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一章 藏寶地點  
   
第十一章 藏寶地點

看到好幾輛載著武警的大小車輛駛過,幾位大叔大爺閉緊了嘴,但眼中滿是怒火,有一個老頭等到車子都過去了,還拾了一塊石頭向前扔,狠狠吐了一口濃痰.他們很憤怒,但臉上同時也有絕望無奈的表情.

林梅扯了扯我的手,用充滿翼求的眼神望著我,希望我能幫幫那些人.我微微搖了搖頭,如果是鬼邪之類作怪,不需要多說我也會出手,抗拆遷,打官司之類我真的不懂,我是個陰陽師,不是律師.

大叔大爺們罵罵咧咧走了,我和林梅繼續等車,可是等了好久也沒有一輛車經過.我到路邊的食雜店買礦泉水時,老板左右掃了一眼,低聲說:"你們還是繞路吧,前面封路好幾天了,沒車往這個方向走."

我很驚訝:"拆遷也不要這樣干吧?"

老板是個中年女人,屬于多嘴的類型,立即道:"本來是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有人鬧事啊,有的去上面告狀,有的動手打人,還砸了警車,這可就嚴重了……"

很快我就弄清了事情的大體前因後果:前一任的某個高官看中了一塊地皮,要建成模范小鎮,農村新城之類,所以把離這兒不遠的一個村子全都拆了,當時補給村民的錢並不是很多.幾年後新城鎮建成了,確實很漂亮氣派,大部分原住民花光了積蓄,以"便宜"的價格買到了新家並搬了進去.但是這個新城看起來漂亮,住起來卻不舒服,各種服務設施沒有跟上,入住的人少生意做不起來,有的人又失去了土地,房子不僅沒有升值還賣不出去,總之村民是很不滿的.

住了兩三年,村民們在新家漸漸習慣了,半個月前突然說當年批示建這處"新城"的官員有**問題,各種不符合法律和規范,必須要拆掉,還限定了時間.這一次官方給了很優厚的補償,但是很多村民不答應,他們在感情上接受不了,安一次家不容易,有的事不是說給了錢就可以解決,于是各種鬧,鬧得還有點大.官方對這件事卻又特別重視,堅決要限期拆掉,並且因為村民鬧事進行嚴格控制,封鎖消息,所以矛盾進一步升級,現在已經非常緊張……

這事真的與我無關,我也管不了,所以我拉了林梅就走,繞路就繞路,以免受了池魚之殃.但是沒有走出多遠,林梅就停下來了:"大哥,我覺得我們該去看看."

"這……算了吧,這事跟我們沒什麼關系."我不想讓她失望,但真沒辦法幫忙.

林梅道:"我覺得我們到這兒來,正好遇上這樣的事,就是該我們管管."

我哭笑不得,女人就是女人,總有脆弱的時候和不講道理的時候,林梅以前可從來不會這樣多管閑事和無理取鬧.

林梅見我很為難的樣子,又說:"我感覺這里的地型有點熟悉,可能我以前來過……也可能是我做夢時來過,所以我覺得真的跟我們有點關系."

我立即想到了她連續三天夢到她爺爺,難道這事真有古怪?其實去看看也沒什麼,只要我不插手村民和官兵們的事就行了,要是不去看看,林梅的心情肯定大受影響,所以我點頭同意了.

我和林梅步行往前走,走了十幾分鍾,後面有一輛小車過來,我們避到了路邊.在車子過去的一瞬間,我看到車里有一個人很眼熟,但卻想不起來是誰.

小雪道:"你怎麼忘了,那是迷藏老道啊,還有他徒弟也在車里.這老道怎麼刮了胡子穿了常服,想要還俗當官麼?"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他,少了一大把胡子真有些不一樣了.咦,迷藏跑到這里來做什麼?以前見過他幾次都是道裝打扮,他怎麼舍得把那一大把漂亮大胡子喀嚓了?

小雪說:"前面已經封路了,他卻坐著高級小車過去,難道他改行當拆屋總管了?"

這個確實非常可疑,而且迷藏與陸成山關系非同一般,陸成山又是官方的人,莫非這次拆遷事件還與陸成山有關?現在就是林梅不叫我去,我也要去看看了.

往前走出不遠,路就被一群帶著武器的年輕官兵截住了,一個個表情嚴肅,威風凜凜,但臉上卻透著稚氣.

看到我和林梅神態從容地走近,他們反而有些緊張了,都緊盯著我並握緊了槍,一個年輕武警很神氣地對我們舉手示停:"這里戒嚴了,不許前進."

我問:"剛才不是有人開車過去了嗎?"

"那是領導!"

"哦,那麼請問為什麼戒嚴,剛才的領導又是什麼人?"

年輕武警立即板起了臉:"啰嗦什麼,你是什麼人,到這里來干什麼?"

估計他們也說不出個理所當然來,我笑了笑:"我只是路過這里,既然不讓我過,我繞路就是了,不知戒嚴的范圍是多大?"

另一個武警道:"前面的小鎮有人鬧事,所以戒嚴了,看你口音是外地人,快走吧,別自找麻煩."

我點點頭,牽著林梅往回走,我犯不著跟這些涉世未深的大孩子過不去,迷藏道人以領導的身份出現在這里,肯定有些不正常,我還是悄悄進去看看再說.

所謂戒嚴也只是攔住了主要通道,並沒有形成嚴密包圍,所以我和林梅走出不遠就爬山繞開那些人.

登上了小山頂,可以看到山下有一片開闊地,山青水綠,依山畔水有一片嶄新的建築,房屋都不算太高,規劃有序,道路井然,綠化得也不錯,處于山水之間頗有點別墅群的味道.這麼好的一片地方,生活配套設施跟上了,是理想的家園啊,要拆掉確實讓人心疼.

林梅卻在轉來轉去到處看:"我總覺得這兒有些熟悉,這山的走向,還有那條河,好像以前來過……"

我問:"會不會是在你很小的時候,你爺爺或父母帶你來過這兒?"

"不,我小時候沒有離開過蛇腸谷,也許是那天做夢,爺爺帶我來這兒吧?"

只能這麼解釋了,我的眼光離開小鎮,來回看了幾眼,也覺得山川河流有些熟悉.突然之間,我想到了一件事,激動得差點跳起來了,急忙道:"小雪,快把藏寶圖拿出來給我看看!"

"藏寶圖?"小雪有些摸不著頭腦.

"就是從蛇腸谷得到的藏寶圖啊,我夾在一本書里面了."

"啊,我找找看."

林梅興奮地叫起來:"對,對,我想起來了,這里的地型就是藏寶圖上面畫的,只有小鎮不一樣了,難怪我覺得眼熟."

我得到藏寶圖時,小雪還封印在我的身體里面,只能偶然跟我溝通,所以對藏寶圖沒什麼印像.後來時間久了,連我都有些忘了,就更別提她了,但林梅曾經很細心研究藏寶圖一段時間,已經深入腦海,所以身臨其境立即有了熟悉的感覺.

過了幾秒鍾,藏寶圖出現在我手上,我急忙攤開來看,林梅也湊過來看.果然我們附近的山脈走向和河流的位置都與藏寶圖上很吻合,只有原來的小村子現在變成了頗大的新鎮,一些原本是農田的地方也變成了建築或種上了草木.

毫無疑問,這里就是當年義和團埋藏寶藏的地方!當年義和團運動就是從山東,河北一帶發起的,最活躍的也是這片區域,這里算是他們的老家,所以形勢不妙之時把寶藏埋藏在這里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以為我永遠都找不到這批寶藏,沒想到竟然走到這兒來了,而且是林梅連續做夢之後我們才走到這兒,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林梅也非常激動,以致于眼淚都流出來了.她激動的不是寶藏本身的價值,而是找到了祖先走過的地方,找到了她的故鄉,蛇腸谷的一切都失去之後,這個寶藏就是她與祖先和親人相連系的紐帶.

小雪道:"先別太激動,已經完全重建過了,也許寶藏已經被挖走了."

"不,絕對還沒有被挖走!"我很肯定地說,"什麼貪官落馬,什麼不符合規定要拆掉,全***是胡扯,目的就是要掘地三尺找寶藏!為了找到寶藏,不惜把一個新建成的小鎮全拆了!"

林梅眼中閃現怒火:"一定是陸成山干的,迷藏來這里就是證明!他調查到了寶藏在這里,但是沒有藏寶圖不能確定位置,所以要趕走村民把全部房屋拆掉.他派了許多官兵,不僅是為了趕走村民,還是為了防止走漏消息……"

我猛的一個激靈,為了財寶陸成山應該不會做得這麼絕,那麼一定是為了玉符!當年他就說過義和團手里有兩塊玉符是真品,而我在蛇腸谷只找到一塊,那麼另一塊在寶藏里面的可能性非常高!其實我早該想到了,我要找的最後一快,線索就在我的口袋里!

陸成山絕對早已懷疑最後一塊玉符是在義和團的寶藏里,並且確定了大體位置,可是他為什麼不告訴我?十幾天前我問他有沒有最後一塊玉符的線索,他有些吱唔,顯然那時他就查到了寶藏的地點,卻故意瞞著我大動手腳,這是為什麼?

上篇:第十章 夢回故鄉     下篇:第十二章 玩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