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六章 邪物作祟  
   
第三十六章 邪物作祟

我心情不錯,只是跟歐陽真菲開開玩笑,沒有真的懲罰她.聽到我的聲音,凌楓飄也跑出來了,雖然臉色有些蒼白,氣色不太好,行動已經正常.能好得這麼快,當然少不了煮石道人的靈丹妙藥和精心調理.

我按了一下凌楓飄的脈門,他體內靈氣暢通,陽中帶陰,陰中夾陽,比以前更精純了,只是陰氣有些偏重,調整到平衡極有可能會突破到陰陽訣第三層.這小子算是因禍得福了,金大器舍身救他,讓他的靈氣發生了本質的變化,現在主要是失血過多顯得有些虛弱,沒有別的問題.

我這麼快就回來,拿到了一塊玉符並且解決了日本陰陽師的威脅,所有人都很高興.在仙岩頂上住了幾天,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靜極思動,都有些待不住了,催著我快去打撈沉船.他們當然也要去,幾十噸黃金和珠寶啊,兩個小財迷早就已經眼紅了.

林梅雖然沒有說,但我知道她也是很想去的,這幾天我發現她確實胃口不太好,容易煩躁和生氣,只是她本性溫柔表現得不是很明顯.可能這是妊娠反應,正如煮石道人說的,這樣憋在心里可不好,要帶她出去散散心,他們三個都沒有去過海邊,這一次行動也不會有太大風險,所以我決定帶他們一起去看看海.

布聚靈陣用的五塊玉符我都帶走了,因為煮石道人接下來一段時間沒煉丹,要外出找藥材或給人治病,玉符放在山洞里不安全.我叫他以後有需要再找我,把手機號碼給了他.

據說警方還在找我調查"縱火凶殺案",我不便在家鄉露面,研究了地圖很久,我決定往屏南縣方向走,經甯德,福州去平潭.實際上我只知道牛山島在平潭縣,具體什麼位置不知道,因為我手上的地圖沒有標出這個小島,也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

到了有手機信號的地方,我開機沒多久就接到了陸成山的電話,他問我在神宮里發生了什麼,我有選擇地跟他說了一遍.切人家的小**這種陰損事就不說了,白蛇靈體留在扶桑神樹上也沒有說,死了幾百年的老和尚活過來刁難血里玉無關大局也不說.

最後陸成山說:"現在可以確定有一塊玉符在沉船上,你准備什麼時候行動?"

"我准備先去那里看看再說,對了,我房子被燒的事你幫我處理了沒有,聽說民警在找我,我可是受害者啊!"

陸成山笑道:"放心,他們找你應該是例行公事走一個過場,不會有麻煩的.對了,小雯一直打不通你的電話,擔心你出事,你給她打個電話吧."

"這個……你轉告一下就行了嘛.另外還有一塊玉符你有消息嗎?"

陸成山明顯遲疑了一下:"……還沒有,有線索了我會告訴你,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就打電話給我."

"那就先謝了."我結束通話,心里有點疑惑,陸成山可能已經有線索了,但是有什麼顧慮或不確定所以沒有說.

沒過多久,手機又響起來,一看來電顯示,出乎我的意外卻是福州的林先生打來的,我接通了電話,里面立即傳來林先生焦急的聲音:"小張嗎,你人在哪里?打你手機好幾天都是關機啊!"

"不好意思,在山上沒信號,有什麼急事嗎?"

"正是,正是,我有個小外甥得了怪病,打針吃藥都沒效果,家里也發生了些奇怪的事,所以想要請你來看看,可是一直找不到你.現在已經非常嚴重,在醫院里搶救了."

林先生曾經幫過我大忙,對我一向不錯,現在他來找我,我不能不去看看,但是現在是大白天,我不能直接跳到城里去.我說:"天黑之後我會在到白塔附近,你叫一輛車在你以前的別墅門口等我."

"好,好,我親自去接你!"

林梅等三人都聽到了我和林先生的對話,也就不必我多說了,我有些歉意地說:"我必須去福州一趟,不能帶著你們去,我們先去前面鄉鎮找個客店住下……"

林梅道:"沒關系,還是救人要緊."

凌楓飄道:"我們又不是不認得路,我們自己去,你在福州等我們就行了."

"不,我很快就會回來,再跟你們一起走,飄飄你身體還沒有恢複,在客店住兩天更好."

這時才上午不到十點,離天黑還早,林先生的外甥既然已經在醫院治療,暫時應該沒事,我也沒太放在心上.不料還沒過半個小時,林先生又打電話過來了,說剛剛得到消息,小孩搶救無效已經去世了.

我有些難過,也有些驚訝:"他得的是什麼病,怎會這麼快就沒救了?"

林先生以有些沉痛的聲音說:"最初是發呆,不吃不睡也不說話,後來又發燒說胡話.我妹妹,妹夫懷疑他是中邪了,和尚道士都找過,但是看了之後不但沒有效果,反而更嚴重了.送到醫院,醫生說是因為發燒才說胡話,打了各種抗生素都無法退燒,後來全面檢查,說是心髒旁邊長了一個惡性腫瘤,已經是晚期……你說這好端端的小孩,之前身體健康不痛不癢,怎麼會幾天時間就癌症晚期了?這,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果然有些蹊蹺,我問:"他生病之前去過什麼特別的地方,發燒時說了哪些胡話?"

林先生整理了一下思緒說:"年前大約是臘月二十六吧,去鄉下他爺爺奶奶家過年,這孩子聰明機靈,但也愛胡鬧,跟著幾個親戚家的孩子到處跑.當時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些地方,後來懷疑他中邪了,追問其他小孩,才知道他去過村里的大王廟,看到神像上面有一只壁虎,拿棍子敲過神像,不知道是不是與這個有關.說胡話時,有時說他是二郎神,有時說他是那個大王,跟某某神仙是朋友之類.而且回自己家之後,也有些不平靜……你要是能來的話,最好還是來一下."

我答應了他,還是約定時間和地點見面.從林先生的話來看,極有可能是小孩子無意間得罪了什麼邪神,但也不能因為這一點小事鬧出人命啊!

我們繼續前進,安頓好林梅三人在一個小鄉鎮住下,等到天黑我使用土遁術到了福州白塔旁邊的空地上,這里晚上沒什麼人,沒有被人看到.再走到以前林先生那個小院前,他已經開了車來在等我了,我上車立即往他妹夫家駛去.

在路上林先生說了更多細節,初六那天請了幾個和尚來念經,吃完飯和尚們就上吐下瀉,大罵飯菜不乾淨跑了.夜里廚房內一聲大響,他妹夫進去一看,發現窩底破了一個大洞,可是門窗是關著的,沒有人進來,之後夜里還經常有些莫名其妙的聲音.

我心里有數,十有**是精怪作祟,鬼魂之類不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這東西著實膽大,追到城里來鬧騰,還把人給弄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絕對不能放過它!

林先生妹夫一家懷疑醫院的治療有問題,正在醫院里鬧騰,家里沒有人,不過他已經拿到了鑰匙.這是一個嶄新的小區,主人住在二樓,剛到門口,林先生還沒開門,小雪就對我說:"不必看了,是我的同類,這里有它留下的味道,現在已經不在這兒了……這個鬧得確實有點過分了."

我對林先生說:"確實有邪物作怪,現在已經不在這里,你說的那個村廟遠嗎?"

林先生一臉崇敬的樣子:"不遠,不遠,在城門鎮,開車一個多小時就到,我這就帶你去.高手就是高手啊,走到門口就知道了,之前請了一些人,又念又唱,半點用處都沒有."

我抬頭一看,門口貼了好幾張符,都沒有半點靈力波動,其中有兩張明顯是印刷出來的.我不由暗歎,人可以欺騙,鬼神怎能欺騙?要是印刷出來的符也有用,全國人民都可以成仙了.

我們立即下樓,開車去鄉下.在路上我對林先生說:"既然是邪物作祟,應該不是醫院方面過失,所以鬧騰的事適可而止,鬧過頭了對自己反而不好,有損陰德."

林先生連連點頭:"對,對,為人做事不能昧著良心,我這就跟他們說說."

林先生立即打電話,說已經請到了高人,確定是鬼邪作祟,不能怪醫院,都回家.他妹妹最初不肯,林先生又跟他妹夫說,他們家並不缺這點錢,人死不能複生,鬧了沒意思,弄得生者和逝者都不得安甯,如此之類.

其實林先生妹夫一家也知道這事邪門,主要是喪子之痛無處發泄,又是在醫院治療時去世,醫生的治療過程太不明確,所以去鬧事,聽林先生這麼一勸,也就沒想大鬧了.

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到了城門鎮的一個村子.這附近的房子都比較老舊,其中有不少百年前的巨大古宅,是一些本地大姓的祖屋,現在大多已經沒有人住.另外還有一些建造得非常氣派的祠堂,林先生自豪地告訴我,這附近出過不少名人,某個姓陳的著名數學家就是隔壁村子的人.我們要去的那個村廟,據說里面供的神像曾經封過王位,是這個村里一個大家族的祖先,所以算是半廟半祠堂.

我暗皺眉頭,這種沒人住的古宅最容易藏匿精怪邪物,而這種似廟非廟,半廟半祠堂的地方也容易被邪物占據,獲得信仰之力.一些有實力的人即使知道了也不願出手,怕得罪人.

上篇:第三十五章 煮石之道     下篇:第三十七章 祭煉仙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