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九章 皇族神器  
   
第二十九章 皇族神器

血里玉也非常驚訝:"世上居然有如此巨大的樹,而且看起來不像是原本生長在這兒,更像是千萬年前有人把它插在這里,曾經劇烈搖晃過,所以留下這個大空腔."

我忍不住說:"這是石壁,不是泥土."

血里玉笑道:"哈哈,隨便哪兒的石壁,億萬年前都有可能是泥土."

"你是說,這是千萬年前,甚至幾億年前留下的?"

"只有億萬年前的神人才有這樣的能力,也只有那時才有這麼大的樹.我們並不是地球上的第一批人類,早在幾十億年前地球上就有人了,後來絕大部分滅絕,極少人留存下來成了我們眼中的神仙.之後又有了人類,發展到一定程度又滅絕,如此輪回循環直到現在,每一次大劫時能安然度過的大能者,便是現在的諸天神佛."

雖然我相信有神仙存在,但卻是第一次聽說神仙是這樣來的,所以有些不以為然.

血里玉又說:"現在的科學和考古發現,距今幾億年前的三葉蟲化石上有穿著鞋的人類腳印,在非洲加蓬共和國發現二十億年前的大型核反應堆,在南非發現二十八億年前的金屬球,印度一個名叫摩亨佐·達羅古城毀于幾千年前核爆炸,還有沉沒于海底的幾萬年前的發達城市……類似的發現數不勝數,都證明有過史前文明,而我們的一些神話就是史前文明."

"我們還是快追那個怪物吧."我覺得說這些沒什麼意義,管他是不是扶桑神樹,管他神仙是怎麼來的,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追上酒吞童子,剝開他的肚子拿到乾卦玉符.而且我擔心酒吞童子往這里跑別有目的,越快追上它越好.

地面的血跡越來越少,最後消失不見了,但是這兒沒有別的岔路,酒吞童子肯定在前面.我們沿著小路急追,繞了七八圈,前面出現一個很大的空間,看起來像是石壁崩塌了一大片形成.有一塊掉落的巨石卡在巨樹和石壁之間,像是一條懸空的橋梁,巨樹在這個位置被挖出了一個大洞,里面微有燈光,但是被東西擋住了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我們都能感應到里面有兩個活人.

卡在巨樹和石壁之間的巨石看起來並不牢固,隨時都有可能掉下去,而且樹洞里面有兩個人,情況不明,我們只能先止步觀望.

隱約可以聽到樹洞里面有兩個人在用日語交淡,一個聲音年輕,一個聲音蒼老,兩人又快又急像是在爭論什麼,我自然一句都聽不懂.

血里玉開始翻譯:"年輕人想要拿一件很重要的東西,用來對付敵人.老人不肯,說那件東西關系國家命運和天下安危,絕對不能動,他能夠召喚強大的式神對付敵人.年輕人說敵人太強大,式神白虎已經被擊敗,式神青龍也沒有用,現在高手死傷殆盡,沒有人可以阻止,再不啟用神器就會落到敵人手里……老頭在罵他,絕對不許他動那件東西……"

敢情這里真有一件神器,而且還有一個能召喚式神青龍的老頭,想起沙漠中遇到的式神白虎,我不由一陣頭皮發麻.這里木氣極強,召喚出來的式神青龍必定強大無比,我和血里玉未必能對付得了.我們現在要是沖進去,老頭一定召喚式神青龍,再要是年輕人趁機拿出神器,我們只有逃命的份了,為今之計,只能等老頭說服了年輕人,再把他們引出這里,離開了扶桑神樹青龍式神才不會那麼強大……

血里玉繼續翻譯:"老人在罵年輕人,不該把敵人引到這里來,不該信奉魔鬼的力量,這完全違背了安倍家的家規和原則,所以他受到罰懲是必然的——年輕人就是剛才與酒吞童子合體的人,昵稱'小三兒’,是老頭的曾孫輩……"

"はい(嗨依),はい(嗨依)……"里面傳來年輕人的聲音,這個我能聽懂,看樣子小三兒不敢違抗曾爺爺的話,在認錯了.

我剛松了一口氣,里面突然傳來老頭的慘叫聲和幾句短促的怒罵,血驚玉驚呼:"不好,小三兒殺了他曾爺爺!"說著便向石梁上跑去.

我也急忙向前跑,現在只能搶時間阻止小三兒拿到神器了.小雪比我們更快飛了進去,看到了里面的情況:樹洞里面是一個非常大的不規則空間,足有三四百平米(相對于扶桑神樹來說只是一個小洞),這個空間被分隔成多個區域,有的像是起居室,有的像是小客廳.最里面有一個特別大的平坦區域,有神龕祭台,垂掛大量布幔,布幔上有符文,圖騰,家族標記,看起來像是祭祀的地方.

守護的老人已經躺在祭台邊地上,胸口有一個大血洞,他蒼老干瘦,頭上只剩下稀疏少量白發,滿臉皺紋,還在噴血的嘴里一顆牙齒都沒有,老得已經不能再老,又怎能經得起小三兒的突然襲擊?

神龕壁上畫著美麗的天照大神,她面前以刀架橫放供著一把鑲著寶石的華麗刀鞘,刀卻是豎著插進祭台,直沒至柄.祭台連著地面,與樹身是連成一體的,也就是說這把刀是完全插在扶桑神樹內.

我和血里玉還沒有沖進樹洞,小三兒已經抓住了刀柄,把刀拔出來了,驚鴻一撇之際,似乎像劍不像刀.

剛才的場面並不是我親眼看到的,而是通過小雪的上帝視角看到,小三兒把刀拔出之後,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只看到了迷蒙的霧氣,以及一種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

糟糕,還是被小三兒拿到手了,他本來就在祭台邊,我們無論如何快不過他.

在進入地面神宮之時,我就感應到了一種特別的氣息和濃郁的木屬性靈氣,原來那種氣息就是這把被稱之為神器的刀或劍發出來的.我敢肯定,蓋這個神宮並留下一大片樹林,就是為了掩蓋扶桑神樹的氣息,以及封印鎮壓什麼東西.

我和血里玉終于沖進了樹洞內,里面已經霧氣騰騰,整個扶桑神樹都在微微顫動,身後的石梁搖搖欲墜,發出刺耳的磨擦聲和破裂聲.

我大吃一驚,神樹距離石壁足有二十米,如果石梁掉下去,我們就被斷了退路.小三兒手持神器,要是我們斗不過他連逃都沒地方逃,這麼古怪的地方,只怕用土遁也逃不出去……

"先撤!"血里玉大叫一聲,拉住我一只手臂就往回跑.雖然她受了重傷,輕身功夫極好,短距離暴發速度還是比我快得多,在她拖拽之下,我幾乎是腳不沾地向前飄.

我們到達石梁中部時,腳下一虛,巨石已經往下掉,是卡在扶桑神樹那一頭滑動先掉下去了.本來只差十多米,以我們的速度眨眼就沖過去,但是因為巨石往下掉,石梁變成了傾斜的上坡,腳踏在石梁上又有些不著力的虛空感,奔跑變得艱難.再邁得幾步,"喀"的一聲巨響,石梁另一頭也往下掉,整個石梁都往下掉了.

血里玉又在石梁上蹬了兩步,大喝一聲"跳",扯著我向石壁跳去.這時她距離石壁只有四米左右,以她的身手自己跳完全可以碰到石壁,在石壁上借力再跳上去.但是她扯著我,危急之中我起跳的時間與她不一致,既影響了她跳躍,也影響了我的行動,結果我們兩個都沒能碰到石壁,一起往下掉.

真沒想到栽在這里了!我心念電轉,血里玉甯願以身犯險,也不放棄我,我又怎能拖累她?她受重傷以及現在遇險,都是為了幫我啊!兩個都死,不如成全一個,我左手運勁震開了她的手,同時右掌發出寬厚靈氣拍在她背上,把她推得向前靠近了石壁.她反應神速,雙手平舉,雙腳在石壁上連續蹬動如同上梯子,向上拔高兩三米扣住了石台邊沿.

我身在空中拍出這一掌,身體受反彈之力離石壁更遠了,無依無憑,往下掉落.

"弟弟……"血里玉發出高亢尖叫.

"別慌!"小雪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我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托了我一下.

是小雪以她的力量托住了我,但是她只是靈體,如何能托得住我一百多斤的身體?我在空中只停了那麼三分之一秒左右,又往下掉落,不過在小雪的努力之下,比正常掉落要慢一點兒.

一道巨大的白影晃過,白蛇的後半截身體從上面甩了下來,蛇尾正好托住了我.我從下降變成上升,像是騰云駕霧一般劃過一條巨大的弧線,飛到比石台更高的地方然後落了下來,終于腳落到了實地.

"哇……哦……"血里玉拍著自己心窩,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她腹部的衣服已經被酒吞童子切碎,外衣也像小內衣,這個動作相當性感誘人.

驚魂甫定,她就挑眉毛豎眼睛:"你怎麼能這樣,你以為你很偉大嗎?誰叫你犧牲自己救我了!"

我急忙道:"沒,沒,我沒覺得偉大,本能反應而己,反正我是沒機會跳過來了,能救一個算一個吧."

血里玉雖然還在生氣,眼神卻帶著溫柔與笑意:"下次不許做這種傻事了,再遇到這種事,你應該借我當踏腳石自己逃生,我已老了,死了沒關系,你還年輕不能死."

我很感動,雖然不是親姐姐,卻勝似親姐姐,既便她是萬夫所指的邪道第一魔女又何妨?

樹洞那邊霧氣散開,出現了小三兒,與酒吞童子沒變身之前有八成像,但要老一些,三十多歲的樣子,身上的傷口和下體已經包紮好了,手里拿著一柄奇形劍.

"草薙劍!"血里玉驚呼一聲,"原來真正的草薙劍在這兒!"

上篇:第二十八章 扶桑神樹 為Ze民sisu 加更     下篇:第三十章 九尾斗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