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七章 義和團寶藏  
   
第十七章 義和團寶藏

我示意林梅和血里玉後退一些,低聲把我的計劃說出來,林梅沒說什麼,血里玉道:"這些士兵訓練有素,發生驚變只怕未必會離開,至少有一部分不會離開,你要是不想殺他們的話,不但進不去,反而驚動了所有人,連外圍的士兵也過來了."

這個可能性也是有的,我問:"那麼姐姐有什麼辦法?"

"要麼多殺幾個人,要麼不動手,等到帶著玉符的人離開時,在半路上截擊.但這也有一個問題,我們不知道玉符放在誰的身上,不知道他會不會少數人先離開."

玉符我必須拿到,但是我也不想殺太多無辜的人,這可就難辦了.一直之間我們想不到好辦法,里面也還在繼續清理挖掘,不時有人抬土出來,所以我們只能先等著,靜觀其變.

等了一個多小時,我有些急躁起來,卻在這時有了些變化.布蓬里面有好幾個人走出來,一個個都是滿頭滿臉泥漿,手里拿著短柄鐵鍬,鶴嘴鋤,洛陽鏟之類,顯然他們是在下面挖掘的人.

這是要換班了麼?五個挖掘的人出來之後,又有四個身上泥土較少的人出來,隨後走出一個軍官制服的人,對外面的士兵說:"小王,你把越野車倒到里面來,挖掘班的到大巴上休息待命,其他人後退二十米警戒,沒有得到命令不許進來."

"是!"眾士兵領命,立即開始行動.

我們三人頓時來了精神,真是天助我也,他們居然自己把守衛往外趕了.想必里面已經挖到了寶藏,為了不讓這些當兵的看到,所以把他們攆出來,把越野車開到里面裝財寶.

二十米實在不算遠,一呼即到,還是在警戒范圍內.但是在夜色中隔了二十米,在沒有燈光的情況下士兵們就無法看清蓬布里面,而且他們的范圍擴大了,相互之間的距離拉遠,林梅和血里玉就有辦法進去了.

軍官看起來很心急,交代完就急急忙忙進去了,小王去開車,其他士兵們都分散開來,他們緊張了好久這時才松懈下來,相互之間說笑幾句,開開玩笑.

我示意林梅和血里玉行動,兩人立即無聲無息從守衛們的空檔之間越過,潛伏于黑暗中.事實上范圍擴大之後,守衛們已經無法形成完整包圍,主要是守著兩邊的路和空地,有很多地方有空檔.他們主要防備的是當地人,沒想到有武林高手光臨.

我默念咒語發動了隱身符,進入隱身狀態直接走過去,站在蓬布外面等著.等到小王開著越野車過來掀起蓬布時,我光明正大走了進去,小王把車倒進去之後,掃了一眼就出去了.

里有空間頗大,有兩個人守在井口處,旁邊還放著一張可以折疊的小桌子和幾個小椅子,上面放著茶水之類.照明用的是兩組蓄電池,布帳中央頂上有一個小燈,井口上方也有一個小燈,大概是為了省電,此時只有井口的燈亮著,比之前暗了許多.另外還有一根導線往井里垂落,顯然下面也是用這個電源來照明.

我稍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不熄燈,因為燈滅了反而會引起外面和下面的人警惕.等到小王出去走遠了,我突然出手,雙拳分別打在井口兩人的左右太陽穴上,兩人沒有發出聲音就倒下.我用手扶住了一個,再用腳托了一下另一個,以免他們倒地發出太大的聲音.我使用的力量有分寸,只是把他們打暈,沒要他們的命.

我把燈泡旋了兩圈,小燈滅了,布帳內變得一片黑暗,僅有井口透出一點兒微光.小雪立即通知林梅和血里玉行動,兩人迅速靠近,鑽了進來.因為里面與外面一樣黑,入口的蓬布僅是一晃,她們就無聲無息進來了,應該不會驚動二十米外的人.

我把燈炮反向一旋,燈光又亮了,側耳細聽,外面沒有傳來特別的聲音,井下的人也沒有問話,我們成功潛進來了!沒等我開口,血里玉便在兩個被我打暈的人身上各戳了一下,點了他們的穴道,以防他們醒來.

我凝聚聲線對林梅說:"你在這兒守著."

林梅立即用力搖頭,非常堅決,我不便強迫她,只好說:"那你等一會再下來,我先下去.

林梅點頭同意,血里玉做了個手勢:立即行動,別拖拖拉拉.

井口有一個簡易的絞盤,目測井深十二米到十五米,最底下一小截井壁沒有砌石頭,有一點兒積水,被踩成了爛泥漿.為了不驚動下面的人,小雪完全躲在我身體里面,收斂了氣息.我凝神感應下面,總共應該是四個人,其中有兩個人真氣波動較強,是高手.不過他們都沒在我們下方,而是在橫向挖出來的通道內,可以看到人影晃動,說明橫向通道不深.

我沿著軟梯往下攀爬,還沒到達一半,就聽到了下面傳來迷藏的聲音:"就是這個了."

停了兩秒鍾另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說:"不是說一塊嗎?怎麼有七塊?"

迷藏道:"只有這一塊艮卦符是真的,其他都是贗品,都帶走.李連長,上面安排好了吧?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安排好了,外面的人都已經支開,只有兩個人在上面負責吊拉,不開箱他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那好,可以開始搬運了."

那個李連長應了一聲,人影晃動,已經開始往外走.我急忙加快速度下降,血里玉緊跟著我往下爬,也聽到了下面的聲音,竟然丟下軟梯,抓著吊拉的繩索急速滑降,反超到了我前面落下去.

李連長走出來,感覺風聲有異抬起頭來,血里玉已經如神兵天降,腳還沒有落地便連刀帶鞘砸在他腦袋上.李連長立即翻白眼搖搖晃晃倒下,被砸暈了.

"誰!"迷藏和另一個修道者低喝一聲,往外跑.血里玉拔刀出鞘沖了進去,這時我才落到井底,第一眼就看到一條手臂飛了起來.

兩個老道也算是高手了,但比起血里玉來還差了一大截,而且這時手上都沒有利器,空間又小,哪里能擋得住血里玉這殺星?兩人僅發出一聲驚呼,一個沒了頭,一個斷了手又被刺中心髒,都倒下了.

快,准,狠,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必殺,邪道第一高手之名絕非虛傳.

迷藏的徒弟司馬南整個嚇呆了,血里玉一刀向他脖子斬去,我急忙以傳音入密對血里玉叫道:"別殺他!"

血里玉已經收勢不住,手一頓,刀往下斜,在司馬南的胸口劃拉出一條傷口,左手的刀鞘緊接著拍在司馬南的頭上,把他也打暈了.

血里玉回頭瞪了我一眼,低聲道:"都是蛇鼠一窩,為什麼不殺了?今日不殺只怕留下後患."

我很堅決地說:"不,以前陸成山要殺我時,迷藏曾經為我說過好話,一言之德,未曾回報他,今日不得已殺他已是過份,絕對不能再殺他弟子.況且司馬南還只是個大孩子,給他一條生路吧."

血里玉有些氣惱:"你是不是又覺得我亂殺人了?就你們兩口子所說的,陸成山殺了蛇腸谷近百口人,老少婦嬬都不放過,你是說他狠還是我狠?這兩個道士與陸成山為一丘之貉,身為道士穿成這樣,鬼鬼祟祟,你敢說他們沒有自命正義大開殺戒過?面對敵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能有絲毫手軟!"

"是,是……"我只能含糊接受教育,我對迷藏的死有些抱憾,但也不敢再多說激怒了血里玉,否則她暴走之下有可能把外面的人全殺了.血里玉並沒有殺李連長,這說明她已經很克制,只殺"江湖中人",所以我也不能再怪她.

林梅也滑落下來了,見氣氛不對,急忙說:"我們已經盡量不傷人,這樣算是最好情況了,快拿了東西走吧."

我們的眼光都落到了通道最里面,那兒用青磚砌成了一個約一人高的拱形空間,里面放著整整齊齊的木箱子,木質變黑已經有些腐化.大部分箱子長八十公,寬和高約六十公分,少數箱子細長,長度近一米五,總數不下幾十個.

有三個箱子已經被打開,里面墊了一層油布和幾層油紙,其中兩個箱子里面是各種珠寶首飾,珠光寶氣耀眼,另一個箱子里面裝的都是各種線裝古書……這個倒是有些出乎我預料,一般人可不會把古書當寶物.

我到迷藏身上搜了一下,搜出了七塊玉符,除了坤卦都在.當年義和團源自八卦教,這八塊玉符應該是八卦教的信物,但只有兩塊是真的,其他都是湊數的贗品.其中真品的坤卦玉符被帶到了蛇腸谷,已經在我手里,所以這里只有七塊.這七塊之中只有一塊艮卦玉符是真品,其他都是贗品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這六塊假玉符中除了兌卦我沒有之外,另五塊與我身上的玉符無論大小,形狀,顏色都非常相似,足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唯一的差別就是蘊含的靈力差太多,握到手里立即就能感應出來.看樣子當年偽造這套玉符的人,對玉符有很深的研究,根據某些文獻記載加上現有的兩塊真品才制造出六塊贗品,才能如此相似.

現在我手里已經有七塊真品和六塊贗品,快要湊出兩套來了.

上篇:第十六章 運輸兵     下篇:第十八章 黃雀在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