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章 一線生機  
   
第二十章 一線生機

沒有呼吸,沒有脈搏,右手至內腑的經脈完全斷絕……我緊緊抱著林梅,不由自主地顫抖,一顆心直往下沉,絕望和恐懼讓我變得大腦一片空白.

師父死了,母親死了,我雖然傷心,卻沒有這麼恐慌過,那是因為我身邊還有她.我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能與她長相厮守,從來沒有想過沒有了她我該怎麼辦,但是現在她也要離開我了,除了緊緊抱著她,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雪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冷靜,冷靜,別怕……快,快去找煮石道人!"

我猛地清醒過來,煮石道人醫術高明,還有各種奇怪的丹藥,也許還有救.我極力壓制心中的恐慌和緊張,集中精神,一只手把林梅抱在懷里,以土屬性靈氣包裹住她.我現在絕對不能出錯,一點點錯誤和震動都有可能加劇林梅的傷勢,每耽誤一秒都有可能影響治療,沒有重來的機會……

我成功發動土遁跳躍到了仙岩頂的小廟前,抱著林梅踉蹌奔向廟門口,嘶啞著聲音大叫:"道長救命,救命啊!"

很快煮石道人開門出來,見狀也大吃一驚:"怎會弄成這樣?快,快進來."

我快步走進正殿把林梅放在一張桌子上,煮石道人急忙按脈門,一按之後就臉色大變,因為林梅經脈寸斷,已經沒有脈膊了.他沖進屋里,很快拿出一個布包來,解開卻是各種大小瓶子,銀針,小刀之類.他迅速倒出幾顆藥丸,撬開林梅牙關,卻又搖了搖頭,轉頭對我說:"快去取溫水來!"

我急忙去廚房找水,水是有,但是沒有熱水壺,一時之間哪來的溫水?情急之下我只能運起陽性靈氣,把一碗水加熱端了出來.煮石道人已經把好幾根銀針刺進了林梅身上,還在全神貫注紮針,我也沒多問,把他放在旁邊的藥丸都放進碗里化開,然後灌進林梅的嘴里.

紮了十幾枚銀針,煮石道人轉頭問我:"怎會傷成這樣?"

"被一個還俗的老和尚用什麼金剛掌打了,他的掌力已經達到了隔山打牛的境界,外面無傷,里面經脈卻被震斷,一口內氣也被震散了."

煮石眉頭緊皺:"沒有脈膊,我查不出她內腑受損情況,你能探查出來麼?"

我以手掌按在林梅胸口,發出微弱靈氣連同我的神識進入她的體內探查,發現除了心髒能夠微弱地偶然跳動幾下,其他器官都已經完全罷工.五髒六腑之氣血供應身體所需,為本命之源,缺一不可,現在全部失去作用,結果可想而知.雖說心髒還會跳動,卻已經衰竭到了隨時會停止的程度,下一秒還能不能跳動都很難說.

我盡力壓制著心中的恐慌,以顫抖的聲音說:"各脈俱斷,除了還有微弱心跳,內腑其他器官都已經失去生機……"

小雪現身出來,悲痛地說:"她五髒六腑都有一定程度破損裂傷,但主要還是氣機被震散.普通人要是被那惡僧打一掌,也就一部分地方被震碎了,妹子她練功已經練到了精氣神合一的境界,拳勁被震散,一口氣也被震散了,所以首先受損的是經脈,以及各經脈的源頭五髒六腑同時受損."

"這,這……"煮石道人連連搖頭.

我一開始就知道林梅的傷勢有多嚴重,但還是對煮石道人抱著一點點希望,這下見他搖頭,不僅是心里冰冷,全身都冷了,再也站不住腳,一屁股坐在地上.

命也好,魂魄也好,不管叫做什麼,說白了就是人的精氣神,像林梅這樣受傷,就連魂魄也弱到了幾乎消失的地步,所以她現在要是死了,連魂魄都沒地方找,是真正的神形俱滅.

為什麼會這樣?她本性善良,溫婉仁慈,以真誠待人,知足感恩,從來沒有主動害過別人.她從小就吃了許多別人無法想象的苦,跟了我以後也沒享過什麼福,為什麼會落到這個下場?蒼天還有眼睛麼!

小雪對煮石道人說:"道長你再想想辦法吧,你不是有還魂丹嗎?"

煮石道人還是搖頭:"我煉的還魂丹不是真正的還魂丹,便是真的還魂丹也未必能救她,唉……"

過了一會兒小雪又說:"如果能救活她,我願以我命換她命,就像金大器救凌楓飄一樣."

煮石道:"我不懂那樣的換命之法."

小雪說::"你能與仙人溝通,無論如何請仙人降臨,想想辦法."

我急忙跳起來,向煮石道人跪下:"求道長請仙人救命,只要能救她一命,什麼我都答應!"

煮石道長表情突然變了,小廟正殿內香氣隱隱,仙女已經降臨,借煮石的口說:"你遭逢大難,我已知之,所以急急趕來.她生機已絕,凡間藥石不能醫治,天界仙丹你等又無法取得,這個……且容我思量思量."

我叩頭在地,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過了約五六秒鍾,煮石道人以女聲說:"弟子,我畫一道符壓在她心口,保她一息不滅,再傳你九轉還丹煉法,或能救她.只是此丹非同小可,只許煉制兩丸,不可再煉,不可外傳,須謹記."

這話應該是仙女對煮石道人說的,接著他又說:"張玄明聽真,只因你夫人純真善良,我于心不忍,故冒大不韙指點,能否煉成仙丹,丹成能否救她,全看她的造化.不論最終成與不成,你都應當廣行善事,慎開殺戒,不可心懷怨恨,遷怒他人."

雖然她說不能一定救活,但已經有了很大希望,我急忙道:"是,謹遵教誨!"

仙女道:"煉制此丹極為不易,須你全力相助才有可能煉成,丹成之後,一丸救你夫人,一丸留予我弟子煮石,此乃是我的私心,你可同意?"

"同意!"我立即回答,只要能救林梅,別說留一丸給煮石,就是再多條件我也答應.

"速拿黃紙來."

我急忙起身,拿出一張畫符用的黃紙遞了過去,只見煮石右手掐劍訣在上面快速點畫,畫了一會兒吹了一口氣在上面,把符紙放在桌子上,連續掐了幾個很複雜的法訣重重打在符紙上.掐訣的同時還不時吸氣,吐氣,打嗝,我感應到了強大的靈力波動.

畫完符放在林梅心窩上,仙女歎了一口氣:"唉……仙道艱難,若非有大智慧大毅力,吃大苦受大難脫去凡心,又怎能成大道?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我去也!"

我再磕頭恭送,感激不已,林梅要是能治好,這條命完全是拜她所賜,此恩此德終身不敢忘記.只是她最後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是在勸慰我還是在指引我?或者只是一時感慨?難道林梅救活的希望並不大?

我小心翼翼把林梅轉移到了懸崖下的煉丹室內,把她臉上的血跡擦洗乾淨,不敢亂動其他地方,守在她身邊一步也不敢離開.那張符放在林梅胸口,並沒有令她好轉,還是只有微弱的,不規律的心跳,連呼吸都沒有,我怎能放得下心來?

玉兔化為一團光芒罩在林梅身上,傷到這個程度,玉兔也回天乏力了,但護著林梅應該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直到這時我才想到了血里玉,她被圓通直接打中背部,還能活得下去嗎?她救了我很多次,幫了我很多忙,不是親姐弟勝似親姐弟,要是她就這樣永遠離開了……我不敢去想,可是又怎能不想?

小雪在旁邊幽幽歎息一聲:"都怪我,要不是因為我,圓通不會把你當成邪道妖人,就不會打起來,林梅也不會被打成這樣了."

我沒好氣瞪了她一眼:"根本不是你的原因,那老王八蛋要不是真的腦袋被驢踢了,就是別有用心.再說了,你是妖又怎麼了,是妖就該死?跟妖在一起的就是邪魔外道,這些自以為正義的王八蛋才是真的該死,我……"

我突然想到我答應了仙女,不能再輕易殺人,所以殺光那些人的話就不要說了.但即使我今後慎殺,止殺,如果有機會我也要殺了圓通,無理取鬧橫插一腳,瞬間毀了我兩個最親近的人,此仇不報枉為人!

小雪道:"被驢踢了是不可能的……我知道了,一定是他年輕時追求過血里玉,被拒絕了所以去當和尚,後來熬不住了又還俗,所以他明知血里玉殺了很多人,每次只阻止,並沒有殺血里玉.他一定早就在跟蹤血里玉,發現你跟血里玉很親近,妒火中燒,所以找借口要殺你."

這猜測有些驚世駭俗,不過從圓通對血里玉的態度來看,真可能有些問題.

外面響起輕微腳步聲,煮石道人進來了,我急忙收拾心情迎出去:"道長,什麼時候可以開始煉丹,需要多久可以煉出來?"

煮石道人臉有愁容:"這是金石之丹,先要找材料,有了材料還需要你布下聚靈陣.這還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需要以三昧真火燒煉七七四十九日,我根本發不出三昧真火……"

"我能!"我急忙回答,難怪仙女說需要我幫助才能煉成,原來需要聚靈陣和三昧真火.

煮石道人大喜:"那就好,那就好,天一亮我就去找材料,不出意外兩三天就能配齊."

這時小雪突然叫起來:"不好,妹子她沒有心跳了."

上篇:第十九章 兩敗俱傷     下篇:第二十一章 開始煉丹