個輪到我了."

"好吧,打架這種力氣活交給你了,其他事就由我來."血里玉說著往旁邊退開,顯然只要我落了下風,或者酒吞童子用了法術,她就會立即出手.

我毫不猶豫立即發動一張混元一氣符,雖然混元一氣符未必能擋得住對方的刀氣和邪氣,但可以防止村正的直接傷害,完全是有必要的!

酒吞童子丟下了手里的肉,雙手握刀收于身側,開始橫向走位,整個人立即變了,殺機凜凜,戾氣逼人,身邊產生一陣陣旋風.

我靈氣貫注全身,魔刀刀芒吞吐,身邊也是寒流亂卷,但我的衣服卻完全沒有動靜.我的靈氣已經達到了收發由心的境界,氣場外放甚至不影響自己的衣服.

酒吞童子突然動了,快如閃電繞著我奔跑,變成三道虛影從三個不同方向發動攻擊,每個虛影出刀的方式都不相同.這是一種很高級的分身斬,每一個分身都是真實能量形成,具有一定的殺傷力,比我以前見過的神道流高手的分身斬要高明得多.

我沒有太高明的刀法,但是我有非常敏銳的感知力(包括小雪的感知力),准確判斷出哪一個是敵人真身,以最快的速度沖刺並狠狠一刀向他砍去.攻敵所必救,刀法其實也是謀略.

魔刀很短,沒有直接砍中酒吞童子,但是刀芒掠地了他的身體,從他的左肩頭直達右肋下,衣服破裂,皮膚割裂,但並沒有多少鮮血,因為傷口幾乎被凍結.

同一時間酒吞童子的刀橫砍過我的腰部,後面一個分身斜劈砍中了我背部,村正並沒有真的砍到我,我連衣服都沒有破,但是刀氣和邪氣侵入體內,還是讓我感到疼痛和內息不順,兩股邪氣在體內亂躥.

廢物利用,我右手持刀,左手發動了玄陰尸爪,一抓向酒吞童子抓去.不求傷敵,只要能以最快時間把體內邪氣逼出,我就穩操勝氣了.

魔刀內帶有冥火氣息,能對邪魔鬼怪造成很大傷害;刀內蘊含的寒鐵冷氣加上我的陰屬性靈氣,則能有效冰凍**.所以酒吞童子吃了我一刀並不好受,還沒緩過氣來,見我爪風凌厲,不敢硬接,急忙躲避.

上篇:第二十五章 地下有秘密     下篇:第二十七章 空前強大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