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一章 力量之源  
   
第三十一章 力量之源

八岐大蛇的一個蛇頭噴出土屬性黃氣擋住了我的三昧真火,但僅是擋住約兩秒鍾便被我突破了,火焰巨獸撲到了它身上,燒得它拼命甩頭,急忙退縮.

血里玉也出手了,木雷一個接著一個轟出,高手就是高手,雖然元氣大傷,發出的木雷還是猛烈無比,並且連發速度極快,轟得八岐大蛇好幾個頭狼狽退縮.

三昧真火形成的火鱗穿山龍橫沖直撞,沒有哪個蛇頭能擋得住;白蛇噴吐的玄冰氣也勢不可擋,勇往直前;小雪奮起神威,九條長尾矯若游龍全面發起總攻,再加上血里玉猛烈快速的五行木雷,殺得八岐大蛇所有頭都向後退縮,它頭頂上的霧氣也全面縮小.

勝利就在眼前,每一個人都使出了全力趁勝追擊,想要一鼓作氣把八岐大蛇滅了.但是八岐大蛇後退並縮小形體,防守能力變得很強,而我們距離拉遠攻擊力變弱了一些,只能壓制住它,無法完全把它打敗.

我感覺有些不妙,正常情況下一個靈體被我們聯手攻擊這麼久,應該已經損耗嚴重變得很虛弱了.可是現在八岐大蛇退而不敗,沒有明顯變虛弱的跡象,八個頭能分別噴吐五行靈氣和毒煙,汙血(氣),云霧,如果沒有血里玉的連續五行雷轟炸,根本無法讓它全面退縮;如果沒有小雪吸引著它的大部分注意力,我們也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戰績.

我們都采用了急速消耗的打法,血里玉和白蛇是肯定不能持久的,我已經使出了全力,也不能持久,小雪已經是消耗過半了.這局面打不死敵人就等于失敗,所以現在看似風光實際非常危險.

八岐大蛇為什麼能如此強大並且不會消耗?它的力量是來源于草薙劍嗎?如果是這樣,我們只有搶到草薙劍才有希望,但是現在草薙劍在小三兒手里,遠隔二十多米又被八岐大蛇擋住,我甚至無法確定他的位置,又怎能奪到劍?

血里玉也驚覺不妙,停止了攻擊:"不對勁,沒有傷到它的根本,這樣是白費力氣!"

我急忙問:"傳說中這家伙是怎麼被打敗的?"

"是被一個叫素盞鳴尊的人斬殺的,他就是天照大神的弟弟,至于怎麼殺……好像是給它喝酒,趁它喝醉了把它的所有頭砍下來."

我相當驚訝:"又是用酒灌醉?"

"是啊,古代日本人既沒有法術也沒什麼像樣的武功,只會用刀砍,遇到強大的怪物只能用酒灌醉把頭砍下來,酒吞童子是這樣,八岐大蛇也是這樣,還有很多強大怪物也是這樣殺的."

我倒,敢情在日本神話中酒才是無往不利的神器,現在我卻不可能用酒來灌醉一條已經是靈體的蛇.

血里玉停止了攻擊,我有所保留,白蛇狂噴了一會兒玄冰氣也有些疲態,八岐大蛇開始反擊了,八個頭昂揚嘶嘯,變大並逼了過來.有的噴火,有的噴水,有的噴金光,有的噴毒煙,金木水火土五行齊殺外加毒煙,汙血和妖霧.我和血里玉雖然有靈氣護體不會直接受傷,但被攻擊時卻大量損耗靈氣,白蛇和小雪擋不住只能硬撐,小雪已經明顯支撐不住了.

我必須弄清楚八岐大蛇的力量來源,才有可能打敗他.草薙劍是出自八岐大蛇的本體,現在的靈體是來自于草薙劍,所以蛇就是劍,劍就是蛇,它們本是一體,那麼草薙劍不可能為八岐大蛇提升這麼多能量.小三兒已經受了重傷,現在沒有酒吞童子附體,只是一個半條命的太監,也不可能為八岐大蛇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在這里能夠源源不斷提供靈力的東西其實只有一個……

我腦海中閃現小三兒拔出草薙劍的畫面,這把劍原本是完全插在扶桑神樹里面的,並且已經插在里面至少幾百年.不論最初是為了什麼目的把它插在扶桑神樹內,過了這麼長時間,草薙劍都有可能與扶桑神樹達到某種同化,從扶桑神樹中吸取靈力.而且現在八岐大蛇除了頭部外,整個身體幾乎都盤在扶桑神樹上,這也證明它是從扶桑神樹上吸取靈氣.

"它的力量來源于扶桑神樹!"我失聲驚呼,這棵神樹大得無法形容,蘊含無窮神力,八岐大蛇依附它,我們如何能打敗它?

血里玉也變了臉色:"確實有這個可能,這可如何是好?"

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毀樹,但是這樣的超級巨樹如何能短時間內毀掉?還有一個有效的辦法就是逼八岐大蛇離開神樹,但我們同樣無法做到,現在我們已經落于下風,被逼退到平台的最里面,連從小路逃走都不可能了.

小雪最先支持不住了,巨大戰斗法身消失,化為一道白光沒入我頭頂:"公子,我已經盡力了,我們快逃吧!"

"只怕逃不了了,被它擊中,我們就會從小路掉下去……"

小雪一消失,八岐大蛇便全力攻擊我和血里玉,各種各樣的氣息噴吐過來,冷熱交雜,煙火漫天,更可怕的是那種像汙血的氣息,帶有極其陰邪的腐蝕性,能化掉我的靈氣,若是被侵入體內,只怕連法術也無法正常發動了.

我只能全力防守,以三昧真火罩住自身,隔絕各種不良氣息.我還能堅持得住,血里玉因為之前受了重傷,連續使用五行木雷又消耗大量真氣,已經有些支持不住了,我只能擋在她前面,減少她受到的沖擊,但這也不是辦法啊!

"我有辦法讓它離開神樹!"小雪突然說.

"什麼?"我急忙在心里問.

"我自有辦法,你不要怪我就行!"

"你想干什麼?可不要做傻事啊!"我很擔憂,小雪的話中帶有決絕之意,難道她要與八岐大蛇同歸于盡?

小雪沒有回答我,又離開了我,落到了白蛇身上.此時白蛇也退到了石壁底下,蜷縮成一團,但是小雪附到它身上之後,它很快又打起了精神,向前沖去.它畢竟是血肉之軀,對抗靈體時占了優勢,雖然實力和階位遠不如八岐大蛇,還是可以橫沖直撞.它的身軀巨大,發起狂來具有可怕的力量,沒人可以攔得住它.

小雪支使白蛇去干什麼?難道是要沖到對面的樹洞里去咬死小三兒?

八岐大蛇立即改變戰術,只有兩個蛇頭攻擊我和血里玉,另六個都攻擊白蛇.我急忙鼓動三昧真火反攻,同時在心里焦急呼叫:"回來,快回來,小雪你想干什麼?"

小雪以意識感應問我:"你想過小白的未來,准備怎麼安置它嗎?"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為什麼問這個問題,實際上我也沒有深入想過這個問題.小雪緊接著說:"它有它的'人生’和未來,終究要修成正果,現在就是一個契機,可能是一條捷徑,相信我!"

我當然相信小雪,我一向都信任她的,所以我不再問了.

白蛇躥出去之後,前進速度就變慢了,顯然不是想要跳過與它身長差不多的距離躥進樹洞.而且它沒有攻擊也沒有抵抗,完全是在挨打,八岐大蛇噴吐的汙血氣息非常可怕,白蛇身上被噴中的地方,雪白光亮的銀甲變得灰暗無光,有的地方受到多種攻擊甚至血肉模糊.

我很揪心,這簡直是叫白蛇去送死啊!血里玉也驚訝地問:"它這是在干什麼?"

白蛇搖搖晃晃,很快連頭也趴在地上不動了,我忍不住想要沖出去,小雪卻以強烈的意念讓我只守不攻.

白蛇勉力抬了幾下頭,最終挺直不動了,雖然還沒有死,也僅是一息尚存而已.這時八岐大蛇突然停止不攻擊了,所有頭都靜止下來,可怕的眼睛全部緊盯著白蛇,帶著明顯的貪婪和渴望.

我明白了,傳說中八岐大蛇好酒又好色,離不開美酒與美女,被封印在劍內很久很久,早己憋不住了,當然想要離開並獲得血肉之軀.現在垂死的白蛇就是它最好的選擇,擁有了白蛇的身體,不需要多久就能進化成它自己的模樣.這是引誘它離開扶桑神樹的最好辦法,還是妖怪更懂妖怪,只有小雪才能想到這一點,可是這樣一來,白蛇不是死了麼?

沒容我多想,八岐大蛇突然八個頭一齊向前撲,身體也急速滑行,以極快的速度整個撲進了白蛇體內,最後一閃之際,我看到了八條分叉的尾巴,這怪物真的是八頭八尾

"ない,ないように……"小三兒在對面洞口出現,尖著嗓子大叫,大概是在叫八岐大蛇不能這樣吧?

"用魔刀把小白的頭砍下來,快!"小雪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站著沒動,我知道這樣可以殺死八岐大蛇,但是白蛇也活不了了,我不能這麼做!

小雪急了:"快啊,趁著它與小白的身體剛剛結合還很虛弱,跑不動也不能離開,快殺了它,再等一下它就逃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可是小白……"

"現在它已經不是小白了,快,快!"

雖然我極度不舍,卻也不能再猶豫,沖了出去,拔出魔刀貫注靈力,對准蛇頭狠狠砍下.

上篇:第三十章 九尾斗八頭     下篇:第三十二章 小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