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二章 小三兒  
   
第三十二章 小三兒

我一刀砍下之時,看到了白蛇極度驚恐和憤怒的眼神,那眼神已經不是以前熟悉的小白了,明顯具有八岐大蛇的凶殘和暴戾,它確實已經不是小白了.

不論是人還是妖,剛奪舍成功都是虛弱的,短時間內控制新的身體有些困難,想要再脫離這個身體也有些困難,所以小雪的策略是無懈可擊的.

八岐大蛇確實很強大,僅是幾秒鍾時間就能控制白蛇的身體了,蛇頭擺動想要避開,但是魔刀已經落下,把它的脖子砍斷了約三分之一,鮮血噴湧而出.

魔刀太短了,刀芒雖長卻無法把它堅硬的鱗甲砍開,我顧不上噴濺的汙血,追著蛇頭狂砍,連砍四五刀,終于把巨大的蛇頭砍斷了.蛇頭滾落一邊,蛇身扭動盤曲,掙紮了一會兒,八岐大蛇的靈體又出現了,但是非常虛弱,肉眼都無法直接看到,此時它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脆弱.

我和血里玉都等在一邊,立即以法訣攻擊,只一下就把它徹底打散了.

小三兒又在樹洞那邊歇斯底里地嚎叫,他徹底完了,他手里的劍失去了蛇靈,最多只是一柄比較鋒利的劍,作用極其有限.我還真怕他會跳下深淵去,乾卦玉符還在他身上呢,掉下深淵能不能打撈上來就難說了.

這時小雪從白蛇的尾尖閃現出來,帶著很虛弱的白蛇靈體飛向扶桑神樹,消失在神樹中,但很快白蛇的頭部又出現,有些戀戀不舍地望著我.

小雪飛了回來,對我和血里玉說:"它要是不脫去這副軀殼,再修千年也只是個蛇妖,萬一撐不過天劫還會灰飛煙滅,想成正果遙遙無期,所以我勸它放棄肉身,附在扶桑神樹上面修煉.此樹乃是神物,它吸納神樹靈氣,只要刻苦用功,一心向道,不須多久就得化身為青龍.要是繼續努力,做些大功德,變成真正神龍也是有可能的,這才是正果.

白蛇靈體連連點頭,小雪又說:"公子,你給他封個正吧,這樣它能夠更容易得成正果."

所謂"封正",就是法力高強的人對其他生靈說幾句祝福的話,或是給一些許諾,幫助它更容易得成正果.不要小看幾句話,因為是有**力的人說的,山神土地過往神靈知道了就會給予幫助.好比某個中央首長說:"某某同志是好同志!"以後這位同志走到各地,各級干部都要給他一點面子.當然,這個同志要是犯了大錯誤,那位誇他的中央首長也要受到牽連,就是這樣的意思.

其他妖魔鬼怪我是肯定不會輕易祝福或者許諾的,白蛇是我的好朋友,好戰友,甚至救命恩人,我當然要給它封正.我面對扶桑神樹,手掐玄天上帝指訣,聚精會神貫注靈氣說道:"白蛇吾友,舍身護主,情深義重,天地共睹.靈識不泯,倚托神樹,蓄養精神,來日化龍!"

血里玉也掐了個法訣道:"白蛇白蛇,忠心為肝膽,靈氣鑄真形,五爪生風云,頭角顯崢嶸,赦!"

白蛇連連點頭,我感應到了它的感激心情,因為它之前受了重傷,又剛剛脫離身軀,現在很虛弱無法與我們直接交談.

玉兔馨語也出來了,與白蛇默默交流,戀戀不舍.

小三兒在樹洞里揮舞著草薙劍到處砍,嘴里瘋叫個不停,鬧騰了一會兒,這時又跑出來了,左手居然拿著乾卦玉符,用日語急促說了幾句話.

血里玉說:"他說他認輸了,我們給他一條生路,他就把玉符交給我們,否則把玉符丟下深淵."

我氣得大罵:"媽的,他們日本人不都是硬骨頭麼,他為什麼不切腹?"

血里玉把我的話翻譯了,小三兒一幅可憐兮兮的樣子連連鞠躬,說個不停.血里玉翻譯:"他說他是陰陽師,不是武士,只有一些武士道的傳人才會在失敗時自殺.他的職責是保護神宮,已經盡力了,現在他已經變成廢人……他說只要你肯放過他,他願意自廢修為,以後都不能練功,他不想再做陰陽師了,只想做一個普通人."

想起之前他殺了同伴並吃了同伴的乳#房,我就一陣陣惡心和厭惡,我才不信這樣的惡魔會想要做一個普通人,他比酒吞童子和八岐大蛇還要可怕,他一定另有陰謀!

小三兒把劍往地上一丟,跪下連連磕頭,又說了一大串話.血里玉說:"他說他大徹大悟,真心悔過,只要你說一句不殺他,他就把玉交給你,並且立即自廢修為,終身絕對不敢與你為敵."

我有些猶豫了,人家如此卑躬曲膝,我要是還不放過他,把他逼急了絕對有可能來個玉石俱焚,狗急了還跳牆呢.我的目的是為了拿到玉符,並且震懾日本人,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似乎也沒有必要趕盡殺絕.饒他一條狗命正好讓他轉告其他人,再敢有人來找我麻煩,我就誅他九族,我相信現在我說出來的話是有分量的.

我遲疑了一會兒鄭重道:"我可以饒他一死,但是必須像他說的那樣,先自廢修為,終身不能也無法再練陰陽訣;第二,他要轉告土禦門神道所有人,以後有人敢來驚擾我和我的親人,我就殺光他們所有人包括他們的親人和朋友,絕不放過一個!第三,玉符要先交給我,等我們離開這里再放他走."

我的要求有些苛刻,我以為他會討價,沒想到三小兒連說"嗨依",把玉符放在地上,開始自散修為.很快他悶哼一聲,嘴里噴出血來,軟倒在地.

我怕他有詐,叫小雪飛過去檢查,小雪飛到了樹洞里面,觀察了一會兒說:"他體內真的沒有靈氣了,氣海穴已破.這個狡猾的家伙,他之前就受了重傷,知道修為保不住了,卻用這個來跟我們談條件."

血里玉道:"還是殺了他省事!"

我搖了搖頭,既然說了饒他,就不能出而反爾,有失我中國人肚量和信用.我想要做到的,就是懾服日本人,而不是殺光日本人,只是一個沒了修為又沒有命根子的太監,還能掀起什麼風浪來?他確實很狠毒也很狡猾,但他也是真的為了活命不惜舍棄一切了,這樣貪生怕死的人殺他有汙我的手.

玉符並不重,小雪拿起玉符飛了過來,我拿在手里細看,玉質潔白細潤,金屬性靈氣充沛,確定是真玉符.

血里玉轉頭問我:"你要那把劍嗎?"

她之前就多次說過想要這把劍,現在雖然失去了蛇靈,還是有極高收藏價值和顯擺效果,所以我笑了笑:"我沒興趣,姐姐想要拿走就是了."

血里玉微皺眉頭,距離太遠她拿不到,小雪也拿不動,不過我有辦法.小雪的乾坤袋里長期帶著繩子,拿出一條細繩來,我在一頭綁上一塊小石頭用力拋了過去.血里玉叫小三兒把繩子綁在劍柄上,小三兒不敢不從,立即照辦,于是這把神器就被我拉過來了.

小三兒眼巴巴望著我,希望我再拋繩子救他過來.我只說饒他,可沒說要救他過來,所以我對血里玉說:"姐姐翻譯一下,叫他在這里等著,他們的人會來救他."

血里玉翻譯了,小三兒"哼哼"幾聲,臉色蒼白萎頓在地,有異議也不敢說.假如沒有人來救他,他死了也不能怪我,向閻王告他的同伙去吧.

玉符已經到手,此地不宜久留,我與血里玉立即開始往回走.走在路上血里玉還是很不放心:"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以日本人的性格,應該甯為玉碎不為瓦全啊!"

我笑了笑:"我可不希望玉碎啊!"

"他肯定有什麼陰謀和目的."

"我覺得他就是想要活著,一樣米養千樣人,不是每個日本人都不怕死啊,其實我更希望所有日本人都像他這樣."

"……"

實際上我也有一點擔心小三兒會再玩出什麼花樣來,但從此之後我沒有再見過他本人,他也沒敢再找我麻煩.

我和血里玉都完全沒有想到,幾年後這個廢人從政了,竟然一帆風順,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要人物.大概是因為被我閹了,缺少男子氣,成了大人物看上去還是有點陰陽怪氣的,有一次接待美國總統時,又露出了他那卑躬曲膝的諂媚笑容,並被人拍下來成了經典……他確實沒敢再跟我為敵,卻想要跟整個中國為敵,動不動就挑事叫囂,果然是所謀者大,所以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活著.

再說我們一路向上走,沒有見到之前逃出來的鬼怪,難道真的逃到市區去了?血里玉一直在津津有味地玩弄著草薙劍,雖然失去了靈性,這把劍還是非常鋒利,外形奇特,拿在手上很拉風.她以後要是帶著這柄劍到處跑,被人認出來絕對無限風光,舉世震驚,說不定天皇大人看見了都要跪下,迎接祖宗的祖宗的神兵.

從地道鑽出來時,我突然聽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直接傳入腦海:"你們不能把劍帶走."

我轉頭四顧沒有看到人,倒是之前坐在神龕上的和尚干尸,或者說肉身菩薩不見了.

上篇:第三十一章 力量之源     下篇:第三十三章 不滅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