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五章 挖寶隊  
   
第十五章 挖寶隊

陸成山被我嚇得一愣一愣的,很緊張地說:"小張,千萬別沖動,八塊玉符已經找到了六塊,只差兩塊,一定都能找齊,總會有辦法的."

八塊確實會找齊,但要不是我和林梅發現陰謀,只怕不是在我手里找齊.我突然靈機一動,我必須找齊八塊玉符,陸成山也志在必得,少一塊都不行,那麼龍嘴里這一塊我急他也急,他一定會盡量想辦法,我為什麼不把這個燙手的山芋甩給他?

我裝作很郁悶的樣子:"不是我沉不住氣,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啊,人被逼急了什麼事做不出來?我不僅想炸黑龍潭,還想去炸太平洋海溝!據我猜測,龍類可能聚居在馬里亞納海溝,旁邊就有美國人的軍事基,實在不行我就去偷他們的核武器,把馬里亞納海溝炸個底朝天,我就不信逼不出龍來!"

陸成山臉色大變,連連搖手:"使不得,萬萬使不得,這不但沒有效果,還會引發驚天大禍.你先冷靜一下,我再幫你想想辦法."

我知道陸成山是真的害怕,一個普通人失去理智都會做出可怕的事情來,更何況是一個修為高深能使用強**術的修真者,我一旦暴走,造成的後果絕對很可怕,這正是他最怕發生的事.我這樣能逼他亮出底牌,但也會讓他更堅定除掉我的決心.

陸成山見我還是一臉"戾氣",急忙又說:"這段時間我確實很忙,等忙過了這段時間,我一定幫你想辦法.本派有幾位不問世事潛心修煉的前輩宿老,法力高強,我厚著這張臉皮去求他們出手,或請神人與龍王交涉,或布下伏龍大陣,總會有辦法的."

果然他還有底牌,我暗暗心驚,他們天師道一脈根深葉茂,肯定會有些超強的元老級人物,要是把他們請出來,我怎能跟他們爭奪玉符?幸好我洞察了他的陰謀,否則必定一敗塗地.

我裝作松了一口氣的樣子:"原來陸老你還有辦法,早該告訴我了啊!只是要麻煩你們門派的前輩,真是不好意思,叫我怎麼報答呢?"

陸成山歎了一口氣:"報答就不必說了,這件事因我而起,我總得盡力彌補.只是請他們出山也不容易,我也不能保證能請動,所以你還是繼續想辦法,能夠以合理合法的手段解決最好,不到迫不得已還是不要驚動他們."

我趁機下台:"那是,那是.只要有個希望,我也不會亂來的,現在我就繼續去想辦法,還有確定藏寶圖地點的事,要你多費心了."

陸成山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你放心去吧,我一定盡快去查."

我拱了拱手,轉身走人.老狐狸,你就得意地笑吧,諒你也猜不到我送了藏寶圖再來搶現成的寶藏.我從來不喜歡玩陰的,但不代表我不會玩,你要把我往死路上逼,我也絕不讓你好受!

走到門口我又突然停步回頭:"陸老,你不是說要叫小雯和高峰跟著我曆練嗎,怎麼最近他們沒來找我了?好久沒看到高峰了."

"哦……"陸成山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我有些事情叫他們去跑腿了,這兩天脫不開身.哈哈,你現在不嫌他們煩了?"

"不煩,不煩,其實他們幫了我很多忙,特別是小雯,聰明又能干,樣樣精通,沒有她在身邊我還真有些不適應呢.上次去日本是我的私仇,所以不能帶她去,現在找龍難度很大,我想要把以前的隊伍再聚集起來,多一個人多一個想法,人多力量大啊."

"好,好."陸成山滿口答應.

"那我先走了,不用送."我再次轉身走人,不必回頭看,我相信陸成山的臉色一定不好看.昨天陸晴雯打電話給我,說陸成山不讓她來找我,今天我便提出讓陸晴雯歸隊,並且擺明了對陸晴雯有些好感,老家伙怎能不煩惱?

我這麼做不是為了出一口氣,還是為了讓陸成山相信我在專心找龍,我這麼急著讓陸晴雯歸隊,寶藏被劫陸成山就更沒有理由懷疑到我頭上.

我估計陸成山會立即把藏寶圖與拆遷的小鎮進行對比,今晚就會確定寶藏的大體位置,並制定挖掘的計劃,調集人手等等.明天一大早就會驅逐附近的村民開始挖掘,動用幾台挖掘機的話,一天時間應該能挖到寶藏了.但白天太招人眼,既使在天黑前發現了寶藏,他們也會等天黑之後再開始清理和轉移.萬一寶藏是在某一棟樓房下面,他們還要用幾天時間才有可能挖出來,所以我今晚和明天白天可以安心吃飯睡覺,在黑龍潭附近逛一逛,明天天黑之後再去偵查.

一切按計劃進行,到第二天傍晚,我們該准備的東西都准備好了.我和血里玉都很沉得住氣,倒是一向淡定的林梅有些激動,坐立不安.本來林梅已經有了身孕,我是不太想讓她參加的,但這個寶藏是她的祖先所埋,又是她連著三次夢到她爺爺才促使我們找到的,她是絕對要參加的.所以我也沒有勸她,只是一再勸她不要輕易與人動手,跟在後面就行,林梅也答應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林梅和血里玉在旅店里等著,我先用土遁跳躍到了小鎮後山我和林梅去過的地方.從山上往下看,整個小鎮一片漆黑,只有幾處微弱的燈光,並且非常安靜,聽不到任何聲音.

我有些意外,沒想到會這麼安靜,看樣子是整個小鎮都被斷電了,並且絕大部分村民已經沒有住在這兒,僅有少數人點著蠟燭或媒油燈,那麼挖寶的人呢?我原以為會燈火明亮,機械轟鳴熱火朝天地干,現在與我想像的有很大差距,難道陸成山的人還沒有開始挖掘?

既然來了,先下山去看看再說.今晚已經是下半月,下旬月還沒有升起,光線幽暗,普通人無法看到遠處,我具有夜視能力,幾乎可以與白天看得一樣遠,只是色調不一樣,所以對我行動是很有利的.

我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到了山下,小鎮外面居然沒有人警戒,這又讓我有些意外,難道他們已經挖走寶藏並且撤退了?

經過一處有燈火的住宅時,里面有人在說話,我停下側耳細聽.里面男女老少有四五個人,有的歎氣有的咒罵,有時說的是方言,偶然夾雜著普聽話,聽了一會兒我大體明白了情況.幾個領頭鬧事的人已經被帶走了(可能是前天就被帶走),老百姓膽子小,缺少了領頭羊其他人就不敢鬧了.況且官方已經答應了給予補償和安置,這里沒水沒電,大路被封鎖,生活極大不便,所以絕大部分人已經去了安置點或暫時投奔親戚,只有少數比較倔的人還在堅守著.

我向藏寶地點走去,沒走多遠小雪就發現路邊牆角下有兩個持槍的戰士,接著又發現左右屋頂上也有帶槍的人.她展開天聽視地聽,發現或明或暗,有很多帶槍的人在警戒,呈圓形包圍著藏寶圖標注的地方,范圍達直徑一百五十米左右,而且中間有更多人在活動.

我稍放心了一些,戒備如此之嚴,說明寶藏還沒有運走.只是挖寶的人行事比較低調,沒有包圍全鎮,只包圍一部分區域,並且連燈光和聲音都沒有,只怕還住在附近的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些人當然攔不住我,小雪弄出一點兒風沙迷住他們的眼睛,趁著他們低頭揉眼睛的時間我就無聲無息過去了.

前面其實不是沒有燈光,而是燈光被遮住了,有人用厚厚的車蓬布把一片區域嚴嚴實實遮了起來,燈光不會外泄.這片區域在兩排樓房之間,包括了兩個庭院和一條路,利用了前排的圍牆和後排的樓房進行搭蓋,實際上需要遮蓋的只有三個面.蓬布之外也有持槍的人警戒,密集到了可以互相看得見,真的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附近堆了幾堆泥土和碎石,但並不是太多,挖掘量並不是很大.

看來這些人辦事效率非常高,居然鎖定在這麼小的范圍進行挖掘,既快速又低調,估計已經找到目標並且挖得差不多了.里面人多,地方又小,使用隱身術進去也不妥當,我正想叫小雪進去看看,小雪突然說:"里面有實力很強的修道者,我差點被他感應到了!"

我有些意外:"是迷藏嗎?"

"那人的修為不在迷藏之下,迷藏有沒有在里面我不能確定,因為我的神識剛延伸進去,他就警覺了,我怕驚動了他,急忙退回來."

便是一個比迷藏修為更高一點的人,加上迷藏我也不怕,但是想要不驚動他們弄清里面的清況就比較困難了.

小雪說:"里面也堆了些泥土,有一個直直向下的圓洞,可能是一口舊井被重新挖出來了.洞口有幾個人負責把泥土吊上來,還有軟梯下去,下面是什麼情況就不知道了."

看樣子當年義和團的人埋財寶時比較匆忙,來不及挖深洞,于是利用枯井加以擴大,把財寶放進去之後用泥土填上了,因為足夠深,剛好房屋又沒有建在上面,所以沒有被人發現.

我猶豫了一下,對小雪說:"試著控制蓬布出口附近的一個守衛,探試他的意識看挖掘到什麼程度了."

"這個倒是可以試試."

上篇:第十四章 爾虞我詐     下篇:第十六章 運輸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