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七章 空前強大的對手  
   
第二十七章 空前強大的對手

酒吞童子避開我的攻擊之後,揮刀狂砍,又快又猛,每一刀都帶著可怕的力量.我的刀法沒有他高明,速度也沒有他快,只能仗著刀槍不入的特效與他硬拼,他讓我痛,我讓他更痛!

酒吞童子這種情況,與中國的通靈和請神上身是差不多的,具有活人的一切行動能力,也具有神靈的神秘強大力量.能常情況下沒人能與之抗衡,只能請一個實力差不多的神靈附體才有希望,但我正好是他的克星,既能用渾元一氣符防禦他的物理攻擊,又能用玄陰尸爪化解他侵入我體內的邪氣.而且我的魔刀能同時對他的邪性造成傷害,對他的肉身造成冰凍影響,處處都在壓制著他,所以我還是略占上風.

我也有一個弱點,那就是不能持久戰斗,因為酒吞童子的攻擊力非常強,他的刀每一次擊中我,混元一氣符就會大量消耗我的精神和體力,這樣下去很快我就會疲憊,刀槍不入狀態消失,那就必敗過疑了.

酒吞童子占不到絲毫便宜,七八個回合之後突然改變了打法,以靜制動,凝神聚氣,絕不輕易出手,一旦出手便是致命的攻擊,並且大多是用切和斬,很難擋格.

"這難道是一刀流技法?"血里玉在旁邊自言自語.

"絶妙な剣!"酒吞童子突然大喝一聲,飛步出刀,快如閃電,我根本沒有看清楚,他已經從我身邊掠過,刀刃滑切過我的脖子.

不知道是這種滑切的技法能夠破開混元一氣符的力場,還是他這一刀威力太驚人,刀鋒居然碰到了我的脖子,刀芒的冰冷氣息橫過了我的整個脖子.這一瞬間我甚至以為脖子被切斷了,急忙側頭閃身,向旁邊躍開,伸手一摸頭還在,但是手上見紅,脖子被劃破了一層皮.

我這一驚非同小可,要是再深入一兩分,我的大動脈就被切斷了,只怕神仙也救不了了!

血里玉也驚呼一聲,急忙沖過來,這時酒吞童子又大喝一聲"転!",收刀于腰間,身體略彎像陀螺一樣急速旋轉起來,妖刀村正也跟著旋轉,幻出無數刀光,就像是有幾十把刀在橫向繞身旋轉,他連人帶刀簡直就是一個高速旋轉的風車.

我急忙後退並揮刀擋格,擋了個空,腰腹之間連中好幾刀,身不由己向後跌退,霸道的邪氣在體內亂躥,幾乎令我靈氣完全失控.血里玉也在同時驚叫著倒翻出去,碎布紛飛,落地時腹部的衣服已經被絞碎,有四道橫向刀傷已經出血.

血里玉也被嚇得玉臉煞白,低頭一看,還好傷口都不深,是刀氣所傷.她避得及時,修為深厚抵消了刀氣,僅是劃破了一層皮,但是本來如少女般平坦光滑的腹部有了四道刀疤,絕對不會好看了.

"好賊子,敢偷襲你老娘!"血里玉怒不可遏,嘴一張,噴出一道細細金光直奔酒吞童子射去.

酒吞童子急忙一閃,一邊耳朵和一片帶著頭發的頭皮已經掉了下來,金光一旋又飛回她嘴里去了.

難道是傳說中的飛劍?我還真沒看清楚,也從來不知道血里玉有這樣的絕招.

酒吞童子伸手一摸,摸了一手的血,表情變得非常可怕.他伸出舌頭舔手中的血,那舌頭長得嚇人,同時他身上骨節"啪啪"作響,整個身體在變高,變大,白臉變紅,頭上長出角來.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我毫不猶豫一記玄陰尸爪隔空抓出.這一爪帶有我體內的大量邪氣,所以威力極強,酒吞童子正在變身不便行動,胸口被我的爪勁打中,整個胸部都呈冰凍之狀,並且被震退了三步.

血里玉快似一道幻影欺近,"呯呯呯"連續三掌打在他胸口,酒吞童子因為被我冰凍動作變慢,刀剛舉起來血里玉已經退開了.他胸前的衣服被完全震碎,並且留下了三個明顯的掌印,但是此刻他已經變得非常高大強壯,血里玉這三掌顯然沒有對他造成致命打擊.

血里玉一退開,我又沖到,使出全力一刀劈下,這一次是近距離劈砍,我甯可受他一記重擊也要把他劈成兩半,否則等他完全變身可能就有大麻煩了.

酒吞童子急忙舉刀來擋,他在變身之中,又連連受到重擊,反應不過來,妖刀村正是以側面迎向我的魔刀."當"一聲震響,妖刀被斬斷,魔刀的刀尖劃過他的下巴和胸口,幾乎把他的下巴劈成了兩半,胸前也有一道深達兩寸,長有一尺多的傷口,鮮血噴湧而出.

酒吞童子一腳把我踢飛出去,發出驚天怒吼,血里玉卻又沖過來了,揚手朝酒吞童子的傷口撒出一蓬粉末:"去死吧!"

這一次我看清楚了,血里玉腰間有一條特制的皮帶,上面鑲著一整排小小的竹筒,里面裝的當然是令人聞風喪膽的蠱蟲和毒藥.

血里玉撒出的粉末已經有一部分落到了酒吞童子的傷口,我對她的毒藥有絕對的信心,並且我被酒吞童子重擊多次,已有虛弱之象,所以沒有再進攻,坐看他毒發身亡.血里玉對自己的毒物更有信心,也遠遠退開看熱鬧.

"啊……啊……"酒吞童子不停地慘叫,揮手亂抓,用力搖頭,每一次掙紮身體就變高一截,變大一圈.這時他已經有三米多高,頭比臉盆還要大,亂發如猬,臉紅似血,頭上左右對稱長著一對彎角,長有一尺以上,中央從前向後長了三只短角.更可怕的是他的額頭,後腦勺,兩側太陽穴都長有眼睛,總共有十幾個眼睛.

難道這才是酒吞童子的真身?看樣子毒不死它啊!

"叮"的一聲,隨著酒吞童子身軀一再變大,身上的布料紛紛碎裂,掉下了一塊扇型白玉,我甚至看清了上面是乾卦圖案,這正是我費盡心血尋找的乾卦符!

其實我的主要目標是玉符,打不過酒吞童子不要緊,可以等以後再來尋它晦氣.不料我的眼光落在玉符上還沒有展開行動,酒吞童子已經用手虛抓,把玉符抓到了手里.此時它的手已經不能稱之為手了,更像是一只巨大的鷹爪.

"你們都要死,赫赫……"我腦海中響起可怕的怪笑聲,酒吞童子把玉符丟進了它的血盆大口里,吞進肚子里去了.

"好弟弟,有什麼壓箱底的手段都使出來吧!"血里玉說完便開始掐訣走位,布罡踏斗.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必須為她爭取時間,讓她可以集中精神施法.我立即撤掉了渾元一氣符的效果,抓出一把泥丸開始注入靈氣,剛才消耗的主要是體力和精神,靈氣消耗不算太嚴重,所以我自信可以召喚出十幾二十個神兵來.

"疾!"我迅速念完咒語,撒出了泥丸,黃氣卷過,閃現七個高大的金盔金甲神兵,不過在酒吞童子身邊看起來實在算不上高大,像是一群小孩圍著一個大人.

土靈神兵揮著劍沖了過去,酒吞童子怪叫一聲,一爪就把一個神兵拍得粉碎,另一爪抓住一個神兵來回揮舞,把其他神兵盡數砸飛出去.

我x,這也太離譜了吧,神兵在它面前不堪一擊!這一次我們真的是惹上大家伙了,傳說中這家伙是被源賴光灌醉之後砍了下頭,也就是說源賴光根本不是它的對手,從來就沒有人打敗過它!

我想要使用三昧真火,小雪卻說:"不,它太強大了,你的三昧真火無法逼近它.魔刀一定能對它造成傷害,現在它的力量雖然更大了,但是身軀太大,行動就不靈活,可能還沒有你快,可以跟它打游擊戰試試……"

面對這麼可怕的大魔物,誰都會產生畏懼之心不敢靠近,我也不例外,小雪旁觀者清,卻看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我相信小雪的判斷,握緊了魔刀沖向酒吞童子,小雪離開了我,開始念咒施法,我不知道她是在做什麼.

我剛沖到酒吞童子面前,一股靈動之氣落在了我身上,我感覺身體變輕了許多.同時小雪的聲音也在我腦海中想起:"我剛想到這個辦法,也許可以讓你的速度更快……"

酒吞童子一爪向我抓來,我腳下一用力,靈敏地向旁邊閃去,順手砍了一刀,在它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淺淺傷口,酒吞童子俯身用另一只爪來抓我,我著地一滾落在它腳邊,在它的小腿上拖割了一刀.

果然如小雪所說,現在酒吞童子的力量大得嚇人,但速度遠沒有之前快了,而且身體太大顯得不靈活.而我在小雪的加持之下,身體比平時更輕,動作更快,它很難打中我,其實速度才是我的優勢啊!

酒吞童子連抓幾次沒能抓住我,反而被我割傷,暴跳不己,怒吼如雷,雙爪虛空拍擊,雙腳亂踢亂踩.我敢打包票它沒有練過內家拳,所以虛擊之時雖然爪勁呼嘯很嚇人,實際上勁氣散而不凝,急而不堅,根本震不開我的護體靈氣,打中我只能傷皮肉無法損筋骨,我只要防著不被它直接打中就行.

小雪又在念咒語,大喝一聲,眼前的幻像全部消失,哪里有什麼枯樹林和宮殿?只是一個很大的石室而已,酒吞童子的頭已經要碰到石室頂上了.

我精神大震,向石室的角落跑去,可以利用牆角和牆腳來躲避酒吞童子的攻擊,殺它雖然有很大難度,拖時間是沒問題的.

酒吞童子立即追過來,果然受牆角影響它更加不容易打中我,砸的石屑紛飛地動山搖,卻沒傷到我一根毫毛.我兩次從它跨下鑽過,猛然見到它那一根比牛鞭還粗長的惡心東西,心中一動,砍它的腳不痛不癢,得砍多久才能死?不如一刀切了它這玩意,看它還怎麼禍害少女……

上篇:第二十六章 百鬼之王 為馨語睛聞加更     下篇:第二十八章 扶桑神樹 為Ze民sisu 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