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六章 運輸兵  
   
第十六章 運輸兵

小雪最擅長的就是控制別人心智,以她現在的實力探知一個沒有修為的人的想法,只是小菜一碟.站在出口附近的那個人突然兩眼發直,像是在夢游一樣,過了幾秒鍾才打了個噴嚏清醒過來.

小雪在心里對我說:"他接到的命令是說這里發現抗日戰爭時期留下的毒氣彈,所以全面戒嚴,為了不引起恐慌,這事要絕對保密.他沒有進去過,但是有聽到運土出來的人說快要挖到了."

我心里暗罵,指揮這里的人經驗豐富,肯定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搭起蓬布不僅擋住了燈光,還擋住了外面的人視線,連守在門口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只有里面的少數人知道.

就因為小雪這麼一探查,我的想法有了很大轉變.這些當兵的也是人,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他們只是在執行命令,與我沒有任何仇怨,我不能為了奪寶大開殺戒.但是我們沖進去奪寶,必然會驚動他們,他們手上有槍,會對我們造成極大的威脅.而且井下有修道高人,我們喬裝成日本忍者,不能使用自己熟悉的武功法術就斗不過他們,使用了就必須殺人滅口,所以今天必須得殺人.

想了想,我決定盡量不驚動,不傷害外面的守衛,蓬布里面的人都是知情者,數量也不多,迫不得己便全殺了.至于為首的幾個,裝神弄鬼滿嘴慌言欺壓百姓,打著正義的旗號不知干過多少肮髒卑鄙的事了,死有余辜!

我得先去接林梅和血里玉,于是退出了外層包圍圈,又跳回了滄州我們住的地方,把我觀察到的情況對林梅和血里玉說了一下,末了我對血里玉說:"外面警戒的軍人不知情,都是無辜的,希望姐姐手下留情不要傷了他們性命,我們只殺里面的道士,軍官和少數知情者."

血里玉秀眉微皺:"戒備如此之嚴,又只是隔著一層布,不殺掉外面的人,萬一驚動了他們,開槍對著里面掃射我們焉有命在?或是被他們發現,堵在井里出不來,那就一切全完了.你不殺他,他便殺你,這可不是講慈悲心腸的時候."

我搖頭:"我一直都是一個受害者,所以我比大多數人都更清楚被人迫害的滋味,現在我怎能為了報仇和達到目的,讓幾十個與我素不相識的家庭也成為受害者?他們跟我沒有仇,也沒有主動想要害我,所以我不能殺他們."

血里玉沉默了一會兒:"你的話有一定道理,不防礙我的人便不殺,妨礙我的人是他自尋死路,那就怨不得我了."

我知道她還是會大開殺戒,只好對她拱手,真誠地說:"求姐姐一定手下留情,就算是為我還沒有出生的孩子積一點德."

林梅也說:"是啊,我們從來不主動欺負別人,只殺以前害過我們的人和現在想要害我們的人,殺太多人是不好."

血里玉沒好氣道:"好了,好了,你們都是菩薩心腸,我不殺就是了.實際上我也是有原則的,第一我只殺道上的人,第二我只殺得罪我或威脅到我的人,沒有冒犯我或無意冒犯我的人從來沒有殺過.為什麼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覺得你順眼呢?正是因為我們有相似的地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要說以前我也是一個受害者……呃,像老太婆一樣嘮叨什麼呢,快走快走!"

我不敢再多說,背起林梅遠程跳躍,跳到了小鎮外,叫林梅在原地等著,我又回去帶血里玉.血里玉只會神行術,不會遠程跳躍,所以要我去帶她.

回到血里玉身邊,我卻有些為難了,她這女神一樣的容貌氣質,看一眼都讓人覺得自慚形穢,更可況是抱著她或是背著她?況且她身上藏著不知多少蜈蚣蜘蛛之類的毒蟲,我也不敢碰她啊!

血里玉呵呵笑道:"還等什麼,快走吧."

這時她穿的是較薄的緊身夜行衣,曲線暴露無余,山是山谷是谷,既有成熟女人的豐韻飽滿,也不失修長苗條,身材誘人之極,我更是尷尬,舉起了手卻不知該往她身上哪個部位放.只拉著手臂我會很費力,也沒把握帶著她,要用一只手平穩抱住她,最好是攬住她的細腰.但男人的頭,女人的腰,是不能讓別人隨便碰的……

"愣什麼愣,我是你姐姐,你抱一下我或背一下我,沒什麼大不了吧?"血里玉似笑又似怒地白了我一眼,快得像一陣風繞到我後面,跳起來整個人掛在我背上,雙腳夾住我的腰.

她的頭就在側面貼著我的頭,氣息可聞幽香襲人,背上還有特別棉軟的感覺.我突然想到了第一次看見她時,她穿得非常清涼,里面還是真空的,一對玉峰驚世絕俗.後來幾次她也是沒穿內衣的,可見她有這個辟好,這次只怕也沒有,此時我們穿的都是薄薄夜行衣,難難感覺如此明顯.絕對不止是驚豔,還有毒蟲隨時會爬出來的驚悚感,我一顆心呯呯狂跳,心神不甯,急急忙忙發動土遁,等到我的腳落地時,卻發現血里玉沒在我背上.

林梅有些驚訝地望著我:"姐姐呢?"

"啊……"我也愣住了.

小雪道:"你忙中出錯,沒有用靈氣護住她,沒有形成一個整體,所以你跳過來了,她卻掉到地上了,我看到了她趴在地上,哈哈……笑死我了!"

林梅愕然,我滿臉通紅,急忙又用土遁跳躍回去,發現血里玉正坐在地上,一臉郁悶和懊惱,看到我回來才跳起來,怒道:"你不背就不背,也用不著把我往地上摔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才心急,忘了用靈氣護住你……"

血里玉沒好氣道:"諒你也不是故意的,可是你緊張什麼,怕我會吃了你麼?像個愣頭青一樣!"

"不,不,我是怕你身上的毒蟲."

"放心吧,它們懂事得很,我沒叫它們咬人,它們不會亂動的,快走了."血里玉說著又掛到了我背上.

這一次我不敢走神了,無視滿背軟玉溫香,用靈氣護住她全身,再集中精神使用土遁術.其實帶著血里玉比帶林梅容易,因為她修為高深,我不用擔心會傷了她,就像帶著一塊小石頭比帶著一個雞蛋跳高更容易.

到了林梅那邊,血里玉大大方方從我背上下來,走到林梅身邊拍了拍她的肩頭:"小妹子,我老得都可以當他奶奶了,所以你不用吃醋."

林梅笑道:"我才沒吃醋,以前他還跟一個妙齡少女沒穿衣服同床共枕,我都沒吃醋."

血里玉有些驚訝地望向我,我只好假裝不知道,走在前面帶路.這些東西不說還好,越說越不清楚,但是林梅這麼一提,我倒是想起陳星了.唉,本來我是想暗中為她做些事作為彌補的,一直都在各種忙,至今沒能去做,也沒有聯系她,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小雪卻在我心里腹黑:還不止是一次,也不止是一個,還有一個也是沒穿衣服抱在一起.

我也在心里說:拜托,那是為了救人,而且陳星是你種下的因,我還沒怪你呢,不要添亂了好不好?

小雪:好吧,反正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

血里玉是老江湖了,林梅的輕功比我還好,外圍的守衛當然擋不住我們,我們輕而易舉就進去了.此時我們三個已經戴好了土禦門神道核心分子專用的鬼面具,全身黑衣,背著武士刀,無論怎麼看都像是忍者了.

靠近挖掘現場的第二層守衛,血里玉搖了搖頭,想要不殺人進去很難,既使進去了,我們也很難在完全不驚動外面的人的情況下殺掉里面的人.我也很糾結,我不想多殺無辜的人,卻也不能失去了搶奪玉符和寶藏的機會,這對我和林梅來說太重要了.

血里玉對我做了一個斬殺的動作,我搖了搖頭,還是先等等看情況再說.等了幾分鍾,有兩個人抬著一筐土出來,這證明下面還在挖掘,還沒有找到寶藏,我還有時間可以想辦法.

必須引開守衛我們才能進去,要引開守衛必須突然發生大事件,讓他們來不及得到里面領導的命令就離開,然後我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進去,沒等守衛回來就離開.我眼光來回掃視,看到了約十米外路上停著兩輛大巴,一輛越野車和一輛小轎車,頓時有了主意.如果我們把這四輛車引爆,並在較遠一些地方同時點起大火,守衛們一定以為外面來了敵人,就會分散開准備戰斗並搜索敵人,我們就有機會進去了,這樣還能防止萬一情況下,對手不能用車輛運走財寶,實是一舉兩得.

日本陰陽師是有式神的,所以引爆之後,還可以讓小雪制造陰風妖霧,影響外面的人行動,干擾手機和對講機的信號,讓他們不能互相聯系,里面的人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外面的人也想不到里面會有危險,這樣我們就可以渾水摸魚了.

上篇:第十五章 挖寶隊     下篇:第十七章 義和團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